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357:悲憤到吐血   
  
第357:悲憤到吐血

g,更新快,無彈窗,!

議事廳里,江淮道:"我知道你會這樣說.我問你,那天,你和你的副官在哪里?"

蕭沉冽回道:"那天,原本我要和阿瞳一起送送慕容老督軍,不過我接到一個電話,趕去公署大樓處理東浙緊急軍務.處理完後,我想趕回來送慕容老督軍,可是又接到電話,戍衛一隊,北郊大營都出了事,我吩咐謝副官去北郊大營看看,我去了戍衛一隊.若爺爺不信,大可派人去問,去查."

比解釋更讓他焦慮的是,阿瞳知道這件事嗎?

爺爺召他回來審問,是不是說明阿瞳也知道了?是不是說明阿瞳也認定他是真凶?

不,阿瞳會相信他的.

他和阿瞳經曆了那麼多,她不會輕易相信別人的話.

"不用你教我.若你是真凶,當然會提前安排好證人,證明你和你的副官都在處理軍務,沒有時間去刺殺慕容老督軍."

"爺爺,我說的每一個字,每句話都出自肺腑,沒有半個字是假的."

"那眉黛親眼看見那個殺手是你的副官,又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爺爺,您想想,若真是我,我怎麼會讓謝副官去?謝副官又怎麼會摘下頭套讓凌小姐看見?"蕭沉冽情真意切地辯解.

"慕容老督軍身故多天,你查了這麼久,卻沒有半點進展,你怎麼解釋?"江淮盛怒,"只有一個解釋,你就是真凶,毀了所有證據.若非眉黛親眼看見殺手的容貌,你就可以瞞天過海."

"就算我是真凶,就算我毀掉所有證據,可是,我那麼愛阿瞳,為什麼要殺死慕容老督軍?殺死阿瞳的父親,對我有什麼好處?娶不到阿瞳,就是我想得到的結果嗎?"蕭沉冽的心又澀又痛.

江淮無言以對.

這是最大的疑點,也是最大的破綻,蕭沉冽沒有刺殺慕容鵬的動機.

突然,江淮拔槍,指著他的頭顱,"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是男子漢大丈夫,做過的事,就要認!"

蕭沉冽悲憤得快要吐血,"爺爺,沒有做過的事,我絕不會承認.打死我,我也不會認!"

議事廳的房門忽然開了.

江洛川走進來,"父親,他當然不會招認."

蕭沉冽轉頭看他,眼神如冰似火.

江淮問道:"你查到證據了?"

"父親,慕容老督軍回江州的前兩天,我和他長談兩個小時."江洛川把門關上,溫潤道,"慕容老督軍知道我對瞳瞳是真心的,也看見我對瞳瞳的癡情,我多番懇求,他最終答應把瞳瞳嫁給我.他還許諾我,過一個月就為我和瞳瞳操辦婚禮."

"你胡說!慕容老督軍不會把阿瞳嫁給你!"蕭沉冽咬牙反駁.

"慕容老督軍知道我和蕭沉冽都對瞳瞳癡心一片,既然他答應把瞳瞳嫁給我,應該會找蕭沉冽,勸他放過瞳瞳."江洛川不理會他,有理有據地說道,"蕭沉冽一向志在必得,又擅謀,怎麼可能輕易地罷手?他恨慕容老督軍把瞳瞳許配給我,就起了殺心,派下屬去刺殺慕容老督軍.這樣一來,沒有慕容老督軍的阻止,他以為他就可以娶到瞳瞳."

"慕容老將軍根本沒有找過我."蕭沉冽切齒道,一再告誡自己,要冷靜,一定要冷靜!

"你當然不會承認慕容老將軍找過你,要你放手."江洛川頭頭是道地分析,"父親,蕭沉冽謀劃了這次刺殺,以為天衣無縫,不會敗露行跡.他沒想到凌小姐會看見謝副官的臉,沒想到她大難不死.凌小姐是唯一的目擊證人,也是最有力,最誠實的目擊證人."

蕭沉冽的腦子急速轉動,慕容老督軍根本不可能把阿瞳嫁給七少,為什麼七少會說出這番話?為什麼七少要把罪名扣在他頭上?

只有真正的凶手,才會找替罪羔羊.

難道七少是真凶?

江淮怒聲喝問:"蕭沉冽,你還有什麼話說?"

蕭沉冽的俊眸爬滿了赤紅的血絲,"爺爺,我死也不會認罪,我沒有做過!"

江淮氣瘋了,下令道:"戍衛一隊,北郊大營,還有五省軍政,你不用管了.什麼時候想通了就來認罪.老七,把他關在地下室,多派幾個衛兵看守!"

江洛川領命,把蕭沉冽押出去.

房門打開,謝放焦慮道:"督軍……"

江洛川立即大聲道:"來人,把謝副官一起收押."

當即,幾個衛兵走來,押住謝放.

謝放見督軍沒有反抗,便也沒有反抗.

蕭沉冽一眨不眨地盯著慕容瞳,受傷的眼神好似在問:阿瞳,你當真相信我是真凶?

慕容瞳冰冷地看著他:我也希望不是你,可是,表妹親眼看見……

心里交織著悲痛,仇恨,明眸冷寂.

蕭沉冽,新仇舊恨,你讓我如何相信你?

……

一個多小時後,江雪心匆匆趕到,了解了事情,險些氣暈過去.

她對慕容瞳道:"阿瞳,我生的兒子,我了解他的秉性,他不是那種濫殺無辜的奸惡之徒.你跟我去,我要他親口對我說,若他當真害死慕容老督軍,我一定不會輕饒他."

慕容瞳跟隨她到地下室.

地下室屯放不少雜物,糧食,干菜,有一間冰窖,還有兩間關押犯事的傭人的囚室.

日光照不到地下室,長年累月的陰暗使得這里的空氣彌漫著一股古怪的氣味.

看守的衛兵見是江大小姐,便讓她們進去.

蕭沉冽坐在硬木板床,神色呆滯,不知道在想什麼.

聽見腳步聲,他轉頭,驚喜地走到鐵欄前,"娘,阿瞳……"

江雪心示意衛兵開鎖,衛兵不敢,她說父親准許的,衛兵才開鎖.

他走出來,想問阿瞳,是不是不相信他,可是,話到嘴邊還是咽回去.

慕容瞳目光冰冷,無動于衷.

"跪下!"江雪心滿面怒容.

"娘,我知道你要問什麼,我沒有指使謝副官去刺殺慕容老督軍."蕭沉冽下跪,語氣堅決,"我沒有做過,絕不會承認!"

"你沒做過,為什麼凌眉黛會看見謝副官?"江雪心怒問.

"我也想知道凌小姐為什麼會看見謝副官,雖然她是目擊證人,可是我是冤枉的."他的眼里存著僅剩的一絲希望,"阿瞳,你也不信我嗎?"

"我只相信,眼見為實."慕容瞳清冷道.

頓時,蕭沉冽的心好似被她親手撕裂.

鮮血淋漓.

江雪心氣不打一處來,從角落里撿來一根木棍,怒指他,"凌眉黛親眼所見,你還敢不認?認不認?"

蕭沉冽依然硬氣,"我沒做過,我不認!"

這時,江淺淺,顧紅蕊等人悄悄下來,圍堵在那邊觀看,竊竊私語.

江雪心揚臂,狠狠地打下去.

木棍打在脊背,發出低悶的聲音.

這種劇痛,常人難以忍受,蕭沉冽卻一動不動,生生地受了,上半身挺得筆直.

慕容瞳無動于衷,只是長睫微微一顫.

"不認罪,我就打到你認為止."

打在兒身,痛在娘心.

江雪心一下下地打,怎麼可能不心痛?

可是,兒子殺了人,殺的還是故交,她絕不能容忍兒子做出這樣喪心病狂,傷天害理的事.

蕭沉冽一聲不吭,眉頭都不皺一下,硬生生地承受這非人的杖痛.

江雪心一邊怒問一邊打,淚水湧出,疼惜與痛恨在心里交織.

每打一下,江淺淺,顧紅蕊等人就縮一下,這太狠了.

打了幾十下,蕭沉冽還不承認,太硬氣了.

"阿瞳,我甯願被娘打死,也不會承認……因為,我根本沒有做過."蕭沉冽語聲哀傷,飽含無盡的悲涼,"我以為……我們心意相通,彼此信任,沒想到……你這麼輕易地懷疑我……阿瞳,你就這麼不信我嗎……"

"不是我不信你,而是新仇舊恨加一起,我不得不信."慕容瞳的心里也很難受,明眸蒙著一層霧氣,"我娘因病過世,跟你有關,你不承認.我父親遇襲身亡,也跟你有關,表妹還親眼看見謝放……你叫我如何相信你?"

"我殺你父親,就是為了讓你恨我嗎?就是為了你和我反目成仇嗎?"後背的劇痛,抵不過心痛,他真的沒想到,她輕易地相信別人的說辭.

"你心思如海,智計無雙,我從來算計不過你."她心一陣陣地抽痛,淚珠凝結在長睫,語聲艱澀,"這輩子,你休想我會嫁給你!"

以為他的深情比海深,比天廣,以為他是一個值得托付終身的男人,沒想到他敢做不敢當,更沒想到他殺人不眨眼,喪心病狂至此.

木棍一次次地打在身上,蕭沉冽低低地笑起來,笑聲悲涼,淒冷.

噗--

他噴出鮮血,泥地綻放一朵朵猩紅的花.

江雪心驟然停下來,心疼極了,"冽兒……"

蕭沉冽的嘴角滿是血跡,卻依然挺直如松.

慕容瞳知道他是急怒攻心,悲憤交加導致的吐血,可是,她冷漠地看他一眼,決然離去.

上篇:第356章:告發蕭督軍    下篇:第358章:把你供奉在心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