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358章:把你供奉在心尖   
  
第358章:把你供奉在心尖

g,更新快,無彈窗,!

慕容瞳在臥房歇息,閉著雙目,好似心力交瘁.

喬慕青坐在一旁,看著少帥難過的模樣,輕輕地歎氣.

蕭督軍被親娘打得吐血,被槍指腦袋,也不承認,這倒是符合他的脾氣,難道他不是真凶?

事情變成這樣,她也不知道應該相信誰.

咚咚咚--

有人敲門.

喬慕青去開門,江洛川溫和道:"我有話跟瞳瞳說,你先出去."

她把門帶上,他坐在瞳瞳身邊,靜默了半晌才道:"瞳瞳,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陪著你."

"剛才你進了議事廳,你跟總司令說了什麼?"慕容瞳睜開眸子,冷冷地問.

"我想為蕭沉冽求情,不過父親盛怒,不准任何人求情."

"你覺得,是蕭沉冽害死我父親的嗎?"

"說實話,我不知道."江洛川懇切道,"蕭沉冽擅謀人心,這不假,但他並非大奸大惡,濫殺無辜之人.他跟我一樣,對你一往情深,不應該會殺害你父親,他也沒有動機殺你父親.可是,你表妹的證詞也不會有錯,她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冤枉他,是不是?"

"是啊,表妹不可能冤枉他."

慕容瞳的心很亂,看見蕭沉冽被親娘打了那麼多杖,還悲憤得吐血,甯死也不承認,硬氣倔強,她的心真的難受.

若真凶真是他,他還能死咬著不松口,那心性得多殘忍可怕?

江洛川長長地歎氣:"雖然我和蕭沉冽不對盤,可是他畢竟有一半父親的血脈.他怎麼也不承認,要麼他真的是無辜的,要麼他的心性異于常人,凶殘冷酷.我也看不懂他了."

他沒有落井下石,她略感安慰,"我想靜一靜."

"這陣子你瘦了不少,氣色也不好,應當好好休息,好好補身,不然你父母也不會安心的."他又勸道,"父親關押蕭沉冽,過幾天若他認罪了便好,若他不認罪,我和父親再想想辦法.你不要胡思亂想,先把身子養好,知道嗎?"

"嗯."慕容瞳淡淡道.

"我先出去了,有事叫我."

江洛川靜靜地看她半瞬,走了.

瞳瞳,若我知道你這麼悲痛難過,我一定不會做那些傷害你的事.

接著進來的是凌眉黛.

她焦慮地問:"表姐,蕭督軍一直不承認嗎?"

慕容瞳點點頭,"看來他不會承認."

"那怎麼辦?他不承認,總司令不會嚴懲他的吧."

"我也不知道怎麼辦.若我們有有力的證據,他不承認也要接受法律的懲治."

"我們就是沒有證據."凌眉黛無奈地歎氣.

"我再想想辦法."慕容瞳蹙眉尋思.

……

一連五天,蕭沉冽都沒有認罪.

他請衛兵遞話出來,想見阿瞳,可是,慕容瞳不想見他.

第五天,她左思右想,還是去地下室見他.

蕭沉冽坐在小方桌前,喝著冷茶,保持著軍人剛正的風度,"你終于肯來見我了."

慕容瞳冷漠道:"若你不是跟我認罪,其他的就不要說了,我不想聽."

"我沒害你娘,更沒殺你父親,阿瞳,為什麼你不信我?"他平靜的嗓音含著絲絲的悲涼.

"我也不希望是你.可是,事實擺在眼前."

"你好好想想,我殺你父親,對我有什麼好處?我根本沒有動機."

"你的動機,只有你自己知道."慕容瞳出奇地冷靜,"若你真心喜歡我,不如誠實地告訴我,你的動機什麼?"

"我的動機……"蕭沉冽苦澀地冷笑,"阿瞳,若我有動機,也是娶你進門,守著你,護著你,寵著你,把你捧在手心,把你供奉在心尖,竭盡所能地呵護你,即使舍棄我這條命,我也在所不惜."

這番話,苦澀如蓮,卻浸染了刻骨的深情,徹骨的傷痛.

令人動容.

慕容瞳心尖一顫,激起一波漣漪,但很快就消失無蹤,如平鏡般沒有半分痕跡.

聽著他這番烙進靈魂的情話,她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可是,她不會再心軟.

江洛川知道她去見蕭沉冽,尾隨在後面,站在地下室的入口,沒有進去.

他想聽聽,蕭沉冽到底要跟瞳瞳說什麼.

蕭沉冽忽然走到鐵欄前,眼神如受傷的夜狼,孤絕,狠戾,"你知道那天江洛川進議事廳說了什麼嗎?"

"不知道."慕容瞳淡漠道.

"他說他跟你父親長談過,你父親同意把你嫁給他……"他把七少的話複述了一遍,"阿瞳,你認真想想,你父親怎麼可能同意把你嫁給他?他還說,你父親勸我放手,我不肯放手,憤而刺殺你父親.阿瞳,他這樣說分明是誣陷我,若不是他心里有鬼,為什麼把罪名扣在我頭上?為什麼置我于死地?"

她蹙眉,父親明確跟她說過,不會干涉她的決定,的確不可能對七少這麼說.

七少推測蕭沉冽憤而殺害父親,的確有把罪名扣在他頭上的嫌疑.

蕭沉冽瞧出她動搖了,抱著一絲希望道:"阿瞳,你再認真地想想,我獲罪了,你恨我入骨,誰得益最大?得益最大的,就是殺害你父親的真凶."

慕容瞳也想到這一點,七少是那種不擇手段,喪心病狂的人嗎?

這時,江洛川溫潤如風地走來,氣定神閑,沒有半分緊張,"瞳瞳,沒錯,那天我的確是這樣對父親說的,但我也說了,只是推測.凌小姐親眼看見你的副官殺害慕容老督軍,這不是最好的人證嗎?還需要我把罪名扣在你頭上嗎?"

"我父親當真跟你說過那樣的話?"她鄭重其事地問.

"瞳瞳,我沒必要騙你."他的俊眸閃著誠懇的光芒,"我並不是把罪名扣在他頭上,而是說出自己知道的事,繼而進行推斷."

"你說謊!"蕭沉冽眸色寒鷙,"若慕容老督軍會許諾,也是把阿瞳許給我,不可能是你."

"蕭沉冽,你就這麼自信狂妄嗎?"江洛川云淡風輕道,"我承認,慕容老督軍以前喜歡你,對你很有好感,可是,他在總司令府的這些日子,我時常陪他談天說地,他對我有了更深的了解.我對他道出我對瞳瞳的真心,真情,我這輩子只會娶瞳瞳一人,不會納小的,慕容老督軍被我的心意感動,最終答應我的請求."

慕容瞳默不作聲,若有所思.

即使落處下風,即使身處險境,蕭沉冽依然沉靜,"就算你說的是真的,就算慕容老督軍答應把阿瞳許配給你,可是,慕容老督軍根本沒有找過我,我不知道他的決定……"

江洛川冰冷地勾唇,"你當然會否認.一旦你承認了,就有殺害慕容老督軍的動機.這個關鍵的動機,你不會承認的."

"阿瞳,你相信他的話?"蕭沉冽依然是昔日從容不迫的風度,眼里點染著一絲唯一的希望.

"瞳瞳,若我有半句虛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江洛川指天發誓,破釜沉舟.

"誰是誰非,終究會水落石出."慕容瞳冷漠地說道,決然離去.

"蕭沉冽,瞳瞳很快會嫁給我,你不要再癡心妄想."他冷酷地挑眉.

"我不會讓你得逞."蕭沉冽寒鷙地盯著他,直至他消失.

阿瞳,你不會輕易地相信江洛川,是不是?

……

又過了十天,蕭沉冽依然不認罪,謝放也不認罪.

雖然江淮想處置他,給慕容家,凌眉黛一個交代,可是只有一個目擊證人,證據稍顯不足.

再說,他對蕭沉冽抱著很大的希望,內心也不想隨意地處置他.

不過,這天,總司令府來了一個人,改變了僵持不下的形勢.

這個人是公署大樓的衛兵,說有重要的話對總司令說.

他在議事廳待了半個小時,爾後,江淮吩咐兩個衛兵把蕭沉冽提上來.

江淺淺,顧紅蕊等人感覺到氣氛凝重,猜測今天必定有大事發生.

慕容瞳和凌眉黛站在議事廳前等候,江洛川匆匆趕回來.

蕭沉冽被兩個衛兵押著進了議事廳,他看著慕容瞳,眼神孤冷,狠絕.

她也看著他,在地下囚室關了半個月,他胡子拉雜,氣色暗黃,憔悴了不少,感覺老了七八歲.

唯有那雙黑眸,依然清亮,依然熾熱,依然希翼得到她的信任.

他的目光沒有離開過她,直至走進議事廳.

所有人都感慨,以前意氣風發的五省督軍蕭沉冽,如今變成這副鬼模樣.

稍後,江潮出來叫七少,慕容瞳和凌眉黛進去,議事廳的門也沒有關,好像故意讓所有人都聽見動靜.

"父親,這位衛兵……怎麼了?"江洛川不解地問.

"他是公署大樓的衛兵."江淮對那個衛兵道,"你把剛才說的那番話再說一遍."

"是."那衛兵道.

慕容瞳心里有了計較,公署大樓的衛兵說不定會說出驚天動地的話.

蕭沉冽暗暗琢磨,這衛兵的確有點面熟,是公署大樓的衛兵.

上篇:第357:悲憤到吐血    下篇:第359章:糾纏到你入土為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