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359章:糾纏到你入土為安   
  
第359章:糾纏到你入土為安

g,更新快,無彈窗,!

那衛兵接著道:"七少,蕭督軍,二位小姐,我是公署大樓的衛兵,叫做陳志強.慕容老督軍回江州遇襲那天,我在公署大樓值崗,看見蕭督軍和謝副官開車來公署大樓.大約過了十分鍾,徐次長說頂樓的角落里有臭味,可能有死老鼠,讓我去找找.我就去頂樓散發出臭味的原因,很快找到兩只死老鼠和一堆碎骨頭."

"然後呢?"凌眉黛著急地問道.

"我把這些汙穢之物放在一個袋子里,准備扔到一個偏遠的地方.我下樓經過蕭督軍的辦公室,聽見了一些話……"他說道.

"什麼話?"慕容瞳追問.

"蕭督軍和謝副官在說軍務,接著說起慕容老督軍……"陳志強畏懼地看一眼蕭沉冽,"蕭督軍吩咐謝副官,要他立即帶人去攔截慕容老督軍,務必辦好事情,不能讓慕容老督軍活著回江州……"

"你胡說!"蕭沉冽的眉宇繚繞著凜冽的殺氣,"我根本沒有說過那樣的話!"

"蕭沉冽,你不要干擾他作證."江洛川冷冷地提醒,"陳志強,你接著說,不要怕."

"是."陳志強接著道,"當時我聽見這些話,大吃一驚,又很疑惑,不過我知道這是機密,不敢多加耽擱,立即逃走."

"若你當時在我的辦公室外面,我不可能沒有察覺."蕭沉冽義正辭嚴道,"爺爺,我的耳力比常人要好,不可能有人在外面卻毫無察覺."

"我走路一向沒有聲音,這是眾所周知的事,蕭督軍沒有察覺,也不奇怪."陳志強道.

"父親,陳志強是不是走路沒有聲音,一查便知,他應該不敢扯謊."江洛川忽然喝問,"這麼大的事,事發後你為什麼不說?為什麼到現在才說出來?"

"七少,蕭督軍權勢滔滔,我怎敢說出來?我不要命了嗎?我還有一家老小要養,若我死了,我的父母弟妹誰來養?"陳志強道,"前幾天,我聽說蕭督軍好像被關押了,我猶豫再三才決定說出這件事,畢竟慕容老督軍慘死也挺可憐的……"

慕容瞳盯著蕭沉冽,他沒有辯駁,臉膛無波無瀾,出奇的平靜.

這個衛兵的供詞沒什麼破綻.

江洛川問道:"父親,您怎麼看?"

凌眉黛憤恨道:"總司令,只有我一個目擊證人,證據不足,現在加上他這個證人,證據足夠了吧.眉黛懇請總司令嚴懲真凶,還慕容家一個公道."

她拉拉表姐的袖子,要表姐說幾句.

不過,慕容瞳靜靜的,沒有出聲.

江淮瞪著蕭沉冽,蒼老的利眸風云變幻,"蕭沉冽,你還有什麼話說?"

蕭沉冽的語聲鏗鏘如刀劍相擊,"爺爺,我還是那句話,沒有做過的事,我絕不會認!死也不會認!"

"現在已有兩個證人,你想抵賴也抵賴不掉."江洛川的俊眸閃過一絲厲色.

"表姐,你倒是說句話啊."凌眉黛再次拉拉表姐.

慕容瞳的明眸迫出一絲殺氣,猛地拔槍,槍口對著蕭沉冽的額頭,"到現在你還不承認嗎?"

蕭沉冽的眼里浸染了無盡的哀傷,絕望,"阿瞳,你不覺得這次和上次你娘病發身亡,我父親遇襲身亡很像嗎?這分明是有人殺害你的父母,我的父親,離間我們的感情,你還看不明白嗎?"

"以前的事我記得不清楚,就當過去了.這一次,表妹親眼看見謝放,你叫我怎麼相信你?"她激動道,"你以為你不承認,你就是清白的嗎?"

"好,好,好……"他握著槍管,面上彌漫的絕望演變成一種心死,燈滅的求死之念,他陡然厲聲道,"若殺死我,你能好過一些,能余生幸福,你就開槍!"

慕容瞳怒目凝視他,一再地對自己說,扣動扳機,殺了這個喪心病狂的凶手!

可是,為什麼手指發軟?為什麼扣不動?

為什麼總是心軟?

蕭沉冽的黑眸充斥著駭人的紅血絲,表情撕裂了,悲怒絕望地厲喝:"為什麼還不開槍?"

她握槍的手臂隱隱發顫,明眸彌漫著淚霧,模糊了她的眼,她的心……

無論是從前還是現在,她無法忘記這個男人待她的好,對她的付出,無法忘記那些溫柔,狂熱的一幕幕,無法忘記跟他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她更意識到一個可怕的事實,從前她就不忍心殺他,現在還是一樣.

她還把自己,把下半輩子托付給他,得到的又是什麼?

她做了一個愚蠢的決定嗎?

熱淚盈滿了眼眸,身心被劈成兩半,生生地撕裂.

內息激湧,慕容瞳逼迫自己狠辣一些,殺死仇人,可是身子顫得越來越厲害.

江洛川握住她的手,勸道:"瞳瞳,你不能私自處決他,還是讓父親處置吧."

她用力地推開他的手,血脈疾行,絕烈道:"蕭沉冽,我慕容瞳跟你兩不相欠,再也沒有任何瓜葛!"

砰--

槍聲驚天動地.

所有人震驚得無以複加.

議事廳外圍觀的江淺淺,云醉雪等人也是震驚不已,面露驚恐.

是誰開槍?

又是誰中槍?

凌眉黛的心冷了幾分,表姐始終下不了手.

江洛川的心落滿了冰雪,瞳瞳對蕭沉冽的情始終無法消減.

蕭沉冽跪在地上,身軀筆挺如松,只是中槍的時候,稍微晃了晃.

左肩的傷口立即湧出大量的鮮血,瞬間染紅了衣服.

"阿瞳,這一槍可以消除你對我的恨嗎?"他哀痛如死地問.

"這一槍,消除了你和我的恩恩怨怨.從今往後,我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我,從此兩清."一行清淚無聲地滑落,慕容瞳好似耗盡所有的精血,好似所有的力氣,熱量都被抽干,好似靈魂干枯成一片黃葉,只剩下軀殼.

"不……"蕭沉冽沙啞地哀嚎,黑眸紅彤彤的,似要流出血來.

好似靈魂被心愛的女子親手撕裂,宛若一顆心被無情地踐踏.

他拉住她的手,她反手抽出,決絕得不給半分余地.

江淮心里歎氣,這孩子太過死心眼,太過癡情,太過感情用事,始終不能成大器.

江洛川森冷道:"父親會處置你,瞳瞳說得夠清楚了,你不要再糾纏瞳瞳."

蕭沉冽不顧傷勢,不顧鮮血淋漓,固執地站起來,狠狠地抱住她,嗓音含著無窮無盡的悲痛與絕烈,"你已經是我的人,難道你還想嫁給別人嗎?只要我留著一條命,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就不會放手……這輩子,我會糾纏你到天涯海角,糾纏你到入土為安,你休想拋開我,休想從我的掌心逃脫!休想……"

鮮血染紅了慕容瞳的衣服,她掙紮,想掙脫開來,可是根本沒有力氣.

"放開瞳瞳!"

江洛川上前,使力拽開他,"放手啊!"

蕭沉冽死死地抱著她,怎麼也不松手.

江淮勸道:"沉冽,松手."

凌眉黛冷冷道:"你這樣抱著表姐有什麼意思?你殺了姨父,就應該知道會有這樣的後果."

慕容瞳心力交瘁地掙紮,感覺僅剩的熱量急速從指尖流失.

眼前越來越黑,周遭的嘈雜聲越來越遠,整個世界漸漸安靜下來……

"表姐……"凌眉黛驚嚇地喊.

"瞳瞳昏厥了,快去叫云姨請大夫來."江洛川著急道.

"阿瞳……阿瞳……"蕭沉冽忍著左肩的劇痛,抱著她,心里焦慮如焚.

"你走開!"江洛川發瘋地拽開他,抱著阿瞳回臥房.

……

蕭沉冽依然被關押在地下囚室,看熱鬧的人坐在大廳,等候黃大夫從四樓下來說慕容瞳的情況.

四樓臥房,黃大夫望聞問切一番,道:"七少,慕容小姐這幾天情緒波動得比較厲害,今天是悲怒攻心才昏厥.她需要靜養,安胎,不要再刺激她,否則有小產的危險."

凌眉黛震驚地睜眸,"你說什麼?小產?"

江洛川也是一臉的吃驚,好像聽不懂黃大夫的話.

"你們不知道嗎?慕容小姐已有一個月的身孕."黃大夫笑道,"不過,她近來大悲大痛大怒,情緒波動過大,影響了胎兒,再不好好安胎,極有可能小產."

"哦……"江洛川好似遭到雷劈,"謝謝黃大夫.那勞煩黃大夫開一副安胎藥,為她安胎."

"黃大夫,您一定要保住這個孩子."凌眉黛道.

"我會盡力,放心.我開個方子,你們派個傭人到我藥鋪取藥."黃大夫吩咐後便出去了.

江洛川吩咐茉香跟著黃大夫去取藥,爾後呆呆地看著依然昏迷的瞳瞳.

瞳瞳腹中的孩子,是蕭沉冽的?

一個月的身孕……

應該是那次她在香葉寺被匪徒擄走,蕭沉冽去救她,後來她們到凌晨二三點才回來……

他一時疏忽,就讓瞳瞳投入蕭沉冽的懷抱,還珠胎暗結!

已成事實,痛悔又能如何?

凌眉黛守在床邊,腦子閃過幾個念頭,轉頭看見他攥得緊緊的拳頭,"七少,你很生氣嗎?"

她也明白了,表姐已經做出選擇,選擇蕭督軍,真心喜歡蕭督軍.

"七少,表姐不是清白之身,還懷了別人的孩子,你還會喜歡表姐嗎?"

"無論瞳瞳怎麼樣,我對她的心,從來沒有變過."江洛川堅定的語聲充滿了深情.

"表姐未必願意嫁給你."

"我不介意這個孩子是誰的,也不介意瞳瞳喜歡過誰,只要她願意嫁給我,我就一輩子對瞳瞳好."

上篇:第358章:把你供奉在心尖    下篇:第360章:我孩兒的父親,是七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