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363章:喚醒靈魂深處的熱情   
  
第363章:喚醒靈魂深處的熱情

g,更新快,無彈窗,!

慕容瞳冷寂地笑,"那又如何?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七少的."

圍觀的權貴,女眷們紛紛瞠目結舌,驚詫的,冷笑的,看好戲的,不一而足.

慕容少帥嫁給七少,竟然懷著蕭督軍的骨肉,這真是總司令府的一出精彩大戲啊!

不是冤孽又是什麼?

江淺淺,宋恬恬,凌眉黛站在一旁,江淺淺氣急敗壞地怒吼:"蕭沉冽,你瘋了嗎?"

凌眉黛不知道怎麼幫表姐,其實,她猜到了幾分,蕭督軍不會善罷甘休,不會任由表姐嫁給七少.

宋恬恬心潮起伏,不可思議地看著化身為惡魔的蕭沉冽.

慕容瞳已經懷了身孕,而他竟然來搶親,可見他對慕容瞳的執念有多深.

倘若,他對自己也這樣,她死而無憾.

陡然,蕭沉冽拽著她揚長而去.

"蕭沉冽,你該死!"江洛川的叫聲好似撕破了喉嚨,聲震九霄.

"謝副官,把人都看住了."蕭沉冽冷酷地下令.

謝放冰冷的目光掃過全場,一絲不苟.

江淺淺想沖過去,可是被他攔住了.

她大叫:"蕭沉冽,你不要亂來!"

總司令府的大門外,蕭沉冽把慕容瞳塞進一輛軍車,跟著進去.

她利索地逃往另一邊車門,想從另一邊逃出去.

他拽住她,把她禁錮在身下,粗暴地撕扯刺眼的大紅喜服.

嘶--

在他刀劍般的大手蹂躪下,大紅喜服裂開了.

"你干什麼?放開我……"慕容瞳淒厲地叫,用力地推拒他.

"你別這樣……你先停下來,聽說我……"

"蕭沉冽,你混蛋!"

很快,她的身上只剩下貼身的褲子,瑩白的嬌軀隱隱發顫,不知道是因為寒冷還是因為害怕.

今天,她盛裝打扮,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嬌豔動人,讓他發狂,變成一只饑渴難耐的野獸.

蕭沉冽不由分說地吻下來,唇舌如鋼刀,在雪地疾行,在峰巒間揮舞,在原野馳騁.

慕容瞳的反抗無濟于事,索性不動了,如死一般.

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他濕熱的唇舌喚醒了她冰冷的身軀,狂野的掠奪喚醒了靈魂深處的熱情.

她的身軀火熱起來,悸動在四肢百骸潛行,靈魂也開始戰栗.

激流沖擊著她的感官,她驚慌地扭動,閃避他燙灼人心的烈焰.

不能再這樣下去!

"你以為這樣就能改變事實嗎?"

她的冷笑,刺激了他.

蕭沉冽激狂地熱吻,好似要把她燒成灰燼.

聽見這話,他抬眸凝視她,眼里風云激湧,交織著刻骨的痛與恨,徹骨的絕望.

"你就這麼狠心嗎?你一槍打不死我,卻要把我的心折磨至死嗎?"

"你有臉跟我說狠心嗎?"慕容瞳掙紮著起來,卻依然被這座巍峨的高山壓著.

"阿瞳,我甯願死的是自己,也不願傷害你一分一毫."他語聲暗啞,"你父親遇襲身亡,你必定萬分悲痛,我忍心殺你父親,讓你飽受喪親之痛嗎?"

"說實話,我不知道你會不會……"

"你根本不信我."

蕭沉冽俯身蹂躪她的紅唇,似利刃劃過,血的腥味彌漫在唇齒之間,痛激蕩在彼此的心間.

慕容瞳無動于衷,任由他"欺凌".

若非竭力克制,靈魂的熱情已經噴湧而出.

眼角,有清淚無聲地滑落.

他凝視她淒楚,嬌豔的眉目,心痛得難以呼吸.

他只是想她,想得發瘋發狂,卻擔心她會激烈的反抗,唯有以這樣霸道的方式掠奪.

其實,他想溫柔相待,想把她捧在手心呵護.

"我和七少已經拜過堂,我已經是七少的妻子……"慕容瞳說出一個殘忍的事實.

"即便如此,你也早已是我的女人!"蕭沉冽的大手摩挲她微微凸起的小腹,"這是江洛川的孩子?"

她看見他眼里嗜血的殺氣,咬牙道:"是."

蕭沉冽驀然拔出手槍,對准她的小腹,"我問最後一次,是不是江洛川的孩子?"

"開槍呀!你為什麼不開槍?"慕容瞳憤怒地嘶吼.

"你以為我不會嗎?"他的黑眸交織了駭人的熱念與戾氣,"若你不愛我,若你嫁給江洛川,我甯願毀了你!"

蕭沉冽慢慢扣動扳機,手臂發顫,眼神狠絕如狼.

總司令府,江洛川正想出手反擊,卻聽見外面響起一道驚天的槍聲--

瞳瞳!

蕭沉冽是不是開槍殺了瞳瞳?

凌眉黛和江淺淺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想沖過去,卻還是被謝放攔住.

"謝副官,表姐出事了,你攔著我們干什麼?"凌眉黛氣憤道.

"讓開!"江淺淺怒叫.

"九小姐,表小姐,我不能讓你們過去,得罪了."謝放冰冷道,執行督軍的命令.

"啊--"江洛川猶如被困良久的野獸,發出驚天的嚎叫.

可惜,四個精兵依然把他壓制得死死的.

江潮,江河也被蕭沉冽的精兵押制,動彈不得,想去通報總司令,卻無計可施.

此時,江淮在二樓的臥房睡得正熟,對府里翻天覆地的變化毫無所知.

江潮朝云醉雪使勁地使眼色,要她想辦法去找總司令.

可是,她只當他是眼睛抽筋,毫不理會.

瞬間,他明白了,她被蕭沉冽收買了.

……

總司令府外,軍車上,蕭沉冽把慕容瞳破裂的大紅喜服脫下來.

慕容瞳嘲諷地問:"你要我光著身子嗎?"

他從副駕駛座取來幾件備好的衣服,"我幫你穿."

她粗魯地劈手奪過衣服,迅速穿上,因為早已凍得瑟瑟發抖.

他堅持幫她穿衣,動作溫柔似水,與剛才殺氣凜然的模樣判若兩人.

她鼻頭發酸,不知道心里是什麼滋味.

剛才,他到底不忍心,那一槍沒有打在她的小腹.

最後,她把羊毛大衣穿上,裹著自己,利落地下車.

蕭沉冽陡然攬著她,把她壓在軍車,霸道而傷感地問:"阿瞳,你依然認定我是凶手?"

"人在做,天在看.你是不是凶手,你心里有數."慕容瞳冷漠以對.

"今天,我會洗刷自己的冤屈."

"那就拭目以待."

"我洗刷了自己的冤屈,不要嫁給江洛川,好不好?"他啞聲懇求,灼灼地盯著她.

"你能不能洗刷冤屈,還不知道……"

她還沒出口的話,悉數被他吞沒.

蕭沉冽強勢地封鎖,綿密的熱吻纏綿得令人心尖戰栗.

慕容瞳幾乎淪陷,但很快清醒過來,用力地推他.

他拉著她回總司令府,她問:"你已經找到證據洗刷自己的冤屈?"

"很快你就會知道."

他朝她挑眉,更緊地握著她的小手.

她面不改色,只是唇角牽出一絲幾不可聞的笑意.

當他們出現在總司令府的前院,所有賓客,江家的人都震驚不小.

有人竊竊私語,剛才那一槍,原來不是打新娘.

不過,新娘竟然換了一身衣服,大紅喜服不見了.

慕容瞳掙脫手來,"先放了七少."

江洛川拼了全力反抗,嘶吼道:"蕭沉冽,有種放開我!我們單獨較量!"

江淺淺嬌聲厲喝:"蕭沉冽,你到底想干什麼?你這樣做對得起父親嗎?"

凌眉黛想要沖到表姐身邊,蕭沉冽點頭,謝放才吩咐下屬放人.

她沖過去,關切地問:"表姐,沒事吧."

慕容瞳搖頭,"我沒事.他們沒對你怎樣吧."

凌眉黛說沒有,又問:"你怎麼換了一身衣服?"

"等事情了了我再告訴你."

這時,喬慕青站到慕容瞳身邊,慕容瞳看見她的眼色,心里有數.

蕭沉冽氣定神閑道:"七少,還要委屈你一陣子."

江洛川怒目而視,無奈技不如人,始終掙脫不了.

蕭沉冽登上台階,站在廊下,"各位應該聽說過江南省慕容老督軍遇襲身亡一事,也聽說爺爺把我關押在城西監獄,因為有兩個目擊證人作證,所以我成為殺害慕容老督軍的真凶.但是,我從來沒有認罪過,對著朗朗乾坤,對著我心愛的女子,我對天發誓,我沒有謀害慕容老督軍.若有半句虛言,叫我墜入阿鼻地獄,永不超生."

權貴,女眷們竊竊私語.

宋恬恬蹙眉尋思,他對天發誓就能證明自己的清白嗎?

"兩個目擊證人的供詞絕不會有錯,即使你發毒誓也沒法抵賴,也改變不了你謀害慕容老督軍的事實!"江洛川睚眦欲裂地吼道,看見瞳瞳脫下大紅喜服,他的預感非常不妙,"瞳瞳,不要聽信他的謊言!"

"七少,你這麼篤定我是真凶,是擔心我洗刷了冤屈,阿瞳不再恨我,她就不可能嫁給你."蕭沉冽似笑非笑.

"你是否洗刷冤屈,跟瞳瞳嫁給我,沒有關系!"江洛川辯駁道,"再說,我和瞳瞳已經拜過堂,已經是夫妻……"

"拜過堂又如何?阿瞳心里的人是誰,你比我更清楚."蕭沉冽冷笑,爾後揚聲道,"各位,慕容老督軍遇襲一事有兩個證人,一個慕容家表小姐凌眉黛,一個是公署大樓的衛兵陳志強."

曹副參謀長忽然問道:"聽聞凌眉黛是親身經曆遇襲的受害者,受了重傷,她的證詞應該不會有錯.那個衛兵有什麼不妥嗎?"

上篇:第362章:自始至終愛的人是我    下篇:第364章:洗刷冤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