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382章:大結局   
  
第382章:大結局

g,更新快,無彈窗,!

星野龍一飛向高空,變成小小的人,"東北十里處.明銳鋒在上海,你們去找日本商會的木村先生."

淚水染濕了雙目,心痛如絞:

云子,再見了.

云子,希望你這輩子會得到幸福.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做出這個決定.

也許,他只是不願云子再次死去,不希望悲劇再次發生.

他沒有那種救人的高尚情操,他的眼里只有云子,唯一的心願就是云子安然無恙.

若上天要拿走一個人的命,他不希望是云子.

他甯願是他.

離地面越來越遠,星野龍一只能看見云子小小的影子,淚流滿面.

云子,這輩子你要好好的.

慕容瞳和蕭沉冽望著他消失在舍利釋放的強烈光芒里,覺得很不真實.

星野龍一竟然為了救他們而犧牲了他自己?

謝放瞠目結舌,"星野龍一就這麼上天了?不見了?"

"我也不明白.是舍利的能量把他帶走了嗎?帶去哪里了?天上?"喬慕青一臉的懵.

"那種神秘的能量把星野龍一帶去哪里,我們不得而知.不過,也算是上天收拾了一個作惡多端的壞人."蕭沉冽收回目光,緊緊握著阿瞳的手.

慕容瞳看著他,溫柔地微笑.

萬幸,他們依然在一起.

萬幸,他們毫發無傷.

半空飄浮著一片璀璨的光芒,慢慢飛落.

謝放過去接住,"督軍,是玄晶石."

慕容瞳不解地蹙眉,"難道老天爺把玄晶石留給我們?"

蕭沉冽頷首,"沒有玄晶石,我們可能無法離開這里,回到地面."

或許,是星野龍一把玄晶石扔下來的.

謝放傳令,就地休整.

然後,他低聲問蕭沉冽:"督軍,這座古城的秘密,不宜傳揚出去,但那五個士兵……"

死人才不會亂說話,不過,他們不是濫殺無辜的人.

"不如實話實說,想必他們也怕死."慕容瞳提議.

"也好.你如實對他們說,佛骨舍利已經被星野龍一帶走,這座古城再也沒有珍寶,只有各種吃人的怪獸.一旦進來,就會喪命于此."蕭沉冽吩咐謝放.

"我會跟他們說明白,要他們守口如瓶."謝放領命.

半個小時後,他們休整完畢,帶著玄晶石離開古城,回到地面.

此後,蕭沉冽和慕容瞳把玄晶石封存在十分隱秘的地方,再也不曾提起,也不再讓玄晶石現世.

他們回到九龍湖畔,沒想到已經過了兩天.

可能是湖底世界和湖面的現世有時差.

蕭沉冽要葉醫生好好檢查阿瞳,慕容瞳的確有點累,想必是耗費了不少體力,精力,需要休息.

他要她吃一點東西,然後在車里睡,什麼事都不要管.

爾後,他們開車去找凌眉黛.

看見表姐,凌眉黛飛撲過來抱住慕容瞳,委屈,驚喜交織在心間,"表姐,我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

"沒事了,讓你受苦了.我們回家."慕容瞳柔聲寬慰.

"嗯."

凌眉黛被囚禁了幾天,雖然只是擦傷,不過蓬頭垢面的,有點狼狽.

見表妹沒事,慕容瞳放心了.

回金陵的這一路很順暢.

只是,回到總司令府,剛下車,蕭沉冽就噴出鮮血.

慕容瞳嚇了一大跳,連忙拉著他,"沉冽,你怎麼了?"

他好似再也支撐不住,軟倒在地.

她一個人拉不住他,一旁的凌眉黛和喬慕青連忙過來搭把手.

最終,幾個人合力架起他,慕容瞳嚇死了,"沉冽怎麼會這樣?先去醫院."

還沒進門,他們直接去醫院.

管家江河得知此事,連忙向云醉雪和總司令彙報.

蕭沉冽昏迷不醒,慕容瞳太過緊張,擔心,腹部也不適,動了胎氣,二人同時被推去做檢查.

云醉雪帶著女傭來醫院看望,安排了人手和各項事宜.

慕容瞳蘇醒之後,只看見凌眉黛和喬慕青,著急地問:"沉冽呢?他怎麼樣?"

"表姐,你不要激動,好好躺著."凌眉黛勸道,"姐夫沒事,你不用擔心."

"你不要騙我.若他沒事,怎麼不在這里?"

"督軍不是被星野龍一震出去,摔在地上嗎?醫生檢查了,督軍受了內傷,需要休養一陣子才能痊愈."喬慕青解釋道,"少帥不用擔心,督軍很好,謝副官陪著他."

"我去看看他."慕容瞳說著便要下床.

凌眉黛強硬地攔著她,"表姐,你怎麼說風就是雨呀?醫生說你動了胎氣,若你不臥床靜養,連孩子都保不住.若孩子真有什麼事,姐夫豈不是更傷心?快躺下,乖乖的不要動."

慕容瞳想了想,也對,還是明天再去看蕭沉冽.

喬慕青笑道:"少帥真的不用擔心,督軍就在隔壁.你們都需要靜養,過兩天就能見面了."

慕容瞳點點頭,只能先這樣了.

她忽然想到明銳鋒,立即吩咐喬慕青派人回江州把明銳鋒的下落告知明老爺子.

希望明銳鋒能安然無恙地回來.

過了一小時,沒想到蕭沉冽還是過來看她.

謝放攙扶著他,他蒼白的臉龐布滿了憂慮,"阿瞳,你還好嗎?"

"我沒事,靜養就是."她讓他坐在床邊,略帶責備道,"你應該臥床靜養,過來干什麼?"

"我不放心."蕭沉冽摸摸她的臉,"醫生說你動了胎氣,肚子還疼嗎?"

凌眉黛,喬慕青和謝放都覺得自己是多余的,到外間候著.

慕容瞳溫柔地笑,"好些了.這幾天我們變成病號,安心休養吧."

"嗯.過幾天就是我們的大婚日子,我也想跟你盡快成婚.不過,云姨和爺爺的意思是,我們都需要時間休養,把婚期延後,一兩個月後之後成婚.阿瞳,你覺得呢?"蕭沉冽握住她的雙手,其實他恨不得立即娶她.

"一兩個月之後,我就更顯懷了,婚紗都穿不上了吧."她突發奇想,"不如這樣,等我生了孩子,坐了月子,我瘦下來了,再舉辦婚禮."

"還要大半年這麼久?阿瞳,我等不及了."

"等不及也要等.這是終身大事,一生只有一次,我不能大著肚子結婚,我要以最美的模樣嫁給你."

"……這樣啊."

"我是新娘,我說了算.等我坐完月子,瘦下來了,再成婚."慕容瞳嬌蠻道

"可是,還要過大半年才能……"蕭沉冽苦巴巴地皺眉,在她耳邊曖昧低語,"才能肆無忌憚地吻你,要你,我怎麼忍得住?"

"你忍不住就不用忍嘛,反正都有孩子了……"她嬌羞地垂下眼睫.

"好.這可是你說的."他的黑眸閃過狡黠的光芒,輕吻她的唇瓣.

外面的凌眉黛突然聽不到里面的聲音,想進去看看,喬慕青連忙攔住她.

凌眉黛蹙眉道:"你攔著我干什麼?"

喬慕青悄聲道:"少兒不宜."

……

慕容瞳生產的時候正是秋冬交替的時節.

云醉雪是在總司令府生產的,由穩婆接生,還算順利.

可是,慕容瞳從凌晨五點開始陣痛,入夜了還沒生出孩子.

兩個穩婆伺候著,喬慕青,凌眉黛和茉香在產房陪著,心焦如焚.

蕭沉冽在外面走廊聽著阿瞳時高時低的叫聲,焦灼不安地走來走去,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

無數次地敲門,無數次地問,生了沒?什麼情況?阿瞳好不好?

那一聲聲的叫聲,揪著他的心,扯著他的皮,刺著他的肉,拽著他的靈魂,我沒法喝水,吃飯,沒法做任何事,時不時地胡思亂想.

阿瞳不會有事吧……

萬一孩子生不下來,怎麼辦?

萬一孩子有什麼缺陷,那……

他快崩潰了.

謝放寬慰道:"督軍,你不要焦急,女人生孩子不都是這樣嗎?很快就生出來了."

"都一整天了,我怎麼能不著急?"蕭沉冽感覺快不能呼吸了,"生孩子要這麼久嗎?"

"以前聽我娘說過,女人生孩子就是一腳踏進鬼門關,一不小心就……"謝放連忙捂嘴,怎麼說了不該說的話?"不過,少帥的身體那麼好,不會有事的,就是……好事多磨嘛."

"不行!那兩個穩婆根本沒用,我要送阿瞳去醫院,去開車!"

蕭沉冽開門進去,風風火火的.

云醉雪看見他進來,吃了一驚,"蕭少,你不能進產房,快出去."

看見床上斑駁的血跡,聞著空氣里的血腥氣,還有阿瞳那張滿是汗水,無助可憐的模樣,他的心猛地抽痛起來.

凌眉黛也道:"姐夫,你快點出去."

"阿瞳的情況怎麼樣?"蕭沉冽愈發焦灼不安,擔憂地看著氣色不好的阿瞳.

"穩婆說,有點難產……"云醉雪支支吾吾道.

"表姐好像快沒力氣了……"凌眉黛也是焦急得滿頭大汗.

"我送阿瞳去醫院."他當機立斷,"眉黛,你為阿瞳收拾衣物,稍後來醫院."

"好."她也是沒主意,聽他的安排.

"蕭少,我知道你擔心瞳瞳,可是在半路出事,那如何是好?"云醉雪不贊成.

"那就讓穩婆跟著."蕭沉冽握住慕容瞳汗津津的小手,百般的溫柔,"阿瞳,我送你去醫院,你忍一忍."

"嗯."慕容瞳有氣無力地眨眸.

他抱起她,雖然現在的阿瞳挺重的,可是他如有神助,一把抱起她,大步流星地往外走.

喬慕青連忙跟上,在一旁策應協助.

……

醫院.

蕭沉冽在走廊走來走去,越發的焦慮狂躁,恨不得沖進去問個究竟.

喬慕青也是不安,"謝副官,少帥一定不會有事的,是不是?"

謝放給她使了個眼色,"少帥當然不會有事."

凌眉黛雙手合十,閉著雙目念念有詞,各路神仙都拜了個遍,祈禱表姐順利產下孩子.

產房里傳出一陣陣撕心裂肺的叫聲,可是,漸漸的,聲音小了,最後連聲音都聽不見了.

"怎麼沒聲音了?"蕭沉冽惶恐不安地問其他人,"是不是阿瞳……"

"表姐一定不會有事的!"凌眉黛也是驚惶,六神無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喬慕青驚怕道,"少帥進產房一個多小時了……"

"我進去看看."蕭沉冽的心忽上忽下,猶如在狂風暴雨的大海泛舟.

"督軍,不如再等等吧.這是醫院,不能隨便進去."謝放勸道.

"哇哇……哇哇……"

這時,產房傳出響亮的啼哭聲.

眾人驚喜交加,笑了.

尤其是蕭沉冽,狂喜地大笑,"阿瞳生了……孩子,我的孩子……"

謝放和喬慕青異口同聲道:"恭喜督軍."

凌眉黛喜極而泣,"表姐生產太辛苦了.姐夫,若你做出對不起表姐的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喬慕青也道:"就是嘛.少帥生產可是拼了命,太嚇人了.我看的都頭皮發麻,都不想結婚生孩子了."

蕭沉冽知道阿瞳是拼了命,一只腳踏進鬼門關,今後無論如何,他對阿瞳必定不離不棄,一輩子寵她愛她呵護她,視她如珠如寶.

不多時,手術室的門開了,一個護士抱著一個幼嫩的嬰兒出來,笑道:"恭喜蕭督軍,是個男孩."

蕭沉冽看著閉著雙目的嬰兒,臉膛漾著慈父般的喜悅微笑,"我有兒子了……"

其他人都湊過來看小小嫩嫩的嬰兒,笑得樂不可支.

"護士,我可以進去看看阿瞳嗎?"蕭沉冽急切地問.

"不好……快進來……"產房里傳出一道聲音.

"蕭督軍不能進產房."這護士抱著嬰兒匆匆進去,手術室的門也關上了.

"是不是表姐產後出血……"凌眉黛擔心死了.

"我聽說,產後出血很可怕,很有可能……"喬慕青嚇壞了,"呸呸呸,少帥一定不會有事的!"

蕭沉冽的面龐繚繞著痛苦,糾結與焦慮,猛地拳打牆壁.

砰的一聲悶響.

五指關節頓時血肉模糊.

謝放驚道:"督軍,你怎麼……"

喬慕青和凌眉黛一起向老天爺起到,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

過了半個小時,手術室的門終于開了.

外籍醫生走出來,摘下口罩.

蕭沉冽的心情萬般沉重,心慌意亂,艱澀地問:"醫生,我妻子……"

"督軍,你的妻子沒事,放心吧."外籍醫生笑了笑.

"真的沒事嗎?"蕭沉冽原本以為會聽到一個痛徹心扉的消息,卻沒想到有這般轉折,"剛才你不是說……"

"督軍誤會了,母子平安."外籍醫生一笑,"待會兒護士會把你的妻子送到病房."

這時,兩個護士分別抱著一個嬰兒走出來,笑眯眯的.

蕭沉冽,凌眉黛等人瞠目結舌,"怎麼是……兩個孩子?"

一個護士笑道:"對呀,督軍,你的妻子生了一兒一女,龍鳳胎."

另一個護士道:"男孩先出來的,過了一會兒才知道,你的妻子肚子里還有一個呢."

蕭沉冽狂喜,激動,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知道傻笑.

凌眉黛,喬慕青歡呼雀躍,沒想到啊,竟然是龍鳳胎.

等了一會兒,幾個護士推著虛弱的慕容瞳去豪華病房.

蕭沉冽一路跟在旁邊,看著累得昏厥的阿瞳,心里充滿了柔情,感激.

一時之間,他的心里五味雜陳.

再也不想她這麼辛苦,這麼冒險,可是,他又希望他們兒女繞膝.

咳,以後再說吧.

之後,他一直守在床邊,直至兩個小時後她蘇醒.

睜眼就看見他,慕容瞳虛弱無力地輕笑.

手被他握著,暖暖的,好想一輩子被他的溫暖包圍著,保護著.

"阿瞳,你辛苦了."蕭沉冽柔聲細語,嗓音有點哽咽,"我不知道……怎麼感謝你……"

"女人生孩子都是這樣的……"

"當我看見孩子的那一刻……你知道我是什麼心情嗎?"

"嗯?"

"母親是這世上最偉大的人.我發覺,你生孩子,比在槍林彈雨的戰場殺敵,還要危險百倍."

"太誇張了吧.對了,是兒子還是女兒?"當時,慕容瞳迷迷糊糊的,根本不知道護士和醫生說了什麼.

"阿瞳,你為我生了一對龍鳳胎."蕭沉冽揉撫她的臉頰,額頭,"爺爺聽說是龍鳳胎,非常高興呢.我娘也來了,現在跟著護士學習照顧孩子.我娘還說,她要搬回來,要照顧我們的孩子."

"我沒意見."她輕弱地笑,不可思議道,"我竟然生了一對龍鳳胎?"

"我娘說,我父親那邊,我爺爺這邊,都沒有生養龍鳳胎的先例呢,你這個先例開得好."

"以後是不是可以不用生了?"

"以後……再說吧.對了,爺爺說這是江家第一次四世同堂,要大擺滿月酒,宴請軍政商所有親朋,高官."蕭沉冽滔滔不絕地說著,為人父親的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嗯."

"你好好養身子,一個多月後我們成婚."

"好."慕容瞳幸福地輕笑.

也許,幸福就是相愛的人心心相印,恩愛一生,就是在漫長的余生里白首偕老.

……

蕭督軍與慕容少帥生養了一對龍鳳胎,這件事轟動金陵城.

這對雙胞胎的滿月宴也是轟動金陵城,堪稱近年來小兒滿月宴豪奢之最.

其後,蕭督軍與慕容少帥的盛大婚禮,轟動整個江南,遍及諸省.

就連遠在福江的江洛川都在報紙上看見他們大婚的報道,在街頭聽見不少人在議論.

他望著金陵的方向,默默地祝福:瞳瞳,若你幸福,我便自在.

當他們的孩子一歲的時候,爆發南北軍閥混戰,維持了幾年的和平局勢終于打破.

神州大地戰火連綿,生靈塗炭,百姓處于深水火熱之中,餓殍滿地,尸骨累累.

江總司令當機立斷,命蕭沉冽為三軍統帥,率二十萬大軍北上.

慕容瞳以軍長的軍銜與蕭沉冽並肩作戰,一路高歌猛進,勢如破竹.

奇謀奪城,智計圍城,奇兵攔截,神出鬼沒的影子軍……

他們的戰術層出不窮,他們的戰略奇詭駭人,他們的士氣高昂不墜.

短短兩年,他們連拔八城,逼近帝都.

劉嘉率十萬大軍迎戰,決定洗刷前恥,打敗蕭沉冽,把他趕回老窩.

在帝都前面的門戶定州,劉嘉原本打算打殘蕭沉冽大軍,可是沒想到,反被圍城.

蕭沉冽圍城一個月,斷水斷糧,攔截劉嘉五個自救的奇謀,揚言:只要劉嘉自盡,絕不殺害百姓一人.

其後,他以各種手段逼迫劉嘉自盡,鬧得全城百姓皆知,民怨沸騰,怨怪劉嘉為什麼不自盡,只要他自盡了,百姓就可以有一條活路.

在多方"夾擊"下,劉嘉被迫選擇自盡,定州失守.

蕭沉冽占據定州,給帝都的總理大人寫了一封密函,希望總理大人在三日之內離開,否則,破城之日便是割他首級之日.

總理大人嚇破了膽,連夜出逃,全然不顧帝都政府,留下一個爛攤子,那些高官氣得七竅生煙.

蕭沉冽掌控了帝都和政府,彈壓各派勢力,安撫民心,派專機去接爺爺來帝都坐鎮.

三個月後,江淮掌控帝都,在眾多高官的請願下就職國家總理,基本實現全國一統.

江淮扶持,封賞親信,任命戰功彪炳的蕭沉冽為三軍大元帥,收編各路軍閥軍隊.

而蕭沉冽與慕容瞳的伉儷情深與並肩作戰的傳奇佳話,傳遍全國,傳之四海.

多少大家閨秀仰慕大元帥,想嫁給他,伏低做小也不在乎.

多少名門公子思慕慕容瞳,千方百計地勾引她,調戲她,卻被她打得滿地找牙.

再多的誘惑,再多的美人,再多的誤會,蕭沉冽和慕容瞳的心里都只有彼此.

旁人,沒有任何機會.

他們的愛情,堅不可摧.

不到兩年,江淮的身體每況愈下,加上政務,軍務繁重,他藥石無靈,與世長辭.

帝都風云再起,不過蕭沉冽在這兩年里已經培植了不少親信,又執掌重兵,威望高漲,擁戴他的高官占了半數.

他迅速掌控了中央政府,帝都,以雷霆手段鎮壓,控制那些反對他的人,順利坐上國家總理的位置.

而慕容瞳,由軍隊鐵娘子變成總理夫人.

此後的一二十年,無論風云如何變幻,無論時局如何變遷,無論國家遭受了什麼侵害,蕭沉冽和慕容瞳烽火傳奇,鶼鰈情深的一生,永遠被世人銘記,被有心之士書寫.

數十年後……

香港半山的一幢別墅.

落日熔金,西天的云海翻湧不息,微涼的風從蒼老的指尖滑過.

太陽傘下,坐著兩位頭發花白的老者.

男子穿長衫,女子穿旗袍,依然精神矍鑠,依然是那種久遠年代的名門風范,依然是軍人剛正,堅毅的神采.

他們的孫子,孫女們在那邊玩鬧嬉戲,笑鬧聲充滿了孩童的天真無邪.

男子握住女子的手,滿目的溫柔,"風冷了,回去吧."

女子語聲輕軟,"再坐一會兒吧,我想看看夕陽."

"好,我陪你."

"沉冽."

"阿瞳."

二人相視一笑.

那邊,男童氣憤地喊道:"爺爺,奶奶,妹妹說她是姐姐,你們來評評理,我是哥哥才對."

他們,再一次相視一笑.

蒼老的手,依然握在一起,永遠也不放開.

PS:撒花,完結啦~~~~~~~~~~~~~~~~~~~~

又到了說完結感言的時間,啦啦啦~~嗯,謝謝各位小仙女的陪伴,筆芯,愛死你們了.雖然成績不盡如人意,但圓了我女少帥,軍裝控的夢想,也算沒有遺憾啦.接下來我會寫一本現代言情,是不套路,蠻新穎的總裁寵文哦,同樣的精彩火爆,天雷地火,活色生香哈哈,書名是《親親小甜甜:枕邊男神寵爆了》,真正的"枕邊男神"哦,已經發布,想看新書的小仙女可以多多關注新書哈,麼麼噠.

新書簡介放下邊哦:

她是聖海市最聲名狼藉,緋聞纏身的女人,記者問她:"蕭小姐,你怎麼收服凌先生的?"她莞爾輕笑,"睡服."

他是聖海市最狠戾絕情,喜怒無常的男人,媒體問他:"凌先生,蕭小姐是怎麼睡服你的?"他微笑,"三個小時換三十六個姿勢,讓我心服身服."

為了查清姐姐遇難,爺爺中風的真相,她妖嬈行走在權色的刀尖上.

他無數次地問:"你到底是誰?"

她輕撩他的下巴,"我是你心里的那個人."

上篇:第381章:血尸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