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回首又見程墨安第15章 出手闊綽的土豪   
  
第15章 出手闊綽的土豪

g,更新快,無彈窗,!

"曲子彈的怎麼樣?"

陸輕晚一怔,忙道,"好聽,能把舒伯特表達的這麼清新脫俗實在厲害,沒想到這種地方還能聽到正宗的音樂."

還以為都是聒噪的DJ呢.

張紹剛呵呵樂了,壓低的帽簷下那雙眼睛分外的明亮,"能彈出這麼乾淨的鋼琴曲,他也一定不是隨隨便便的人."

陸輕晚腦袋里忽然閃過張紹剛在電影學院說的話,嘴巴半開,"張導不會是推薦這位當男主角吧?"

"你好像不是很滿意?"

張紹剛早就中意台上的男子,但他的身份畢竟不如電影學院的學生乾淨敞亮,所以沒有第一時間推薦,等到候選者全部被PASS,他才順水推舟一把.

陸輕晚心里門兒清,"張導,都是熟人了,您還跟我賣關子啊?一會兒他彈完琴咱們見一面,我連他的正面都沒看著呢,也不好下決定對吧?"

"那是當然了,男主角的顏值必須在線."

現場的氣氛很活躍,消費的客人大多數是俊男美女,張紹剛也被帶動了情緒.

一首鋼琴曲很快就接近了尾聲,陸輕晚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台上的白色身影,說不上來是不是燈光和音效太好,男人身上莫名有種超凡脫俗的儒雅氣質.

還有他身上的中山服,比常規的西裝更多了學者的氣度,像是上個世紀的俊美書生.

等到男子回過神謝幕,陸輕晚終于看到了他的正臉.

那是一張怎樣的臉呢?

目測不過二十五六歲,一絲不苟的偏分黑發,墨色的長眉如兩道黑色山巒,竟然看不到半點爭強好勝的浮躁,像是被刻意收斂了鋒芒.

長眉下面是兩顆分外溫柔的眼睛,他的眸子很深,又很暖,就算直接望過去,也不會覺得畏懼,反而想要在他眼睛久久的沉湎,舒舒服服睡上一覺.

秀挺的鼻梁,把面部輪廓襯的頗有男人氣概,平衡了眼睛的柔和,所以不會顯得娘氣.

他微微抿著唇,薄唇自然而然的上揚著弧線,那是非常有分寸的笑容,既沒有討好,也不顯得清高,很平淡舒朗.

長得太好看了!

陸輕晚的下巴默默的往下垂了好幾公分,"我的天……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啊."

副導演對張紹剛一笑,低聲道,"成了,張導."

張紹剛點頭,似乎在意料之中.

謝幕之後,男子一手背在身後,步伐穩重的走下了舞台.

等到男子離開,台下的人才後知後覺的爆發了雷鳴般的掌聲.

張紹剛跟著拍拍手,"這個男人扮演白泠風夠不夠資格?"

陸輕晚嗤地笑出聲音,"張導,你在逗我玩兒的吧?這麼個尤物提著燈籠都找不著,我怎麼舍得拒絕啊?何況張導您選的角色,我什麼時候懷疑過?就他了!"

陸輕晚沒有意見,甚至連面試都省了.

一來她實在找不到第二個像鋼琴男這麼有古典氣質的美男子,二來,張紹剛的眼光從來不會錯,他對整部戲的把握比她更清楚.

張紹剛露出非常欣慰的笑容,"那就好,請他喝一杯,正式認識認識."

"好啊!"

……

陳紀年正跟在程墨安身後快步走著,生怕自己慢一步就跟不上董事長的節奏.

可是程墨安突然頓住了腳步.

陳紀年哐當一把抓住了樓梯扶手,不然肯定從台階上直接栽倒.

走的好好的,董事長怎麼突然刹車?

不光陳紀年,正在跟程墨安談工作的幾個其他公司領導也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心想著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惹程少爺不高興了.

心里有疑問,但沒人真的敢出口問,于是幾個人就老老實實的分別站在前後兩三個台階上,等待程墨安的下一個動作.

程墨安的視線穿過喧囂的人群,定格在一抹纖瘦的身影上.

那身影是如此熟悉,端酒杯的動作毫不含糊,不知道她在跟同伴說什麼,聊到開心的地方就哈哈大笑,爽朗的個性張揚又明媚.

距離有點遠,音樂聲又太大,程墨安聽不到她在說什麼,但耳邊似乎全都是她的聲音.

須臾,程墨安溫和的目光犀利起來.

陸輕晚主動走下椅子,見到走下舞台的美男子,一時沒控制住,熱情的握住了男人的手,"你好,我是陸輕晚,很高興認識你!"

鋼琴男已經換了衣服,低調休閑的襯衣和黑褲子,他個頭很高,至少也有一八五,跟他站在一起,陸輕晚一下就特別小鳥依人.

"你好陸小姐,我是莊慕南."

陸輕晚突然想到自己是制片人,沒必要跟角色那麼客氣,便回到了座位上,"莊先生你好,我聽張導說過您的情況了,我是《傾聽》的制片人,今天特意過來邀請你加入我們劇組."

莊慕南和張紹剛聊過這個話題,但他還在猶豫,"張導三個月前就跟我說過,但我已經拒絕了."

蝦米?!

三個月前?

所以說,張紹剛心目中的第一人選是他,容睿才是候補隊員!

"現在呢?我相信莊先生不會再拒絕的."陸輕晚揚起漂亮的下巴,眼睛明晃晃的倒影出他.

莊慕南無欲無求的垂下眼瞼,"現在?"

陸輕晚怕他又拒絕,不等他再說話馬上堵住了他的嘴,"莊先生,你很喜歡舒伯特吧?只要你順利演完白泠風,我把舒伯特珍藏版手稿鋼琴曲送給你!"

陸輕晚放了大招,果然在他平靜的眼里里砸出了興奮和期待.

"你確定是手稿?"

莊慕南很喜歡舒伯特,只要演奏他的鋼琴曲,不管什麼場合他都能能接受,他收集了舒伯特的所有曲子,黑膠唱片,首發的磁帶和CD,只要市面上有,他全部都會買.

但手稿可遇不可求,就算遇到也是天價.

"確定,世上僅有的一份手稿,它的價值就 不用我說了吧?"

陸輕晚掐准了莊慕南的脈搏,他明顯是心動了.

所以不著急推銷自己,而是等莊慕南跳進她的小火坑.

莊慕南也沒做太久的考慮,"好,我答應你,三個月後《傾聽》殺青,你把東西交給我."

陸輕晚伸手,"一言為定!今天張導和李副導都是見證人,我要是不兌現承諾,你大可以找他們教訓我."

莊慕南握了握她的手,眼底的興奮已經消失,又恢複了溫潤卻禁欲的平和,"我相信陸小姐."

甚至有那麼一瞬間,陸輕晚懷疑他是不是在修仙,搞什麼辟谷啊啥的.

但是相信二字,呵呵呵呵,您老人家不要哭就好.

……

程墨安重新提起長腿,锃亮的皮鞋踩著台階往上走,只是誰也沒注意到,他那張撲克臉居然又一次露出了微笑.

陳紀年非常了解董事長的脾氣,絕對不會平白無故的做任何事,所以順著剛才他看的方向望望.

人群中正在跟人家推杯換盞的女孩子……不就是陸輕晚嗎?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有情緣千里來相會,總裁和陸輕晚緣分不淺吶!

"紀年?"

全面發動腦筋八卦的時候,程墨安低沉的聲音喚醒了陳紀年.

他大步追上去,"董事長."

天宮的二樓,有一間專屬于程墨安的包廂,他偶爾會跟人在這里談事,里面珍藏了很多紅酒白酒,隨便一瓶都是愛酒人士的心頭摯愛.

有些白酒的瓶子還是收藏家古董架上的展覽品,一個就價值千金.

陳紀年抱著其中一瓶紅酒,小心翼翼的送到樓下.

我的天!

董事長出手太太太大方了吧!居然自掏腰包選了一瓶極品紅酒送給陸輕晚,還說她今晚用得著.

這瓶酒價值一百多萬啊!喝完以後酒瓶還能賣給收藏家,至少也能賣十萬塊.

"陸輕晚小姐."

被喊了名字,陸輕晚回頭看陳紀年,有點印象,但是很模糊,記不起來他是誰了.

"你找我?"

陳紀年點頭微笑,"這是我們老板送給幾位的酒,希望幾位今晚玩兒的盡興."

陸輕晚對酒沒有研究,下意識的認為是天宮的老板搞活動,大大方方的接受了,"謝謝謝謝,生意興隆,財源滾滾!"

陳紀年呵呵笑兩聲,手垂在身前,趁機又仔細看了下陸輕晚,她乾淨的面容越看越舒服,親切,清白,坦坦蕩蕩,跟以前那些試圖接近董事長的女人都不一樣.

"謝謝陸小姐,您也是."

陳紀年退出這邊的雅座,張紹剛驚呼道,"哎呀!這酒不簡單!"

李副導湊上去,一眼不打緊,也跟著驚叫,"我的天,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紀念版紅酒,全面限售二百五十瓶,特意為了紀念酒莊創辦二百五十周年!堪稱是紅酒中的至尊!"

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誕生于1963年,那麼說這瓶酒是幾年前購買的,留到今天沒有喝,應該是為了某個特殊的日子准備的吧?

為什麼送給她?

一時間,張紹剛,李副導,莊慕南,六只眼睛齊刷刷盯著陸輕晚.

陸輕晚腦袋上飛過一排烏鴉, "呵呵呵,你們別開玩笑了,也許是借用酒瓶而已,看把你們唬的."

嘴上這麼說,陸輕晚心里卻打了鼓,一出手就是價值百萬的酒,難道是那個天煞的家伙?

張紹剛卻笑得別有一番滋味,"酒瓶?你可知道這個酒瓶值多少錢?"

上篇:第14章 白衣飄飄的美男    下篇:第16章 咱們以前見過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