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回首又見程墨安第122章 別亂來,我可是良家花美男   
  
第122章 別亂來,我可是良家花美男

g,更新快,無彈窗,!

電影散場,楊婭和莊慕南跟著退場的觀眾一起離開,人太多,楊婭被撞了好幾下肩膀,她盡量躲避,幾個吵吵鬧鬧的女孩拉著手從後面闖進來!

楊婭為了不跟前面一對情侶走得太近,貼著椅子這邊慢慢的移步,誰知後面的人來的毫無征兆,楊婭猝不及防,身體被重重一撞!

"嘶!"

對方的包包掛飾刮到了楊婭的手臂,登時小臂一陣刺痛,還不等她看清楚傷口,後面的女孩喊著前面的同伴又一次沖撞過來.

楊婭倉促的往椅子空格里躲避,腿已經來不及撤走,結結實實的被女孩從後背 撞了一下.

十五六歲的女孩都是高中生的打扮, 看完電影顯然太亢奮,鬧哄著要去喝奶茶什麼的,撞了人只是回頭喊了聲"姐姐,不好意思呀!"

就跑掉了.

莊慕南和楊婭之間隔著兩個人,剛才的一瞬間,他想伸手去扶她,但是手臂沒能伸出去,楊婭手臂被擦傷的全過程他都看在眼里.

下意識的,莊慕南眉心擰了擰.

"怎麼樣?要不要去包紮?"

走出電影院,莊慕南仔細看了看她的小臂,傷的不深,皮膚被擦了幾道,溢出了腥紅的血絲,這種創口看起來不嚴重,但很疼.

楊婭甩甩手臂,"沒事兒,磕磕碰碰難免的,我回家噴點云南白藥就好了."

"嗯,注意防水,結痂了別急著撕,等它自己剝落."莊慕南沒再堅持.

楊婭垂頭,掩藏了眼底的失落和悲傷,他就這麼想撇清兩人的關系嗎?怕跟她沾上就甩不掉嗎?

她……那麼討人不喜歡嗎?

"那……我回去了."楊婭指了指自己要去的方向,那意思是各自走各自的吧,不用你送我.

盡管,就算她暗示他送她,他也不會的.

莊慕南淡淡的點頭,"嗯,注意安全,到家了發個消息."

出于朋友的關系,這是起碼的禮節.

"好,我打個車,拜拜."

周圍的空氣很不自在,跟他站在同一片天空下,楊婭的心很煎熬,忽然意識到,莊慕南跟她的世界那麼遠,好像不管她怎麼努力都走不近他.

出租車停下,楊婭灑脫的擺擺手,附身鑽入副駕駛.

莊慕南依然站在路口,眼前逗留著她小臂上的一抹紅色.

車影遠去,紅色也漸漸消失,他這才招手攔了計程車.

楊婭坐在車上,心里又酸又澀,說不出的滋味.

拿出手機,打開微博,粉絲的數量二百多萬了,這幾天增長速度減緩,不過自願加入的粉絲都是活粉,她發表動態大家都會積極的點贊轉發評論.

她的大部分動態都是電影內容,劇組照片什麼的,還有一些是莊慕南他們兩個的合影,CP粉叫囂著兩人好般配,一定要在一起之類的話.

楊婭翻了翻留言和私信,心里暖暖的.

接著,她發了一條新動態--

"你若盛開,清風自來."

配圖是電影票根,間接的為晏河清做宣傳,當然,也在宣傳他們的新戲.

只有她知道,這句話是說給自己聽的.

現在的她只能仰望莊慕南,將來……她要變成更好的自己,足以和他站在一起,至少不會再自慚形穢,至少在被拒絕的時候也有足夠的底氣回一句,"你很好,我也不差,各自幸福啊!"

現在……

楊婭鼻子和眼睛都很酸,仰起頭,發現腮邊濕了.

此時,她手機響了,張紹剛打來的.

楊婭倉促的擦掉眼淚,調整好呼吸,笑微微的接聽,"張導,您還沒休息呀."

張紹剛反複看了幾遍回放,一口一口的抽煙,"楊婭,明天你早點到片場,上次的幾個特寫鏡頭需要補拍,七點之前拍完,不要耽誤上午的進度."

"好的!我明天早點過去,還有哪里需要修補的,您隨時跟我說."

"暫時沒有,早點休息,明天的面部特寫很重要,你早點跟聶冰老師溝通."

"好的!導演您也早點休息,明天片場見."

放下電話,楊婭趕緊拿出粉餅盒子,眼睛有點紅,她忙用指腹反複的按摩,明天千萬不能有黑眼圈和眼袋,回家後得多做幾個面膜眼膜.

呼!

加油楊婭!加油!

……

"老板,再來一瓶啤酒,冰鎮的!"

葉知秋一杯接著一杯喝,喝的不過癮了就直接對著啤酒瓶灌,揚起脖子咕嘟咕嘟, 一口就是一瓶.

盧卡斯拎著半瓶酒,閑閑的坐在她對面,滿臉的黑線,"葉總,差不多可以了,酒不能亂喝,喝多了容易出事兒."

葉知秋抹了抹嘴角,"嘭"放下空酒瓶,"酒,是好東西,最懂人的心事,知道嗎?"

盧卡斯慢悠悠喝了一小口,表示不敢苟同,"看個電影看出這麼多事兒,不像你."

葉知秋手捏花生米,咯吱咯吱的咬碎,"盧卡斯,你沒談過戀愛吧?行了你別說,我知道,你肯定沒談過."

靠!

他看起來這麼沒市場?

"談過,不多,也就十來個,從幼兒園開始,行情一直很好,桃花運擋都擋不住,別羨慕."盧卡斯被戳到了痛處,瑪德……他臉上寫著"我沒談過戀愛"幾個字兒嗎?

明明自己裝的一手好13.

葉知秋呵呵,我信你我是鱉!

從老板手里接過啤酒,忽略了老板看兩人時古怪的眼神.

"今天的電影,看懂了嗎?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哭成狗嗎?特麼,她們哭的不是過去的戀人,而是特麼被狗啃的青春!狗啃的,知道嗎!"

葉知秋的青春,也被狗啃了,直到現在還有狗牙印兒.

盧卡斯悻悻的笑,"哦……我的青春大概也被狗啃了."

靠,特麼的戀愛都沒談過,不是狗啃,是被狗吃了.

葉知秋虛晃幾下手,"女主角最後太帥了!對付渣男就要這麼做,不能手軟,不能給他機會爬起來,我就喜歡這種女人!"

盧卡斯的眼角抽了抽,"葉總,你喝醉了."

嗖!

葉知秋突然兩只手齊齊抓住了他的領子,使勁兒往自己這邊拽,把盧卡斯的臉扯的逼近了自己的臉,她張嘴笑,啤酒的氣息撲到了盧卡斯臉上.

"我美嗎?"

靠!果然醉了,醉的不輕.

盧卡斯往後退,可是她拽的太緊,他退不動,只好被迫看她的眼睛,月色伴夏風,音樂配酒水,她身上的淡淡香水味道順風入鼻……

不依不饒的目光被醉意迷蒙,半敞的上衣下拉,白色襯衣,黑色bra,盧卡斯吞了吞冷氣,"葉總……"

"我美嗎?說."

盧卡斯做了個深呼吸,再三告訴自己冷靜,別特麼的瞎激動.

"美,貌美如花說的就是你."

葉知秋呵呵笑,皓白的牙齒齊齊整整,"老娘貌美如花,老娘也這麼覺得,但有人就是瞎,他就是瞎!"

盧卡斯心里叫苦不迭,這是在罵他吧?

"額……對,瞎."

葉知秋更放肆的扯他領子,鼻尖碰到他的鼻尖,威脅道,"你信不信,我也能弄死你?"

盧卡斯後背僵了僵,陰森森的風順著脊背 爬滿了全身,"我沒招惹你吧?"

葉知秋拍拍他的心髒,其實拍錯了方向,"渣男!"

臥槽!這個不能忍!絕逼不能忍!

"葉知秋!你不要以為喝醉了就能為所欲為,再罵一句老子,老子……"

"呵呵……"葉知秋傻笑,手指松開他,抓起啤酒要喝,發現空了.

盧卡斯嘩啦啦將白水倒進去,"好了,喝吧."

葉知秋當真仰起頭就喝,發現不對勁,蹙了蹙眉,"你會後悔,一定會後悔."

盧卡斯貌似有點明白了,葉知秋罵的是她前任.

她眼淚,是為了那個刺痛她的人.

葉知秋……也不像看起來那麼堅強不可侵犯.

盧卡斯心里紛亂.

"別喝了,我送你回去,趕緊報地址."盧卡斯拍拍她的臉,別跟上次一樣又賴在他家.

葉知秋晃晃悠悠的傻笑,"嘿嘿……盧卡斯……"

盧卡斯被她笑的心虛,"你……干什麼?"

葉知秋掰扯他的臉,紅唇湊近他的,酒香似無孔不入的毒藥,極具穿透性和吸附力,她靠近的瞬間,兩團粉軟也隨即擦到了他胸膛,在軟硬切換之間煽風點火.

咕嘟!

盧卡斯吞下口水,"你……干什麼?你別亂來."

葉知秋哼哼樂呵,纖纖細手摸了摸盧卡斯的唇,指腹滾燙,擦過的每一個地方都在冒煙,"吻過女人嗎?"

呲呲!

盧卡斯的頭發炸毛,嘩啦全豎起來,"你別亂來,我是良家處男!"

葉知秋一手爬上他的肩膀,一手強勢的捏他下頜,舔了舔嘴巴,餓虎撲食般壓下去,"處……啊?呵呵,呵呵呵!"

盧卡斯瞳孔放大,"你……"

葉知秋嗡嗡道,"嘴巴不寂寞嗎?姐姐幫你吧."

"你……你別亂來,小心我告你非禮!"

尼瑪,就不該帶她喝酒,就應該拼死抵抗,一喝醉就變畜牲,這是什麼鬼酒品!

葉知秋眯眯眼,"噓!別吵,別吵……"

盧卡斯後腰已經一百度後仰,再仰就要斷了,"葉總……你冷靜……呃?!"

"唔!"

--

晚晚:球兒,你就這麼饑\渴嗎?

葉知秋:靠!老娘喝多了!不算!

盧卡斯:嗚嗚嗚嗚,老子的一世清白,還我!還我!

上篇:第121章 泡帥哥啊,一晚換一個    下篇:第123章 要不要談個戀愛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