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回首又見程墨安第211章 偷漢子的既視感   
  
第211章 偷漢子的既視感

g,更新快,無彈窗,!

怎麼可能是想罵他?她只想趕緊拜師學藝!

"程總好博學,什麼話到你嘴里就不一樣了,我哪兒敢罵你啊,膜拜都來不及呢."

陸輕晚不自在的搓搓自己的膝蓋,手指頭抓抓撓撓,閃避開他從上面看下來的眼睛,局促的有些茫然.

傳說程墨安智商超級高,是雙料博士,傳說程墨安搞過科研,學生時代就創辦了自己的公司,畢業高價賣出,收獲了人生第一個億.

傳說程墨安所到之處,各方力量都會給三分面子,他在事業上乘風破浪,即便沒有家族的光環依然能殺出一片天.

傳說……

如今想到那些聽起來荒唐浮誇的傳說,竟然一點也不敢反駁,因為相處以來,她真的發現程墨安很了不起.

他低調,內斂,優雅高貴,做什麼都不急不躁,說話也輕聲慢語,可做起事來雷厲風行,總能洞悉一切,找到核心位置給對方重擊.

他是站在云端和星空的男人,輕輕抬手就能摘星捧月,那麼乾淨,有風骨.

這樣的他,什麼樣的女人才能與之相配呢?

退一萬步,也不會是她.

你想什麼呢陸輕晚?你配嗎?你和他走在一起,就像國王身邊的小丑.

程墨安不知道小女子想了什麼,但她眼神中飄過的失落和悲戚,沒有躲過他的視線,他附身摘了一朵深紅色的玫瑰花蕾,折斷了別在她耳朵上,"晚晚,我希望你忘記我的身份,不要有一點忌憚,我還是我,你可以繼續把我當成助理."

陸輕晚也不是扭捏的女人,她在努力尋找跟程墨安相處的最佳方式,可是無形的隔膜一旦形成,便很難很難沖破.

她噗嗤笑了,盈盈閃閃的大眼睛滿是星光,"以後都不敢跟你說話了,壞都壞的這麼理直氣壯,有理有據,你是壞人中的轟炸機!"

"呵呵!"程墨安笑的十分開懷,勾著她的後腦勺攬她入懷,"是,我是壞人,承蒙陸小姐不嫌棄,還願意跟我聊天,以後也請繼續不嫌棄我,好嗎?"

靠在他懷里,陸輕晚心跳撲通撲通亂加速,吞吞口水勉強微笑,"你怎麼知道我表哥的黑料?"

"你說要去見他,我查了查他的過去,沒想到收獲頗豐,你表哥做事不謹慎,很多黑料都沒及時銷毀,回頭我全部給你,想一腳踩死他嗎?我幫你聯系幾個部門的領導,有這些材料,踩死他不難.如果想留著慢慢玩兒,我相信你有很多辦法 ."

陸輕晚囧了,靠,她的黑料他知道的更多,而且留著慢慢兒是什麼鬼?她有嗎?她善良著呢!

"我沒有辦法啊!我是個純潔如紙的好姑娘!"

"呵呵!是,你是好姑娘,我用詞不當,嗯……你足智多謀,一定會想到很多好主意為社會除害."程墨安順著她,縱容她,下巴摩挲她的額頭,細細的呼吸交織.

呃……好會給她找台階,她一張厚臉皮沒地方放了.

"程總,我覺得咱們之間特別不公平啊!你看哈,你想了解我的家人,分分鍾就能找到一大堆黑料,可是我對你一點也不了解."

陸輕晚慢慢放松,小小的手指頭拉過他的大手,一根根把玩他的手指.他手指長而勻稱,比普通男人的手白,乾淨的像一根一根白玉,展開或者合攏都很好看,沒有特別分明的骨節,整根手指修長柔潤,溫熱干燥,摸著摸著都要上癮了.

程墨安好脾氣的笑道,"你想了解我什麼?從出生到今天,我都可以提供給你,不過資料有些多,我怕你看的太辛苦,接受我的口述嗎?"

陸輕晚癔症片刻才明白,他的意思是,以後他會親口講自己的過去給她聽,言下之意,他們要單獨在一起很多很多次.

"我可以接受書面材料嗎?我讀書很快的."陸輕晚故意跟他討價還價.

程墨安擰了擰眉頭,挫敗的歎息,"原來我在你心里,連一疊打印紙都不如啊!"

他這麼說,陸輕晚嗤地笑了,"程總,你真的很會裝可憐,厲害的天下無敵哦!"

程墨安不語,只是淡淡的笑.

他是裝可憐嗎?他是的確可憐.

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眼看著月影西斜,兩人都沒提出回去休息.

陸輕晚打了個哈欠,腦袋往他壞里一鑽,軟軟糯糯的道,"我困了."

"睡吧,我一會兒抱你回去"

躺在他懷里太舒服,太放心,陸輕晚伏在他胸口,真的進入了甜美的夢境.

等到懷里的小女子發出綿長的呼吸,程墨安附身親了親她的額頭,帶笑的薄唇慢慢下移,仔細親吻她的鼻尖,然後覆上她微抿著的櫻唇,淺淺一嘗,如同置身進入了無窮無盡的溫柔鄉,流連忘返,找不到來時路,也不知去向何方.

"傻丫頭,你的心可真大."

……

說好的抱她回去,可是誰來告訴她,為神馬她會躺在這里!!!

不是Neil的房間!!

嗷嗷嗷!

天藍色為主調的超大型臥室,雖然完全變了色系和風格,但但但但一眼就能識別到是程墨安的臥室!!

啊啊啊啊!陸輕晚想死想死想死!

偷偷的睜開一半眼睛,陸輕晚做賊似的屏住了呼吸,撩起被子看了眼自己的睡衣,萬幸.

睡衣下面的長腿延伸開,在半透明的蠶絲被下面崩潰的踢了踢.

嗷……昨晚她和程墨安一起睡的嗎?她躺在他身邊?他懷里?手腳有沒有不老實?

程墨安已經離開,身邊位置甚至沒有他睡過的痕跡,彈性極好的羽毛枕已經回彈,床單整潔的沒有褶皺,但被子和枕頭上滿滿都是他的氣味,實在令人不得不想入非非.

等下!

程墨安的房間不是灰色系嗎?為什麼一天不見竟然全部變了,窗簾,地毯,床品,全部都改成了天藍色,清新的如同地中海觀景房.

難道是因為她一句話?以後再也不敢隨便比比比了.

陸輕晚掀翻被子,光腳下了床,聽到浴室嘩啦啦的水聲,心里長長松了一口氣,撿起地上的拖鞋,貓腰准備開溜.

嘎吱.

浴室門竟然恰在她開溜的時候開了,陸輕晚貓腰低頭看到了一雙還沒擦乾淨的腳,然後是男人筆直挺拔的腿,再接著是纏在腰間的白色浴巾.

程墨安單手擦拭濕淋淋的頭發,低頭看到拎著拖鞋貓兒一樣的小女子,深眸清幽的光圈擴大,"早."

陸輕晚想原地長蘑菇,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她窘迫的抬起頭,笑的比哭還難看,"早……我怎麼會在你房間?"

程墨安赤著上半身,水珠順著壁壘分明的胸膛滑下,消失在浴巾折疊處,性感的讓人血脈噴張.

"Neil淺眠,我擔心半夜放你回去會吵醒他,不太好解釋."

聽起來很有道理,可那是理由嗎?現在就好解釋了嗎?

哭泣.

陸輕晚咳了咳,直起腰,套上了拖鞋,"那……我回去了."

程墨安微微一笑,"你睡覺有個小習慣,挺可愛的."

呼啦!

陸輕晚全身的汗毛一根根直立,"什……麼習慣?"

程墨安光果的手臂探入她身後的置物架,撐著,將她鎖在胸前,"喜歡纏人."

陸輕晚的臉徹底紅了個底朝天,她聽葉知秋說過,她睡覺的時候兩條腿不老實,只要身邊有東西她都會纏上去,然後死死抱住.

天……昨晚的畫面她不敢回想.

絕望的捂了捂臉,"對不起……"

程墨安苦笑,"空調開到十八度,我還是熱醒了三次."

求不要說.

"……對不起……"陸輕晚想穿上隱身衣,太尼瑪尷尬了!

程墨安繼續苦笑,同時附身,"好在家里備用的底褲多."

"啊??"

小妮子的訝異和恍然大悟,逗樂了程墨安,他松開對她的禁錮,微微笑道,"西洲應該醒了,我去幫你把風."

陸輕晚傻兮兮的嗯了嗯,為什麼她有種偷漢子的趕腳?

"程二少,起了嗎?衛生間沒有剃須刀,給我一個!"

孟西洲的聲音先于程墨安的動作,就在門外!

陸輕晚忽靈靈瞪圓的眼睛,用嘴型求助程墨安,怎麼辦怎麼辦!

不等程墨安說話,孟西洲竟然推開了門!

電光火石的瞬間,程墨安一把將陸輕晚抱到了懷里,然後背對著孟西洲冷冷道,"在浴室."

孟西洲嗅到房間里怪異的氣息,但沒多想,"搞什麼呢?洗完澡不趕緊換衣服?秀你的好身材?切,本少爺也有!"

程墨安手臂包裹陸輕晚的後背,拔高她的身材踩自己腳上,浴袍剛好可以擋住她的腿,陸輕晚小綿羊似的紋絲不動,特別乖.

"大清早闖入我的房間,就為了撒起床氣?西洲,你和小時候一樣幼稚."

程墨安說著話,眼眸一瞬不曾離開懷中丫頭,她緊張的攀住他的臂膀,像個尋找庇護的落難公主,他心底萌生出無窮的保護欲.

孟西洲切了切,嘟囔著,"我餓了,你快點收拾收拾出來做飯,我娘子也不知道哪兒去了,這個女人是不是有問題?大清早的不在家."

陸輕晚磨牙,你才有問題!

程墨安扯高了唇線,"我換衣服出去."

孟西洲拿了剃須刀,"趕緊的,餓死了!還有,你提醒我娘子,最近網上都是她的新聞,出門戴上口罩.哎,不對,我自己提醒她,你別說!"

聒噪的孟西洲終于關門離開了.

房間里緊張曖昧的氣氛一層一層激蕩,能把人的呼吸扼殺!

陸輕晚紅透的小臉兒埋的很低很低,"你干嘛這麼看著我?眼睛瞪的這麼大……"

程墨安松開她的手臂,"瞪這麼大還是不夠,我的眼睛裝不下你的美."

--

孟西洲:太特麼的會撩了!本少爺表示不服!不服!!

上篇:第210章 和他散步,感覺在陪伴國王    下篇:第212章 一次五百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