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回首又見程墨安第277章 程墨安的定力   
  
第277章 程墨安的定力

g,更新快,無彈窗,!

隨著"一"字倒數完畢,女人涼涼的手指撫上了程墨安的脖子,鮮紅色的指甲輕點男人肌膚彈性的肌膚,欣賞他痛苦的樣子,令她心情爽快很有成就感.

女人附身,一點點拉近了兩人的距離,手指沿著他的脖子爬上臉,停頓在他的鼻尖,戳了戳,妖嬈迷魅的嗓音穿入男人的耳廓,"程墨安,舒服嗎?"

程墨安咽喉被一把無形大手扼住,他劍眉死死鎖緊,在藥效的肆虐下,有力的大手攥成密不透風的拳頭,手背上一道道藏青色的血脈爆起,乾淨的肌膚上如同爬滿了盤根錯節的枝杈.

"你給我下了藥?"

冷嗖嗖的問了一句話,程墨安死死閉起來深眸,將漸漸渙散的力氣凝聚到手上,想要推開女人,但手剛剛碰到女人的皮膚,理智就像被擊潰的敗兵,紛紛逃散.

手指似乎失去了控制,潛意識里有一股強悍的渴望,渴望被,被……

這該死的感覺,讓程墨安恍然想到了什麼.

女人雙臂環繞他的腰肢,"才發現啊,我以為你一開始就會想到呢,看來程墨安也並不是無所不能哦!外界把你給神話了,不過說到底,你只是一個凡人."

女人的手微微發涼,指頭所到之處都給程墨安莫大的慰藉,他已經成了一座焚燒的火爐,只想得到些許涼意!

不,不止如此,他想要的更多,多到不敢細想.

吞了吞喉嚨里的燥火,程墨安黑下臉冰冷著嗓子,"你想用這種方式征服我?"

"不得不承認,你的的身材真好,有腹肌,有胸肌,你說我要是再往下面扒一點,是不是就可以看到你的人魚線?"

女人將程墨安睡袍的帶子纏在手指上,隨時准備將他剝乾淨.

深深的無力感凶猛如山下飛虎,程墨安緊了緊手指,咬著牙關用力一揮!

"呃!"

女人後頸吃痛的,悶聲一聲重重的往下沉腦袋,"靠……都這樣了還挺有勁兒,那麼,咱們就把游戲升級一下好了."

話畢,女人卷了卷手中的帶子,手掌探入了程墨安的胸膛,在他心髒的位置覆蓋,感知他強而有力的心跳,"程墨安,你還能堅持多久?"

她目光幽幽的往下移動,看著浴袍遮擋的風采,"你已經知道自己中了什麼毒,如果不能及時陰陽調和,你一定會陽爆而死,那種滋味一定很不好受."

女人紅豔豔的唇離開他的耳垂,來到他嘴邊,距離近的只有咫尺,"怎麼樣?我陪你……春宵?"

女人撩下左肩膀的細細肩帶,露出大片潔白無瑕的肌膚,旋即她單手攏發,栗色的波浪長發歪在聚在右肩,細嫩的指頭撩撥程墨安的腹肌,"睜開眼看看,我的姿色不輸給外面的女明星吧?"

程墨安氣沉丹田,渾身的力氣在極短的時間內被吸干,只剩下本能的渴望在體內叫囂,若是不能被滿足,他能想到等待著自己的是什麼,他線條冷硬的嘴唇微微一抿.

"你的目的恐怕不止是征服我,你想干什麼,直說."

女人俯視已經渾身酥軟任憑她處置的程墨安,心里暗暗的罵了一聲你大爺的,這種絕品美男躺在身下,她只能看不能吃,靠!!!

"我真想要你!美色當前,給我一座金山也不換……"女人捏捏鼻子,擔心自己會流鼻血,"程墨安,藥效很猛哦,你的時間不多了."

女人扯下另外一個肩帶,"明明都崛起了呢."

"哈哈哈哈!你好仙人掌,我是沙棘!"

陸輕晚的短信好像配上了她的聲音,一遍遍穿梭在耳畔.

回想陸輕晚與他相處的點滴,程墨安哭笑不得.

如果趴在他身上的女人是她,他今晚無論如何也無力招架.

傻丫頭,你個傻丫頭.

程墨安扯扯唇角,"起來,怎麼死是我自己的事."

"你想死?"女人手掌順著他的腿部線條上下摩挲.

以她的經驗,這種程度,基本上男人都會把持不住.

程墨安說什麼,死?

他不會甯願死也不要跟她睡吧?

"但是你怎麼死,就由不得你自己了."

程墨安的意思很明顯,只要他不死,他一定會查到女人的身份,至女人的結局,全看她怎麼選擇.

沉澱了幾分鍾,程墨安終于積蓄了少許力氣,余光瞥見茶幾上的煙灰缸,手臂越過沙發和桌子的空隙,抓起煙灰缸的邊緣--

"嘭!"

女人後腦勺被煙灰缸砸中,驚詫的瞪圓眼睛,桃紅色的嘴唇甚至出現了一道慘白,在昏厥之前,她的手還在程墨安的腹部撩騷,明明他已經……

"程……"

程墨安你是個什麼物種?

半分鍾後,程墨安將女人掀翻在地,雙手撐著沙發勉強站起來,藥效來勢太猛,他剛起身又被一股強勢的眩暈侵蝕,背靠沙發停歇了幾十秒才緩過氣.

程墨安赤著腳,踉踉蹌蹌走進浴室,咔噠反鎖了門 .

無窮無盡的冷水澆在他身上,從頭頂到腳底心,徹徹底底淹沒在冰冷的世界,皮膚上的森冷無法短時間消融體內的灼痛脹熱,低頭的瞬間,他看到自己的身體反應,懊惱的皺著眉頭.

他太大意了,竟然讓人混入了自己的房間.

但他記不起來是哪個環節出現了疏忽,他怎麼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心思百轉,程墨安癱坐在浴缸里,閉氣,把自己整個沉浸到了水中.

嘩啦啦!

浴缸的水漫出來,潑濕了偌大的浴室.

……

"擦!我終于見識到什麼強大的令人發指的自制力了!"

女人捂著受傷的後腦勺,跑到了隔壁房間,進門就罵罵咧咧.

窗邊,瘦瘦高高的男人背對著她,把玩著手機,"他怎麼樣了?"

女人撈了件外套披上,橫了他一眼,"我怎麼知道他怎麼樣?大概還在浴室泡冷水澡吧,靠,腦袋疼死了."

"你真給他用了那種藥?"

終于,男人轉過身,一雙桃花眼眯了眯,顯然在責怪女人的回答.

女人不屑的切了切,"瞧你緊張的樣子!放心吧,不是那種藥,但是差不多,會有生理反應,但是不跟女人那個啥也不會死,就是要吃點苦頭罷了.畢竟是你未來的姐夫,萬一搞的不能人事,吃虧的不還是你親姐嗎?"

陸亦琛似笑非笑,年輕的面容卻有著比同齡人深刻的沉穩和狡猾.

"你倒是會替我著想,我不是不是該謝謝你?"

女人打開煙盒,點燃了香煙慢慢抽,"這話說的陰陽怪氣,讓我想個法子考驗下你未來的姐夫,我能想到的法子就是這個嘍!事實證明,你姐夫灰常男人,這種情況狂下居然還扛得住,你姐將來百分之百不會被戴綠帽子的!"

陸亦琛壓了壓棒球帽的帽簷,蓋住了桃花眼,顯得鼻梁更為突出鮮明,喂封的唇淡淡的笑了笑,"看來,她的眼光不錯."

女人疊起一條腿,仰躺在沙發上,"還有一種可能,你姐夫壓根就是無能,我都那樣了他居然沒發起進攻,你姐得多大能耐才能讓夫妻生活和諧?"

陸亦琛黑下臉,"你操心的真多."

女人想在煙灰缸上彈煙灰,想到被煙灰缸砸過腦袋,有點心靈陰影,于是捏了個還有水的杯子,將煙灰彈到里面,看著灰塵在水中一點點暈染開,她徐徐的吐納煙霧,"阿琛,你姐姐要是知道你的身份,你覺得她能接受嗎?"

陸亦琛聳了下肩膀,長腿三兩步就走到了門口,旋轉了一下門把手,"我什麼身份?我的身份就是陸亦琛,陸輕晚的弟弟."

女人也不跟他爭辯,蹙蹙眉頭由著他去,"你去哪兒?"

"會一會我的未來姐夫,總不能跟你一樣跳窗戶吧?"陸亦琛用下巴努了努打開了玻璃的窗戶,幫女人回想她不久前的優美動作.

"我那是……得,我不跟你講道理,不過好心提醒你一下,你姐夫欲求不滿心情肯定很差,你悠著點,別被他打出來,算算時間,他的藥效差不多已經消了,你姐夫是練家子,有武術擠出,要不是中了我的超強迷魂散,他直接用煙灰缸送我上西天了臥槽!"

陸亦琛極為淺淡的笑道,"你江湖第一媚的稱呼,以後要改改了."

"陸亦琛你個魂淡!老娘以前橫掃男人從來沒失過手!靠!老娘五媚娘的稱號不是白來的!你等著,回頭我一定睡了你姐夫!"

"你敢再來一次?"陸亦琛淡淡的笑,表面無害,實則是威脅.

好吧,她不敢.

"回頭咱們拼酒,喝死你!你給我等著!"五媚娘吵吵囔囔泄憤,抓起抱枕砸向門,門恰好被陸亦琛關上,抱枕遇到阻力回彈一些.

上篇:第276章 英雄嘛,向來過不去美人關    下篇:第278章 和未來姐夫過過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