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回首又見程墨安第375章 小妖精,我不會停下了   
  
第375章 小妖精,我不會停下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陳紀年一下聽暈了,"總裁,您直接這樣進去嗎?您進去的話,我擔心引起混亂啊,張導田野他們都見過你!"

程墨安看了眼腕表,殺青宴基本上快結束了,不會耽誤她,"在外面等我,宴會結束後,送Neil回家."

陳紀年這下明白了,總裁的意思是晚上他不回家?

哎呀,總裁另有安排啊!

妥妥的!

"是,總裁!"

程墨安邁上台階,隔著一道道搖晃的身影,遠遠便看到了一抹黑色的長裙.

口袋里的電話此時突然震動,和弦聲令程墨安不快的蹙蹙眉頭,看到是白若夕的號碼,程墨安放回手機,忽略.

陸輕晚這邊熱熱鬧鬧的玩兒了將近兩個小時,眾人已經喝到醉意熏熏,好幾個攝影團隊的人都醉倒在椅子上開始說胡話吹大牛,笑鬧著開各種帶顏色的玩笑.

楊婭拎著半杯酒,走到落地窗前,"莊慕南,還沒跟你單獨喝過呢,好歹咱們也夫妻一場了,喝一個?"

莊慕南好像被施了定身術,脊背和雙腿僵硬的定格了!

是他?

三個月前,是他帶走了醉酒的陸輕晚.

陸輕晚醉的不省人事,一個陌生男人跟她聊了幾句,然後抱走了她,當時他以為兩人是朋友,沒多想,更沒把小小插曲放在心上,而且記憶里只有男人的側顏和背影,並不知道他的長相.

可今日不同,莊慕南看到了程墨安背影側影,也看到了他的正面,只是短促的一瞬間,他腦海中電光火石瘋狂擊打--

他的臉!

那張臉分明和Neil的像了七八分,幾乎是一樣風格的高傲自信,幾乎是一樣姿態的天生王者.

太像了,從五官到氣場,從氣質到動作.

如果是陸輕晚和Neil的相似可以解釋為巧合,那麼樓下那一身貴氣的男子,絕對是繞不開的真相.

莊慕南瞬間想到一個可能--父子!

他是Neil的親生父親,那麼和陸輕晚又是什麼關系?

再看男人的座駕,還有畢恭畢敬跟他彙報工作的人,莊慕南心中的碎片拼湊成了一個信息網,很簡單,Neil的親生父親身份不簡單,他起碼是某個大型企業的老板,或者是地方權貴.

所以,陸輕晚手上的戒指,是他送的?Neil難道是他和陸輕晚的兒子?

怎麼……

理清楚心里的疑問,莊慕南被震撼的趔趄半步,幾乎撞到楊婭.

楊婭嚇得擋住了他的後背,"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莊慕南這才發現楊婭在身後,倉促的擦了擦額頭,掩飾了剛才的震驚和失措,"沒事,喝多了."

"快點坐下歇歇,我去給你倒一杯水,你別動,先醒醒酒,醉酒很難受的!"

他望著已經沒有男人身影的空氣,黑色的豪車也消失無影,好像剛才他看到的是一場幻覺.

更讓他錯愕的是,剛才倉促一瞥後,男人的臉就像照片一樣留在記憶內,那張臉為何……為何跟當年那個人那麼像?

當年……

莊慕南痛苦的壓住了瘋狂崩裂的太陽穴,不讓自己陷入無數次糾纏自己的夢靨.

他混亂的記憶在瘋狂厮殺,血色殘陽,流血漂櫓,整個世界都被染成了焦土,殘破的大地上濃煙滾滾,好像計入了宇宙毀滅的倒計時.

莊慕南挪步到休息區,空著的手突然扼住了楊婭的手腕,"等等."

楊婭被他不知輕重的一掐,手腕針刺一樣疼,她忍著劇痛,關切又害怕的看著他變了色的臉,聲音在顫抖,"你……怎麼了?莊慕南,你怎麼了?"

莊慕南仰起脖子,將剩下的半杯酒全部吞下去,疼痛讓他死死閉目,大口大口的粗重呼吸起伏,胸腔內跳動的心髒幾乎發瘋,好半天沒能緩過勁兒.

楊婭以為他突發了什麼疾病,想喊人過來,"莊慕南,你忍忍,我找人來!"

"不……"莊慕南更緊更狠的攥她的手腕,攥的她指頭成了絳紫色,"不要."

從未見過莊慕南這麼失態,這麼痛苦,楊婭嚇懵了,也不敢忤逆他的意思,只好坐下來幫他輕輕揉揉後背,"我在這里陪你,實在難受了你一定要說,不要強忍著--喝點水,來,張嘴."

莊慕南用了很大的力氣才讓自己平複,他張開嘴,咽下一杯清水,腸胃總算舒服了一些,腦海中的影像也慢慢的退出了意念.

楊婭如釋重負的苦笑,"好點了嗎?"

莊慕南低頭看到楊婭被自己攥紅的手,忽地松開,"對不起,弄疼你了."

楊婭搖搖頭,將青紅的手背到身後,大大咧咧的笑道,"你酒量這麼不好啊,我算不算知道了你的秘密?"

莊慕南又看向窗外,什麼都沒有了,"算是吧,不要告訴別人."

"那要看你怎麼收買我啦!"

……

宴會接近尾聲,現場的工作人員陸續離場.

陸輕晚看到紹雨晗一個人走在角落發呆,以為她還在為父親的去世傷心,便過去安撫,"小美女,吃飽了嗎?"

紹雨晗故作輕松的做了個鬼臉,"陸總,我都吃胖了,下次拍戲導演不要我了怎麼辦?"

"簡單啊!他不要你,我要!跟著導演吃肉,跟著我起碼有白蘿蔔!"

"陸總,你真好!"

"那你看!我雖然是妹子,其實內心住了個爺們,最喜歡保護瘦弱的小可愛,以後有事兒就找你陸姐!大的不敢說,上刀山下火海虐渣踩小人,姐都在行."陸輕晚拍拍胸脯,山大王似的.

紹雨晗嗤地笑了,"陸總,謝謝你幫我,如果不是你,我現在還是個小小的配角你,現在我微博粉絲都二十多萬了."

大部分都是容睿的粉絲,或者是想黑她的,但不管怎麼說,她很開心.

"我的夢說別停留等待……"

陸輕晚手機突然響了,她打了聲招呼,一看號碼,愣了愣,墨安?

"哈嘍!"

紹雨晗不是傻子,陸輕晚突然變了調,還露出了少女般的笑臉,顯然那邊的人跟她關系不一般,便很有眼力見的扭頭不故意偷聽.

"來試衣間."

那端,男人性感的聲音微微笑著.

陸輕晚更懵逼,"嗯?去那里干嘛?"

她今天喝了兩杯酒,還沒醉,但馬大哈的沒聽清楚程墨安說的話,來試衣間,和去試衣間是兩碼事.

"來了就知道."

"哦……好啊!"

……

奇怪啊,突然叫她來這里有什麼事?試衣間這個時間貌似用不著了,大家都走的七七八八了,誰會在這里呢?

陸輕晚頂著幾個疑問,推開了木門.

外面是燦亮的走廊吸頂燈,顆粒面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陸輕晚往里面探頭,"有人嗎?"

她剛問完,冷不防的跌入了一個溫暖寬厚的懷抱,直覺一陣天旋,腳步轉了個圈兒,人已經挨近了某個發熱的肉體.

臥槽!!!綁架?!!

陸輕晚戒備心驟然蘇醒,抬腿就要反擊,可她的動作好似被人提前識破,膝蓋不偏不倚的穿進了腿縫兒,被男人夾住了,接著便是男人灼熱的唇!

粉軟的嘴唇被堵住,男人霸道的掃蕩她口中的甜美和酒香,她後背撞到了牆上,死死的被男人抵著,動也動不得.

"唔!唔!"

陸輕晚喉嚨里發出悶哼慘叫,可手腕被男人禁錮在牆上,想反擊卻無從著手.

臥槽,先那個啥後殺?

程墨安強勢的肆意翻滾,想要把懷中不盈一抱的女孩揉入肺腑和骨髓,直到她發出難捱的哼鳴,他才不得不將動作放慢,一點點啃噬她的嘴角和舌尖,卷著她的絲絲甘美,往口中汲取.

直到他的動作放緩,陸輕晚空白的大腦才艱難的撥開濃云,分辨出了漆黑房間里的男人是誰.

她嬌喘細細,張口想喊他的名字,他趁機再度深入,要把她的紅蛇一並吞吃.

"唔……"

程墨安箍著她的後腦勺,聲音極盡溫柔,"是我,別怕,晚晚."

埋在她胸前的男人,發出的聲音沙啞,有煙熏的醉意,讓陸輕晚激靈一下,更加酥軟.

"墨安……你怎麼回來了?"

程墨安摩挲著找到了她的禮服裙子領口,"想你."

陸輕晚意亂情迷,眼神搖曳,越發看不清眼前的人,"我也想你,好想你."

"晚晚……"

陸輕晚腦袋里嗡嗡響,他每次喊她,她都會打個寒顫,"我……我……我在這里."

程墨安扯下她的禮服肩帶,唇埋入她的鎖骨,"抱緊我."

陸輕晚剛才暈菜了,忘了回應,這會兒傻不愣怔的環住了程墨安的腰,往他懷里紮,手掌扣在他身後,緊了緊,"可以嗎?"

程墨安啄了啄她的唇,黑暗中的丫頭好像在顫栗,像受驚的兔子,他真是喜歡極了,"怕嗎?"

陸輕晚心想說,剛才的確快嚇死了,這會兒麼?

她踮起腳尖,估摸著兩人的距離,用唇找到他的下巴,親了親,"怕啊."

程墨安啞著嗓子,"怕什麼?"

陸輕晚彎著壞壞的黑眸,仗著他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吐吐舌頭挑釁他,"我怕老黃牛罷工呀!"

耕不壞的地,累死的牛嘛!

程墨安挑挑她的下巴,危險的氣息突然逼近她,還在懷疑他的呢?

小妖精,看來要好好收拾一番才行.

"今晚,我不會停手了,晚晚."

上篇:第374章 母子閃亮登場    下篇:第376章 晚晚累哭嚶嚶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