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回首又見程墨安第619章 麻煩解釋下什麼叫小奶狗   
  
第619章 麻煩解釋下什麼叫小奶狗

g,更新快,無彈窗,!

姐夫?

姐夫?

晏河清嘴巴里的香煙晃了晃,晃落了一些煙灰,飛散在空氣里,然後他用求證的眼神看了看同樣困惑的陸輕晚.

陸亦琛依然保持著九十度彎腰的姿勢,盯著那雙酒店統一的拖鞋,以及拖鞋上面的居家褲.

姐夫居然連衣服都換好了?這是打算打長期戰役?

陸亦琛幾乎感覺到了氣數將近的喪音.

他才二十歲,不想死于非命.

陸輕晚照他的腦袋就是一巴掌,"亂叫什麼呢?"

完了,連他姐夫都不願意當了,姐夫是有多生氣?

但是想想也可以理解,姐夫是芝蘭玉樹不染煙火氣的男人,乾淨的不允許有半點汙濁,怎麼能容忍被自己的小舅子潑髒水?

King那會兒的笑容和好脾氣都是偽裝,他在等待發泄的契機.

"不!你就是我姐夫!不管發生什麼事,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永遠不會改變!你愛我姐姐,我姐姐也愛你,請你們繼續在一起,不要因為我的存在影響感性,姐夫,都是我的錯,你責罰我就行了,不要傷害我姐姐!"

陸亦琛低頭悶聲道歉,言辭鑿鑿,很像那麼回事.

晏河清蹙了下眉頭,墨鏡下的眼睛越發不明所以,他甚至聳了下肩膀,想要陸輕晚解釋眼下的狀況.

他只是想跟原著作者聊聊改編,並未打算認親戚.

何況,這位少年口中的姐是誰?姐夫從何而來?

陸輕晚尷尬的想原地逃遁,小琛今天是中邪了嗎?

"那個……這位是我弟弟,親弟弟."陸輕晚拽拽小琛的外套,想把他拽起來,然而陸亦琛紋絲不動.

"沒錯,我是她親弟弟!如假包換!所以姐夫,請你務必愛屋及烏,原諒我一次."

晏河清抬了抬他手上的那條手臂,意思是累了,不想耽誤時間跟傻子聊天.

"等下等下!我們認真的,不是開玩笑,大神你淡定."

陸輕晚使出吃奶的力氣,拽住弟弟往里托,"小琛你干什麼?逮誰都喊姐夫?你幾個姐!"

"難道不……"是嗎?

陸亦琛抬起頭,看到坐在沙發上抽煙的墨鏡男子,他恍惚了.

"他……是誰?我姐夫呢?"

陸輕晚真的好想掐死他算,"什麼姐夫?從頭到尾就是他."

陸亦琛:"……"

什麼鬼!剛才開門的人不是姐夫老狐狸嗎?不是程墨安嗎?這位頹廢憂傷斷臂男人是什麼鬼?楊過?

晏河清倦怠的抬眉,"你是L不知姓?"

陸亦琛彎下去的脊背一寸寸拉平,停直,他搞了個烏龍,很大很尷尬的烏龍,"你是誰?"

'這麼說,你就是."晏河清斜睨他,似乎沒想到他如此年輕,更沒想到他如此俊秀,最沒想到他是陸輕晚的親弟弟.

除了長相有幾分相似,都很清秀耐看,別的方面並不是很像.

"既然是本人,那就好說,坐."

陸輕晚笑笑,趕走臉上的尷尬,雙頰的紅潤褪去,推搡小琛過去坐.

"你到底是誰?"陸亦琛又問.

看他的風格,像個快死的人,住高檔的酒店,身上卻沒有一件值錢的東西,只有行李箱還算不錯,被他丟在角落.

客廳基本書,一台筆記本電腦,幾個本子,煙灰缸里堆滿了煙蒂.

頹廢的煙民?

這麼說,肺炎晚期嗎?

晏河清沒搭理他,而是用健全的那只手轉了下電腦,屏幕正對著他,指了指.

陸亦琛心說這家伙惜字如金勝過了姐夫,身上都是死亡的氣息,莫不是聲帶也壞了?

那挺慘的.

同情心維持了不到三十秒,陸亦琛看到了屏幕上的文字,便徹底改變了認知!

晏河清!

這位要死不活的頹廢男人居然是著名編劇晏河清!

陸輕晚扶額,給他以肯定.

"……"陸亦琛的心情難以言說.

晏河清又點燃了一支煙,他抽的煙味道清雅,不像一般男人那麼沖.

陸亦琛繼續往下面看,臉上的表情變了色,他幾乎是一把丟開了電腦,雙目盈滿了護犢子的怒火,"什麼意思?告訴我這是什麼意思?"

"很顯然,我要對你的小說做改編."

"你這是改編?你已經把我的作品改的面目全非!這是野蠻的屠戮,這是扼殺,是強盜!"

陸亦琛憤而離席,他一根食指直戳晏河清的眉心,那樣子分明是討伐屠殺自己孩子的土匪,溫柔的晏河清再也不值得他同情,他是瘋子,強盜.

陸輕晚按住他的手臂,想要控制他的情緒,"小琛,你冷靜點,咱們不是說好的嗎?你在樓下答應過我,隨便我修改,還跟我道歉,說你什麼都願意配合,怎麼……上來全變了?"

"那是……"

陸亦琛羞憤惱怒,只想再抓住沈云霄打一頓!

他竟然不能說,不能辯白,當著晏河清的面,他不想暴露太多隱私,總之他很郁悶,很煩躁,很憋屈.

"我收回那些話,劇本不能這麼寫,跟我的主線不符合,我的男主和男配是生死對頭,從頭到尾都是,男二號背叛了自己的組織,加入了敵人的陣營,他該死,最後必須死.而且,男配的人設就是負面的,沒有商量余地."

晏河清冷冷聽著,什麼也不說.

陸亦琛盡量不讓發脾氣的樣子太難看,這是一場專業的對決,他不可以輸在氣勢上,"另外,男女主角最後打敗了敵對勢力在一起,理所當然!沒必要搞那些故意反套路的東西,我寫的是團圓結局."

晏河清依然認真聽著.

陸輕晚明白小琛的心情,他想發火那就發吧,看晏河清那樣,估計不會改.

"最後,我不覺得你的劇本大綱精彩,故弄玄虛."

陸亦琛環臂,斜視晏河清,直白的挑戰所謂的天才的編劇.

"說完了?"晏河清摁滅煙蒂,問.

"足夠你理解,理解不了的話,是你的問題."

"很好,"晏河清點頭,他很欣賞陸亦琛母雞護小雞的立場,三觀還是很正的,"我能說了嗎?"

陸輕晚咧咧嘴,"大神你想說什麼?"

陸亦琛這麼攪和,晏河清居然沒生氣?這人的脾氣那麼好?

晏河清道,"套路,得人心."

陸亦琛:"……"

陸輕晚:"……"

你可以換個稍微高級一點的辯白嗎?好歹是天才編劇呢.

"所以?"陸亦琛問.

"已經完成的大綱,我不會修改,劇本內容就這麼寫,今天叫你來,不是為了跟你商量,而是通知你一聲,"晏河清看了眼他的手,"你寫連載小說,碼字速度怎麼樣?"

陸亦琛:"……"

"好,接下來的劇本內容,我口述,你敲."

陸亦琛眉頭青筋挑了挑,他無法接受晏河清的壓榨,"不可能."

"小琛,晏河清手受傷了,你幫他,你們倆合作,新的劇本也算你創作的啊,對不對?再說了,你跟他在一起,有什麼不滿意的隨時跟他提出,實在不想寫你再罷工啊."

陸輕晚佩服晏河清的腦洞,這家伙居然讓小琛當打字員,誰給他的勇氣?

"姐……你幫誰的?"

陸輕晚笑吟吟的,"幫你啊,怕他亂寫,你監督,我放心."

晏河清道,"今晚開始,你回去准備吧."

說完,他轉身走去臥室,准備休息.

陸亦琛想罵一句怪咖神經病,被他姐給按住了脖子,"噓!他得了絕症,時間不多了,別跟他一般見識,你讓讓他."

"絕症?就他……不虧."

下樓,陸亦琛還沒從悲痛中調整好,心痛的回望希爾頓大廈,"姐,晏河清要改掉我的作品,你就任憑他鬧?"

陸輕晚摸摸他的腦袋,"咱們最終的目標是拍出好電影,過程可以忽略,大方點,你是男人!"

完全沒有被安慰.

"話說小琛,你跟我道歉,嚇得要死,為什麼?你干什麼了?"

陸亦琛以為她忘了那茬,誰成想老姐人老記憶力卻沒有退化,"道歉?我跟你道歉了嗎?你聽錯了."

呦,轉身就忘的本事跟誰學的?

"那麼陸先生,小帥哥,小鮮肉,來來來來,給老阿姨解釋解釋,這是什麼意思?我一把年紀了,不懂什麼叫gay,不懂什麼叫小奶狗,跟富豪組CP求上位,麻煩解釋."

陸亦琛biubiu解鎖了自己的車,彎腰就往里面鑽,"我走了,內急."

嗖!

陸輕晚揪住他的領子,"在宴會上公然跟自己的姐夫眉來眼去,據說還親上了?要不是有人跟我爆料,我還不知道什麼叫家賊難防呢."

陸亦琛聽親姐陰陽怪氣的聲音,感覺哪兒哪兒都不對勁,"姐,我是為了你好……哎喲我的耳朵,我犧牲自己,為你擋住了萬千爛桃花,你得謝謝我."

陸輕晚的手高高舉起,輕輕落他後腦勺,"臭小子!還挺懂事呢!替我問外公好,過兩天我去看他."

陸亦琛這下更不淡定了,"姐,外公要見Neil和他生父,你看著辦吧,這是他讓我轉告你的,另外,他帶了律師團,准備起訴Neil的生父那個什麼你,嗯……就這樣."

嘭!

陸亦琛躲進車,絕塵而去,怕慢了被親姐給活剮.

陸輕晚這次真的風中凌亂.

躲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上篇:第618章 脾氣有點怪,但是不吃人    下篇:第620章 刺探軍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