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回首又見程墨安第945章 這樣抱著就不會冷了   
  
第945章 這樣抱著就不會冷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老五?你好點了嗎?"

被喚醒的時候,五媚娘渾身酸痛,被人暴打了一樣疼,她軟軟的撐開眼睛,發現自己的眼睛特別沉,快要睜不開.

她聚了聚目光,看到是陸輕晚.

"嗯?我這是怎麼了?"

她躺在病床上,手背紮著輸液器,蓋著被子,額頭上還覆蓋了涼涼的毛巾.

陸輕晚松了口氣,"你瘋了吧老五?傷口破裂,不好好休養會破傷風,好不容易撿回來的命,你怎麼一點也不愛惜?"

五媚娘記得她昨晚去看程思安,然後就沒有了記憶.

"我……暈倒了?"

"對!你在大哥病房外面暈倒了,還好護士及時把你送進房間,不然你的尸體已經躺在太平間了知道嗎?"

五媚娘愧疚不安的苦笑,"他呢?他怎麼樣?他醒了嗎?"

明知道不會的,可還是抱著奇跡出現的希望.

陸輕晚搖頭.

"我想去看看,你扶我起來行嗎?"

"不行,你給我躺著,老老實實的,哪兒也不准去,如果大哥醒了發現你這幅樣子,就算手術成功,他也要心疼的再倒下."

五媚娘不敢任性,她憔悴的臉,好像一夜小了半圈,兩只眼睛深深凹陷下去,顴骨凸起,瘦的快要脫相.

"嗯."五媚娘一閉眼,似乎又要哭.

她最近總是容易哭,脆弱的不像她自己.

"老五,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你這……落差太大了吧?"

陸亦琛拎著鮮花進來,先埋汰了幾句.

五媚娘沒力氣跟他斗嘴,不咸不淡丟了句,"你專門來諷刺我?"

陸亦琛隨隨便便把鮮花插玻璃瓶,疊腿坐下,"五媚娘,我有點瞧不起你了,你以前多有斗志,天不怕地不怕,組織內部給你多少壓力,也沒見你哭過."

五媚娘咬唇,是,她也不理解,不明白,程思安是她的一道死穴,碰到了就止不住,非要用眼淚灌溉.

她特麼不是林黛玉.

"你們聊,我去看大哥."陸輕晚退出戰場.

陸亦琛也不再藏著掖著,"看你要死不活的,我給你說個消息提提神."

"說."

生無可戀的語氣.

陸亦琛掏出一張打印紙,白紙黑字--

全球緝拿五媚娘,懸賞一百萬.

五媚娘噗嗤笑了,扯到傷口太痛,導致她笑扭曲變形,"一百萬活捉我?我的命真特麼廉價."

"你們紅門本來也沒什麼錢,整天哭窮,說經費不足,能拿出一百萬通緝你,算高價了.但是話說回來,你的手機不是被全球監控嗎?只能沒被發現?"

這個問題,五媚娘也想過,現在看來只有一個解釋,"華夏醫院有屏蔽設置,也許是因為思安在."

"有道理,痊愈之前,你哪兒也別去了,住醫院保命,我跟你說,你現在最好消停點,別作死,康複後進行體能訓練,不然隨便幾個殺手就能要你的命."

陸亦琛帶來的消息很犀利,五媚娘調試呼吸,提了提氣,"我傷口破裂,恐怕恢複周期要延長,閣主,我要是死了……"

"不行!我最不喜歡替別人完成遺願,要不你趁活著趕緊做,要不你就別死."

五媚娘磨磨牙,"給我倒杯水行嗎?"

陸亦琛勉為其難答應了.

"對了,你們紅門,是不是也有獨門的功夫?看家本事的那種?"

喝了他倒的水,也算嘴短了,五媚娘破例回答,"有,但我沒資格學習,據說那套拳法挺厲害的,我偷偷看人家學過,但是沒記住,很複雜,攻擊性也夠強."

"嗯,那就不奇怪了."

"你在內部系統發現了什麼?"

"對,很短的視頻,被刪掉了,打拳的."

五媚娘對洪門,已經失去了熱情,不想多問,"我要是被紅門抓走,你會幫我嗎?"

"不會,所以你最好藏起來."

妹的!

五媚娘頓時不難過了,只有生氣,特別生氣.

……

眨巴,眨巴,繼續眨巴.

Neil凝聚了任督二脈的元氣,很想跟大伯來點心靈的溝通,可是大伯已經絕緣.

陸輕晚親了親兒子的腦袋,"寶貝,大伯受了傷,不過醫生伯伯們能讓大伯痊愈."

Neil站在那里,小小的一個,大大的眼睛,說的話卻非常成熟,"媽咪,大伯太累了,他要休息."

一語驚醒夢中人.

老爺子板了一天的臉,終于松動,"是,他累了,這些年哪好好休息過?也該歇歇了.還是咱們的Neil有見地,比我這個老頭子厲害啊."

Neil噠噠噠跑過去,小手兒撫摸太爺爺的臉,"大伯說,男子漢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淚."

"我沒流淚……"

嘴上說,一摸臉才知道,淚水不知何時已經流淌.

老爺子驀然有些尷尬,干巴巴的笑,"空調太冷了,給太爺爺拿個毯子好不好?"

Neil沒去拿毯子,然而用自己的手背抱住了他,緊緊的,小心又認真,"這樣呢太爺爺?還冷嗎?"

老爺子本來只是默默流了幾滴淚,這下更是了不得,老淚縱橫,渾濁的眼睛被清洗了好幾道,枯瘦的手撫摸小孩子的後背,艱難出聲,"不冷了,暖和……真暖和."

陸輕晚抿唇,眼窩里也有淚,肩膀一重,程墨安的手臂圈住,"要不要出去走走?"

要,她有點待不下去了,最近所有的事都帶催淚功能,實在受不了.

樓下,花園.

夕陽西沉,已經不那麼燥熱,散步在黃昏時分,時間分外綿柔.

夕陽拉長兩人的影子,十指緊扣的姿勢鋪滿了草坪,影子搖晃,在風中輕擺衣角.

陸輕晚問,"手術成功的幾率多少?"

"沒有任何臨床參考,這是全新的治療方案,成功就是百分之百,不成功就是零."程墨安更緊的握著她的手.

陸輕晚吐納幾口氣,駐足看夕陽余暉,小臉兒金光燦燦,比霞光更美.

"我們好渺小."

渺小的面對生死那樣無助,無能為力.

程墨安在背後繞過她的腹部,抱著她,"但我們也很強大,我們的勇氣或許能創造奇跡."

"最近好多火災,叫不出名字的消防員犧牲幾百個,有些才成年,他們的家人一定更心痛."陸輕晚歎息.

天災和人禍,每天都在發生,只是他們所在的地方沒有被波及.

程墨安怕她胡思亂想,"晚晚,我們沒辦法左右別人的命運,也不能預測明天,我們能做的就是,面對厄運,正面出擊,不膽怯,也不後退."

陸輕晚腦袋擱在他胸膛,"嗯!"

她的男人真好,可以打消她各種頹廢的小情緒,轉身她又是滿心複活的新新人類!

手術的日子比預期來的更快.

在忐忑中,三天彈指而過.

主治醫生摘下口罩,展開手術同意書,"程先生,您……"

程爸爸拿走同意書,"我來簽字,這是我兒子,我負責,你們去做你們該做的,任何結果我們都接受."

蒼勁的筆力,力透紙背,可見他簽字的決心,還有那份無處安放的悲痛.

老爺子點點頭,"去吧,孩子.我們不要求他一定活著出來,只願他死得其所."

陸輕晚沒那麼強悍,她不忍心看大哥的臉,別開頭往程墨安懷里躲.

程墨安抱著她,對醫生叮囑,"拜托."

上篇:第944章 幾輩子的豪門,才有這樣的涵養    下篇:第946章 今年情聖好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