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回首又見程墨安第1058章 咱們的……哥哥   
  
第1058章 咱們的……哥哥

g,更新快,無彈窗,!

"她做了什麼?為什麼媽也意外死亡?"陸輕晚的手指,依然揪緊衣服邊兒,腿也被她掐了一片深紫色.

陸亦琛實在不想再提自己的父親,太恥辱,太丟人.

哎……

"她約爸爸在酒店見面,不知道用什麼方式說動了爸,然後,她和爸在酒店做了那種事,被媽抓了現行,爸跟媽解釋,他已經不再跟前妻聯系,但她一口咬定,這些年他偷偷跟他私會,兩人藕斷絲連,爸入贅歐陽家就是貪圖名利,媽在氣頭上,信以為真,當時就要跟爸離婚."

陸輕晚錯愕的失去了語言表達功能,心里一陣陣的叫囂著.

不知為何,她竟然無法討厭那個女人,更無法同情被陷害的父親.

而據外公所說,母親個性剛烈,眼睛里容不得沙子,親眼看到父親跟前妻滾在一起,她怎麼能忍呢?

提出離婚並不意外.

但作家母親的真性情,卻給父帶來了滅頂之災.

歐陽漁歌的新書發布會,因為婚變也臨時取消,出版社給出的原因是她本人行程有變,但這樣的解釋,卻引發了無數讀者,社會人士的輿論熱潮.

歐陽漁歌才傾一世,正因為她的社會影響力,把她和陸宗平的婚姻丑聞,推向了風頭浪尖.

輿論的力量,足以摧毀一個人,一個家庭,甚至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

短短幾個小時,陸宗平的負面新聞鋪天蓋地,光影集團更是在一夜之間跌到曆史最低,

陸宗平在人前塑造的企業家,慈善家,青年才俊,護妻狂魔的形象,徹底坍塌,人生陷入了低谷.

此時,歐陽振華在背後搞鬼,惡意侵占光影集團的股份,煽動董事會成員撤換董事長,在陸宗平死之前,他已經是光影的實際掌門人.

愛情和事業雙低谷的陸宗平,精神幾乎崩潰,此時,他的前妻抱著快要死的兒子,跪在歐陽家門口,當著媒體的面,說出了陸宗平的七宗罪.

至此,陸宗平人設崩塌,婚姻也即將走到盡頭.

歐陽漁歌一怒之下驅車離開,陸宗平開車追過去,兩人的車在追逐中發生意外,雙雙墜入高架橋.

那是當年最轟動的車禍,也是最轟動的丑聞.

事後,陸宗平的前妻攜子自殺,她死了,那孩子幸存下來,被一家孤兒院收養.

歐陽振華接管光影集團,歐陽敬亭受到一連串的打擊,整個人蒼老了十幾歲,漸漸淡出了商業圈子.

陸亦琛哀歎一聲,親口說出父親的丑聞,也沒有想象中那麼難,只是心里悶著火,渾身都不自在.

"姐,咱們把他想的太好了,咱們的爸爸,根本就是個斯文敗類,外公到死也不願意說出真相,是為了保護我們."

陸輕晚早已眼淚漲紅,無聲的流了好幾行清淚.

她想哭,可是連哭都顯得那麼愧疚.

整個事情,有錯的何止父親一個?任性的母親,愛面子的外公,名利面前淡薄的人情.

逝者已矣,可留下的疤痕靶點,丑聞創痛,要怎麼去撫平?

她不該好奇打聽的,她不該揭開外公給過去蒙上的遮羞布,可是現在一切呈現在眼前,由不得她視而不見.

"外公後來資助那個孩子,一直到他大學畢業,可能他並不知道吧,要是知道,大概也不願意讓外公幫他,畢竟,外公也是那對母子悲劇的制造者之一."

陸亦琛幽幽的歎息,"外公後來做了很多慈善,是想彌補自己當年的錯,也是為了替爸媽贖罪吧,但是不管怎麼努力,人死不能複生,外公這些年背負了三個人的回憶,肯定很痛苦."

"姐,我想,外公當年生氣的趕走你,也可能跟爸媽的婚姻遭遇有關,媽和外公一樣,眼睛里都容不下沙子,而且外公失去女兒又失去愛人,那些年他太苦了."

陸輕晚抹去眼角的淚,用力吸吸鼻子,替父親哭泣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可是外公……

"外公可能在我身上看到了爸爸的影子,對我太失望了,看到我,只會想他回憶起那些事,他可能早就受夠了.就算他有錯,背負那麼多的痛苦,懲罰也夠了啊!"

然而,現在說什麼,都只是猜測而已,已經無法求證.

陸亦琛陪她坐了好一會兒,兩人的情緒逐漸穩定,"姐,你有想過找那個人嗎?咱們的……哥哥."

陸輕晚回頭,看著他,"小琛,爸爸和前妻的兒子,我認識,你也認識."

陸亦琛狐疑,"認識?你認識他?我也認識?是誰?"

"百萬小哥."

……

經過老姐的介紹,陸亦琛才知道,他最大的游戲開發競爭對手,竟然就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哥哥,同時那個人也是老姐口中所說的百萬小哥.

是世界太小了,還是有些人在以各自的方式,融入同一個磁場?

答案不得而知.

"小琛,百萬小哥或許是為了報複我,才一步步引我上鉤,現在我想想都後怕,他讓我用身份證件替他注冊公司,而且這一年來,他陸續幫我做了幾個虧心事,他肯定掌握了證據,等合適的時間一把掐死我."

陸亦琛的思維比女人理智一些,但思前想後,百萬小哥的做法,的確有步步深入的嫌疑.

甚至,他還聯合Neil開發了游戲,等于說一個人鉗制了他們三個.

"姐,你先別怕,我們跟他面談."

一個人童年時代蒙上的陰影,怎麼可能輕易釋懷?

"試試吧,我約他出來."

陸輕晚攤開手,才發現手心早就被汗水濕透了,濕噠噠的汗水滲透了指縫.

不想讓小琛擔心,陸輕晚蹭掉汗水,給百萬小哥發了個微信,"有空嗎?見一面唄!"

發完消息,她的手指竟然在顫抖.

陸亦琛雙臂抱住她的肩膀,"姐,沒事的,沒事的,都過去了,我們誠誠懇懇的道個歉,也許能挽回一切."

微信發出許久,那邊都沒有回應.

陸輕晚又發了幾個消息過去,"上次的合作很愉快,我有新的項目,要不要加入?"

"價格很優,你肯定喜歡."

連著十幾個消息,全部石沉大海,陸輕晚意識到不對勁了.

陸輕晚撥打語音電話,無人接聽.

她一顆心沉到了谷底,"小琛,我想,他可能開始行動了."

……

晚上,碼頭的風很大,吹起風衣獵獵翻飛.

黝黑的海面深不見底,遠處的燈塔隱約有光線,卻照不亮暗沉沉的海面,潮汐一波一波上漲,卷起海中的生物,擱淺在沙灘上,再嘩啦啦的退回.

看上去如黑鏡的海面,波濤暗湧,殺機四伏.

程思安的面色,也如同海面一樣漆黑.

西河推著輪椅扶手,和他一前一後在碼頭甲板上,眺望無盡的海岸線,風把兩人的衣服吹開去,鼓起,又垂下.

"程大哥,好像是船."

遠遠的,有個白點駛來,方向就是碼頭.

程思安夜視能力比普通人好,他一瞬不瞬盯著那邊,直覺就是他們等待的目標.

拳頭攥著,骨節在夜風中箍緊.

"西河!軍長大人!"

六兒的喊聲由遠及近,她一面奔跑,一面踏上長長的碼頭甲板.

西河怔住,"老婆?你怎麼會在這里?"

六兒紮了個利落的高馬尾,黑色的便裝,素面,卻描了個鮮紅的嘴唇,碼頭燈光一照,像極了古裝電視劇里的大反派.

她快意的笑笑,紅唇若烈焰,風吹散她的發梢,絕美的側顏多了幾分女特工的豪氣,她纖細的手指攀上西河的肩膀,"當然是跟你並肩作戰了,咱們是兩口子,面對強勁的敵人,不就是體現夫妻同心的最好時機嗎?"

西河內心動容,想說點什麼,但還沒張嘴,六兒又特意嘟了嘟唇,"今天的口紅夠不夠囂張?正紅色,限量款,我找了好多家專櫃才買到的."

西河頭皮跟上了緊箍咒一樣,心高高的提到嗓子眼,"太危險了,回去."

"我們是夫妻,夫唱婦隨,我哪兒都不去,就在這里陪著你!"

程思安視若罔聞的逼視越來越亮的燈光,應該沒錯了.

豪華游輪的燈光照亮前方幾十海里的波濤,穿透飄飛旗幟,隔著那麼遠的距離,甚至能聽到旗幟被風吹的響聲.

六兒不再說話,她屏息,沉默,內髒似乎有一把手在用力的揉搓,要捏碎她的防禦,她的底線.

是……是老板的船.

標志性的紅色船頭,以及飛舞在上空的鮮紅色旗幟,就是紅門.

"那是……"

六兒指甲用力掐住西河的手,驚愕的張開嘴巴,但是說出"那個"以後,便好像喪失了語言功能,只有嗓子里嗚嗚咽咽灌滿的風,連單音節都說不出.

那是,五媚娘!

綁在船頭金屬護欄外面,固定了手腳,腹部,後背緊緊貼著護欄,呈大字懸掛,乍看上去,她像一只淡薄的蝴蝶,被做成了標准,貼在玻璃框里面.

程思安冷硬的臉,在一瞬間化作絳紫色,他單手支撐輪椅,險些站起來!

凜冽的風刮過一身白衣的五媚娘,刮到他的鬢角,初秋的海風竟然如刀子如箭雨,切割他的皮膚,冷的刺透骨髓.

他的媚兒!

上篇:第1057章 結過一次婚,而且……    下篇:第1059章 那就踩著我的尸體過來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