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回首又見程墨安第1059章 那就踩著我的尸體過來吧!   
  
第1059章 那就踩著我的尸體過來吧!

g,更新快,無彈窗,!

"五姐……"

漫長的怔忪呆愣之後,六兒終于從嗓子里擠出兩個字,腦袋里一陣陣的轟鳴,視覺沖擊力太大,導致她聲音干啞的撕裂.

潔白的衣裙,在風里飛舞張揚,隨著距離拉近,可以清楚看到那張美豔絕倫的臉.

甚至她臉上的鮮紅巴掌印,也清晰的跳入了視野.

六兒本能去看程思安,發現他額頭暴起了縱橫交錯的數道青筋,血液都快要撐爆血管,習慣了他冷靜,沉穩的上位者氣場,他此時的失控,顯得那麼駭人.

西河咬緊了牙關.

母親的做法遠遠比他想的卑劣無恥,他無法原諒自己,更無法為母親辯白!或許母親早已喪失了人性,是個徹頭徹尾的女魔頭!

他僅剩下的那點希冀,看到五媚娘懸掛船頭那一刻,化作了齏粉.

船在距離碼頭數米外停泊,距離不遠不近,剛好夠彼此看清局勢,旗幟下的五媚娘,在船只不再前進時,疲憊的睜開眼睛.

她很累,很冷,渾身上下的每一塊骨頭都在隱隱作痛,每一寸肌膚都像被刀子割開了般.

可是所有的冷和疼,都比不上她看到碼頭那個人時,帶來的驚喜,滿足.

他來了!他真的來了!

五媚娘有氣無力的癢了癢嘴唇,牽扯嘴角的傷,笑的勉強,但眼睛里的幸福深刻又真實.

她想,就算此刻死去她也心滿意足了.

目光凌空對接,溫柔無形的弧線,聯系了兩顆滾燙的心,一眼萬年.

五媚娘的笑容放大,安撫輪椅上的男人,讓他安心.

可程思安的心神,疼的更深,更多,他雙手扣緊輪椅,要把不鏽鋼拗斷.

"五姐!你怎麼樣了?你還好嗎?"

六兒沖到碼頭最前段,抓緊防護鐵鎖鏈,賣力嘶喊.

五媚娘雙目緩緩離開程思安,看到六兒的焦躁,她微微點頭,想說什麼,可是嗓子太痛,聲音沙啞的消失在風力,沒能抵達彼岸.

"五姐,你別怕,我們來救你了,五姐,你堅持住,你要堅持住!"

六兒嘶喊後,回頭用力叫,"軍長,西河,船呢?准備船,我們過去啊!我們過去救五姐!"

可是她不知道,就在她轉頭的幾秒鍾,五媚娘的額頭,已經被堵上了兩支手槍.

漆黑的槍口鎖定她的兩邊太陽穴,子彈上膛,保險已經落下,劊子手的大拇指扣著扳機,只需一個輕輕的助力,便足以將五媚娘的腦袋打穿.

"西河!你說話啊!程軍長,你說話啊!"

看兩個男人都不出聲,六兒意識到了什麼,她轉目去看,甲板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多了十幾個人,黑槍實彈的站成了環形,狙擊槍,步槍,手槍,練成了一排!

只要上面的人發出指令,不光五媚娘,連碼頭上的他們,也要魂歸大海!

她明白了他們為什麼沉默,更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程思安不是軍長了,他沒辦法再只會軍人,更沒辦法以個人名義派遣部隊,而且這場角逐的對象是西河的母親.

他是給西河面子嗎?

"六兒啊?"

漆黑的靜謐中,一道略顯年紀的女人聲音,打破了短兵相接的僵局.

六兒做足了心理建設,可是看到無數次虐待自己的老板,還是忍不住瑟了瑟,被馴服成了習慣,就算早已強大,還會畏懼主人的威壓.

"老板……"

船上,有六個保鏢簇擁著,不急不慢走來個紅衣女人.

那女人頭發梳理的一絲不苟,在腦後綰了個發髻,斜插一支沒有任何裝置的紅色朱釵,沒有劉海,露出完整的額頭和面部.

唇描畫的太深太豔,紅的接近黑色,沒有粉飾的臉,可見歲月的淡淡痕跡,眼角細細的紋絡並不深,看起來五十歲上下,干練精明的棕色眼瞳,透露出狠辣陰沉.

她穿著血紅色的初秋風衣,黑色腰帶,斜打了個十字扣,啞黑色高跟鞋,踩著自信張狂的節奏,咔噠咔噠,踩著每個人的心跳.

她在五媚娘的右側止步,憑欄,若散步般悠然,"還記得我是你老板?我找你找得很辛苦."

六兒被抽走了力量,底氣不足的攥緊了拳,"……"

肩膀上,倏地湧來一股力量,西河自後面抱住了她的肩頭,跟她並排站立,"母親,我找你找得也很辛苦."

西河搶白了她的話.

什麼??

母親?!

他喊什麼?他叫那個女人母親?

那個幾次三番快要她的命,逼著她們做了太多不法之事,一直游走在法律邊緣,在美國做盡壞事的女人……

難道是她丈夫的母親?

不……不會的!不會的!

怎麼可能?怎麼會?她不信!

五媚娘也被這個真相給震了震,靠,什麼關系網?怎麼繞了一圈子,六兒是老板的兒媳婦.

六兒木訥的搖頭,她脖子僵的擰不動,拼了命的想要否認自己聽到的一切,"不……"

不是真的!

西河感知到她在臂彎里的動作,能明白她現在的心情,可是該解釋和面對的,遲早得直面.

他挺直腰杆,目不轉睛的盯著高高在上的劉飄紅--他十幾年沒有再見的親生母親.

劉飄紅也遲疑了少許時間,但很快她就淡然接受了事實.

"西河,你長大了."

語氣里,不像母親關心兒子,倒像問一個鄰家的晚輩,輕描淡寫,沒有什麼感情.

世界真小,真相來的那麼突然,像是有人故意推了一把,要將他們的命運揉碎.

六兒苦澀的想掉淚,可為自己,她早就沒有眼淚可流了吧?

西河力量更大,也更溫柔的抱著她,怕她逃走,怕她畏懼,"沒錯,我長大了還結了婚,成家立業,有了自己真心喜歡的女人,你以前跟我說,世界上沒有真正的愛情,更不要相信女人,我現在就要告訴你,你錯了!"

劉飄紅依然看頑劣無知孩童那樣,"是嗎?你們相信愛情?"

她說著話,眼神已經來到了程思安這里.

五媚娘咬住下嘴唇,靜靜等待他的答複.

程思安的心,被五媚娘的樣貌,疼碎了幾片,但長年累月的軍旅生涯,他足夠鎮定從容,"愛情嗎?我不信."

不信?

他不信?

"哈哈!男人啊……"劉飄紅朗聲笑,以勝利者的姿勢.

"但是……"程思安滑動輪椅,靠近了碼頭前端,一步一步,靠近令他心碎的女人,"和愛情相比,我更相信自己的心."

咬痛的唇,慢慢放開,五媚娘迎著風,淚水潸然.

劉飄紅的笑容,僵硬在嘴角眉梢,她討厭他的答案!

"西河,六兒,你們呢?和他一樣,相信自己的心?"那譏諷鄙夷,如此直白辛辣.

幾乎沒有半分遲疑,西河大聲控訴,"你不要再拿自己的遭遇衡量任何人,你得不到愛情是你不配!你沒有真心,怎麼換真心?"

劉飄紅被兒子說到了痛點,平靜的諷刺,改為慍怒,"很好,十幾年不見,才重逢就給我上演夫妻情深的戲碼?好得很!"

她忽然一揮手!

咔嚓!咔嚓!咔嚓!

子彈上膛的聲音此起彼伏,紅外線瞄准了六兒的腦門.

六兒臉上有十幾個紅點在小浮動的擺動,但任何一個紅點,都能要了她的命.

西河一把護住六兒,將她護在身後,于是那閃爍的紅點,便瞄准了他,"你想殺她,那就踩著我的尸體過來吧!"

上篇:第1058章 咱們的……哥哥    下篇:第1060章 這世上還有誰會叫她的乳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