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喬先生的黑月光073 喬先生有毒   
  
073 喬先生有毒

g,更新快,無彈窗,!

氤氳的燈,昏暗淺白.

這個空間像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兩個人對視的眼,在冷冰的空氣里碰撞.

池月被喬東陽捏住手,整個人趴在他的身上,距離近得如此的呼吸都可以清晰的感知.

如此之近.

如此之近.

她一動不動,在腦子里竭力尋找那種熟悉的,排斥的,厭惡的,痛恨的情緒.

沒有.

什麼都沒有的.

腦子是空的.

理智告訴她,她並不討厭.

就像那晚在小樹林,她摸他的臉,摸他的頭……

漸漸靠近,漸漸地喪失了本能……

是的,池月認為,她的本能應該是討厭的,非常厭惡的,會生理性想吐的……可是,都沒有,一切都沒有發生.哪怕,他們如此之近.

"看夠了嗎?"

喬東陽是個正常男人.

身上軟綿綿的女人,正在用異常古怪的視線看他,怎會感受不到?

是知道的,畢竟那視線太冷了.她的眼,沒有熱度,冷得像此刻屋外的天氣.

"喬東陽."

池月雙眼不動,盯住他.

"說."

"你好像是不太一樣."

"……"

上次她好像也說過一句類似的話?

喬東陽的大腦發出警報,這個女人有問題啊?她為什麼說他不一樣?她所指的"不一樣"是哪里不一樣.

"可以再摸摸你嗎?"池月突然問.

她低下的頭,呼吸帶香,突然闖入喬東陽的肺.

有那麼一刻,不能換氣.

他怔住,看著這個神奇的女人.

此情此景,敢能正常男人說出這樣的話……不是瘋,就是傻.

顯然,池月不瘋,也不傻.

她正用一雙無波無瀾的眼看著他,臉上只有疑問,就好像在問--這頭豬多少錢一斤,可以摸一下肉感不?

喬東陽不允許自己淪為豬肉.至少,不能是這麼廉價的豬肉.

"這麼占便宜,不好吧,池小姐."

"如果你想起身,早就起來了,喬先生."

"你壓著我.我起不來."

"我沒有力氣阻止你.別騙自己,你很享受."

"……我是看你入魔了,尋思要不要拯救你一下?"

喬東陽用了一個很不合時宜的詞--入魔.

池月聽著,卻覺得極為符合她當下的心境.

一種驚歎的,古怪的,不受控制的魔性,左右著她的心.

為什麼喬東陽跟其他男人是不一樣的?

第一次見面,被他抓住手腕,還曾如蛇上身,恐懼驚慌.

但在再一再二再三後……此刻,他抓住她的手,她壓在他的身上,他們都在床上,她居然沒有半分恐慌感,甚至沒有排斥的反應,那些曾經折騰過她的恐懼細胞,這一刻安靜得仿若從來不曾存在.

她想知道這里有什麼奧妙……

喬東陽和別人不同的奧妙.

是皮相的,是味道的,是觸覺的,是心理上的……抑或是磁場效應?

"喬東陽,可以嗎?"

她輕聲問.

虛無而輕弱的聲音,軟到極點,柔到極點,也撩到極點.

"我敢說,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舍得拒絕--"喬東陽嘴角輕輕一提,就說出了讓他將來後悔不已的作死言詞,"但我和別人能一樣嗎?池小姐,雖然你很誘人,但我……呵呵!"不能做一塊廉價的豬肉啊.

後半句的真實心理,他說不出來.

池月也沒有給他機會說.

她不待他說完,頭一低,就靠近了他.

喬東陽微微皺眉.

這女人,是要強吻?

喬東陽眯起眼,身體緊繃,腦子很亂……他很想念一點什麼經,整理一下情緒,冷卻一下燃燒的血液.

沒有用.

她不饒過他.

壓住他,她逼得更近.

飽滿的唇像寫著埋藏許久的渴望,就要落在他的唇邊……

喬東陽呼吸一緊,無法控制,那只抓住她的手的手,越發的緊--

然而,池月眼神微飄,沒吻他,只是在他臉上輕輕一嗅.

嗅他?

沒錯,她聞了聞他.

喬東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根本就無意與他親熱,倒像一只准備將獵物吞噬入腹的小野獸,因為不放心,在肆意地感受獵物的安全,然後,毫不留情的搓蹂他--翻他眼皮,捏他耳朵,撚他鼻子,掐他的臉,帶著探索的檢查.

喬東陽很生氣.

偏生那只手是軟軟的,呼吸是暖暖的,像一股帶著融化神智的風,透入五髒六腑,攪得他頭皮發麻.

"池月."

喬東陽緊緊抓住她的手,呼吸微緊.

"麻煩你告訴我?你這是在干什麼?"

池月:"我說過了."

操!喬東陽突然想爆粗了,"你這是在准備吃我之前,看看我有沒有毒嗎?"

池月冷著臉,"是."

喬東陽:"……"

池月補充:"你這個人,真的有毒!"

喬東陽像聽了個荒唐的笑話,看著池月認真的臉,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這個女人是個異類,是一個比他還神經病的女人……不,比她那個姐姐還要神經病,她姐姐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神經病,而她是心里住了個神經病.

喬東陽氣得咬牙,抓住她往自己身上一帶.

"有沒有毒,嘗過就知道了."

他扣住她的後腦,涼薄的唇湊上來.

池月面色一變,但她沒動.

就那樣涼涼地看著喬東陽,好像真的在等著品嘗他.

"……"

喬先生快瘋了.

他親不下去.

要不然,他真會覺得自己不是獵物,就是一塊豬肉.獻祭一般交給她,恭請女王大人品嘗,不僅完全沒有主動性和征服性,還帶了那麼一絲絲……可憐的弱勢.

"池月,你是不是女人啊?"喬東陽氣緊如牛,咬著牙問:"不懂掙紮?不懂抵抗?不會甩耳光?"

"為什麼要掙紮,要抵抗,要甩耳光?"池月反問:"你欠打啊?"

喬東陽:"……"

他盯住池月,表情複雜,"我剛才准備親你,侵犯你."

"哦."池月眼波不動,"我看到了."

"我--"該說什麼?喬東陽被氣糊塗了.

"我沒什麼感覺,甚至還有點想笑."池月搶在他發飆之前,慢聲慢氣地哼了一聲,又不冷不熱地睨他,"雖然這是你求之不得的事情,我不應該配合,但如果能讓我想明白……嗯,並沒有什麼,就當是成全你吧."

"什麼?"喬東陽差點炸掉.

他求之不得的?

她成全他?

"喂,池小姐,你是不是對敵我雙方的綜合勢力有什麼誤解?"

池月輕輕一笑.

這笑,像是早枯的松柳突然煥發了新生,像癡,像嗔,像微笑,更像是悲傷.

"我沒有誤解.喬先生,你對我有興趣."

"那是心理上的,是好奇,是探索.我這個人天生喜歡探秘探險探索未知,你對我來說,就是未知.這根本不是生理上的……"

"我懂."喬月視線慢慢下斜,"不過你生理上的探索,好像比你的心理表現更急切,反應更迅速."

"……"

------題外話------

今天《喬先生的黑月光》開始在手Q進行第一輪PK,看書的小仙女們請留下腳印,留下票,留下賞,留下愛,留下你們的麼麼噠……每一次PK都很重要,關系到喬先生,池小姐和你們喜歡的小天狗能被多少人看到,謝謝,比小心心喲~

上篇:073 過不去的梗    下篇:075 虧心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