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喬先生的黑月光187 你什麼都不是   
  
187 你什麼都不是

g,更新快,無彈窗,!

林盼走了,宿舍里的氣氛松緩下來.

韓甜甜第一個取下耳機,走過去把門關上,那砰聲巨響,她相信林盼聽得見.

"又當又立!惡心."

池月冷著臉不說話,繼續收拾東西.

王雪芽看了看她,"這事就到此為止吧,別再給池月拉仇恨了."

"這怎麼能叫拉仇恨呢?"

"甜甜,我知道你是好心,是真心為池月好,但別人是不會這麼想的啊?咱姐妹兒輸得起,沒什麼大不了.可是--如果輸了再嘰嘰歪歪,就著實有點難看了."

王雪芽說到這里,看了池月一眼,"咱們都閉嘴吧."

韓甜甜似懂非懂,看池月臉色冷沉,終是住了口,"哦"了一聲,聲音放小,眼淚都快下來了,氣嘟嘟地踢床.

"就是覺得不公平,欺負人."

池月回頭看她,笑了笑,"都過去了."

……

池月收拾好行李走出宿舍,已是一小時後.

她走得很快,王雪芽小跑才跟得上.兩個人沒有說話,路上遇到航天城的工作人員和選手,在別人或同情或探究的目光里,王雪芽憋了一肚子的火,池月卻目不斜視,挺直腰背像在走台步,腳下生風.

從宿舍到辦公區,幾乎眨眼之間就到了.

"月光光."王雪芽很擔心她,又說不服她,"你一定要今天走嘛?"

"嗯."池月看她一眼.

"那我去請假!"

"你請假干什麼?"

"陪你回去啊.你這樣走我不放心."

"……然後我再送你回來嗎?"

池月撩她一眼,王雪芽抿抿唇,無言以對.

在沙漠地區,她確實比池月更不安全.

"可是我……你走了,我怎麼辦?"王雪芽眼圈都紅,"早知道這樣,就不攛掇你參加比賽了."

沒有天降奇兵,池月還是她的助理,還可以繼續待在她的身邊,兩個人可以每天在一起,但現在不一樣,池月參加天降奇兵被淘汰,再留下來,難免會受些指指點點,飛短流長,最是傷人.

"我又不會走遠.你需要我的時候,我都在."

池月反過來安慰她,然後抬頭看了看辦公室門口的"星空行者"幾個字.

"你回去吧,我自己進去."

她擺擺手,自己去了梅總監的辦公室,說明白自己的情況,表示今天就要回家,請節目組派個車.

梅伊安慰了幾句,沒有多說什麼,爽快地同意了,還給了她一個大紅包,說是節目組的一點心意,感謝她為天降奇兵節目帶來的美好時光,期待未來跟她有更多合作.

這個總監會做人,場面話說得很豐滿.

池月笑笑,接過紅包,說一聲感謝,就塞入了口袋.

看她這麼干脆,半點忸怩姿態都沒有,梅伊愣了愣,歎了一口氣.

由心來說,他也認為池月很優秀,淘汰了可惜,但直播節目,規矩都擺在那里,他一個總監也做不了主.

"你一會去停車場等著,我讓組里的司機送你."

池月點頭,轉身離開.

王雪芽沒有走,還在走廊上等她.

看到池月過來,她搶步上前,"怎麼樣怎麼樣?總監怎麼說?"

池月看一眼她目光里的期待,知道她在想什麼,輕輕一笑,"好消息."

"真的?"王雪芽激動得差點跳起來,"是不是讓你留下……?"

"發了個大紅包給我."池月拍了拍口袋,神色斂了下來,"小烏鴉,我回去拿了行李就走."

王雪芽臉上全是失望,低頭輕輕嗯了一聲,"我送你出去."

池月沒有拒絕.

她了解王雪芽的性子,要是不讓她送,這姑娘能傷傷心心的哭一場.

……

航天城為了防風沙,建築密封性都很好.

停車場是整體建在室內的,所有的汽車都停在里面.

池月和王雪芽托著行李箱進去,還沒有見到節目組的司機,就看到了喬東陽.

他靠在晶亮的玻璃門上,目光沉沉,表情隱隱帶了一絲陰郁.

池月看他一眼,眉心皺了皺,朝他點點頭,就想從他身邊走過去.

"站住!"喬東陽上前兩步,一把拖住池月的胳膊,朝王思芽看一眼,"我和她說幾句話."

王雪芽呆了呆,看池月面無表情,默默地退了出去.

"就這樣走了?"

喬東陽握住池月胳膊的手,把她轉過來面對自己.

池月調頭看他.燈光下,他幽亮的眼仿若鍍了一層黑漆,有隱隱的惱意,但黑白分明,似灑了點點光芒,這是一雙與眾不同的眼,每一次凝視都似飽含深情,讓淪陷其中的人產生錯覺,認為自己在他眼中獨一無二.

可這雙眼,看誰不都是這雙眼麼?

看她時深情,看別人難道就不是情深?

池月抬了抬下巴,"有事?"

這疏離與冷漠,和賽前在他辦公室里的親昵,像隔了個天地.

"池月."

喬東陽艱澀的開口.

或者說,他不知道怎麼開口.

"對不起."

池月安靜地看他好一會兒,"你不用說對不起,是我該說謝謝!"

一聲謝謝將兩人的距離再次拉遠,如同那句"對不起",莫名就成了疏遠的潛台詞.

喬東陽覺得他倆不該這樣的,就算池月輸了比賽,但從他們感情的本質上來講,並沒有發生任何變化,怎麼會突然就這樣了呢?

他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池月很在意這次比賽的輸贏.

畢竟賽前誇下海口,現在被淘汰,面子上過不去.

"我知道你不開心,但這事已經過去了,咱別往心里去了,好嗎?"

喬東陽的聲音不似剛才冷硬,帶了點兒輕哄的意思,很明顯是想安慰她.可是,安慰人的事兒,他不在行.一旦安慰不到點上,就會適得其反.

"留下來."他說:"這事沒什麼大不了.我說要留誰,沒人敢有意見."

"呵!"池月慢慢看他,眼瞳在氤氳的燈光下,閃過一抹異色,"既然是你一句話的事,當初為什麼繞這個大彎子?搞這麼複雜,花這麼多錢,弄個天降奇兵,為了逗誰呢?"

喬東陽啞住.

為什麼搞天降奇兵?

一是為了服眾,師出有名,堵住那些胡說的嘴.

二是為了讓她進組名正言順,不被人詬病.

可是這些話,現在說給她有意義嗎?

"是我考慮不周."喬東陽爽快地把鍋背自己身上,伸手去拉她,像哄孩子似的放低了身段,"都是我不好.但我知錯能改,再不繞什麼彎子了,我就直接告訴所有人,你是我喬東陽的女人,我就點名要你,怎麼了?"

池月冷著臉,猛地縮回手.

"不好意思,我受不起.輸了就是輸了,我沒那麼大的臉回來."

喬東陽空了手,看著她沒動.

池月克制住情緒,與喬東陽眼對眼,"比賽的事,過去了,就不用再提了.現在我只希望喬先生能遵守承諾.我代表月彎塢的父老鄉親,謝謝你!"

池月丟開行李箱,雙手疊放小腹,朝他端端正正地鞠個躬.

九十度.

弓下去的腰,久久才直起來.

"喬先生,你是我們月亮塢的恩人.我沒什麼報答你的,但我看了你的計劃書,項目規劃很好,前期投入雖然大,但未來肯定會產生經濟效益,我會盡全力,不讓喬先生你虧本."

"池月?"

喬東陽眉心深皺,不可思議地看著她.

"你就只想對我說這些?"

"還有什麼嗎?"池月淡淡的.

喬東陽臉色慢慢沉下,眸底一片暗色,"我在擔心你,我在安慰你,你就知道你的月亮塢?你嘴里說著感謝的話,卻連正眼都不看我一眼.池月,你把我喬東陽當什麼人了?"

池月沉默,一雙眼清澈而明亮,"你是喬先生.航天城的主人,月亮塢的大恩人."

"我們除了月亮塢的投資,就沒別的可說了?"

池月看著他,隔了片刻,"我很感激喬先生,但除此,確實沒什麼可說的."

停車場突然安靜下來.

池月幾乎能聽到喬東陽重重的吸氣.

"在你心里,我是什麼人?"

池月張了張嘴,又慢慢合上.

"你是個好人."

"僅此而已?"

"僅此而已."

喬東陽眼神落寞又柔軟,"池月,我什麼都不是嗎?"

"你是喬先生."

"沒了?"

"沒了."

喬東陽點點頭,聲音加重,"我再問你一次,池月,在你心里,我喬東陽究竟是你的什麼人?"

他反複問這個問題,一次次像重錘敲在池月的心上,她煩躁而混亂,不耐煩地抬起頭,目光冰冷無情,"喬先生找我,就為了問這個?你無不無聊?你是什麼人,你自己心里沒點數嗎?你什麼都不是!"

喬東陽瞪著她,拳手攥緊,牙齒都咬緊了.

他的驕傲,快被她磨光了.咬著牙,眼里全是惱意,"一次比賽輸了而已,就讓你這麼介意?有什麼大不了的事?不就是輸了嗎?池月,你能不能冷靜一點?你不知道這些話,多傷人嗎?"

他的惱意在燈光下肆意膨脹,臉色看上去有些嚇人.

池月安靜地看著他.

沒有障礙和距離,看著他英俊的眉目,卻仿佛隔得很遠.

停車場的門口,傳來王雪芽和司機的對話.

池月伸手拉過行李,不近人情地說:"喬先生的話要是說完了,我就走了."

喬東陽被她噎住,盯住她無動于衷的臉,明亮的眼瞳慢慢變暗.

池月別開臉不去看他,拖著行李走向門口,"小烏鴉!"

……

王雪芽進來了,帶著一臉懵然的司機.

他們都看到了喬東陽--的背影.

他走了,頭也不回.

池月托著行李站在原地,臉色蒼白,看上去也很平靜.

這兩個人……

畫面太揪心.

王雪芽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但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月光光."她輕輕擁住池月,"你太鋼了.男人都好面子……"

"男人好面子,那我不要臉的啊?"池月面無表情地冷笑,"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用勸了.天生就不合拍的人,根本就不適合在一起.早了早好,不要拖泥帶水."

王雪芽聽她一字一句說來,一臉無解.

"我覺得吧,你比賽輸了,和喬師兄也沒什麼關系啊?你看不出來嗎?他也是好心,他在關心你?"

池月猛地調頭,目光厲厲看她.

"你看不出來,他只是在同情我嗎?他早就認為我會輸,他從心底里認為我不是林盼的對手.好,我確實不是吧.可我輸了就輸了,他憑什麼認為我輸不起?憑什麼啊?"

她吼得有點大聲.

王雪芽撇了撇嘴,快哭出來了.

"月光光,你太偏激了."

"……"

池月抽口氣,看了看司機,"不說了,我走了."

她招呼司機過來放行李,然後坐了上去,"回見."

王雪芽站在那里,手足無措地看著她,"月光光,到底為什麼呀?"

為什麼要這麼偏執啊.

這不是她平常灑脫的樣子啊!

從王雪芽的角度看,喬東陽就是一個好心來哄女朋友,結果碰了一鼻子灰的可憐家伙.而池月,雖然心情不好可以理解,但……她不是這樣不講道理的人.

汽車啟動了.

停車場的大門緩緩升起.

那輛車載著池月離開,遠去.

王雪芽一個人在停車場站了好久,抹了抹臉,慢慢回宿舍.

這時,有消息進來.

她低頭看手機.

月光光:"也許是我嫉妒了吧.小烏鴉,我今天一敗塗地."

……

……

------題外話------

冷靜,小情侶的情緒,總是這樣的,像霧像雨又像風.

嗯,越是在乎,越是在意.

上篇:182 雷霆震怒    下篇:184 找的什麼親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