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喬先生的黑月光193 炮灰出頭   
  
193 炮灰出頭

g,更新快,無彈窗,!

池月和王雪芽正在喬東陽的辦公室里聊天,亞洲五美群里就"嘀嘀"叫了起來.

短短時間,她的事情就傳遍了.

孟佳儀得到消息,快要跳起來,"這麼大的事兒,我居然是從別人嘴里聽來的,池月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不知道我是你們的CP粉嗎?"

劉芸:"池月姐,是真的嗎?你做大喬哥的助理啦?"

劉若男:"?你們在說什麼?"

孟佳儀:"在說我粉的CP,喬VS池有戲啦,哈哈."

劉芸:"可惜我不在航天城,飛不過來喝池月姐的喜酒."

孟佳儀:"喝喜酒還早吧,到時候池月會請我們的誒!"

劉芸:"此處應該@池月姐."

噗!

王雪芽看得笑了起來.

她看池月一眼,"你快出來說句話,她們都快瘋了."

池月面無表情,"說什麼,說了她們會相信嗎?不想解釋."

王雪芽,"解釋什麼啊?難道你不是喬師兄的助理嘛?"

助理?她們說的是那個意思嗎?

池月懶洋洋地敲字:"當事人表示不清楚.她有這麼牛逼嗎?"

劉芸:"池月姐出現了."

孟佳儀:"快把奸情從實招來."

池月:"內心毫無波瀾,甚至有點想笑."

孟佳儀:"隔著屏幕都感受到了你裝逼的樣子."

池月:"別被我的美貌迷昏了頭,騷年,冷靜點."

幾個人正鬧得開心,王雪芽的手機響了.

是韓甜甜打來的,"喂,雪芽,你什麼時候過來?"

"怎麼啦?"

"……出了點事,你快過來吧?"

"什麼事,你到是說啊?"

"現在她們都在傳,說你和范維談戀愛,然後愛上鄭總,把他甩了……還說你天天貼著鄭總,但鄭總對你只是玩玩而已,還說你那些名牌,全是……哎喲,反正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王雪芽聽得一陣氣血上湧.

"誰在說?在哪兒說?"

韓甜甜:"她們在傳你和范維的聊天記錄.很,很肉麻的那種……."

王雪芽腦子嗡的一聲,懵了.

眼前一黑,拿手機的手微微顫抖,差點氣暈過去.

"雪芽,什麼情況啊,有人來問我,我都懵了!那些聊天記錄,是真的嗎?"

"……"

沒有人願意自己和男人的聊天記錄被人傳閱.

還是一群人……

那種被人扒了衣服赤裸欣賞和議論的感覺,能把人逼瘋.

王雪芽脹紅臉,氣得說不出話,嘴都咬白了.

池月從她手上拿過手機,"喂,甜甜.什麼聊天記錄,發給我."

韓甜甜聽到是池月的聲音,驚喜地道:"好.好的.馬上啊."

很快,一張張圖片發過來了.

五十九個人的女性團隊,就是一個小社會.

在這個小型的社會里,又有以人為單位的小圈子.

誰和誰關系好,誰跟誰關系近,不一定能從明面上看出來.

韓甜甜傳來的聊天記錄,是一個找她八卦的選手傳給她的,那個人也是從別人那里得來的,一個傳一個,源頭在哪里,她也說不清楚,只知道有人拉小群在討論.

王雪芽氣得眼圈發紅,身子發抖.

池月看完,只有一句話,"找范維去."

聊天記錄明顯來自范維的手機,但不是從他的手機截的圖,而是別人對著他的手機拍的--

內容包括他和王雪芽熱戀時的肉麻消息,王雪芽的賣萌自拍,范維給她拍的照片,以及范維指責她攀上高技,喜歡鄭西元,再拋棄自己那些話.

巧妙的是,沒有王雪芽指責他的.

因為在微信上,王雪芽壓根兒沒指責他.

王雪芽看到范維的事情後,直接和他說了分手,然後拉黑.

然後抓奸,她對范維的指控,全是當面說的.

聊天記錄里,只看到王雪芽是如何的主動對人家好,又買相機鏡頭,又送情侶腕表,種種山盟海誓.然後與之比對的,是她分手時的冷漠以及絕情.

"走.我陪你去."

池月把手機塞給她,拉住她的手腕.

"不!"王雪芽捂著臉,眼淚快要滴出來了,"他不會承認的,我不想找他.哪怕是找他對質,我也不想再和這個惡心的人多說一句話."

"逃避沒用."

池月看定她的眼睛.

"你可以逃得開別人的嘴,但你逃不過自己的心."

"月光光……"王雪芽捂住臉,"我怎麼遇上這種渣男了."

"遇到了就遇到了.小烏鴉,如果不把這毒瘡剜出來,他能惡心你一輩子."

王雪芽抬起頭,"怎麼剜出來?"

池月冷冷地抿起唇:"一個字,就是干!"

……

兩個人離開辦公樓的時候,已是晚餐時間.

星空航天城里,有嚴格的作息時間,這個時候,選手大都在食堂.

食堂有上下兩層,底層是選手和工作人員就餐的地方,二樓是公司高層的餐廳.

王雪芽整個身子繃緊,心快要從喉嚨口跳出來,要不是池月在身邊,她一個人根本就不敢去面對那些人.

人家的嘲笑,探究,戲謔的眼神兒,只要想想,就能摧毀她的意志.

在感情上,她真誠地愛過范維,付出過最純真的愛戀,結果發展到如今,成為了眾人的笑料,她接受不了.她很想逃避,想縮起頭來做烏龜.

"沒用的,大家都在笑,眾口鑠金……沒人會相信我."

池月沉著臉,"既然大家都在笑,我們就打大家的臉."

兩個人徑直走到食堂,在眾目睽睽下走到打好飯正准備回桌位的范維面前.

對峙一秒,池月滿臉冷意.

"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話嗎?"

范維臉色一變.

看到池月和王雪芽出現,他就知道她們是為什麼來的.

可是……

他咽了咽唾沫,聲音極低,"我也是受害者.池月,你公平一點,我也不想的."

"受害者,好啊."池月點點頭,"誰拍的聊天記錄,你把人交出來,我就不找你."

范維抿緊嘴,不吭聲.

池月冷笑,"你該不會說,你不知道是誰吧?"

范維:"我知道是誰,但他已經向我道歉了.池月,我已經給大家解釋了,是我對不起雪芽,這事和她沒有關系……"

池月:"我問你,是誰拍的."

范維有點不敢看她的眼睛,視線有點飄,"是我們組里的一個同事.我們一起開黑打游戲的時候,我突然有事,把手機交給他,讓他幫我玩著……結果,這王八蛋翻了我的聊天記錄……"

"哦."池月似笑非笑,"我明白了,是為你打抱不平的熱血青年.那好,你讓他出來,當著所有人的面,說清楚!"

"……"范維吸了口氣,幾近哀求:"這事可以過去嗎?"

"過不去,憑什麼過去啊?"池月盯住他的眼睛,"看在邵哥的面子上,我已經夠忍你了.今天你你要是沒個明確的態度,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丟人的!"

范維眼睛一暗.

池月牽唇,"我有你的開房記錄,知道嗎?"

范維整個人都僵住.

池月:"我會把你的開房記錄,貼滿航天城,你信嗎?"

"你敢!"

"我有什麼不敢的?"

四周已經有人在往這邊看.

大家都是聰明的吃瓜人,知道他們快掐起來了,一個個都在觀望,准備看戲.

"好!"范維脊背像針紮似的,僵化片刻,終是咬牙點了點頭,把飯盤放在旁邊的桌子上,"池月,你狠!"

池月面無表情,一臉冷氣,"快點,我耐心有限!"

范維目光仿似淬了火,恨不得吃了她.

但是,在池月咄咄逼人的目光下,他又不得不照辦.

"大家安靜一下,我說個事情."

范維走到中間,這麼一喊,果然引來了所有人的注意.

他以及他旁邊的池月和王雪芽,劍拔弩張,別人猜到他要說什麼.

"我和王雪芽的事情,是我的錯.一開始是我追求她的,分手也是因為我,是我對不起她.聊天記錄的曝光,更是因為我保管不善."

他頓了頓,加重語氣,"大家都在一個節目組,最好不要做得太難看,傳播聊天記錄涉嫌侵犯隱私,我會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力……"

一番話義正辭嚴.

王雪芽委屈地咬緊了牙.

但是池月並不滿意,"是你的錯就完了,你錯在哪里啊?"

范維看著她,眼圈都紅了,壓著嗓子哀求,"一定要這樣嗎?"

池月:"一定."

范維面色沉若陰霾,"你別欺人太甚!"

池月面無表情,"你只有兩個選擇:你說,或者我說."

呼!范維心髒狂跳,心里對她的恨,達到了極點.

他拿池月沒辦法,把哀求的目光投向王雪芽.

"聊天記錄的事,我也是受害者,雪芽,他們在你說的時候,也一直在語言暴力我……我們的心情都是一樣的.這事能不能就這樣過去?我保證會消除後續影響."

"不能."

王雪芽吸了吸鼻子.

"你現在有三個選擇.你說,池月說,或者,我來說."

范維咬著牙,呆呆地看著她.

"不要墨跡了."池月看向他,"來吃飯的人,越來越多了.事情鬧大,如果對節目組造成了不好的影響,你就不怕保不住工作嗎?"

"是我!"范維突然拔高聲音,對著看熱鬧的人群,大聲說:"是我出軌在先.王雪芽小姐對我有情有義,給了我最甜蜜的一段時光,是我范維不懂珍惜,不知自愛,經受不住女人的誘惑,出軌他人.她是受害者.大家不要對她造成二次傷害了,就當我求你們!"

眾人議論紛紛.

劈腿,出軌,對象是誰?

好奇之人從來不缺好奇之心.

范維懼怕那些探究的眼神,轉頭看池月,"你滿意了嗎?"

"並不很滿意的."池月冷冷一笑,"可是如果你把某些人的名字說出來,那就真的難看了.算了吧,為了節目組的聲譽,我就不點名了.就這樣."

她說完,笑著看向食堂里的圍觀群眾.

"范維有句話是對的,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大家最好管住自己的嘴,我們同樣會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力……"

該說的話說完,她不想久留,准備走.

可是有人卻在這時笑了起來.

"池月,你這不是在幫王雪芽,是在害她吧?"

池月停下腳步,扭頭看去.

那是一組的一個選手,和朱青,林盼走得近,算是林盼身邊的一個小跟班,叫許文雨,以前池月從來沒有把她放在眼里,沒想到她居然這麼有勇氣,但跟她正面杠.

有種!池月看向她,"你說說,我怎麼在害她?"

許文雨看了看四周的人,"我問你,最後那句話,是針對誰呢?"

"誰在瞎BB,我就針對誰."

"那你可是把在座的各位都得罪了啊?"許文雨酸溜溜地笑了起來,"都什麼時代了,還不許別人吃個瓜啊?我們大家做什麼了嗎?去外面傳播她的事了嗎?你一個淘汰選手,憑什麼來這里興師問罪?"

淘汰選手!

在座的人,臉色複雜起來.

誰不知道這是池月的短?

幸災樂禍的人有,但是膽敢面對面這麼說的人,真是膽大.

"許文雨!"王雪芽對自己的事很膽小,但是為了池月,那就不一樣了,她像個刺猬似的瞪著眼,"航天城是你家開的啊?池月憑什麼不能來?"

"哦,我差點忘了.人家現在是喬總的助理了,身份不同.該來,該來的!"許文雨一臉訕笑地坐下去,表面妥協,可是一席話,卻是為池月拉了無數的仇恨,"唉!人家淘汰了,照樣可以走別的途徑到達巔峰,不像我們啦,還在這里咬牙訓練,拼著命地死磕."

"許文雨你什麼意思?"王雪芽氣得臉都紅了,指著她,"說我就說我,不要扯池月.你們有種拉小群說我壞話,不敢面對質問咋的?"

許文雨咬著筷子,一臉天真地歪頭笑問:"節目組好像沒有規定,不允許建群吧?我們幾個感情好,你有意見?"

"你--"王雪芽不擅吵架,被許文雨氣得臉紅脖子粗,愣是說不出話來.

池月在冷眼旁觀.

旁觀張揚跋扈的許文雨,旁觀她身邊的人.

她知道,王雪芽還要在節目組混下去,她還有航天夢,如果把人都得罪光了,對王雪芽不好.

"是我錯了."池月唇角揚了起來,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下,道了歉,笑盈盈地走到許文雨的面前,"我剛才那句話沒有闡述清楚,我沒有針對大家,我只針對你這種人--"

話音未落,她一把扯住許文雨的領口,把她從椅子上拖了起來.

"你要干什麼?"許文雨不可思議地看著她.

池月緩緩一笑,"槍打出頭鳥,你聽過沒有?"

"啊!"許文雨尖叫一聲,身體往後縮,"你想打人?!"

池月挑了挑眉,還沒有說話,一只手就伸過來搭在了她的胳膊上,暗暗使力,"大家有話說話,打人就不好了吧?"

池月笑了.

轉臉慢慢盯住林盼.

一雙晶亮的眼,陰陰的.

"有你事嗎?"

……

……

------題外話------

瀟湘改後台了,摸索半點沒搞明白……捂臉,聽說同步很慢~~

另外,為啥沒有幾個女盆友給我推薦劇啊影啊……心塞塞!

上篇:192 回頭就狂野起來    下篇:194 耳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