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喬先生的黑月光237 可能是病   
  
237 可能是病

g,更新快,無彈窗,!

"好吧,我承認."池月笑歎著,輕輕撫他的臉,"這就跟男人喜歡看美女一樣,長得好看的男人,確實比普通男人更容易引起女人的注意.這個不算罪大惡極吧?"

喬東陽黑著臉.

盯住她,好久不吭聲.

池月呼吸一窒,又笑:"你覺得我說得不對,可以反駁我."

"我為什麼不看別的女人呢?"喬東陽冷笑反問.

池月眨個眼,"大概在你心里,沒有人比我更美了吧?"

"嘖!可把你得意壞了."

喬東陽牙槽癢癢,恨不得掐死她,"這麼說,在你心里,那個權少騰比我更帥了?"

"不能這麼說."池月看著他,挑挑眉,"你們各有各的帥."

喬東陽面色一沉.

"他看著比你邪氣,沒你這麼踏實."池月觀察著他的表情,又逗他,"不過,他的壞流于表面,而你的壞在骨子里.嘖嘖,看你這一肚子的壞水,都藏在心里呢……"

"池,月."

喬東陽緊緊掐著她的腰.

"嘶!"池月緊張地瞪大眼,正想叫他別亂來,人就被喬東陽推壓在了牆上.

他的吻,來勢洶洶.

又惱,又深,又熱,潮水般淹沒了她的思維,也把她的唇膏吃了個乾淨,一直吻到她喘不過氣來,他才冷笑著松開她,抬起她的下巴,惡狠狠地問.

"小禽獸,知道厲害了吧?還敢不敢亂看男人?"

"……"

池月大口喘著氣,看他扯開的領口那一片性感的肌膚,目光發熱,又好氣又好笑.

"好厲害,可嚇死我了."

"……"

喬東陽被逗她,輕輕敲在她的額頭上.

"不給你點顏色,你真以為你大喬哥是吃素的."

"……"

衛生間的小插曲,他們以為沒有人會知道.

可是,當他倆走出衛生間的時候,門外卻站在兩個人.

一個是權少騰,一個是梅心.

權少騰吊兒郎當地斜他們一眼,目光里有幸災樂禍的興味.

"還以為門鎖壞了,正准備砸門呢."

梅心一動不動,像個雕塑,沒有半分表情,甚至看到他們出來,也沒有一點異樣的情緒,只是問:"衛生間,你們不用了吧?"

池月臉上火辣辣的,像被抓了現行的小偷,有點尷尬.

"不好意思,我們不用了."

梅心哦了一聲,"那就好,你們聊了好久,可憋死我了."

說完,她推門就進去了.

"???"

聊?

她都聽到了?

池月目光尾隨她的背影,臉上發燙,心里卻覺得這女孩兒,反應太異類.

法醫,果然跟一般人不一樣.

更異類的是權少騰.

不知道他聽到了多少,一臉是笑.

"喬先生,我有個事兒,想問問你."

喬東陽面無表情,"男衛生間空著,我不用."

哈!權少騰摸了摸鼻子,笑了起來:"你果然很有趣兒."

喬東陽懶洋洋瞥他一眼,拉著池月,冷著臉從他身邊走過,壓根兒不理會.

這狂妄的樣子,看得權少騰滿眼都是笑.

他跟著轉身,對著喬東陽喊,"你們公司是不是生產機器人的?"

一聽機器人,喬東陽停下腳步.

他轉頭,看著權少騰,"是,怎麼了?"

權少騰勾了勾唇,看他防備地把池月擋在自己身後,差一點笑出聲來,"我之前接觸過一個案子,見到一個會自己報警的機器人.它叫酷拉,是你們公司的吧?"

喬東陽目光一沉.

這個案子他知道的.

發生在去年的科技展上.

可,權少騰問這個是為什麼?

他冷著臉,一言不發.

權少騰卻走過來,朝他伸出手,"喬先生,幸會.重新認識一下,我是權少騰,你也可以叫我權老五,當然,這樣是為了表現得更親近一點."

喬東陽哼笑,勉為其難地與他握手,"既然這麼親近,那吉丘這個案子,就得權隊多費心了."

"我費心沒有用呀.我又不會破案."權少騰並不介意自己是刑警不會破案的尷尬,漫不經心地笑說:"我說過,我是行動隊的,我來抓人."

"所以呢?你想跟我親近,是為了干什麼?"

"嘿!你那個機器人,要怎麼定制?"

喬東陽看到了他眼里的興趣,只是不知道是對池月,還是對機器人,所以,他的態度並沒有多好.

"這個得去公司預約.我不管這個."

說完,他拉著池月就走,不留半點情面.

權少騰一愣,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小子,真橫啦!"

"……"

午飯吃了一個多小時.

席間,他們勸酒,喬東陽沒有喝.

但是他知道對方的來意,散席時還是表了態.

"吉丘這個項目我會做下去."

幾位相關的負責人,神色俱是一松.

卻聽喬東陽笑道:"其實,我做項目的目的只有一個."

眾人陪著笑,願聞其詳.

喬東陽一側唇角輕輕挽起,目光側向池月:"為了我女朋友."

席上眾人,面面相覷,有些尬.

喬東陽不以為意,說:"你們說的那些大道理,我不在乎,別人的喜怒哀樂,更是和我沒關系.我從策劃這個項目開始,就是為了她.這是她的夢想,我願意替她實現,就這麼簡單."

眾人都看著他.

安靜的,一點聲音都沒有.

喬東陽站起來,拿過池月的外套,為她披上.

"走吧."

……

他的表態,已經說得夠明白.

為了池月的夢想,他其實從未放棄過吉丘和月亮塢.

也就是說,這些人所做的一切挽回和努力,其實都是無用功.

喬東陽這些話,說得夠無情,夠狂.

但不論如何,這也算是一個好的結果.

眾人各懷心思,笑著把他們送到大酒店門口.

上了車,池月發現天狗走的方向,不是回月亮塢的路.

"咱們去哪兒?"

"好不容易進一趟城,吃點東西,洗個澡."

池月:"……大哥,你好像是剛從飯店里出來的."

"沒吃飽."

"!"

好吧.

他說沒吃飽,那就再吃.

于是,池月和侯助理陪著他又去吃了一頓日料,最後汽車返回吉丘大酒店--

開房,洗澡.

回來前,喬東陽把該買的東西,都買齊了.

這里到底是縣城,比萬里鎮方便很多,吉丘大酒店的設施,也比小旅館舒服太多.

喬東陽洗了澡出來,看池月安安靜靜地坐在房間里,瞄她一眼,一邊擦頭上的水,一邊問她,"需要我幫忙嗎?"

池月斜他一眼,"幫什麼忙?"

"幫你洗頭."

"不用."

"我都沒幫人洗過."

"……"所以呢?想體檢一下?

喬東陽丟開毛巾,把她拉到洗漱台前,"池女王,請讓我為你服務."

神經.

池月哭笑不得.

她沒有拒絕,打散了頭發,低下頭,讓他來弄.

喬東陽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幫人洗頭,動作不夠熟練,一開始老是扯到她的頭發,在池月幾次三番的抗議和教導下,他終于找到了竅門,動作熟稔和輕柔起來.

"舒服嗎?"他問.

"嗯."池月笑:"我不明白,你怎麼會有這愛好?"

喬東陽看著鏡子里女人那一頭瀑布似的長發,目光溫柔,"我只是喜歡幫你洗."

"喬先生的愛好很奇特,除了洗頭,你還喜歡幫什麼?"

"幫你洗澡."

"噗!"

池月笑著轉過頭,滴著水的臉,濕漉漉的,白嫩嫩的,連眼睛都染濕了,顯得水靈靈的嬌豔.喬東陽與她對視著,一怔,目光熱了熱,又扶著她,將她的黑發浸入水里.

"閉著眼睛,等洗完了頭,我再幫你洗澡."

池月哼哼,"別不正經了."

喬東陽沉默了一會.

"這在你看來,就是不正經嗎?"

他問得太嚴肅了,沒有半點玩笑的意味.

池月低頭看著在水波中蕩漾的頭發,慢聲說:"當然是不正經."

喬東陽手指一頓.

突然地,他不待池月反應,拽著她的手腕把她拉起來,一個扭轉就撲到了他的懷里,笑著鬧她.

"我就不正經給你看."

池月瞪大眼睛.

下一刻,人就被他按到了洗漱台上.

喬東陽逆著光的面孔,英俊而深邃,五官深刻如同刀削.

他盯住她的眼睛,吻了下來.

池月頭往後仰,腰卡在台面上有些難受,長發落在洗面盆,順著水流往下沖……

"喬東陽,你瘋了?"

"誰讓你撩我的."

他笑沉沉地說著,在她耳垂輕咬一口.

池月剛想叫痛,他安撫的吻就到了唇角.

熱情,沖動,像一個突然爆發的能量灶,這個吻承載了他二十幾年的迫切,強硬而猛烈,糾纏著她,貼合著她,與她緊緊地擠壓在一起,身體堅硬而緊繃……

池月唔唔出聲.

瞪大眼,看著他.

想說的話,全被堵在這個吻里.

她血液寸寸上頭,毛孔張開想要呼喊.

可是,

她不能夠.

喬東陽的力氣太大了.

他已然忘我.

輕輕喚著她的名字,他拂開她的頭發,扯開了她的衣服,將壓抑的情緒全部釋放……

池月幾乎窒息.

這一刻,倒山倒水倒思維,她耳朵嗡嗡地響著,聽著喬東陽急切的喘氣,腦子在一瞬的空白後,無端就跳出了一副恐怖的畫面.

女人在痛苦的掙紮,

男人在激烈的嘶吼,

雪白的身體在黃沙地里翻滾……

天毀了,地動了,

一切都在褪色.

池月臉上的紅潮漸漸褪去,失神般蒼白著臉,呼吸似乎被人奪走,再也無法思考.

"不要……"

她虛脫般抬起手,條件反射地搧了下去.

啪!

輕輕的一下.

角度就那麼巧合,巴掌嚴絲合縫地拍在喬東陽的臉上.

喬東陽一怔,震驚地看著她.

一臉的不可思議.

並沒有打痛.

池月的巴掌落下去時,已經被他吻得無力.

可是喬東陽的臉,這一刻卻火辣辣的.

他雙眼幽暗,複雜地看著池月,一動不動.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池月回過神來,看了看自己的手,喉嚨哽了下,又不知道怎麼解釋,聲音幾不可聞地問:"你有點失態.我怕……"

他看著她,不說話.

池月輕咳一下,"喬東陽,你是不是很想做……"

喬東陽眼睛眯起,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又看看她凌亂濕潤的頭發,"是.但我在意的不是這個."

"那你在意……什麼?"池月有些失措.

"我在意的是,你好像半點都不想."

"……"

池月吸口氣,"洗頭的時候討論這個,不尷尬的麼?"

喬東陽輕笑一聲,"池月,咱倆是戀愛關系吧?"

"嗯."

"可我有時候覺得,不像."

池月抿著唇,沒有回答.

喬東陽從鏡子里看她黑發下的白皙小臉,慢慢地把她扳過去,輕柔地幫她洗頭,不讓她盯住他.

隔了好一會兒,他慢聲說:"當男女的感情到達一定程度的時候,是需要更進一步的.如果不能,就需要審視彼此的關系了."

從想見面,想牽手,到想擁抱,想接吻……

最後,總歸是想上床的吧?

池月側過頭去,看不到他的臉.

"你說的是常規的套路."

"呵!"喬東陽笑了起來,"咱倆還不是凡人了?"

"那當然.咱們就不能不走尋常路嗎?"

"你想柏拉圖?"

池月遲疑了一會兒.

"不是.只是我……想到這個事,就無法接受,也說不服自己."

"是不能接受我?"

"所有男人."

"為什麼這樣?"

池月慢慢抬起頭,濕漉漉的眼,看著鏡子.

與他對視.

良久,她說:"可能是病."

頭上燈光一閃,光線似乎暗了點.

喬東陽靜靜看她,慢慢抬起她的下巴.

"你的話是認真的嗎?"

池月被迫仰起臉,頭發上的水珠滴入後頸,冷冰冰的,讓她一個激靈.

……

……

------題外話------

哦哦哦~~~

上篇:236 大眾情敵,多看幾眼    下篇:238 做不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