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喬先生的黑月光300 再次審訊   
  
300 再次審訊

g,更新快,無彈窗,!

池月在醫院躺了一天,接到申城警方的電話.

他們很客氣地要求她,去申城的刑偵隊報道,關于朱青一案,他們需要找她了解情況.

津門警方已經詢問過無數次的問題,檔案也已經移交到了申城,但是那邊還是需要過一遍流程,親自訊問.朱青案,池月是唯一的目擊證人.

次日上午,池月拖著病體飛往申城.

王雪芽,侯助理陪同,鄭西元和他們同機抵達申城,但是在申城機場就與他們分道揚鑣.

他去了公司.

臨行前,他走到王雪芽的身邊.

"對不起."

聲音很輕.

除了王雪芽,連池月都沒有聽見.

王雪芽默默看他一眼,輕輕牽唇,給了他一個勉強的笑.

她不知道這算不算一笑泯恩仇,但是那天在津門的一餐飯,讓他對鄭西元確實有重新的認識--他對她好,不是那種好.是她拎不清,一廂情願.他對她沒有義務和承諾,那麼,他想睡哪個女人,跟她有什麼關系?

小女生的癡心妄想和不諳世事,不該由他買單.

她悟了.

也看開了.

那個深淵里,照見了光.

……

鄭西元有司機來接,池月也有.

是董珊自己.

她和喬正崇已經回到申城,但是喬正崇身體不太好,董珊沒讓知道池月回申城作證的事.在這一場真正意義上的同室操戈的戰斗力,喬正崇暴躁抓狂,情緒很不穩定.對董珊而言,這些日子,則是風聲鶴唳般恐怖.

去警局為喬瑞安作證的人,有兩個都是喬正崇身邊的親信.

他們證實,當年喬東陽犯案,喬正崇私底下做了很多"功課",比如給某某送禮,打通關節,比如指使某某做假證,並且用死來威脅喬老太太,讓她給喬正元施壓,逼迫他含淚簽下"刑事諒解書",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親生兒子瞎眼,殘廢,癡傻,陷入痛苦……

這簡直被描述成了一出苦情劇.

令董珊感到害怕的是,那兩個曾經都是可以在他們家里自由出入的"自己人".

多年來,喬正崇把他們當親信,當兄弟,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誰能想到……他們會在臨陣倒戈,推他們一把.

"我連司機都不敢相信了."董珊柔軟的肩膀,繃得筆直,她過來幫王雪芽拖行李,並不認識她,但給了她一個溫和的微笑,"你真是個好姑娘,謝謝你陪著我們家月月,共度難關."

池月的眼眶,突地一紅.

差一點,淚都掉下來了.

王雪芽也有點哭腔,很感動,"我什麼也沒有做,阿姨.你們對月月好,對月月認可,比我比她好,更重要."

她知道,池月心里希望得到喬東陽父母的認可.

董珊吸吸鼻子,輕輕攬住池月,"經了這件事,他爸爸也想開了.孩子的安全和幸福最重要.以後,他不會再管東子……只是辛苦你了,孩子.要陪他吃苦.而且,這情形……唉,走一步看一步吧."

池月的憔悴和病態,顯而易見.

董珊比起她來,也好不了多少.

想必這些日子,在池月看不見的地方,喬正崇夫妻兩人也並不好受.

喬正崇不是一個脾氣好的男人,兒子出事,兄弟反目,股市波動,公司里人心惶惶,他要承受的壓力很大,在外面不敢發的火,不敢宣泄的怒氣,全部只能回家在自己女人面前吐……

董珊……經受的,比她更多.

池月對這個柔軟的女人,突然刮目相看.

"阿姨,你最辛苦."

董珊勾勾唇,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

"我們同心協力,只要東子不坐牢,會好起來的."

"嗯."

事情的糟糕程度,池月是到了申城才發現的.

在津門,她從網上了解的小道消息,真真假假無法辨別,還可以心存幻想,可是到了申城,什麼都一清二楚.喬家長房的戰略計劃,暗地里進行了數年,每一個步驟都想好了,包括在喬正崇身邊安插"臥底",根本就是要弄死他們的節奏.

反之,喬正崇多年來雖然和老大,老三明爭暗斗,但思想意識上還是差了很多,總認為是親兄弟之間,再大的仇恨,打斷了骨頭還連著筋,只要不太過分,總是手下留情……

他累得心力交瘁,久病不愈.

平常那些巴結著喬家二房的人,人人自危.

"我也能理解他們."董珊開著車,不停歎息,"都是拖家帶口的人.他大伯下手狠,東子一旦坐牢,按爺爺的遺囑,他就失去了繼承權.奶奶是偏心長房的,到時候,我們可能什麼都沒有.在這個時候站錯了隊,可能就翻不了身……"

池月懨懨的咳嗽兩聲.

"喬奶奶現在什麼情況?"

"療養院."董珊神情倦怠,"那天摔了一跤,他大伯把她送走了,也不讓我們見……說是奶奶不想見我們.他爸回來的時候,本來是想去找奶奶求情的,結果人沒見著,還被他們奚落了一通."

狠.

池月陰著臉.

"這個大伯,可真會算計."

董珊歎息,"他是個喜歡下棋的人.這些年,做了個閑職,也不怎麼管公司事務,對外說是不想引起兄弟矛盾,不插手老二的管理,做個閑云野鶴好,可現在想想,恐怕他們早就想好了."

池月點點頭,眯起眼揉捏著疼痛的額頭,"阿姨,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董珊說:"你問吧."

池月問:"當年喬東陽,為什麼要打他大哥?"

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讓他那麼不顧手足之情,已經把人打瞎眼了,還不肯放過,一定要推下樓?

這些天來,池月就想不通這個.

董珊面色一變,握方向盤的手,緊了緊.

好一會,她才搖頭,"我們都不知情."

"哦."池月慢慢靠在椅背上,"我真的很想親口問問他.到底怎麼回事."

董珊沒有吭聲.

……

刑偵隊.

池月生著病,得到了一杯溫熱水.

然後,就是長達數小時的訊問.

在民警的詢問中,池月不得不一次次重複天蠍島上和朱青的對峙.但是這一次,她沒有再撒謊--因為已經沒有意義.她告訴警察,朱青如何失心瘋的拿匕首刺她,嚷嚷著要與她同歸于盡,喬東陽又如何適時救了她.

"有兩點,我覺得有必要說清楚."

池月已經從最開始的慌亂,鎮定了下來.

"第一點,喬東陽只是想打暈她,制止她正在實施的暴力傷害,並沒有故意殺害她的主觀故意."

"第二點,他不出手相助,死的就是我.法律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凶,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而采取的防衛行為,是屬于無限正當防衛的."

兩名審訊的民警面面相覷.

"呵,法律吃得很透嘛?"

"我就事論事."

民警沒有對她的"就事論事"發表看法,而是問:"你和喬東陽什麼關系?"

在他們面前的卷宗里,池月相信會有她和喬東陽關系的詳細描述.

但是既然人家問了,她不介意再回答一次.

"我們是情侶."

"有個性丨行為嗎?"

這個問題很直白,但警官的表情很嚴肅.

池月想了想,反問:"這個問題與案情無關吧,我可不可以不回答?"

"我們不會問你無關的問題."

好吧.

池月已經習慣了各種刁鑽的詢問.

"有."

她坦然地看著民警.

"在那天之前,喬東陽和朱青之間,有沒有私人恩怨?"

池月搖搖頭,"沒有."

"沒有嗎?"民警目光微微一冷,"根據我們了解,是喬東陽將朱青做色丨情女主播的事情,發布出去的.導致朱青一度抑郁,厭世,有自殺傾向……"

抑郁,厭世,有自殺傾向?

這說的是朱青安?

池月有點想笑.

民警向她出示了幾張圖片.

那是朱青發在朋友圈的個人日志--僅她自己一人可見.

她幾乎每天都記錄心情,在那些日子,她整個世界都是灰暗的,抑郁,厭世,想自殺……從這些文字上來看,半點都不誇張.

民警收回了那幾張複制的黑白圖片,丟在桌子上,雙手一扣,嚴肅地說:"我們調查過了,是喬東陽的人工智能機器人,那個叫天狗的,發布到學校貼吧的……包括朱青和段成程的關系."

"……"

警察無所不能.

池月發現什麼都隱瞞不了.

他們想知道的東西,都能調查出來.

尤其這種存在明顯痕跡的事情……

"那個時候,喬東陽是為了整我.並不是故意曝光朱青."

"整你?"民警意外.

"說來話來,我們那時有些小誤會……"

"你慢慢說."

池月生著病,真的沒有心力說這些.但是如果不細說,肯定是沒法交代清楚的,于是,在兩個民警的見證下,她把自己從事的兼職,認識喬東陽的前前後後,以及結怨,又回憶了一次.

民警事先已經做個功課了.

但是,看到這麼一個嬌嬌弱弱的小姑娘,親口說出成人用品……表情還是有點怪異.

"你那個兼職收入高嗎?"一個民警突然問.

池月愣了愣,"這個與案情有關嗎?"

民警失笑,"沒有."

"那我可不可以不回答?"

"可以."

沒想到這麼輕松過關,池月懸著的心,突然松開.

因為她發現……並沒有她以為的最壞的情況發生,申城警方確實是在履行著自己法定義務.

"警官."池月坦然下來,說話也就懇切了很多,"喬東陽是不太喜歡朱青,但是,我們不喜歡的人多了去了,不能說,不喜歡就有殺人的動機吧?你們不能因為這樁舊怨,就判定他有殺人嫌疑."

"有沒有殺人嫌疑,我們會再調查."

民警看她一眼,帶走話題節奏,"在系統宣布你奪冠後,朱青理所當然成為《星空行者》的亞軍.就我們所知,亞軍的獎金也非常高.朱青就算嫉妒你,心里有恨,但為了這個就殺人,甚至不惜同歸于盡……理由站不住腳,也不合常理."

"我也這麼認為."池月點點頭,認真說,"在岩洞里,我曾經這麼勸過她."

"她怎麼說?"

"我剛才已經說過了."

"再說一遍."

"……"

池月有點心累.

"她說,是我把她拉下神壇,把她拉入地獄……大概就是女主播那件事."

事實上,到現在池月仍然不知道朱青的地獄在哪里.

可是她沒有想到,警官給了她一個驚人的答案,"你知不知道,朱青曾經遭受過性丨侵犯?"

池月想了想,"是在她直播的時候嗎?那些觀看的,大概會有那麼幾個變態吧,這……他們你情我願,大概也算不得侵犯?"

"不是."警察小哥哥面無表情,"應該是在她上高中的時候."

"?"

應該?

也就是說,他們也不確定?

池月想了想,看著那幾張從朋友圈截下來打印的紙,"是她寫在里面的心路曆程嗎?"

警察小哥想了想,點頭,"但沒有更具體的東西,我們調查了她的過去,沒有報警記錄.所以,很難查證."

怪不得……

她是心里有過創傷.

所以,特別怕人家看輕她,看低她.

可是,她……偏偏又選了一條那樣的路.

池月不知道該說什麼,但相信了朱青在朋友圈留下的"抑郁,厭世,自殺傾向"的心情獨白.

"我不知道."她坦然看著警察,"我不明白,你們問我這個的原因."

警察小哥笑了笑,"按你的敘述,朱青在死前的情緒非常反常,不合常理.因此我們想了解一下,你是不是知情,在言語上刺激到了她……"

刺激她嗎?

有說過她賣笑……

但朱青的經曆,她是真不知情.

"沒有.我和她的對話,能回憶起來的,我都告訴你們了."

"你再回憶一下,有沒有遺漏的細節……"

審訊過程,漫長而枯燥.

有一些問題,警察會反複詢問,從各個角度換著花樣兒的詢問.

等池月精疲力竭的走出刑偵大隊,耳朵嗡嗡有聲,腦子一片空白,甚至雙腿都有些發軟了.

生病的她,虛弱了很多,她不敢想自己當初若是這個樣子,怎麼能奪得星空冠軍--也許,是喬東陽帶走了她的精神和力氣吧.

董珊和王雪芽在外面等她,侯助理不知道去哪里了.

看到她出來,兩個人同時迎上去.

"怎麼樣?"

池月搖頭,一句話都不想再多說.

"就那些,我們回去再說吧."

按她的想法,她和王雪芽去住賓館,可是,董珊不同意,認為兩個小姑娘出去住不安全,但是如果現在把她們接到家里,又怕她們覺得拘束不自由.

于是董珊把她們送到了市區自己的一套住房.

她的私產.

池月還有些猶豫,"不太好吧,阿姨."

董珊很熱情,"這里很安全,是阿姨自己的房子,和喬家沒有關系.去看看吧,肯定跟你們想象的不一樣."

果然不一樣.

並不是她們以為的豪宅.

安靜的小區,環境很好,房子不大,很乾淨,家俱不多,整整齊齊,給人一種清爽舒適的居家感.

"我有時候心里不舒服,就會過來坐一坐."董珊把床上的防塵罩揭開,"今天晚上,你們先將就,明天我叫人來給你們打掃."

池月很不好意思,"不用了阿姨,我們自己可以……"

王雪芽也表示自己能動手整理.

董珊斷然拒絕,"你們好好休息,這些事情,就不要親手做了.交給阿姨."

"那……麻煩阿姨了."

"不麻煩,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

……

晚上,池月和王雪芽坐在房間的地毯上,看著窗外的月光,王雪芽有些感慨,"月光光,你說,你會不會因禍得福呢?"

"福從何來?"

"有一個這樣好的婆婆,很令人羨慕呢."

池月笑了笑,沒有多說.

"她確實很好."

可是……

未來歲月那麼長,

誰知道呢?

……

喬家的事,發酵很快.

池月被警方要求,不能離開申城,有問題要隨時去刑大報道.

當然,就算他們不說,池月目前也不想走.

她打聽過了,喬東陽就在申城第一人民醫院.

在等待消息的日子里,她心底的渴望越來越無法壓制,她要見喬東陽--

不論怎樣,要見一面.

她再次發消息給權少騰.她知道,他一定有辦法.

但是,他沒有想到權少騰會那麼爽快地同意.

"明天,我來接你."

------題外話------

加更了呢~~~字數很多,慢慢啃!!!!!

上篇:299 橫插一腳    下篇:301 相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