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喬先生的黑月光302 反偵查高手   
  
302 反偵查高手

g,更新快,無彈窗,!

病房里寂靜一片.

喬東陽看著他們,又看了看池月.

仿佛知道她目光里的擔心意味著什麼,他握握她的手,沖她莞爾一笑.

"這就是全部事實,是不是讓你失望了?"

不是失望,是一種比失望更難過的情緒.

池月比權少騰更期待能在喬東陽的嘴里聽到"隱情",能為他脫罪的隱情.可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喬瑞安占盡了道理,證據在手,喬東陽這樣交代,根本就脫不了罪.

"現在各方面的情況,對咱們非常不利."池月抿了抿唇,斟酌著語氣,輕輕搖一下他的手,軟下聲音,"喬東陽,我認為權隊他們是值得信任的人,你完全可以相信他,把當時的情況都告訴他……"

喬東陽輕笑.

"就是這樣的.沒有了.沒有隱情."

再三重複,要麼就是極其肯定,

要麼就是……極其想讓人相信他的肯定.

池月總覺得有哪里不妥,可是喬東陽是個隱藏情緒的高手,他不想說的話,不論怎麼問,都不會有結果.而且他臉上毫無撒謊的痕跡--

丁一凡和權少騰又問了些事.

大多與朱青案和喬瑞安的案子有關.

他們很希望能從中找到線索,把他的案子和馮大軍,彭勇死亡案聯系起來.

結果令人失望.

什麼也問不出來.

丁一凡皺了皺眉頭,"喬先生一定是個反偵查高手."

"哪里哪里,我只是實誠,有一說一."喬東陽一直帶笑,態度很友好.

權少騰白他一眼,受不了他的假模假樣,哼聲,"有什麼事情,我們會再找你."

說著,他看了池月一眼,"我們走吧."

池月:"……"

不知不覺在病房里已經呆了一個多小時,可她真正和喬東陽說的話,不超過十句.這讓她很難受,甚至有些焦慮.

這一次離開,她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次見到喬東陽……

就這樣走,她會遺憾.

"權隊--"他懇切地看著權少騰,"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權少騰黑著臉拒絕,"我們有規定."

"那機器人…………."

"拿機器人來要挾我也沒有用.我是個講原則的人."權少騰拉著臉說完,又瞄了丁一凡一眼,"老丁,你和小魏先出去."

丁一凡是個明白人.

點點頭,收拾起電腦,出去了,合上病房的門.

權少騰把他坐過的椅子拉到門口,雙手抱臂,背靠門板,看著他們.

"你們可以當我不存在."

池月:"……"

喬東陽:"……"

那麼大一個活人,兩只眼睛炯炯有神的盯住自己,能把他當成不存在嗎?

權少騰嘶聲,抬抬下巴:"開始吧.要說什麼趕緊的.一會來不及了."

這很尷尬.

但他們沒有別的辦法.

池月知道,這已經是權少騰看在機器人的分上,為他們破例了.

"我們不能辜負了權隊的好意."喬東陽似笑非笑,一句話說得咬牙切齒,聽在權少騰的耳朵里有點瘆人,池月聽了,卻是滿滿的溫柔.

"你不用太擔心.我會沒事的."

池月深深凝視他,"我沒那麼脆弱,你不用想方設法來安慰我."

稍頓,她身子伏低一點,說話的聲音也小得如若蚊鳴:"你悄悄告訴我,是什麼原因?嗯,為什麼要那麼發狠的打喬瑞安?"

"嗯?"喬東陽眉梢一揚,似乎沒有反應過來.

待看清她俏麗的小臉上繃緊的嚴肅,他輕聲一笑,伸手撫摸她的臉,"傻瓜.沒別的了.我剛才說的就是真相."

"喬東陽……"池月喉頭發哽.

"別傷心.我會難過的."他輕撫她的臉,"你要好好的,知道嗎?我不在身邊,不要去欺負無知少男."

"……你說的什麼屁話!"池月橫他,"什麼時候了,還玩笑."

喬東陽卻渾不在意,抓住她的手腕,往自己一拉,池月猝不及防,看著那一身繃帶和夾板,他沒有痛得出聲,她到是倒抽一口氣,掙紮著就想直起身.

"喬東陽,你是不會痛的嗎?"

"會."喬東陽似笑非笑的歎口氣,看她的雙眼里,快要溢出的是思念與眷戀,"不要動,讓我抱抱你,我就不痛了."

"我不是靈丹妙藥."

"你比靈丹妙藥還有用."喬東陽身子無法動彈,腦袋往上湊了湊,可是動作只完成一半,又僵著脖子倒下去,用一種極為吃力苦逼的表情看著他,可憐巴巴地.

"你親我一下."

池月臉頰發紅,覺得背後權少騰的目光能紮死人.

"不要."池月嗔她,"我們在說正事."

"這就是正事."

喬東陽坦然的目光越過她的肩膀,看向坐在門口的權少騰,"能不能麻煩你,閉上你的鈦合金跟?"

"不能.萬一我閉眼,你就飛了呢?"

喬東陽看著他,磨牙,雙眼厲色.

權少騰毫不在意他吃人的目光,擠了擠眼,慢條斯理的笑著,換一只腿疊放,"你們繼續吧.我還沒見過真人版的.學習學習,也不錯."

"……"

池月快尬死了.

她想從喬東陽身上爬起來,又怕弄到他的傷口,只能小心翼翼.

"喬東陽……"

"他要看,就給他看."

她睜大眼睛.喬東陽也是.

兩個人近距離的四目相對,有點……詭異.

然後,池月就看到喬東陽眼睛里的促狹.

池月突然有點難過.

在一個親熱都需要被人監視的地方,他得多難受才能笑著來討這個吻?

有什麼可糾結的呢?

"喬東陽,你真的沒問題嗎?我怎麼覺得這件事,會很麻煩呢?"

"我保證."喬東陽呼吸微急,"我保證什麼事都沒有.你等我,出來."

"好."池月輕輕歎息,"有你這句話,就夠了."

喬東陽雙眼微彎,眼睛輕輕一眨,那長翹的睫毛在這麼近的距離里像成了精的生靈,撩一下池月的心.他身上好聞的味道,並沒有被醫院的消毒水味掩蓋,依舊熟悉與清爽.這讓池月在案發後的擔心和恐懼,全在這一笑里,化開.

"我等你."

"不會太久."

池月垂下眼皮,"多久都等."

喬東陽打量著她,目光突然有點熱,"回去吧."

這家伙!

她臉頰有點燙,拉了拉衣服,站起來,回頭問權少騰.

"權隊,我們現在就走嗎?"

權少騰怔了怔,似乎被她問住,認真說:"你們是覺得相處時間不夠嗎?要不要等你們把孩子生出來?"

池月耳根一熱,無話可說.

喬東陽卻毫不在意,一臉淡然地笑:"權隊的求知欲很強.想學習,不如找個女人幫你生一個吧."

權少騰不冷不熱的哼聲,"神經病!"

他把椅子往外一踢,"走了."

池月眼窩有點熱,沒再看喬東陽,怕忍不住做出什麼失控的事情.

不想,喬東陽卻喊住了權少騰,"權隊."

權少騰轉身,"有事?"

喬東陽提了提唇角,懶洋洋的樣子,沒有半點身陷囹圄的自覺性,反有些高高在上的睥睨,"別小瞧了那些人.我等你好消息."

權少騰臉一黑,當即拉下來,"那你就等著好了."

對喬東陽剛才訊問時的不配合,權少騰是有些惱火的.

不僅是他,丁一凡和池月都覺得喬東陽的供述有嚴重的問題.

如果真如喬東陽所說,那他對喬瑞安所做的事,性質將會極為惡劣.

"一般情況下,當事人在講述案情時,都會撿一些對自己有利的說.其實,每件事都有多面性,很多案子的發生,犯罪嫌疑人甚至才是值得人同情的.在我遇到的案子里,沒有一個嫌疑人不是盡量尋找對方的不是,為自己辯解脫罪--"

犯再大的錯,都會覺得自己情有可原.

這才是人性,是正常人.

"人都是利己的."池月聽完丁一凡的說法,贊同,"喬東陽的行為,確實令人費解."

權少騰目光一暗,"不是他平常的樣子吧?"

池月搖頭,"他是個頭腦清晰的人,懂得取舍,從某種程度上,我認為他是個利己主義者……這樣坦然承認自己的錯誤,是非常可疑的."

"不過.他說的未必不是真相."權少騰突然一笑,"今天他有句話問住我了.難道我就沒有遇到特別想揍的人嗎?有的.我也遇到過,控制不住怒火,並不單純為了什麼原因,就是討厭."

在喬瑞安對案情的供述里,說法和喬東陽基本是一致的.

兩個人發生口角,引發爭執,喬東陽動手,拿花瓶打他.唯一不同的兩點是,第一個,他認為喬東陽是故意用花瓶的尖角紮他眼睛的,第二個,他剛剛爬起來,捂住眼睛,喬東陽就把他推下了樓道.

兩個人的說法有分歧.

但事過多年,就連喬瑞安都表示,可能細節上會有差錯.

不過,無論怎樣,喬東陽故意傷害罪,脫不了.

……

那天之後,池月就沒有再見過喬東陽,她們所有的交流全部只能由王律師轉述.

一晃,三個月過去.

池月與喬東陽,整整三個月沒能見面.

在這些灰暗的日子,董珊常來,陪池月聊天,一起做點家務,散散心.王雪芽中途回了一次家,大部分時候都陪在池月身邊,鄭西元也來拜訪過一次,其他朋友,也都通過信息和電話的方式慰問.

池月並不寂寞.

只是焦躁.

隨著案件時間的拉長,她一天比一天焦躁.

王律師說,申城警方認為喬東陽犯罪事實成立,已經把案件提交到了檢察院,但是被檢察院退回來了,理由是證據不足,還需要補充偵查.王律師讓池月做好准備,有可能警方還會再找她核實案情.

池月不怕警方找,就怕拖到最後,事情還是會往不好的方向發展.

可是有時候,怕什麼來什麼,

所有不好的事情,似乎都堆在一起,推動著他們往更壞的方向發展.

就在池月被警方叫去問話的第三天,警察以喬東陽故意傷害罪第二次提交檢察院,檢察院正式批准逮捕.

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池月整個人都軟了.大腦一片空白,雙腿虛浮,耳鳴心慌,有種站立不足的恍惚感.她瘋狂給權少騰發信息,他關機.她找王律師詢問,王律師正帶著律師團在搜集證據,准備為喬東陽辯護,抽不開身理她.

池月一個人在房間里走來走去,像一只被打慌的兔子,手機都捏得發燙了,接到董珊的電話.

"月月,你下樓來吧."

池月心里一緊,"阿姨,怎麼了?"

董珊的語氣有些沉重,"我和他爸都在,我們准備去醫院看看東子."

……

實際上,他們是不被允許見喬東陽的.

但是喬正崇打聽好了,今天喬東陽出院,會直接被帶去看守所.他們是想在醫院守株待兔,看看多日未見的他……哪怕只能遠遠的看一眼,也是一種心理安慰.

池月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喬正崇了.

上一次,還是在月亮塢.

那個黃沙漫天的地方,這位老爺子被喬東陽氣得吹胡子瞪眼,卻熱愛種樹,正准備把公司交給喬東陽,把余下的生命用到治理沙暴,改造生態環境上,慢慢養老--

宏圖未大展,就遇上這事.

他的頭發又白了一茬,看上去蒼老了十歲不止.

池月默默上車,坐在董珊身邊,招呼了他們,然後雙手合在一起放膝蓋上,不再動彈.

汽車疾快地往醫院行去.

車廂里安靜一片,氣氛幾近凝滯.

過了好久,還是喬正崇打破了寂靜.

"你不用擔心,月亮塢的項目進展很順利.有我兩個老同學坐鎮,俞榮也很能干,誤不了事."

池月呼吸一滯.

這顯然是對她說的.

驕傲的老爺子,能說出這番話,她很感動.

想到月亮塢,池月鼻腔發堵,喉嚨像被人塞了棉花,說話聲音都有點沙啞.

"謝謝喬叔."

"我不是為了你."喬正崇望著前方的路,"東子難得想做成點什麼事,他想的,我都會滿足."

兒子想要的,他都會滿足.喬東陽就是在那樣的環境下長大的.

喬正崇最近看了不少心理醫生.他們告訴他,喬東陽之所以會對喬瑞安做出那樣喪心病狂的惡性傷害,就是童年的不幸和家庭教育的缺失後,物質生活得到極大滿足,要什麼有什麼,造成了他乖張的性格,釀成大錯.

喬正崇其實有點後悔.

後悔當年沒有把兒子留在身邊,多陪陪他.

那時候,他把全部的精力用到了喬家的家業上,就是想把它打理好,給兒子留下一個"盛世江山",一方面要防著大房和三房,一方面要管理公司,他當時疲于奔命,認為把喬東陽送去國外是最好最安全的.

沒想到…………

會變成那樣.

父子成仇,互不理解.

兄弟反目,你死我活.

喬正崇有無數的後悔,可是到現在,讓他選擇,他仍然無法改變習慣.

--只要兒子要的,他都給他,滿足他.

池月沉默,

這是一個老父親的愛,以及絕望.

她無法安慰,"不論怎麼說,我還是要代表月亮塢的父老鄉親,感謝喬叔,感謝喬東陽."

喬正崇眯起渾濁的眼,搖頭,一歎,不說話.

董珊也是.

前往醫院的過程中,她一個字都沒有說,神思有些恍惚.

池月看了她幾眼,什麼都沒有問.

這個時候,誰心里能好受呢?

……

醫院門口,停了幾輛警車.

幾個警察站在門口,說著話.

再遠一點,一群人在圍觀,指指點點.

池月手心攥在一起,透過車窗看出去,沒有發現權少騰的身影.

"下去吧.他快下來了."喬正崇催促.

池月扶著董珊下車,發現她的手冰冷,身子僵硬著,狀態很差.

後媽能做到她這個地步--付出真情實意,真的很不容易.

池月攬住她的胳膊,站在人群里,望著醫院大門,一顆心提到嗓子眼兒.

能看到喬東陽嗎?

她忐忑著,注意力完全被吸引過去.

不料,一個不注意,董珊突然掙脫她的手,沖了出去,奔向大門口的警察.

"警官,我有事情要說.我要交代,我有新的證據……"

------題外話------

哦哦哦哦,又更新了~~~

上篇:301 相見    下篇:303 意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