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7章偷窺狂的嗜好   
  
第7章偷窺狂的嗜好

g,更新快,無彈窗,!

第7章 偷窺狂的嗜好

湛藍每句話後的疑慮讓三位面試官一個個額頭的黑線越來越深,他們還是第一次遇見對秦少不崇拜的女子.

年柏堯似笑非笑,看不出半分情緒.

公關部經理薛琪琪問了湛藍一個公關方面的專業問題,便讓她出去等結果.

依照人事經理,年特助的態度,湛藍將會是她麾下一員,毋庸置疑.

誰讓荷爾蒙爆棚的新熠公司缺少美女,不得不說這個看臉的世界,好相貌果然是唯一的通行證,好在湛藍的專業知識也不低.

面試結束,年柏堯拿著挑選好的幾份簡曆到總裁辦,他把湛藍放在最上面,"秦少,你要的資料."

年特助出現在面試中心,主要是依照秦少吩咐,挑選幾個能力好的退伍軍人.

秦天熠正埋首處理公文,不期然撇見照片上的女子.他一頓,扔了簽字筆拿起簡曆.

"湛藍?"秦天熠鷹眸微微一眯,她和他,是不是逃不掉的宿命?

"要留下嗎?"秦少的女人,年特助做不了主.

"嗯."秦天熠輕咦,深邃的眼瞳諱莫如深,說出的話差點讓年柏堯以為老板中了邪,"公關部所有地方安上監控."

這……這是偷窺狂的嗜好好麼!年特助腹誹.

盛夏的烈日陽光,紫外線尤為強烈.悶熱窒息的室外溫度,如同湛藍的心情一般.

想起嗜賭如命的父親,她張皇失措.

湛藍走進醫院住院部時接到新熠公司的電話,通知她明天去報道上班.

陰郁的心情撩開一層陰霾,她快步走進病房,想將好消息告訴父親.

皺褶的病床上,湛浩然不知所蹤,湛藍尋遍整個病房也沒有看見父親的身影.

"護士,你看見我父親了嗎?"湛藍找到護士,焦急詢問.

護士從抽屜里拿出一張疊好的紙,遞給她,"湛浩然說出去透透風,把這個給你,"

湛藍接過信紙打開,里面草草寫著:藍藍,好好過你的日子,以後別管我了.

"爸……"湛藍攥著紙張的手指一緊,無盡的心酸湧上心頭,揪得心翻攪麻木.

"你並不是一無所有,你還有我啊……"她低聲喃喃.

為什麼父親總是看不見她的存在?無論她如何乖巧,如何祈求……

湛藍有些崩潰.

為什麼?!……

似乎一切自幾年前煤礦爆炸,家里遭變後,什麼都變了.

苦澀的淚液順著眼角溢出,落在薄薄的紙上,模糊了字跡.

湛藍吸了吸泛酸的鼻子,硬生生逼回眼淚,"護士,我能辦理出院手續嗎?"

護士平淡的語氣里有著不贊同,"湛浩然身體太虛,不建議辦理出院."

不能辦理?

可是父親已經不辭而別,她去哪里找回來?

湛藍憂心之際,過道里響起一聲慘絕人寰的尖叫.

"啊!殺人啦!"一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踉蹌的朝護士站跑來.

醫生身後,五大三粗的男子手持菜刀,瘋狂的砍向醫生,血濺四起.

男子手起刀落,手起刀落,面目猙獰的恐怖,"救不活我兒子,你個沒用的醫生,不如去死!"

男子越砍越振奮,暴戾因子充斥著身體,手麻利到根本停不下來.

砍了醫生數刀後,醫生早已命絕當場.

他血紅著眼又逮著另一外聞風走出病房的醫生,手起刀落,相當熟練.

眨眼間,男子已砍死兩個醫生,向護士站走來.

"啊!"護士被血腥的畫面驚嚇得失了魂,不住顫抖.

她轉身跑進治療室,關門上鎖.

徒留同樣膽戰心驚的湛藍.

走廊上,血流成河,皮肉橫飛,渲染得四周如地獄般瘆人.

看熱鬧的群眾雞飛狗跳,紛紛返回病房緊閉大門,誰也不敢上前阻止發了瘋的男子.

湛藍雙腿似被強力膠黏住,動憚不得.

腦中樞在性命攸關的時候罷起了工,忘了下達逃跑指令.

男子滿臉血跡,大步朝她靠近,手狠狠揮揚在半空.

上篇:第6章鬼知道他什麼品行?    下篇:第8章記住,我是秦天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