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21章一個月的思念   
  
第21章一個月的思念

g,更新快,無彈窗,!

第21章 一個月的思念

湛藍坐上車後,趙以玫道:"今晚有個晚宴,蘇少會參加.

"呃~"湛藍面露為難,"以枚,那個,跟你商量個事成嗎?"

趙以玫輕笑著,一語戳破,"你不想跟這個單子?"

"嗯嗯嗯."湛藍就像縫紉機的針尖高頻率點頭.

"這可如何是好?經理點名要你跟,如果你拒絕,經理會怎麼看你?"頓了頓,趙以玫語重心長的又道,"阿藍,別跟自己的前途過不去."

湛藍啞然,竟無以反駁.

她還欠秦天熠一百萬呢,如果因此給薛琪琪落下不好的印象,以後恐怕只能干干打字複印的小秘工作.

是啊,她怎麼能跟前途過不去?

"好吧,我跟."湛藍妥協.

j-k國際酒店,趙以玫通過工作多年累積的人脈,順利帶著湛藍進入晚會現場.

會場齊聚各方商界精英,人多的數不過來,兩人決定分頭行事.

湛藍特意濃妝豔抹,把自己打扮的知性干練.

一身職業裝完全看不出酒吧歌女的風情嫵媚.

這樣,蘇少應該不會把她和酒吧的自己聯想到一起.

她有些惴惴不安.

逛了大半圈也沒有發現目標人物,湛藍索性找了個幽靜的地方坐下,無所事事的玩著手指.

一陣清涼夾雜著薄荷味的微風襲來,有人坐在她的身邊.

湛藍下意識往旁邊挪了挪.

"嗨,真巧."

耳邊響起溫潤如暖陽的嗓音,湛藍抬眸,不解問著,"我們,見過?"

男子長得文質彬彬,帶著濃厚的書卷氣息,乾淨而明亮.

除了天曜,她再沒見過這麼陽光的男子.

蘇遠航眼底滑過愕然,這麼快就不記得他了?

加上這一次,他們總共見過三次,她居然沒有印象?

想起酒吧上的錯認,蘇遠航唇角上揚,有不知名的情愫在眸光里一閃而逝.

恐怕她除了"天曜",記不住其他男子的臉吧?

蘇遠航撩起衣袖,顯現出脫了一層皮的手臂.

湛藍恍然,"哦--"

尾音拖得老長.

蘇遠航放下襯衣,伸出細長好看的手,和煦笑道,"正式介紹,我叫蘇遠航,你呢?"

湛藍瞄一眼他的手,禮貌的笑了笑,並沒有相握,"湛藍."

她還以為他是聾啞人呢,原來不是.

蘇遠航收回手,也沒有覺得尷尬,猶自解釋著,"有時候我不太想說話,就會用手語."

"為什麼?"

蘇遠航雙眼迷離,透過她像是想起什麼,眸光變得幽深而暗沉,"無聲的世界才是最真實的,對嗎?"

湛藍想了想,點頭.

"我看你一整晚都像是在找誰?能告訴我嗎,說不定我認識."

蘇遠航溫和的又道,"就當是我報答你贈予的防曬霜?"

湛藍不是一個喜歡麻煩人的女子,但蘇遠航都這麼說了,她總不能不給他消除歉意的機會吧.

"嗯,我在找盛大地產蘇少."生怕他真找來,湛藍忙又道,"其實我不想見他."

"噗--"蘇遠航輕笑出聲,被她矛盾的心情逗樂,"為什麼?"

不見還找了一晚上?

湛藍皺了皺鼻尖,"有仇!"

"哈哈哈哈--"蘇遠航笑的更大聲,他怎麼不記得湛藍何時跟自己有仇?

此處歡愉和諧的氣氛,看在遠處剛下飛機的某個人眼里,成了一道擱在心頭的刺.

……

凌晨兩點,忙完事情的秦天熠回到逸都國際.

用指紋解開次臥的門鎖,秦天熠躺進了湛藍的被褥里.

伸手擁著她嬌嫩富有彈性的身體,一個月的思念讓他陡然有了反應.

秦天熠粗礪的指腹磨砂著她的唇形,勾勒出性感的弧度.

沿著玉頸往下,指尖停留在她突出的鎖骨位置.

秦天熠條件反射的吞咽了下,高挺的喉結跟著上下滑動,溢出曖昧而火熱的沙啞.

溫熱的鼻息吹拂在她臉上,滾燙了肌膚,點燃了神經.

湛藍不自覺扭了扭頭,換個體位繼續酣睡.

秦天熠渾身火熱,豈容她逃避?

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

夜,還很長,一室旖旎.

早上起床的時候,湛藍又賴床了.

經過上一次教訓,她特意在8點又加了一個鬧鍾.

看著手機顯示的時間,湛藍騰地起床穿衣,十分鍾之內收拾好自己,火速趕去公司.

8:30,准時出現在公關部.

好在逸都國際離新熠公司不遠,不然她鐵定遲到.

"開會."

湛藍剛到,趙以玫就替經理下達命令.

今日的薛琪琪臉上有了絲柔和,莫非有什麼好事?

她站在主位,一臉親和的望向湛藍,"湛藍,干得不錯."

湛藍被表揚的莫名其妙,一大早起來還驚魂未定呢.

"呃?"

她有些蒙圈,不明白自己干了啥.

薛琪琪揚起手里的文件,笑容滿面,"等會兒去盛大集團,記得把合同拿給蘇少看,沒問題給我答複."

湛藍猶如被人施了定魂咒,木訥問道,"什……什麼合同?"

薛琪琪收斂了笑,"你不會告訴我,你不知道盛大集團蘇少已經答應和我們公司合作吧?"

"啊?"她是真不知啊.

她連蘇少的面兒都沒見著.

薛琪琪臉色耷了下來,"蘇少指明要你去盛大."

將文件一甩,丟在了湛藍的面前.

直到坐上趙以玫的車,湛藍仍有些不敢相信.

蘇少是從哪里知道她要找盛大談合作?

難道是昨晚蘇遠航說的?

不行,不能讓蘇少看見她的真面目.

湛藍轉頭,迫切的盯著趙以玫,"以枚,能借你的彩妝用一下嗎?"

她平時不化妝,所以沒有准備,看來以後得買來備用.

趙以玫狐疑的瞄她一眼,還是將化妝品遞了過去.

湛藍扳下副駕駛的擋光板,看著鏡子里白里透紅的自己,一抹羞澀滑過眼底.

昨晚,她好像做春夢了……

夢見和天耀……

天曜很溫柔,很體貼,細細的吻落在身體的每一寸肌膚,沸騰了神經.

她竟然……會覺得舒服?

想起羞人的畫面,一抹嬌紅爬上湛藍的臉頰.

她抖了下.

強行壓住體內不知名的躁動,湛藍開始對著滿桃紅似的臉蛋塗塗抹抹.

盛大集團一樓大廳,趙以玫看著湛藍人不人鬼不鬼的妝容敬而遠之,"阿藍,你干嘛把自己化得跟鬼一樣?"

昨天的濃妝豔抹,今天的僵尸妝,湛藍是跟盛大集團的蘇少有多深的糾葛?

"你確定你不是去砸事兒的?"

"呃……"湛藍吞吞吐吐,為難道,"以枚,等會兒有什麼突發事件,你記得掩護我."

她已經做好視死如歸的准備!

趙以玫努了努嘴,剛想說話,湛藍的手機鈴聲響起.

秦天熠?

上篇:第20章任性的男人    下篇:第22章一個長相像他,一個氣質像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