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23章此生都不會放開你   
  
第23章此生都不會放開你

g,更新快,無彈窗,!

第23章 此生都不會放開你

伸手不打笑臉人,湛藍無法對這張布滿期望的臉說"不".

如果天曜也是這般對她有所要求,她一定有求必應.

此時此刻,湛藍將蘇遠航和秦天曜的氣質重疊,迷茫的分不清.

和蘇遠航告別,她婉拒了他送自己的要求,獨自打的回到逸都國際.

湛藍前腳到,秦天熠後腳也到了.

對于客廳里突然冒出的大男人,湛藍有些適應不良.

特別這個男人時常陰晴不定.

"秦少."湛藍禮貌打招呼.

隨著他一步步的靠近,空氣都開始變得稀薄.

秦天熠陰森森的語氣透著克制下的慍怒,"晚上玩得可愉快?"

他火急火燎趕回來,她倒好,和其他男人有說有笑.

一團無名烈火在心中盤旋.

"還……還好."湛藍嗅到了危險氣息,放下水杯,倉皇站起身,"這麼晚了,要吃宵夜嗎?"

湛藍邊說邊朝廚房走去,備顯狼狽.

除了天曜,她沒有和男人單獨相處的經曆,會心慌是很正常的吧?

秦天熠哪容許她逃避自己,拉著她的手,猛地朝懷里拽.

"哎喲--"

她悶哼,鼻尖撞在結實矯健的胸肌上,硬生生的疼.

鼻翼與淚腺緊密相連,純生理的,湛藍當即熱淚盈眶.

秦天熠勾起她的下顎,逼她直視.

菲薄的唇翕張著,看她楚楚可憐的模樣有絲不忍,"你是我的,知道嗎,不准勾三搭四."

勾三搭四?

你才不知廉恥呢!

湛藍收斂了淚光,被他傷人的話傷到,沉著臉撇清關系,"秦少請自重."

頓了頓,她嗆道,"我不是你的."

她只跟秦天曜有關系,跟秦天熠沒有.

秦天熠嘴角上揚,冷嗤了下.

是不是,身體最誠實.

他俯身含住她柔軟的唇,火辣而熱切.

湛藍緊咬貝齒,扭頭左右反抗,不肯讓他得逞.

秦天熠繾綣的吻著她性感嬌柔的唇瓣,手指滑進她的衣襟,磨砂著她的腰間.

湛藍一哆嗦,情不自禁張開嘴.

真敏感.

秦天熠滿意的笑了.

瘋狂而霸氣的吻,席卷了她的口腔,肆虐著彼此的神經.

"嗯--"湛藍悶哼,伸手用力地捶打他.

秦天熠任由她貓爪似的撓癢,右手緊扣她的小蠻腰,兩人緊密相接,貼的密不透風.

火熱,穿透薄薄的衣衫,直達她的皮膚.

湛藍不安的扭動俏臀,卻讓他的熱情更加肆意.

無論如何抗拒,仍阻止不了他蠻橫的啃噬.

湛藍悲傷的無以複加.

秦天熠,混蛋!

明明打定主意要和他保持距離.

就在湛藍快要窒息的時候,秦天熠才放開了她.

她張皇推開,捂著微微紅腫的唇,狠狠瞪著,"秦天熠,你不講信用!"

這個男人,發起情來真是毫無預兆.

秦天熠邪欲滿滿的眼瞳微不可見的滑過一絲落寞,隨即掩蓋在上揚的唇角中,嗓音沙啞透著迷離,"我餓了."

"你!……"湛藍郁卒,這事就這麼風輕云淡的揭過去了?

"餓了自己做."她咬牙,從齒縫里迸出幾個字.

秦天熠眉頭蹙了蹙,"哦?"

輕咦一聲,盯著湛藍的目光又複燃起熊熊浴火,"還是想我繼續吃你?"

話很輕,卻激得湛藍如旋風一般飛速消失.

野蠻人,惡霸!

湛藍一邊煮速凍餃子,一邊暗罵秦天熠.

小臉揪得都能擰出水來.

看著咕嚕咕嚕翻滾的開水,真恨不得丟他進去煮.

待餃子煮熟,湛藍關掉煤氣,盛了一碗給秦天熠端去.

"嗯,繼續盯著."

收了電話,秦天熠幽深的眼眸變得更加暗沉.

沒有問題?

怎麼可能呢?

"他"迫切的除掉父親,怎麼可能沒有問題?

湛藍走近,感受到他渾身散發的瘆人寒意,放下碗筷就逃.

可顯然有人比她的動作更快.

秦天熠一個用力,圈她坐在腿上.

湛藍努力想站起來,卻被禁錮得動憚不得.

秦天熠埋首在她耳邊,聲音低沉而脆弱,"別動."

湛藍神識晃了晃,見秦天熠再也沒有動作,也就安靜了下來.

任由他抱著,摟著.

發生什麼事了?

讓如此強大的男人展露出脆弱的一面?

湛藍仰頭望著天花板揣測.

脖子漸漸感到僵硬,她伸手推他,卻被粘稠的東西糊了一手.

"秦少……"湛藍輕喚,拿近手指一看,"啊……血!"

她驚悚的盯著指尖,又望了望他,"你流血了."

因為他永遠穿的是黑色襯衣,所以看不出血跡.

秦天熠卻是一副淡然之色,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去幫我拿藥箱,書櫃最下面的格子里."

湛藍"騰"的起身,以最快的速度沖出去拿來藥箱.

彼時秦天熠剛好脫下黑色襯衣,露出古銅色肌膚,以及大大小小,有深有淺的傷疤.

整個背部瘡痍滿目.

沒有一塊完整的皮膚!

湛藍心底顫了下.

提著藥箱蹲在他面前,視線正對上他胸前腥紅的一片.

"會換藥嗎?"秦天熠溫柔的問.

也不知道是因為失血造成的虛弱,還是其他?

湛藍心跳少漏了一拍.

"不會."她搖頭,急忙又道,"我可以給你打下手."

"好."秦天熠聲音柔和,輕笑著,"先幫我把繃帶剪了."

湛藍拿起剪刀,小心翼翼的剪開繃帶.

秦天熠一個口令,她一個動作,配合的完美默契.

看著換下來一大塊染紅的砂布,湛藍的心莫名抽搐著,"秦少,你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

秦天熠睨她一眼,眼底滑過一絲戲謔,"剛剛,你不是很用力的捶麼?"

"哪兒有!"湛藍瞪他.

想起兩人窒息的擁吻,一抹潮紅悄然爬上臉頰.

她慌亂的收拾一地狼藉,埋著頭不敢看他.

秦天熠的眸光忽然變得深諳,若有所思道,"藍,怕嗎?"

怕?

湛藍身形一滯,他的傷口觸目驚心,說不定哪天亡命在刀下,不害怕是騙人的.

"是."她老實回答,不帶一絲猶豫.

室內陷入詭譎的沉寂.

湛藍收拾好醫療垃圾,起身.

卻被他再次一攬,圈在懷里,嗓音嘶啞而低沉,"習慣就好."

湛藍皺眉,什麼叫習慣就好?

如果他一直不承認,她會逃給他看!

秦天熠看出了她的想法,帶著命令的語氣道,"別想著逃離我,我此生都不會放開你."

上篇:第22章一個長相像他,一個氣質像他    下篇:第24章跟蘇少約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