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26章你怎麼不姓管?   
  
第26章你怎麼不姓管?

g,更新快,無彈窗,!

第26章 你怎麼不姓管?

當秦天熠回來的時候已是凌晨零點,打開次臥房門,床上空蕩蕩的沒有半個人.

他找了屋里所有角落,也沒有發現湛藍的影子.

秦天熠慌了,拿出手機撥打她的號碼,卻聽到關機提示.

煩躁的將手機甩向一旁,秦天熠來到電腦前,打開監控.

湛藍,你最好不要夜不歸宿!

更不要跟某個男人鬼混!

秦天熠滿臉陰鷙,搜索著熒幕里湛藍的身影.

當他看見她准備打開門,又收回手時,眉宇擰得揪成團.

順著她的腳步,畫面定格在樓梯口.

湛藍躲著牆角,蜷縮成團,抱著雙腿細細抽噎.

哭了?

為什麼?

秦天熠再無遲疑,朝樓梯跑去.

因為急促的腳步聲,震亮了梯道的感應燈.

湛藍縮在角落,緊緊抱著自己,呼吸均勻而平穩.

睡著了?

懸著的石頭終于落下來,秦天熠好氣又好笑.

看著可憐兮兮的女子,心里不期然趟過一絲不舍.

他俯身抱起她,朝屋里走去.

湛藍睡得很沉,放在床上也沒有驚醒.

秦天熠見她睡態香甜,也跟著和衣躺下.

磨砂著她臉上干涸的淚痕,秦天熠歎口氣,"為什麼哭了?"

酣睡的人無法回答他,只余一陣冷風拂過……

湛藍素來有睡懶覺的習慣,但今晨,她醒得很早.

確切的說,是脖子枕的硬物太過僵硬,落枕了.

"嗯~"湛藍臉色難看,嘶啞著嗓音.

睜眼,一雙如墨似海的黑瞳映入眼簾.

湛藍條件反射的坐了起來,指著秦天熠,"你你你……"

她驚悚的盯著床上悠閑慵懶的男人,又看看自己.

幸好衣服還在,他們沒做什麼.

"早."

秦天熠性感的音調回蕩在室內,唇角微微上揚,展露出迷人的弧度.

"見鬼了!"湛藍驀地跳下床,火速往外跑.

一大清早就看見秦天熠那張妖孽的臉,她是不是昨晚哭壞腦子了?

秦天熠怎麼可能會出現在她床上,還笑得那麼好看,那麼迷人.

湛藍張皇的跑進浴室,扭開水龍頭,捧著冷水拍打在臉上.

惺忪的神識陡然清醒不少,湛藍看著鏡子里滿臉水滴的自己,才確定不是做夢.

剛剛,真的是秦天熠?

她記得昨晚在走廊里哭著哭著睡著了,怎麼會在床上?

莫非是他抱自己進來?

不想承認,卻也是事實.

唉!

湛藍洗漱完畢,打開浴室門.

秦天熠正斜倚在門邊,舉手,准備敲門.

湛藍愣了愣,垂下頭,越過他離開.

秦天熠抓住她的手腕,低沉的聲音自頭頂傳來,"昨晚,你為什麼而哭?"

湛藍臉部肌肉不自覺抽了下,他怎麼會知道她哭了?

"沙子進眼睛里了."她敷衍著.

秦天熠顯然是不相信,拽她入懷,深邃的眼眸似要看穿什麼,讓她無所遁形.

"這個理由沒有說服力."

湛藍郁卒,大清早的沒工夫迎合他,于是口氣不佳道,"你怎麼不姓管?"

管她工作,管她化妝,連哭也要管!

真是……

說好的高冷總裁呢,秒秒鍾變雞婆真的好麼?

秦天熠劍眉微蹙,擒住她的下顎,俯身吻上她明豔動人的唇.

"唔--"湛藍悶哼.

根據以往被強吻的經曆,她學乖了,也不再做無謂的掙紮,以為能夠把那張比泥鰍還滑的舌頂出去.

秦天熠勾舐著她的舌尖,刺激著湛藍的神經.

湛藍心底一沉,努力不讓自己迷惑在他嫻熟的吻技中.

"嗯~"一聲輕吟自她口中溢出.

那個聲音太陌生,陌生的讓她心尖顫栗.

湛藍眼瞳一凝,狠狠咬著在嘴里肆無忌憚的巧舌.

秦天熠邪肆的眼眸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光,驀然,用牙齒撞擊著她的牙齒.

痛!

湛藍不得以松開.

秦天熠揚起得逞的淺笑,更加肆無忌憚的吻著湛藍.

直到她無法呼吸,直到她癱軟在他懷里,才放開.

"願意說了嗎?"喘著粗氣的低沉嗓音回蕩在她耳邊,魅惑而危險.

湛藍一把推開秦天熠,跳得老遠.

雙目赤紅,橫眉冷對大吼道,"我想天曜了!!!"

該死的男人!

湛藍用手使勁擦去他留在唇角的余溫,漠然轉身.

淚,在這一刻同時決堤.

混蛋!

明明有女人,為什麼還要招惹她?!

秦天熠沒有想到得到的會是這麼一句話,傻愣當場.

半響,湛藍換好衣服,氣沖沖走出來,也收拾好了情緒.

秦天熠沒有再攔她,只是在她走至玄關處時,幽幽說道:

"藍,如果他一直不會出現了呢?"

湛藍身形趔趄兩步,沒有回頭,語氣卻無比堅定,"那我就一直等下去."

新熠公司

湛藍剛到,送花小哥捧著一大束百合出現在公關部,"請問,誰是湛小姐?"

整個公關部,只有湛藍一人姓湛,除了她不會有第二人.

湛藍疑惑的走進,"誰送的?"

"那位先生沒說,我們只負責送……湛小姐,請在這里簽字."

湛藍快速落下姓名,接過花束.

魏晨曦好奇的湊過來,"喲,好大一束黃百合啊."

她湊近聞了聞,又道,"黃百合代表快樂,誰這麼有心?"

湛藍拿起花束里的卡片,茫然道,"晨曦,你是百科全書嗎?"

"嘿嘿,我不是,度娘才是."

卡片上沒有寫一個字,只畫了一幅卡通少女,以及幾個手勢.

"這什麼呀?看不懂."魏晨曦尖叫,"阿藍,你看明白了嗎?"

這動作,不是前天晚上蘇遠航比劃的手勢嗎?

湛藍闔上卡片,唇角彌散著似有似無的淡笑,"咳咳……我也不知道."

魏晨曦扁了扁嘴,打趣著,"有內涵的人談個戀愛都與眾不同,真羨慕."

湛藍見她酸溜的樣兒,把卡片放回花中,又將花束塞進魏晨曦手里,"你喜歡,送你好了."

"我可不要,又不是送給我的."魏晨曦嘴上說不要,卻死死抱著百合花,"文縐縐的愛情方式,不適合我."

她拿起明信片還給湛藍,"卡片收好,花兒我替你插去."

"咳咳……好,謝謝."

"怎麼?感冒了?"

"應該不是."最近兩三天,湛藍總是感覺喉嚨干澀沙啞,除此之外身體也沒有其他毛病.

她並沒有多加在意.

上篇:第25章沒有勇氣去接受    下篇:第27章突然休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