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28章如果你是為了他彌補,不需要   
  
第28章如果你是為了他彌補,不需要

g,更新快,無彈窗,!

第28章 如果你是為了他彌補,不需要

"唐悠?"秦天熠蹙著眉頭,"你身體不好怎麼下來了?"

"聽說秦少來了."唐悠莞爾一笑.

秦天熠淡淡應了聲"嗯",沒有再說話.

碩長的身軀斜倚在牆邊,他的樣子看起來猶豫而傷感,早已失了凜然的氣質.

秦天熠在害怕什麼?

唐悠禁不住好奇,開口詢問,"里面,是什麼人呢?"

秦天熠睨她一眼,菲薄的唇翕合著,透著森冷,"帝豪歌女."

歌女?唐悠眼睛里燃起怒火,"又有一個嗎?"

前段時間,她的喉嚨一直反反複複瘙癢,以為是小風寒,便沒有引起重視.

誰知道不能言語時,才查出嗓子壞的連說話都困難.

"嗯!"秦天熠重重回應.

唐悠心里澀然,跟著紅了眼眶,"秦少,我以後不能唱歌了……"

失去天籟般的嗓音,也意味著失去謀生的技能.

秦天熠墨瞳一聚,深深看了眼唐悠,"聽說你想進演藝圈?"

唐悠倏地抬頭,卻聽他又道,"等你好了,我會安排."

"謝,謝謝,秦少……"唐悠激動的眼瞼濕潤.

"你既然是帝豪的人,我自然不會虧待."

唐悠再次鞠躬感謝,返回住院病房,沒有多做逗留.最新最快更新

不知過去多久,醫生打開緊閉的大門,走了出來.

他來到秦天熠身邊,恭恭敬敬道,"秦少,湛小姐已經脫離危險期,沒有性命之憂."

"嗯."

他平淡應著,內心卻沸騰了起來,唇角也不自覺高高上揚.

……

靜謐的病房內,隔日,湛藍睜眼時,還是被太過堅硬的身體驚醒.

熟悉的味道,冷峻的臉龐,陌生的鷹眸.

秦天熠直勾勾看著她,嘴唇暈染了絲笑意,"早."

他俯身,在她唇上淺淺啄一口.

湛藍眼角抽了抽,說出的話冷淡而疏離,"下去!"

他既然有心愛的女人,就不要對她這麼曖昧.

秦天熠臉上的笑意瞬間僵住,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深的黑線.

若不是考慮到她身體太虛,他一定狠狠收拾她!

湛藍見他沒有動作,手腳並用的推他下床.

醫院的病床本來是單人床,湛藍這麼一推,秦天熠狼狽的跌下床.

好在他身手不錯,手掌一用力,安然落地.

"湛藍!"秦天熠火冒三丈怒視.

湛藍卻是閉上眼睛,不看不聽.

"先放過你!"他隱忍著,踩著沉重的步子離開病房.

秦天熠,你他媽有病!

守了一夜沒合眼,得到的卻是這個下場!

湛藍在他走後緩緩睜眼,神色複雜的看向門口方向.最新最快更新

如果秦天曜和秦天熠真是雙胞胎兄弟……

"秦天熠,如果你是為了天曜來彌補,我不需要!"

無盡的心酸湧上心頭,她不需要替代品,只想要天曜出現在身邊.

湛藍用力吸吸鼻子,昨晚,怎麼會暈倒?

意識停留在酒吧後台倒下去的那一幕,之後再無印象.

又是秦天熠救了她嗎?

這麼想著,湛藍心里不免對剛剛的行為感到過意不去.

可是,做都做了,如何反悔?

甩甩頭,她命令自己不去想他.

視線移動,湛藍看見一旁的心電監護和氧氣管.

自己,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圈?

湛藍按下呼叫按鈕,不一會兒護士前來.

"請問,我得了什麼病?"

"過敏性休克,你現在感覺如何?"護士一臉溫和道.

"喉嚨干澀,腦袋沉重,其他沒有了."

"嗯,這都是正常反應,昨晚給你用了急救藥."

護士說完,用手觸摸著湛藍的脈搏.

一分鍾後,她笑道,"沒問題,都恢複得很好."

"護士,那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這個……得根據你的病情,確定痊愈才行."

話席間,門外傳來一陣鬧哄哄的吵鬧.

"放我進去,我要去看湛藍."

魏晨曦被門口兩個五大三粗的保安攔著不讓進.

"不行."秦少吩咐了,任何人不得靠近.

"你!"魏晨曦指著彪悍男子,暴脾氣直線上升.

要不是打不過,闖不過,她真想硬擠.

"湛藍!湛藍!我是晨曦!"

魏晨曦對著門里大吼,企圖引起湛藍的注意.

適時,護士走了出來,對兩位大漢道,"湛小姐說了,讓這位小姐進去."

"不行."保安依舊冷冷拒絕.

"你們!"護士氣急,冷著臉挖苦,"是不是要湛小姐下床過來,你們才肯放人?"

不等保安回話,護士又道,"湛小姐病情不穩定,如果出了意外,誰負責?"

保安被護士的話嚇傻,互相對視.

是啊,如果湛小姐有意外,誰也負不起這個責任,秦少一定會怪罪下來.

可是放人進去,玩忽職守也是要受處罰.

四人僵持時,其中一個保安道,"要不這樣,我打個電話,如果上面同意我們就放人."

"隨你們."護士說完,越過保安離去.

話已帶到,其他不關她的事.

"謝謝."魏晨曦禮貌的朝護士道謝.

再看向保安時,眼里滿是挑釁.

"喂,你們奉誰的命令在這里?"

保安沒有理她,一個人正在打電話,一個人筆直站著,精神炯炯.

"是,好的……我明白."

掛斷電話,保安態度大逆轉,恭敬道,"魏小姐,你請進."

魏晨曦狐疑的看著變個人似的保安,也沒有再抬杠,不自然的說道,"謝了."

抬步進去.

門口兩人,不會是公司安保部的同事吧?

湛藍一見魏晨曦提著花籃進來,臉色凝重,不由問道,"外面怎麼了?"

魏晨曦撇撇嘴,沒有將不愉快的插曲放在心里,"有人守著,不讓進."

"有人守?"湛藍滿臉疑慮,腦袋蒙圈兒.

"嗨,別管他了,愛守守唄.倒是你,怎麼會突然進醫院?"

魏晨曦放下花籃,擔憂道,"你不知道,今早經理讓我代表公關部過來看你時,嚇我一跳."

好好的一個人,怎麼說住院就住院?

湛藍努力扯出一個安心的笑容,"我沒事,你們大驚小怪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魏晨曦一邊拍著胸脯,一邊湊近湛藍耳朵.

壓低了聲音,"阿藍,我怎麼覺得這陣仗,像是電影里黑幫尋仇呢?"

湛藍沒好氣的拍了下魏晨曦,"瞎猜測什麼呀,電影看多了吧."

見晨曦臉上平緩了些,又道,"以後少看點古惑仔."

湛藍話雖這麼說,心里卻是更沉重,秦天熠背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傷,可不是作假.

消失的一個月里,他招惹了誰?

或者,胸前那道醒目的傷口是如何造成?

上篇:第27章突然休克    下篇:第29章另類審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