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31章再動,浴巾掉了   
  
第31章再動,浴巾掉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31章 再動,浴巾掉了

"不要."

湛藍尖聲驚叫,再也不遲疑,扭鎖開門.

她剛打開門跨了一步,被人攔腰一把撈進懷里.

"啊--,放開我,秦天熠,放開我."

湛藍踢腿蹬腳的反抗著.

秦天熠置之不理,"啪"的一聲將門掩上.

上鎖,抱湛藍返回里屋.

他邪肆的語氣噙著一絲流氓氣息,"再動,浴巾掉了."

"……"湛藍再也不敢掙紮,乖乖的停下來,深知自己逃不過魔掌.

她緩了下思緒,沒好氣的問,"喂,我明明反鎖了,你怎麼進來的?"

秦天熠丟給她一個大白眼,"你不知道旅游區的保全工作我負責嗎?"

合法流氓!

湛藍腹誹.

"心里在罵我?"秦天熠輕咦,危險的鼻息順著頭頂灌入她的神識.

"哪敢!"湛藍口是心非道,"秦天熠,我不跑了,你可以放我下來了吧?"

掛在他手上,她心虛,總覺得臉紅耳赤.

秦天熠低吟的應了聲"嗯",放開湛藍.

適時,門外傳來敲門聲.

秦天熠轉身往走廊走去,湛藍卻一陣旋風跑在前面,"誰啊?"

生怕來人知道她屋里有個男人似的.

這令秦天熠微微蹙眉.

門外響起服務員禮貌的話語,"小姐你好,我們來收濕衣服,拿去替您烘干.

山頂時常會毫無預兆的下雷陣雨,酒店提供這項免費服務.

"好的,你稍等."

湛藍暗自松口氣,幸好不是蘇遠航.

從浴室拿來濕透了的衣服,秦天熠一把搶過,沉著聲命令,"進去."

湛藍努了努嘴,聽話的轉身.

真是個霸道男人.

她來到床上,拿被子將自己捂得密不透風,蜷縮在床頭.

秦天熠走進來看著她死死拽著被子,好氣又好笑.

她就這麼防著他?

空氣仿佛都凝結了.

"喂,秦天熠,你們家門是不是壞了?"

"哦?怎麼說?"秦天熠眼角飛揚著.

"我昨晚睡覺之前明明反鎖了,醒來卻沒有."

秦天熠眸光閃爍,唇角的笑意不自覺加深,"有可能是你晚上夢游呢?"

夢游?

她有夢游的習慣嗎?

唉,誰知道.

她向來睡著之後什麼都不記得.

湛藍也不再糾結反沒反鎖的問題,抬眸看了眼向床邊走來的秦天熠,心跳莫名加快.

"那個,那天謝謝你."

遲來的道謝,終歸是欠他的.

秦天熠邪魅一笑,"這麼簡單就想抵救命之恩?"

湛藍郁卒,狠狠瞪著邪念滿滿的男人,她是不是又主動給自己挖了個坑?

"那你想怎麼樣?"

秦天熠唇角的弧度擴得更大,性感渾厚的嗓音噙著一絲沙啞,"吻我!"

吻?……

湛藍恨不得拿枕頭砸他.

"換一個."

秦天熠眉頭皺了皺,跨步上床.

"你,你……干什麼……"她嚇得直哆嗦.

一陣電話鈴解救了湛藍的窘迫,秦天熠瞅了她一眼,轉而拿起手機.

"天熠,我……我摔倒了,好疼……"無線波里傳來女子細細的抽泣聲.

秦天熠劍眉緊擰,語氣也變得擔憂起來,"等著,我馬上過來."

收了電話,秦天熠複雜的看向湛藍,沒有再靠近,語重心長的說,"離蘇遠航遠點."

湛藍敷衍點頭,一雙星眸不以為意.

秦天熠暗自歎氣,看來她對他並不信任.

這個認識堵在心里,淤積成傷.

留下一個"你等著"的眼神,他下床,走人.

直到關門聲傳來,湛藍緊繃的神經才松懈下來.

呼--

終于走了,她深呼一口氣.

只是為何,心底會有一股難以抹去的失落感?

瓢潑大雨漸漸變小,變成綿綿細雨,憂傷了人的心房.

湛藍掀開被子站起身,行至落地窗前,煩沉的陰霾始終驅不散.

好似天曜為了其他女子棄她而去的那樣悲哀.

湛藍蜷縮成團,坐在冰冷的瓷磚上,倚靠在透著寒意的落地玻璃.

睫毛一眨一眨,毫無焦距的目視遠方.

她看著秦天熠冒雨走出酒店,朝山下而去.

那里,有個女人在等他.

淚,婆娑了眼眶.

湛藍,你怎麼這麼沒用呢?

他不是你的天曜,你為什麼而難過?

抬手擦掉眼淚,湛藍決定下一次看見秦天熠問一問他,天曜到底怎麼了?

她已經做好接受一切可能的准備.

門鈴再次響起,服務員送來了烘干的衣服.

穿著暖暖的裙子,湛藍來到孩子們的會議室.

蘇遠航正和小朋友收拾被雨水淋濕的畫紙,認真而專注.

"需要幫忙嗎?"

蘇遠航笑看著她,將手里的畫紙遞上前,"你幫我把它放在最邊上."

"好."

一張一張分開擺在地面,小朋友一個個神色凝重,臉蛋揪得成麻花.

每一張畫前站著一個小朋友,那是他們忙活一天的心血,卻被老天糟蹋得失了藝術美感.

蘇遠航從第一副畫開始,用手勢和小朋友交流著畫里的不足和優點.

湛藍全程呆萌,不明所以的看著他們比劃.

好像這一刻,她倒成了不正常的人.

蘇遠航說的沒錯,這群孩子不僅懂事,而且很聰穎.

如果不是聾啞,他們的世界將多姿多彩.

靜謐的空間里,湛藍雙眼盯著光彩熠熠的蘇遠航,似乎他成了這群孩子灰暗世界里的明燈.

一如天曜,是她的明燈.

不知不覺,湛藍看得有些累,眼簾疲憊的垂了下.

一張薄毯子披在身上,瞬間驚醒湛藍.

她抬眸,對上一雙燦若星辰的眼睛.

"要不要回房間躺會兒?"

"不要!"她肩膀一顫,想也沒想大聲拒絕.

房間里到處充斥著秦天熠的氣息,她不喜歡.

為了防止自己胡思亂想,還是待在人多的地方.

"呵呵,隨你."蘇遠航席地坐在她身邊,"看這綿雨的架勢,今晚怕是回不去了."

湛藍跟著望向窗外,無心應著"嗯".

不知道秦天熠接到那個女人沒有?

她應該是趙馨恬吧?

"也好,雨過之後的朝陽特別美,正好明天可以和你一起看."蘇遠航意有所指的說道.

"嗯."湛藍沒聽清他說的話,隨口回答.

心不在焉?

她在為什麼煩惱?

蘇遠航伸出白皙碩長的手,拉著湛藍來到孩子們的中心.

分散她的注意力,免得她一個人孤單的融入不了環境,"我教你手語."

"好."她笑著應道.

蘇遠航是一個很有耐心很細膩的老師,簡單的手語,她一學就會.

再加上與孩子們對手練習,湛藍輕松掌握.

不知不覺,夜幕降臨,窗外墨黑一片.

孩子們已經睡下,徒留湛藍和蘇遠航兩個人.

氣氛忽然變得曖昧起來.

湛藍尷尬的搓著手指,眼光四處漂移,略顯無措.

"要休息嗎?"蘇遠航問.

"嗯……"湛藍吞吞吐吐,心虛道,"遠航,我們能不能換個房間?"

上篇:第30章有你就喜歡    下篇:第32章我伺候的不夠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