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32章我伺候的不夠好?   
  
第32章我伺候的不夠好?

g,更新快,無彈窗,!

第32章 我伺候的不夠好?

不知道秦天熠會不會回來?

就算他回來,她也不想見他.

"好."蘇遠航和煦的笑著.

他……同意了?

不問為什麼?

湛藍為他的體貼感動.

平心而論,蘇遠航是個不錯的朋友,不管她有什麼要求,一律答應,從不多問.

這樣的人,做朋友很舒心.

似乎從這一刻起,湛藍認定了蘇遠航這個朋友.

伴隨著綿綿細雨,她漸漸入睡.

不知過去多久,一道響天雷轟隆隆落下,驚醒了還未睡沉的湛藍.

她下意識縮緊身子,摸向手腕處.

手腕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驀地,她睜眼,赫然坐起身.

同心結呢?

她從不離身的同心結呢?

那是天曜留給她唯一的禮物.

湛藍在屋內四處翻找,翻了個底朝天也沒有找到.

她才想起,這是蘇遠航的房間.

會不會晚上落在會議廳了?

湛藍打開門,焦急的朝會議廳走去.

卻在此時,另一間客房的門同時打開.

"湛藍!"秦天熠看著她從蘇遠航房間出來,整個人肺都氣炸了.

湛藍一頓,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便沒有在意,繼續往前走.

看在某怒火攻心的人眼里,卻是做賊心虛的表現.最新最快更新

秦天熠大步流星追上湛藍,將她抵在牆上,滿臉陰鷙,"見到我,想跑去哪兒?"

"放開,秦天熠,放開我."

她要找東西,找不到會死……

湛藍的反抗徹底激怒了秦天熠,一把將她抗在肩頭,朝另一間房走去.

"啊--"

湛藍頓感頭重腳輕,有點失重,"秦天熠,你要干什麼!"

碰的一聲,盛怒的秦天熠狠狠關上門.

湛藍不知他發了什麼瘋,怒氣這麼大,可是她心里也很難過啊.

同心結找不到了,她怎麼對得起天曜?

越想越氣,湛藍張開利齒,朝秦天熠肩上咬去.

"嗯--"

秦天熠悶哼.

她還真敢咬?!

"啪",響亮亮的巴掌落在湛藍質感柔軟的臀上,拉響了火花四濺的前奏.

"唔--"

湛藍吃痛,火辣辣的痛覺麻木著神經.

她還沒有從重重一巴掌中緩過神來,人被扔進了浴缸里.

緊接著,冷水從頭頂沖刷下來,遮擋了視線.

一只手死死捏著她的下顎,逼她張嘴.

吻,帶著憤怒和懲罰,吞噬著湛藍.

秦天熠粗魯而蠻橫的席卷著她口腔里的一切,好幾次都差點害她窒息.

"唔--"

湛藍難受的想吐.

秦天熠卻覺得還不夠,又加重了力道.

粗礪的手掌沿著腰間下滑,撕碎了她的衣裳.

"不!"湛藍哀叫.

"怎麼,蘇遠航可以碰你,我不可以?"他如鬼魅的聲音回蕩在狹小的浴室.

"不是,不是……混蛋,滾開……"面對他突發的猛獸興情,湛藍害怕的語無倫次.

"還是說,我伺候的不夠好?"

毫無章法的吻,再一次侵蝕了她.

漫漫長夜,室內上演著美女與野獸的原始運動……

事後,湛藍兩眼無焦,死魚般盯著天花板,兩行熱淚不自覺的滾滾流下.

"秦天熠,我再也不欠你任何東西!"

如果這樣能抵消他的救命之恩,她認!

只是,心頭的創傷,誰能撫平?

被憤怒沖昏頭腦的秦天熠看著湛藍生無可戀的痛苦樣子,心同時被狠狠抽著.

其實在釋放的那一刻,他已經想通.

自己派去保護湛藍的人,不可能看著她和蘇遠航在一個房間而不上報.

他是被眼睛看見的給氣得失了理智.

可惜,事已至此,無法挽回.

秦天熠小心的擁湛藍入懷,嗓音嘶啞而噙著一絲歉意,"藍,你欠我的,何止這些?"

湛藍閉上眼睛,封存了眼底的悲傷.

……

蘇遠航想和湛藍一起看日出的願望沒有實現,電話一直響,沒有人接聽.

直到八點過,湛藍從外面回來.

"阿藍,你去了哪里?我一直打不通你電話."

蘇遠航站在門口,等她多時.

湛藍牽強的扯出一個笑臉,"我去拿了點東西."

撒謊!

蘇遠航一眼看出了她的謊言,卻沒有拆穿.

昨天穿的不是白色裙子嗎,今天怎麼變成淺藍色連體衣?

太多的疑問環繞著蘇遠航,但他終究沒有問出口.

湛藍掏出門禁卡開門,在關門之前,蘇遠航抵著門邊,意味深長道,"有什麼需要我幫你的嗎?"

她搖頭,關門.

徒留一臉擔憂的蘇遠航.

再出來時,湛藍仿佛又似個沒事人,只是身上散發的防備又重了幾分.

"蘇少,你看見我的同心結了嗎?"

不曉得是不是洗澡時脫下來,放在床頭櫃上?

蘇遠航放在褲袋里的手一滯,"沒有,要不要我幫你找找?"

"不用了……"

湛藍的嗓音有氣無力,連最後一絲念想也不給她留嗎?

"吃早飯了嗎?我還沒吃,陪我去吧."

蘇遠航不由分說拉著湛藍往餐廳走去.

世界很小,不想遇見的人總是能不期而遇.

湛藍看見秦天熠的第一眼下意識想逃,卻被蘇遠航死死拽著.

還拽到了秦天熠和趙馨恬的隔壁.

他們的對話,全無遺漏的聽在兩人的耳朵里.

"天熠,你讓我過來,就是為了一起看日出嗎?"趙馨恬羞澀道,語氣里掩飾不住的開心,"能和你度過浪漫的早晨,即使扭傷腳也值得."

爛人!

一邊寵著愛著趙馨恬,還一邊對她耍流氓!

湛藍狠狠問候了秦天熠祖宗十八代.

秦天熠:"……"

對于趙馨恬總是自作聰明的曲解,他從來不會糾正.

但這一次,因為隔壁坐著湛藍,秦天熠有些不自然.

唇角扭曲的抽了抽,他還是沒有多做解釋.

"有件事情需要你幫忙."秦天熠淡淡開口.

"什麼事情?"趙馨恬壓抑著激動,盡量表現得淡然.

"幫我帶一個新人,我會投資給你們拍電影."

不是他有什麼要求?

趙馨恬臉色當即耷了下來,"男的女的?"

"女的."

"她是你什麼人?"趙馨恬尖銳的質問.

"什麼也不是."秦天熠有些不耐煩,面上卻沒有任何表現,"她只是帝豪的一個歌女,叫唐悠,壞了嗓子無法唱歌."

"好吧."趙馨恬軟了下來,"只要她對你沒有不該有的想法,我就幫."

秦天熠沒好氣道,"我這麼凶神惡煞,誰敢對我有好感?"

說這話時,秦天熠的目光瞟向了湛藍.

"胡說!我周圍的人都爭著要做你的情人,你不知道我暗中除了多少情敵……"

呃--

趙馨恬連忙閉嘴,她是不是一時興奮說了不該說的?

上篇:第31章再動,浴巾掉了    下篇:第33章日久總是能生情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