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34章他怎麼會死?   
  
第34章他怎麼會死?

g,更新快,無彈窗,!

第34章 他怎麼會死?

秦天熠冷冽的臉鐵青,眸光變得凶狠起來,"死了!"

死……

死,了?

湛藍全身的力道似被瞬間抽干,手指一滑,松開了秦天熠的衣袖.

"怎麼會死呢?"

她低聲呢喃,滿臉錯愕.

不會的,天曜說了等她長大就娶她,說了只要她回頭就能看見他的存在.

那個像太陽一樣照耀她的人,怎麼會死呢?

兩行清淚如瀑布般傾瀉而下.

湛藍猛地抬手死死攥著秦天熠的襯衣,歇斯底里的咆哮:

"他為什麼會死?他為什麼會死?他為什麼會死!"

秦天熠緊抿薄唇,眼中的痛苦並不比她少.

伸手攬她入懷,秦天熠安撫著她的背脊,"我會替他報仇,你放心."

"哇--"

湛藍再也抑制不住的失聲痛哭起來.

那樣的悲慟欲絕……

哭到最後差點噎了氣.

秦天熠心疼的一下下安撫,眼睛澀然的厲害,"好了,別哭了."

湛藍緩緩抬頭,一雙眼腫的跟包子大小,"我想……去……看他."

"好,明天帶你去."秦天熠點頭承諾.

止住的淚再一次滑落,湛藍悲痛的無以複加.

秦天熠打橫抱起她放在床上,緊緊擁著,柔聲細雨道,"睡吧."

許是太過傷心欲絕,湛藍忘了對他的親密抗拒,聽話的閉上眼睛.

腦海里不停閃現和秦天曜在一起的兩年光陰,他的體貼,他的溫柔,他的呵疼備至……

是夜,蒙上了詭譎的氣息.

陣雨過後,空氣布滿陰沉,映襯著室內的淫蜜.

男人一次又一次折磨著身下嬌小的身體,似要將她撕碎.

"啊!不要!走開--"

湛藍尖叫,被噩夢嚇醒.

手腳並用的又蹬又抓.

有人輕柔的握住她的手,低沉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做噩夢了?"

湛藍迷茫的睜眼.

抬眸,看進秦天熠那雙諱莫如深的眼里.

夢?

又是噩夢嗎?

同樣的夢,糾纏了她11年.

湛藍胸口劇烈起伏,久久無法平靜.

"沒事."她垂眸,掙開他下床.

除了天曜,誰也無法緩解她的噩夢.

如今天曜不在了,又開始循環嗎?

湛藍故作堅強的走向洗手間,卻被秦天熠從後背抱住.

他長滿胡渣的下巴磨砂著她香軟的頸子,呢喃著,"藍,我愛你."

愛?

湛藍身體一顫,眼淚差點又奪眶而出,"對不起,我不愛你."

她搬開環在腰間的手,絕然的走進浴室.

她說過,她不需要秦天熠的彌補.

她也不想因此綁架秦天熠,讓他愛不了想愛的人.

一個人的痛,好過三個人的生不如死.最新最快更新

再出來時,湛藍收拾好情緒,又是那副高冷,拒人千里的疏離感.

"帶我去看他吧."

秦天熠深深看了眼湛藍,卻是找不到任何話語緩解她此時的傷痛.

唉!

"等我一會兒."

片刻,秦天熠精神飽滿的出現,"走吧."

兩人來到電梯口,按下負二樓停車場的按鍵.

電梯門關閉時,一雙男人的手硬生生掰開閉合的門.

"嗨,早啊."明烈笑容溫煦,"嫂子,我還沒自我介紹呢,我叫明烈,明天的明,烈日的烈."

明烈是個執著的人.

湛藍無心對他的稱呼予以糾正,只冷冷道,"湛藍."

湛藍不答話還好,這一答話,直接激起明烈滔滔不絕的聒噪本性,"嫂子的名字真別致."

明烈對旁邊那雙警告的眸子視而不見,自顧自說著,"我跟你講,秦天熠是個騷包男,

平時各種冷酷各種霸道,其實就是個內心脆弱又敏感的大白狼.你只要收服了他,保證忠犬得很."

秦天熠:"……"

敢情他成了動物?

頭頂烏云蓋過,他真想拿膠帶封住明烈口無遮攔的嘴.

眼角不期然瞥見綠色按鈕,一抹捉弄從眼底掠過.

秦天熠一只手摟著湛藍,一只手摁了下去.

"啊--"

毫無預兆的,一男一女同時尖叫.

女的是湛藍,男的是明烈.

湛藍在秦天熠摟著她的那一刻下意識想去推,卻在下一秒,"啊"的一聲尖叫,雙手條件反射的摟緊他的脖子.

電梯極速下滑.

幾秒鍾時間,電梯從頂樓降至底樓.

電梯門打開時,明烈第一個沖了出去,扶著門邊干嘔.

湛藍臉色亦不好看,唯一面不改色的只有秦天熠.

他恍若沒事人一樣扶著湛藍走出電梯.

"我靠,坐個電梯都特麼坐出云霄飛車的感覺!"

明烈憤憤抱怨,盯著那抹穩如泰山的背影咆哮,"秦天熠,你特麼要不要這麼變態!"

操!

秦天熠不是人!

明烈發誓,他再也不敢挑釁秦天熠了,至少不會當面挑釁.

秦天熠沒有理會明烈,低沉著聲音問湛藍,"沒事吧?"

湛藍撐著他的手艱難前行,搖頭.

她說不喜歡坐云霄飛車,他會停止惡作劇嗎?

湛藍才發現,原來秦天熠小氣起來是這麼不講理.

坐上車,秦天熠開著黑色寶馬來到墓園.

湛藍跟在他身邊,每踏一步幾乎消耗一分力氣,直到走近刻著秦天曜三個字的墓碑.

她顫抖著將手里的白菊花放在碑前,雙腿癱軟,跪坐了下去.

湛藍伸手撫摸著墓碑上的字,一筆一劃,刻入心底最深處,鮮血流淌,"天曜,對不起,我來晚了."

8年,他靜靜躺在這里8年,她卻一無所知.

同樣孤獨的兩個人,一個人在碑前,一個人在碑後.

"我今天穿了你喜歡的白裙子,好看嗎?"

秦天熠看著湛藍空洞的對著墓碑自言自語,心,像被鋸齒狠狠割著.

好幾次都想撈起她,瘋狂吻著,告訴她,告訴她……

終歸,他只是深吸了一口氣,轉身.

……

帝豪酒吧,自從出了唐悠和湛藍的事件之後,整個酒吧彌散著難以消除的低氣壓.

人人感到壓抑.

唯一沒有感覺的只有湛藍,因為她心底的悲傷,早已蓋過了環境的煩悶.

"誒誒誒,你們聽說了嗎,李丹被關進監獄了,聽說是不公開受審,也不曉得要判幾年?還是終身監禁?"有人八卦道.

"可不是嗎,誰讓她走極端,惹怒秦少?活該!"

"唉,不說她了,倒是唐悠因禍得福,秦少介紹她參演星爺執導的電影,和趙馨恬搭戲,飾演女二號."

"就是就是,好羨慕啊,這電影一播,唐悠的身價肯定水漲船高,一躍成為大牌女明星."

"所以呀,好好干,秦少不會虧待我們的."有人總結陳詞.

湛藍剛下舞台,聽見舞女們七嘴八舌的討論.

一見她走近,幾個女人立馬閉上嘴,也不敢多話.

現在酒吧里私底下都在流傳湛藍和秦少的關系非同一般,誰敢當面嚼舌根?

李丹終身監禁?

怎麼回事?

湛藍眉頭微擰,整個酒吧,她和李丹說話最多.

湛藍來到舞女面前,不解問道,"李丹怎麼了?"

舞女張大了嘴,奇怪的看著湛藍,"你不會不知道她差點害死你,被秦少關進了監獄吧?"

上篇:第33章日久總是能生情的    下篇:第35章鐵石心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