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37章你和他,誰更配湛藍?   
  
第37章你和他,誰更配湛藍?

g,更新快,無彈窗,!

第37章 你和他,誰更配湛藍?

秦天熠跟隨年柏堯急急忙忙返回帝豪會所.

明亮的房間里,一個渾身是血的人躺在床上,黑衣男子正在努力搶救.

"怎麼樣了?"

秦天熠推門而入,急切詢問.

"主人,他恐怕……"另一男子低著頭,筆直的站立,神色肅然而敬畏.

秦天熠眼眸里投射出一道冷冽的光,死死盯著奄奄一息的人.

他走近,森冷的命令,"救不活就讓他說話!"

"是!"

下屬立即從一旁拿出針劑,朝昏迷的人注射進去.

"咳咳--"一口鮮血自男子嘴里噴射出來.

秦天熠上前抓住他的雙肩,黑瞳里泛著迫切,"煤礦的資金轉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

話剛說完,男子氣絕當場,永遠的閉上了眼睛.

"當年發生了什麼?說話啊!"

秦天熠猛然搖晃著冰冷的身體,那力道似要將人骨頭搖散.

靜謐的室內彌漫著詭譎的氣息,沒有人回答秦天熠.

他"唰"的推開,爆跳如雷,"shit!"

"誰來告訴我為什麼會出意外?"

他咆哮怒吼.

年柏堯上前,畢恭畢敬道,"秦少,我們派去的人受到狙擊."

差一點沒能帶回來.

"哦?"秦天熠重重一哼,"誰的勢力能跟我的人抗衡?"

年柏堯答不上來,事出突然,他們也沒料到會有訓練有素的人橫插一腳.

原本以為只是簡單的抓一個人,哪成想會發生槍斗?

"查!"秦天熠冷峻如雕的臉上布滿狠厲.

煤礦爆炸好不容易找到突破口,卻眼睜睜被人斬斷,怎不叫他生氣?

"是."年柏堯頷首.

秦天熠心情極度陰郁的返回宴會.

j-k酒店二樓

原悅還是笑得那麼真誠,蘇遠航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異常.

片刻,他微不可見的點了下頭,"那是自然."

湛藍指尖不自覺捏緊,她再笨,也感覺得出蘇遠航像是應承了原悅什麼事?

原悅似乎察覺到她的僵硬,笑嘻嘻道,"阿藍有興趣加入益基金嗎?可以做公益哦."

湛藍收斂了臆測,微笑點頭,"好."

兩人彼此交換電話號碼,約定下一次有公益活動時聯系.

末了,原悅曖昧道,"祝兩位有個愉快的夜晚,我就不打擾了."

原悅識趣離開,臨到門口時,吩咐樂手放了一首情意綿綿的音樂.

呃?

悅悅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湛藍心里別扭的慌.

"美女的女士,我有榮幸能請你跳個舞嗎?"

蘇遠航彎腰伸手,紳士道.

湛藍看一眼白皙修長的手指,遲疑片刻,將自己的手交到他手中.

于情于理,她沒有拒絕的理由,畢竟蘇遠航不止一次幫過她.

浪漫的爵士樂,配合著兩人輕快,活潑的舞步,仿佛他們是世間最登對的戀人.

秦天熠在一樓碰到下樓的原悅,上前打招呼,"原小姐,好巧."

"秦少有事找我?"

原悅打量著眼前倨傲的男人.

"嗯,有個小朋友得了白血病,想請原小姐幫忙."秦天熠直接道明來意.

"不會是李潤吧?"

秦天熠挑眉,"你見過湛藍?"

"嗯,她在樓上."

"明天我會讓下屬送張支票到益基金."秦天熠說完越過她往樓上走.

卻被原悅叫住,"秦少,你覺得蘇遠航和你,誰更配湛藍?"

秦天熠停止腳步,沒有轉身.

語氣低沉透著壓抑,"這就不勞原小姐操心."

語畢,秦天熠踏著鏗鏘有力的步子離開.

原悅聳肩,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秦天熠上了二樓,遠遠看著舞池中搖曳快樂的兩人.

他們的舞步唯美而默契,深深刺痛著秦天熠的雙眼.

他恨不得沖過去拽開湛藍,霸占她.

腦海里捏碎他們的沖動如此強烈……

最終秦天熠只是吸了口氣,轉身.

過道的暗流湛藍和蘇遠航渾然不知,兩人意猶未盡的結束舞蹈.

"蘇少,想不到你舞跳得這麼好."湛藍喘著氣笑道.

蘇遠航癡迷的看著她,"有一個專業的舞伴,我要是差了豈不太煞風景?"

手微微抬高,將散落在她唇邊的秀發捋到耳後.

湛藍一下子全身緊繃,兩人的姿勢過于曖昧.

"阿藍,你真美."蘇遠航發自內心的贊美.

湛藍慌忙別開眼,後退一步,"今天謝謝蘇少,我該回家了."

慌慌張張跑出酒店,湛藍攬了輛出租車回到逸都國際.

秦天熠說好帶她去見原悅,怎麼一整晚都沒有出現?

這麼想著,她拿出手機撥打了他的電話號碼.

靜謐的落針可聞的室內傳來振動聲.

秦天熠在家?

湛藍依聲源來到書房,只見秦天熠橫七豎八的趟在地上,身邊一堆酒瓶.

天,他到底喝了多少酒?

湛藍快跑上前,推攘著他的胳膊,"秦天熠,醒醒?"

醉酒的人惺忪的睜開眼簾,眼眸里閃著迷茫,"湛藍?"

湛藍不是跟蘇遠航在跳舞嗎?

怎麼會回來呢?

難道是幻覺?

既然是幻覺,那他想干什麼就干什麼,不需要壓抑.

秦天熠長臂一伸,將湛藍圈在懷里.

"喂,秦天熠,你要干什麼!"湛藍被突然的動作嚇傻.

"吻你!"秦天熠一個翻身,靈巧的將湛藍壓在身下.

唇,如狂風暴雨般傾了下來.

他的吻霸道而極致纏綿,吞噬著湛藍.

"唔--"湛藍雙手拍打身上似猛獸撲食的男人.

怎麼一個喝醉酒的男人還有如此強大的力氣做壞事?

湛藍欲哭無淚,她就不該好心進來看他.

任他自生自滅,感冒發燒.

秦天熠的吻落在她性感的鎖骨上,一路往下,手也開始不規矩撕扯衣服.

"秦天熠,你混蛋!放開我,嗚……"

聽著湛藍的哭聲,秦天熠動作一滯.

他抬起頭,吻著她滾燙的眼淚,直到湛藍止住流淚.

秦天熠滿眼無奈,捧著她的臉細細道,"為什麼在夢里,我也見不得你哭泣?"

湛藍被他難得的溫柔迷了神志,每當這時候,總是忍不住將秦天熠和天曜重疊.

似乎,他們是一個人.

可又覺得哪里不對?

趴在身上的人沉沉壓了下來,秦天熠整個身體的重量全部壓在湛藍身上,差點把她壓斷氣.

上篇:第36章吻合著奶油,才是天使之吻    下篇:第38章別以為睡著了就可以不認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