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41章干什麼一個勁兒恩恩啊啊   
  
第41章干什麼一個勁兒恩恩啊啊

g,更新快,無彈窗,!

第41章 干什麼一個勁兒恩恩啊啊

暗罵著,樓梯口傳來腳步聲,伴隨一道期待而慵懶的男低音,"做好了?"

呃?--

湛藍怔愣的望向突然出現的秦天熠,他一直在屋里?

不是因為跟某個人約會,而爽她約?

陰郁的心情豁然開朗,湛藍臉色露出一抹連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笑容,"嗯,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秦天熠走進一看,眉頭擰了擰,語氣里毫不掩飾嫌棄的意味,"這就是你做的'大餐’?"

一盤白灼蝦堪當鎮餐之寶,秦天熠臉上大寫的蒙.

"不然嘞?"湛藍莫名心虛.

"沒有滿漢全席,至少也該是大魚大肉吧?"嘴上雖嫌棄,動作卻沒有遲疑的坐了下來.

"……"

湛藍嘟起嘴,小聲嘀咕,"那是酒店的大餐,又不是我的大餐."

是他自己要吃她做的菜,這會兒嫌棄是不是晚了.

秦天熠唇角揚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帥氣的如沐春風,"以後學幾個拿手菜."

湛藍被他的樣子迷惑,頭不受控制的點了點.

秦天熠臉上的笑意更深了,綿長而直達深邃的眼底.

他將碗遞至湛藍面前,"我要喝湯."

喝湯不會自己盛啊?

湛藍心底不樂意,手卻是很實誠的接過碗,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秦天熠喝一口,點點頭,也沒說什麼.

湛藍站在一旁忐忑得全身緊繃,就怕得到差評.

怪了,平時和秦天熠在一起也不見這麼緊張,今天是怎麼了?

兩人各懷心思吃著晚餐,誰也沒有說話.

太多的質問想要問秦天熠,此刻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湛藍懦弱了.

即使得到答案又當如何?

感動嗎?

讓彼此更尷尬?

不如不去捅破那層紙.

今天這頓飯,就當她以員工的身份感謝秦天熠這個慷慨的老板.

"藍."忽然,秦天熠柔聲喊道.

這一個字,像是在心里預演了千萬遍.

"嗯?什麼事?"

"今晚我會離開海市,歸期不確定."秦天熠像是做著什麼解釋.

"哦."

湛藍點頭,心里莫名一沉,不知是失落還是松口氣?

"我回來之前,你把基金會的事做好."

"嗯."湛藍埋頭吃菜,不想讓秦天熠看到眼底的情緒.

"帝豪也會實行."

"嗯."

湛藍一邊咀嚼著飯菜,一邊應著.

從沒有這麼心平氣和的與秦天熠獨處,她心里不知為何瘆得慌?

秦天熠看她一直埋著頭,心里暗自歎氣.

為什麼和他在一起這麼不自然?

和蘇遠航就處的很好?

一股無名醋意自心底悄然蔓延開來,秦天熠煩悶的提高音調,"湛藍,你就這麼怕我?"

怕……

怕什麼?

湛藍抬頭,口是心非道,"沒有啊."

"那你為什麼一個勁兒嗯嗯啊啊……"秦天熠指控,驀地,眼底閃過一道狡黠的光,"還是,你想做做運動?"

"!!!!"

湛藍臉變得煞紅,瞪大了眼怒視,"秦天熠,你能不那麼汙嗎?!"

他腦袋里一天都想些什麼?

不是那啥就是那啥.

現在在吃飯欸,還要不要好好吃個飯了?

"男人沒一個不汙的."秦天熠聳肩,很高興湛藍有了別的情緒.

"哼!"湛藍冷嗤,放下筷子,沒有了食欲.

"怎麼不吃了?"秦天熠微感詫異,故作威脅道,"多吃點,不然我就吃你."

這人……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等等,她把自己比喻成什麼了?

湛藍幽怨的瞪一眼秦天熠,被他的混賬話堵得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

埋頭,扒飯.

"藍."如魔咒的聲音再度響起.

"不在!有事請發短信."她杜絕和他說話,那會嚴重降低她的智商.

秦天熠輕笑一聲,霸道命令,"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不許想任何人,任何事,也不許沉默."

"秦少能做到嗎?"湛藍埋頭,不答反問.

"……"懂得反駁了?

秦天熠揚了揚眉,語氣平緩,"我可以一邊想你,一邊想事."

湛藍不以為意的揶揄道,"秦少這心分配得可真好."

秦天熠微不可見的蹙著眉心,嗓音性感沙啞,聽不出半絲情緒,"你想讓我心里只有你?"

"怎麼會呢,秦少想多了."

"……"

一頓飯下來,秦天熠可悲的意識到,湛藍和他就不能心平氣和相處.

難道是他奢望太高?

本來想順著她,既然順不了,就按照他的方式來.

穿好皮鞋,秦天熠對著剛收拾完廚房的湛藍道,"不送送我?"

湛藍瞥見那張深沉的臉無法說no,走出來送他.

卻被秦天熠一把摟進懷里,來了個霸王撲食.

"唔--"

所有的話堵在兩人纏綿的吻中.

秦天熠的舌尖滑過她口中每一個敏感地帶,將她吃了個里里外外.

不知從何時起,湛藍竟然對他的吻無從抗拒,身體甚至產生舒服的反應……

湛藍一哆嗦,嚇得整個人如遭夢魘.

感受著湛藍遍布身體的刺猬漸漸卸下來,秦天熠滿足于她的臣服,邪魅一笑.

還是這種方式適合兩人相處,他喜歡.

直到她無法呼吸時,才放開那張令他上癮的唇.

"我不在的時候,記得想我."

令人麻酥的熱氣吹拂在耳邊,曖昧了整個空間.

若不是真有事,秦天熠都不舍得走了.

本來他下午就該啟程,因為貪戀湛藍做的飯,硬是往後推了幾個小時.

流氓!

又強吻她!

湛藍憤憤然罵著,沒有發現心里的怨氣少了許多.

盯著早已人去樓空的過道,她哭喪著臉.

欸,總裁大人,你能不要一言不合就壁咚,地咚,各種咚嗎?

以後還有什麼臉去見天曜?

要命的是,她居然不會覺得惡心了……!

唉,湛藍啊湛藍,別忘了,秦天熠有心愛的女人,他對你只是因為天曜的托付.

這麼下去如何是好?

一通電話阻斷了湛藍的思緒,沒有時間給她繼續深究.

她拿起手機,滑開屏幕.

"咳咳,湛小姐,你好,你還記得我是誰嗎?"

無線波里傳來陌生的聲音.

"不知道,你是誰?"

"其實我也不想跟你打這個電話,可是你父親……"

湛藍一聽父親的名字,下意識提高嗓音,心猛地竄到喉嚨口,"我父親怎麼了?!"

"也沒什麼啦,就是欠我幾十萬而已."

男子輕蔑的語氣里含著無奈.

"幾十萬?!"湛藍瞪大了眼,"到底是多少?我父親在哪里?"

父親又跑賭場去了?

上次欠的賬還沒有還清吶……

上篇:第40章讓世界公平一點    下篇:第42章回不去的日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