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43章秦天曜的托付   
  
第43章秦天曜的托付

g,更新快,無彈窗,!

第43章 秦天曜的托付

複大附一院,是海市最大,醫療水平最好的醫院.

因為新熠公司承包了醫院的安保業務,與高層也有往來.

湛藍和魏晨曦通過保安部門接觸到醫務科,仔細對各種病情咨詢,了解.

兩人了解的當然不是複雜的發病原因,如何治療這些專業知識.

而是病情的大概走向,最嚴重的並發症,以及可能產生的費用.

醫生很配合,時間眨眼即逝,工作還沒做完就已到下班時間.

若平時,湛藍肯定是留在公司加班.

今天總不能拖著醫生一起吧?

難得下個早班,又不用去跳舞.

告別魏晨曦後,湛藍站在車水馬龍的醫院門口怔怔發神.

心,好像一下子被掏空了,又有了胡思亂想的空隙.

迎面停下一輛出租車,司機探出個腦袋問,"小姐,要搭車嗎?"

湛藍晃了下,踏步坐進去.

"去哪兒啊?"

司機油門一踩,駛離醫院.

"花店吧."湛藍頓了頓,又道,"去最近的花店,你停一下,我買束花."

好久沒有去看天曜了,自從和秦天熠早上差點越界之後,她再也沒有臉見他.

後來又因為父親的事,加上新熠公司基金會的任務,湛藍忙得不可開交,沒有一點閑暇.

進入花店買了一束代表"念念不忘"的花,司機開車前往墓園.最新最快更新

秦天曜的墳上,多了一束小白菊,看樣子剛剛有人來過.

是誰呢?

湛藍想不出,將念念不忘擺放在菊花的旁邊,席地而坐.

"天曜,這麼久沒來看你,你會不會怪我?"

得不到回答,湛藍唇角扯了扯,露出一抹牽強的笑意.

"秦天熠交給我一項任務,我想盡快完成."

他說在他回來之前做好,又沒說具體時間,她只好沒日沒夜的加班工作.

"我又欠了他一個人情……"

短暫沉默.

湛藍撫著墓碑上的筆畫,喃喃自語:

"你跟秦天熠說了什麼呢,他那麼喜歡趙馨恬,卻要把我禁錮在身邊?"

沉寂的空間沒有人回答她,湛藍說說停停,時而苦澀一笑,時而噯聲歎氣.

……

"秦少,去哪里?"

十字路口時,年柏堯問著臉色倦怠的秦天熠.

"帝豪."

秦天熠拿出手機,翻到熟悉的號碼發去短信:在哪兒?

湛藍正在傷感之際,收到秦天熠的消息,心猛地"咯噔"一下.

回道:墓園.

他回來了?

不是說歸期不定麼,怎麼這麼快?

秦天熠:過來帝豪,23樓.

看著屏幕上的幾個字,湛藍久久沒有回複.

煩躁的將手機放回包里,她歎口氣,"天曜,我先走了,過會兒這邊打不到車.

唉--

誰讓她欠秦天熠人情?

湛藍起身離開墓園,打的返回帝豪會所.

低調奢華的帝豪頂樓,秦天熠躺在沙發上,閉著眼睛.

結束國外之行,他連夜返回海市,中途並沒有休息.

等著湛藍到來的空閑里,迷迷糊糊的就陷入了睡夢中……

如墨的四周,蟾蜍聲蟋蟀聲,此起彼伏.

一道止不住的血紅,照映了暗夜天空.

彌散著刺鼻的腥味.

"哥,好好照顧湛藍……"

一雙不甘的赤色深瞳直直睜著.

蘊含了太多的不甘,太多的眷戀……

"嘶--"

秦天熠渾身一抖,驀地睜眼.

是夢?

深秋的時節下過一場綿綿細雨之後,空氣都透著寒冷,一絲絲僵化了秦天熠的思緒.

夢中那雙赤紅的眼睛似乎凝固在腦海,遲遲揮散不去.

抬手,額頭津汗.

秦天熠揉著泛疼的太陽穴,好一會兒才驅散那道如夢魘的畫面.

腳步聲漸漸傳來,他抬眼,撞進湛藍有些擔憂的眼中.

"過來."

秦天熠伸出手,嗓音低沉而沙啞.

不知為什麼,看著秦天熠滿臉痛苦的樣子,她的心里竟然浮現了不舍的情緒.

湛藍沒有猶豫的走近他身邊,將手交到他掌心里.

秦天熠用力下拉,湛藍跌在了他的身上.

翻身,壓她在身下.

在湛藍來不及反應之前,如猛獸般撕裂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狠狠啃噬著.

力道之重,磕破了她的皮膚.

腥澀味夾著痛楚刺激著湛藍,她害怕此刻身上發了瘋的男人.

"秦天熠!放開我!"

湛藍心生懼意,拳打腳踢的反抗.

一拳又一拳拼了命的擊打在秦天熠身上.

"嗯--"

秦天熠悶哼一聲,從湛藍身上滾落到了地上.

湛藍慌亂的坐起身,緊了緊被撕碎的衣服,心髒因為害怕劇烈跳動.

為什麼秦天熠總要這麼蠻橫的對她?

湛藍眼眶酸澀的撇向茶幾旁.

地上的人沒有反應,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湛藍突然慌了,伸出腳踢了踢,"喂,秦天熠,醒醒?"

他還是沒有反應.

湛藍"騰地"跨到他身邊,搖晃著,"秦天熠!秦天熠!"

粘稠的血染紅了湛藍的雙手,她拿起一看,差點暈過去.

哪里來的血?

他又受傷了?

湛藍急急忙忙叫來年柏堯,不一會兒,幾個高大的男人抬著秦天熠往另一房間走去.

室外,湛藍胸前一片淺綠色衣服染成了赤紅,觸目驚心.

年柏堯淡淡睨一眼,就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畫面.

唉!

秦少明知道重傷還……

年柏堯眉頭緊蹙,語氣不佳的質問,"湛小姐,您不知道秦少傷的很嚴重嗎?"

"呃--,我,不知道……"湛藍越說越小聲.

誰讓秦天熠喜歡穿黑色衣服,根本看不出有傷在身嘛.

她是被他嚇怕了才反應過激,哪里能怪她?

年柏堯冷冽的語氣越發冷冽,"湛小姐,您不該違逆秦少."

不管出于何種原因,湛藍都不該拒絕.

湛藍啞然,不違逆,難道任由秦天熠強爆?

她做不到!

氣氛一時沉默的可怕.

年柏堯看著始終低垂著頭的湛藍,憋在心里的話卻是不吐不快:

"我從來沒有見秦少對哪個女人這麼特別過,希望湛小姐懂得適可而止."

沒有對誰特別?

那趙馨恬呢?

話到嘴邊,她卻沒有問出口,硬生生咽了回去.

為了緩解壓抑的氛圍,湛藍翕合著唇瓣,轉移話題,"他是怎麼受傷的?"

年柏堯深深看一眼緊閉的大門,語氣高深莫測道,"你何不自己去問?"

湛藍眉頭擰了擰,不再言語.

似乎年柏堯對她有敵意?

因為她不順著秦天熠嗎?

思索著,有人打開房門,走出來一個黑衣男子.

恭敬道,"湛小姐,秦少請你進去."

上篇:第42章回不去的日子    下篇:第44章隨時隨地發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