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44章隨時隨地發情   
  
第44章隨時隨地發情

g,更新快,無彈窗,!

第44章 隨時隨地發情

湛藍沉默了半秒,跟著男子走進去.

屋內燈光明晃,有手術台,手術燈,各種儀器設備,液體針劑等等等等.

儼然一間物品齊全,設備先進的外科手術室.

而那張經過改造的手術台上,躺著秦天熠人高馬大的身軀.

因為手術台圍著身穿隔離服的男子,湛藍看不清秦天熠的臉,只知道他在被搶救.

步子有些沉重.

湛藍心緒複雜的來到秦天熠面前,見他一臉蒼白無血色,更是內疚自責.

醫生正在處理傷口,秦天熠胸前一大片血紅.

她瞄一眼後連忙移開目光不敢多看.

剛剛下手真的有這麼重嗎?

秦天熠額頭浸滿汗水.

他抬手,聲音不再是以往的強勢,透著強忍下的虛弱,"過來."

湛藍行動快過意識,當她反應過來時,已跨步上前,握住了他的手.

似乎剛剛受的委屈,在看到他滿臉痛苦時,早已煙消云散.

"吻我!"

秦天熠扭曲的五官,咬牙道.

湛藍:"……"

這人!

怎麼這麼不要臉?

都快死了,還想著干壞事.

就在湛藍呆愣之際,醫生的話傳入她耳朵里,"精神轉移能增強人對痛閾值的承受能力."

如果不是秦少只允許他們打少量麻醉針,秦少也毋須強忍痛苦.

"……"是這樣嗎?

醫生沒有騙他?

"嘶--"

秦天熠握住湛藍的手猛地用力收緊,頸間的血管也爆了出來,似在承受什麼極刑.

湛藍再不遲疑,俯身吻了下去.

當她柔軟的唇含住他的,秦天熠立即奪過主導權.

吻,如餓狼啃咬,失了原本情意綿綿的味道.

對彼此來說,只剩下難以消弭的痛.

仿佛秦天熠將他承受的極刑,渡到她的口中.

直到醫生做完手術,止住血,秦天熠才放開湛藍.

湛藍一張嘴腫的比香腸還大,口腔里的感覺也已然麻木.

"秦少,您目前的情況不適合劇烈運動,請您莫再血脈逆流."

醫生特意加重了最後四個字的音調.

秦天熠沒有說話,抓住湛藍的手始終沒有松懈.

醫生歎口氣.

唉--

秦少要做什麼,又豈是他們能左右的?

無奈!

醫生按下旁邊的按鈕,手術台立即升高變形,脫離了出來.

眾人推著秦天熠來到臥室,小心翼翼放他在床上躺好後,很有自知之明的掩門,離去.

局促的空間里,靜謐的落針可聞.

湛藍晃了晃被秦天熠死死握住的手,"秦少,能松開嗎?"

她的手掌烏青一片,再不松開,只怕要廢了.

何況她一直彎腰跟秦天熠接……接吻,腰又脹又酸.

只差沒一頭栽下去.

秦天熠緩緩睜眼,放開了湛藍.

湛藍如釋重負,轉身就朝凳子走去.

秦天熠卻以為她要逃離,擰眉低吼,"湛藍,回來!"

湛藍頭也不回直沖沖走到凳子前,端著它返回床邊,沒好氣道:

"干什麼呀,我又不是要離開.還不能允許我找根凳子坐會兒嗎?"

見她不是要走,秦天熠的眉頭舒展開來,唇角微微揚起,有種病西施的魅惑.

湛藍瞪他一眼,揉捏著僵硬的腰部.

"很不舒服?"秦天熠語氣輕咦.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剛做完手術,湛藍總聽得有些軟綿綿?

"你彎腰半個小時試試?"

還要和秦天熠狼吻,這種罪她長這麼大都沒受過.

"……"秦天熠唇角揚起一抹邪肆的弧度,想到湛藍竟然會在有意識的情況下心甘情願的吻他,秦天熠心里樂美滋滋.

"放心,我會讓你舒服."

湛藍:"????"

秦天熠,咱能不那麼流氓嗎?!

狠狠剮他一眼,湛藍決定不再搭腔,免得自己氣個半死.

不過有人不同意,秦天熠低沉的聲音再度響起,"藍,去幫我把茶幾上的紅色袋子拿進來."

湛藍迫不及待的起身,只要能遠離秦天熠,她做什麼都樂意.

從客廳拿來紅色袋子,她遞至他面前,"吶,你的東西."

秦天熠微笑的看著她,並沒有接過,"打開看看?"

湛藍不明所以的打開袋子,一雙耀眼的紅色滑冰鞋?

"禮物,喜歡嗎?"

秦天熠微眯著眼,笑意加深,似在等待她的欣喜若狂.

湛藍的手一滯,沉重的滑冰鞋滑落到了禮盒里,眼里也漸漸氤了一層水霧.

他怎麼知道她喜歡滑冰?

湛藍抬眸,星眸閃爍著透明的光,和莫名的希翼.

秦天熠挑眉,"不喜歡?還是太感動?"

湛藍深吸一口氣,劇烈的胸腔證明她此刻情緒波動有多大,不自覺提高了嗓音:

"秦天熠,你怎麼知道我喜歡滑冰?"

他知不知道滑冰對她和天曜的意義有多重?

秦天熠深邃的墨瞳依舊淡漠如斯,語氣平穩的聽不出一絲情緒,"我查過,不難知道."

查,過?!

呵!

秦天熠就是秦天熠,不可能是其他人.

湛藍,你在期望什麼?

眨了下眼,當再次睜開時,眼底已沒有那抹臆想.

"謝謝."

湛藍語氣里亦噙著淡淡疏離.

將禮盒緊緊攥在手里,她心底五味雜陳.

秦天熠意味深長的盯著湛藍,見她又沉默了,惡作劇之心驟然升起:

"喜歡,沒有表示嗎?"

"你想要什麼表示?"湛藍頓了頓,"做大餐?不行,我不會."

她這一兩個星期都忙著基金會的事,連蘇遠航約她幾次都沒有時間赴約,哪兒來的北京時間去學拿手好菜?

秦天熠抿嘴微笑,睨一眼湛藍紅腫的唇意有所指,"你知道我最喜歡你什麼表示了."

"……"

這男人,怎麼三句話不離齷齪本性?!

簡直就是隨時隨地可以發情的種貓!

湛藍腹誹.

臉"噌"的變紅.

她站起身,雙手叉腰像個老母雞似的怒視,"秦天熠,剛才那半個小時還不夠啊?"

搞得她現在說話都疼!

他不疼嗎?

"哈哈--"

秦天熠再也忍不住,狂肆笑著.

"唉喲!"

太過猖狂的人總是容易悲催.

因為大笑扯到傷口,某人悲劇了.

活該!

誰讓他老是調戲她?

湛藍心里罵著,卻不敢說出口.

萬一秦天熠小肚雞腸的又要欺負她呢?

不是找借口自己送上門嗎?

她決定明智的轉移話題,"喂,你是怎麼受傷的?"

上篇:第43章秦天曜的托付    下篇:第45章分分鍾變那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