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45章分分鍾變那啥   
  
第45章分分鍾變那啥

g,更新快,無彈窗,!

第45章 分分鍾變那啥

為什麼會傷的這麼重?

在手術台上,她都能看見他皮開肉綻的肌肉.

想想就覺得恐怖.

秦天熠到底是什麼人啊?

為毛總是受傷?

他不是帝豪老板,新熠公司總裁嗎?

怎麼會三天兩頭把自己搞得血肉模糊?

一堆堆的疑慮困擾著湛藍.

秦天熠薄唇微抿,邪肆的弧度完全不像一個剛剛做過手術的人,吊兒郎當道,"不是你捶的麼?"

捶?!

她那小貓撓癢的力道,會對秦天熠造成傷害?

頂多不過是將傷口撕裂而已.

哼!

不說算了,她也不稀罕知道.

湛藍負氣起身,揚著滑冰鞋道,"我去試試合不合腳."

她得盡快離開秦天熠,他有氣死人不償命的本事.

秦天熠挑眉,語氣溫和道,"就在這里試."

"我可以出去嗎?"

湛藍往前跨的腳凝固在了半空,努力維持心平氣和.

"不可以!"某人搖頭.

湛藍:"……"

欸,她為什麼要聽他的話啊?

湛藍幽怨的看一眼秦天熠,不期然撞進他和煦又期待的黑瞳里.

整個人仿佛就這麼被他給吸了進去.

腳,也不自覺收了回來.

認命的坐在凳子上換鞋.

尺寸……剛剛好?

湛藍詫異的望向秦天熠.

秦天熠揚起手掌,十足曖昧道,"你的腳剛好是我一掌呢."

莫名的,湛藍臉紅了.

她倏地低頭,脫下鞋子,假裝沒聽到.

湛藍一邊收好滑冰鞋,一邊漫不經心道,"秦少,我去找個人來照顧你吧?"

這個時候,他最希望出現的應該是趙馨恬吧?

"不用,就你."秦天熠不容置喙道.

他的理所當然聽在湛藍耳朵里,卻是傷感倍增,"其實你可以不用……"

不合時宜的的電話鈴打斷了湛藍的話.

秦天熠瞄了眼屏幕,滑開,置于耳邊.

"喂,聽說你差點把命做沒了?"電話一頭,傳來幸災樂禍的聲音.

做?

秦天熠幽深的眸光深了深,"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你不知道嗎?"

"嘖嘖嘖,看來你沒事."明烈頓了頓,又道,"邢彥說想來看看你的女人."

秦天熠突然保持沉默,好一會兒才道,"現在不行."

說完,他掛了電話.

不再給明烈聒噪,八卦的機會.

秦天熠隨手將手機扔在床頭櫃上,看向湛藍,"剛剛,你想說什麼?"

"沒,沒什麼."湛藍心慌的起身,抱著禮盒道,"我出去了,有事你叫我."

也不管秦天熠允不允許,踏步離開.

湛藍一走,秦天熠臉上保持的風輕云淡立即卸了下來,疼得直抽抽.

麻醉劑不夠量,他能忍到現在已是極限.

若是常人,只怕早暈了過去.

秦天熠垂眸,看著自己胸口的傷,一時間迷茫了.

到底讓湛藍跟著他,是好是壞?

秦天熠閉上眼睛,沒有答案.

不管是好是壞,至少她現在沒有危險.

那麼,就讓他再貪戀她的美吧.

湛藍坐在沙發上,無所事事的打開電視,中央台正在播報晚間新聞.

"下面來看一組國際新聞,b國根深蒂固的國際販毒集團被神秘組織一夕間瓦解,爆炸聲徹響了整個天際……"

販毒集團?

不知為何,湛藍下意思將秦天熠的出國和這起事件聯系在一起.

否則他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

眸光不自覺瞄向大門,不知他現在如何?

……

清晨,新熠公司,湛藍帶著口罩出現在人事部.

魏晨曦一見她,伸手就要摘下來,"阿藍,你怎麼了?"

湛藍連忙往後退,死勁兒捂著,"咳咳咳,我昨晚受了風寒,有點感冒."

她可不敢讓魏晨曦看見她腫的比香腸還大的嘴,否則逃不了逼問.

"怎麼這麼不小心,買感冒藥了嗎?"魏晨曦關心的問,也不再執意掀口罩.

"買了買了."湛藍揚起手里的藥,以示自己沒有騙人,"晨曦,今天我可能去不了醫院."

"沒關系,這事就交給我,反正也沒剩幾個病種."魏晨曦拿起手提包,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就安心養病,知道嗎?"

"嗯,辛苦你了."

"等我好消息."魏晨曦揮揮手,不帶一絲云彩離開辦公室.

呼--

湛藍大大松口氣.

都怪秦天熠,干什麼那麼用力?

害得她今早起床,腫非但沒消,反而更嚴重.

好在有口罩這種東西,否則晨曦不把她逼問著交代始作俑者是誰,必然不會放過她.

謝天謝地,晨曦沒有起疑.

湛藍拿出昨天記錄的筆記,開始整理,經過幾番篩選後,錄進電腦.

一切做完,不知不覺已到中午時間.

"嘀",短消息傳來,她拿起手機,滑開屏幕.

來自標注著"秦大爺"的短信:上來.

"……"秦天熠又想干什麼?

湛藍柳眉微挑,回道:有事嗎?

短信很快又發來:一分鍾不到,我下來.

看著威脅十足的字眼,湛藍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

真是!

這男人,要不要這麼惡霸?

心里罵了秦天熠千萬遍,湛藍還是認命的坐上電梯前往頂樓.

怒氣沖沖推開總裁室的門,湛藍怒視,又因為整張臉只留了兩只眼睛在外面,不但一點威力也沒有,反而像是埋怨的小眼神.

"秦少,有何吩咐啊?"湛藍皮笑肉不笑道.

秦天熠從抽屜里拿出一只藥膏,揮手,"過來."

湛藍心不甘情不願走近,關心的話卻說的像嘲諷,"你不是傷的很重麼,怎麼有力氣跑來公司?"

"習慣了."秦天熠打開藥膏,又道,"把口罩摘了."

"干什麼?!"

湛藍雙手捂嘴,防賊似的看著秦天熠.

秦天熠擠一點在指腹上,"你嘴唇不是腫了麼?這是特制藥,很管用,一會兒就消了."

湛藍還是沒有松開手,秦天熠有些不耐煩,拉過湛藍坐在腿上.

"啊喂……"

湛藍掙紮著想起身,秦天熠按住她的肩膀,渾厚的聲音夾雜著一絲危險,"別動."

想著某男有傷在身,湛藍只好坐著不動,身體卻繃得跟彈簧似的.

秦天熠摘掉她的口罩,染藥的指腹朝湛藍移動.

湛藍連忙抓住近在咫尺的手,干笑道,"我,我可以自己來."

秦天熠額頭閃過一條條黑線,對她一而再的抗拒有絲不悅,"要麼手擦,要麼我用嘴擦,二選一."

上篇:第44章隨時隨地發情    下篇:第46章喜歡什麼,隨便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