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47章為他擔心   
  
第47章為他擔心

g,更新快,無彈窗,!

第47章 為他擔心

秦天熠一句話,可激動了迎上前的導購員.

他咋不加一句"哥有錢"呢?

多像暴發戶!

湛藍沒好氣的怒視.

導購員見秦天熠氣宇不凡,英姿颯爽,必是大款.

臉上的笑比蜜汁還甜,一會兒拿這件,一會兒拿那件,忙的不亦樂乎.

湛藍做起了免費模特兒,不停試換衣服.

"呵呵,湛小姐氣質高貴,身材又好,穿什麼都絕配."

導購員一個勁兒誇贊,時不時與一旁的秦天熠討論.

"先生,您太太穿紫色裙子真好看."

秦天熠不置可否,滿意點頭,"只要她試過的衣服,全都包上."

"好的."導購員掩面大笑.

適時,電話鈴響起,秦天熠看一眼後,往外走去.

當湛藍換好另一件衣服出來時,沙發上早已沒了人影.

眼光不自覺四處搜索,"他呢?"

"先生接電話去了."導購員解釋道,一邊替湛藍整理衣服,一邊羨慕的說,"湛小姐,您老公對您真好."

他不是……

每被人誤解一次,她都在心里告誡自己一次.

湛藍勉強扯開唇角,淡淡一笑.

"喲,這不是湛藍嗎?"一道殺豬般的男音在店內響起.

湛藍皺眉,聲音聽著有點耳熟?

偏頭朝聲音的根源望去,一張惡心至極的臉映入眼前.

她下意識後退一步.

"你家不是很窮嗎?怎麼會來這麼高檔的地方?還是榜上哪個大款了?"

肥豬臉咄咄逼人,眼中盡是鄙夷.

湛藍深吸一口氣,抑制住想轉身走人的沖動,"劉總,請你注意用詞."

劉總冷嗤,"難道不是嗎?"

湛藍氣得渾身發抖,扭頭返回更衣室換下衣服.

將衣服遞還給導購員後,她越過肥豬男徑直離開.

導購員連忙跟在湛藍身後,討好道,"湛小姐,您別生氣.我先帶你去另一處歇會兒,好嗎?"

劉總是她們這里的常客,導購員不好得罪,又不想錯過湛藍這個客戶,便左右逢源.

"不了,這些我不買."

湛藍冷著臉,腳步卻越走越快.

"喲,買不起啊."劉複生一個閃身,阻擋了她的去路,"湛藍,你要是答應做我情人,這些衣服我全買了."

湛藍真想"呸"他一臉口水,可是礙于良好修養,沒有撕破臉.

她黑沉著臉,冷傲低吼,"讓開!"

劉複生不但不讓,上前一步鉗制住湛藍的手腕.

輕佻的語氣透著蔑視,"跟著我多好,穿不完的禮服,用不完的錢.湛藍,你們女人不就是想要這些嗎?"

說著,劉複生抬手去摸湛藍的p股.

呸--

惡心!

一而再被人挑戰底線,湛藍心里升起一股怒意,揚手就往劉複生臉上招呼過去.

"啪--"

響亮亮的巴掌,劃破沉靜的空間.

劉複生伸在半空的手怔怔凝滯,直到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痛,他才意識到自己被打了!

被打了?!

"媽的,臭婊子!"

劉複生咧嘴碎罵,揮手就准備回擊.

手,揚在空中遲遲沒有落下來.

"啊--,疼疼疼……"

手腕傳來骨裂的聲音,劉複生面部扭曲,急急告饒.

他放開湛藍,轉身想掙脫桎梏.

秦天熠嫌惡的推開,一腳踹在他腿上.

"嘎吱"一聲,劉複生左腳一崴,趔趄兩步摔倒在地.

"啊--,你你你……"劉複生捂著被踢爆的腿打滾哀嚎,"你是誰?我要讓你坐牢!坐一輩子牢!"

秦天熠眼里迸發著陰寒的光芒,"就你?也配?"

他不過接個電話的時間,竟然也有蒼蠅敢欺負湛藍?

劉複生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怒目瞪著,"我舅舅是警察局局長,看我不整死你!"

秦天熠不怒反笑,渾身散發著斜睨天下的氣勢,"怎麼,警察局又想換人了?"

"……"劉複生一滯.

這小子是誰?

口氣如此狂妄?

劉複生因秦天熠眼里迸發的殺氣呆愣半秒,也僅僅是半秒,隨即猙獰吼道,"有本事留下你的名字!"

"你不配."

淡淡的三個字,讓劉複生暴跳如雷.

"連名字都不敢說,膽……"

剩下的話因秦天熠跨步上前,劉複生硬生生咽回肚子里.

眼見著又一腳即將踢在不識好歹的人身上,湛藍及時拉住.

她搖頭,"別跟他一般見識,好嗎?"

秦天熠擰眉,被人罵了不動手,不是他的本性.

"放手."

"不放."

湛藍死死拽著,生怕秦天熠一生氣,和劉複生扭打在一起,又加重傷勢.

為了這種垃圾,不值得.

湛藍毫不畏懼的看著劉複生,擱下狠話,"劉複生,如果你要找人算賬,你找我好了."

秦天熠因為她的話,心里暖暖的.

暴躁的脾氣也有了一絲降溫,沒有一意孤行推開湛藍.

"我們走吧."

湛藍拉著秦天熠,慌忙往外走.

秦天熠定在原地睨一眼地上嘴賤欠抽的人,這個人叫劉複生?

他記住了!

"喂,你們打了人就想走?不許走,我要報警!"劉複生尖聲叫囂道.

秦天熠突然很想過去再踹幾腳……

奈何湛藍死死拖著,他又不能不顧一切的甩開她.

秦天熠眸光暗沉,森冷的語氣透著警告,"你要找我只管來帝豪."

一聽帝豪兩個字,原本情緒激動的劉複生,立即像焉了氣的皮球,沒了半分脾氣.

帝豪?

是舅舅想要討好的那個人嗎?

萬一不是呢?

他只是帝豪一個普通員工呢?

劉複生又燃起仇恨的種子,哼,等他回去探一探舅舅的口風,再決定要不要收拾他.

嗚--

好痛!

"哎呀,劉總……您這是被誰打了?"

身後傳來某個女人誇張的聲音.

湛藍一路拉著秦天熠狂奔,生怕他暴脾氣上來,又沖回去與劉複生打得你死我活.

"走那麼快干什麼?"秦天熠好笑道.

"我尿急……"

為了挽回秦天熠屬于男人的面子問題,她也是拼了.

"尿急不應該去衛生間嗎,你干嘛往車里走?"

"……"湛藍一口老血憋在心里.

幸好年柏堯眼尖的發現他們,提前打開車門.

湛藍火急火燎的推他上車,自己也跟著坐上來.

"秦少?"年柏堯一見老板和湛小姐不自然的出現,就知道發生了不好的意外.

"去樓上愛馬仕,湛藍試過的衣服全買了."

"是."

年柏堯領命,威風凜凜的往商場走去.

什麼情況會讓老板來不及付賬就下來?

于是嘴巴不衛生的劉複生悲劇了,被返場回去的年柏堯又狠狠踢了幾腳.

車內,秦天熠一臉憋屈,"為什麼不讓我揍他?"

還沒消氣?

湛藍扯出一抹笑臉,為了安撫大老板的敏感心理,討好道,"我不是擔心你受傷嗎?"

"我會受傷?"

秦天熠陰陽怪氣的語氣差點震破湛藍的耳膜.

上篇:第46章喜歡什麼,隨便買    下篇:第48章除了跟我,也只能跟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