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49章多麼恥辱的身份   
  
第49章多麼恥辱的身份

g,更新快,無彈窗,!

第49章 多麼恥辱的身份

"天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一道軟綿綿嬌滴滴的女聲回蕩在空曠的地下停車場.

電梯門剛開,湛藍就聽見了.

她下意識頓了腳步.

"昨天."秦天熠平穩無波的應著.

"電影已經開拍了,你都沒有來探過我的班呢."趙馨恬嘟嘴抗議.

"……"

秦天熠沉默的時候,湛藍踏出電梯.

再不走,電梯門又要合上了.

她低垂著頭,朝停車場走去.

不曉得蘇遠航停在哪里?

湛藍拿出手機,撥打了他的電話.

等信號撥通的空擋,秦天熠的聲音又飄進她的神識.

"殺青的時候來."

"嘻嘻,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趙馨恬滿意笑著.

適時,手機里傳來蘇遠航的聲音,"我看見你了,你往左手邊瞧瞧."

"嗯?什麼?"

因為被秦天熠和趙馨恬打擾,她聽得有些不真切.

"阿藍,這邊."蘇遠航一邊揚著手機揮手一邊大聲喊道.

銀色帕加尼超跑前,他修長筆直的身材格外打眼.

這一幕,恰巧被秦天熠看見.

秦天熠腳步一滯,不著痕跡的調換了步子,對上迎面而來的湛藍.

湛藍視而不見,抬步快跑,目不斜視的越過秦天熠跑到蘇遠航的車子旁.

開門,上車.

動作連貫流暢,好似什麼也沒有看見.

蘇遠航也跟著坐上車,"阿藍,幾天不見,怎麼看著你憔悴了不少?"

"呵呵,可能是因為最近工作壓力大,沒有休息好."湛藍扯開唇角,直視蘇遠航.

"工作再忙也得注意休息,知道嗎?"

"嗯."

蘇遠航啟動引擎,被她微腫的唇吸引了矚目,"你是不是又吃什麼東西過敏了?"

"呃~,也許是吧."

幸好秦天熠給的藥很有效,已經消了大半.

帕加尼往外行駛的過程中,湛藍眸光不自覺移向那偉岸的背影.

他已經和趙馨恬坐上車了?

他們手挽著手走在一起,真的很般配呢.

一股不知名的失落掩埋了她,直叫湛藍胸悶氣緊.

按下車窗,寒冷的風吹打在臉上,才拂去心口的煩悶.

"遠航,我們去哪兒?"

她知道只有轉移注意力,才能不去想令人自卑的畫面.

"海市新開了家中餐館,帶你去嘗嘗,聽去過的人評價都不錯."

"好的."

蘇遠航睨一眼心事重重的湛藍,緩和著車內的氣氛,"阿藍,上次我去聾啞學校,小花還問我你怎麼沒有一起去呢?"

"呃……"她太忙了.

"呵呵."蘇遠航輕輕一笑,化解了她的尷尬,"我告訴她,你有很重要的事在忙,等忙完了就去看她."

"謝謝."

湛藍扭頭直直看著他,這個男人,體貼而溫和.

"不用謝."蘇遠航笑眯眯的回視,"只要你不要讓我的話落空就成."

"嗯,這個周末我就去."

蘇遠航眼底掠過一抹得逞的笑意,轉瞬即逝,快得來不及捕捉.

一路上,蘇遠航總是輕易的轉移湛藍的思緒,讓她沒有機會多想.

不知不覺,車子駛到餐館.

服務員領兩人進了包間,湛藍說去趟盥洗間,留下蘇遠航點菜.

站在鏡子前,她拿出藥膏,又給唇上塗抹了一層.

希望快點消腫,不要留下屬于他的痕跡.

抿嘴,微笑.

將不愉快的思緒拋諸腦後.

湛藍踩著高跟鞋,踏出盥洗間.

走在走廊時,意外的看見斜倚在牆邊的熟悉身影.

秦天熠?

他怎麼也會在這里?

幻覺嗎?

一定是.

湛藍神識一凝,腳步卻沒有遲疑,目不斜視的越過他直走.

手腕傳來桎梏,湛藍垂眸,看著那雙骨節分明的手.

呵,原來不是幻覺啊.

雙眸凝結成冰,她沒有動,始終低垂著頭.

"你是打算把我當空氣?"頭頂傳來秦天熠略帶慍怒的話.

"秦先生美人在抱,若我不合時宜的套近乎,豈不讓美人心碎?"

湛藍說的很小聲,聽不出半絲情緒.

秦天熠被她不在意的態度惹得眼底燃起不悅,抬手捏著湛藍的下巴,逼她直視,"湛藍,你該質問!"

他瘋了才會因為擔心她誤會難過一路尾隨,瘋了才會想來解釋.

湛藍嗤笑了聲,毫不掩飾的嘲諷,"我以什麼身份質問?秦先生自作多情了,我從來沒有答應過做你的女人."

秦天熠雙瞳微眯,散發著寒冷的氣息,"做我的女人,不需要你同意."

"你!……"湛藍怒視.

她怎麼忘了,這個男人不講理起來絕對的蠻橫.

似乎她咬牙的樣子逗樂了秦天熠,他收斂氣焰,微笑著卻沒有一絲溫度的說道,"去吧,好好用餐,晚上我在帝豪等你."

說完,也不給湛藍回答的機會,邁著悠閑的步子離開.

狠狠瞪一眼漸漸遠去的流氓背影,湛藍眼底閃過複雜的情緒.

搖頭,又無可奈何.

……

帝豪酒吧,秦天熠坐在專屬包間里,雙腿交疊,瀟灑不羈的看著舞台上耀眼的湛藍.

"舍不得這暗夜天色就快要亮,為何這世界總叫人嘗悲傷瘋狂,為誰瘋狂……"

這一首"為誰瘋狂",是秦天熠特意點的.

"誰為我抹掉眼角的濕潤,它傷心的堅持到最後一秒,誰為我指引黑暗的光亮……"

湛藍,你的世界,只有我能踏足,知道嗎?

"誰為我綻放生命的光彩,誰為我瘋狂,不醒來……"

演唱結束,湛藍返回後台.

年柏堯早已等候在此,往前一步,語氣肅然道,"湛小姐,秦少有請."

"我不用換衣服嗎?"卸下舞台上的光彩奪目,湛藍又是那副冷冰冰的樣貌.

年柏堯搖頭.

唉!

湛藍暗自歎口氣,尾隨年柏堯而去.

隱蔽的包間里,秦天熠微眯著眼輕輕搖著腦袋,好像在回味剛才的歌詞.

湛藍停在他的腳邊,輕喚了聲,"秦少."

秦天熠深邃如獵豹的黑瞳驀地睜眼,嘴里喃喃,"為誰瘋狂?"

猛地一把拉過湛藍坐在腿上,他的手指摩挲著她的唇,眸光邪肆而帶著侵略.

"你會為誰瘋狂?"

"秦……"她本能想回答秦天曜.

卻被秦天熠兩根手指壓著嘴,霸道的取代她的話,"只能是我,知道嗎,只能是我."

湛藍黯淡的垂下眼皮,似乎在他面前從來沒有自主權.

那她說不說話又有什麼意義?

秦天熠抬起她的下顎,眉峰微挑,"不高興?"

湛藍搖頭,展露出一抹牽強的笑臉.

如果他真要把她往那麼羞愧的位置放,她又如何能抗拒?

情人……

多麼恥辱的身份,當真擺脫不了嗎?

上篇:第48章除了跟我,也只能跟我    下篇:第50章攤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