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50章攤牌   
  
第50章攤牌

g,更新快,無彈窗,!

第50章 攤牌

秦天熠似是沒有察覺到她的悲哀,拉著她的手一同指向遠處.

"藍,如果我把舞台改成滑冰場,你穿著滑冰鞋表演,好不好?"

把舞台改成滑冰場?

她沒有聽錯吧?

秦天熠瘋了?

湛藍下意思搖頭,"不好."

不要為她做這麼多,她怕終有一日,淪陷在他溫柔的漩渦里,心甘情願接受令自己恥辱的身份.

秦天熠擰眉,沒有想到她會拒絕得這麼干脆.

湛藍不怕死的又道,"秦少該把心思花在趙小姐身上,我只是個卑賤的舞女."

如果逃不掉糾纏,那就觸怒他吧.

等他厭惡了,就不會想著對她好,也會大發慈悲的放過她.

"湛藍!"秦天熠低吼.

對她把自己推給別的女人感到不悅.

"我一生都不會愛你,你這樣禁錮我,不是給自己難看嗎?"

湛藍繼續笑著,笑顏如花.

只有她自己知道,笑有多燦爛,心底就有多悲哀.

秦天熠:"……"

"秦天熠,不管天曜跟你說過什麼,我不需要."

湛藍狠狠割著自己的心,"你不是他,不管你做多少和他一樣的事,我也不會愛上你."

"……"

"你們男人的責任,請不要強加在我身上!"

一口氣說完所有不滿,湛藍如釋重負.

心底落下大石時,卻又開始惶恐的看著眼前一言不發的男人.

"說完了嗎?"秦天熠持穩無波道,諱莫如深的眼瞳看不出半分情緒.

湛藍只覺毛骨悚然,皮膚的毛細孔跟著立了起來.

"嗯."

原來,她是這麼想的?

秦天熠眸光深了深,抓住湛藍的雙肩,無比認真的凝視.

"聽著,湛藍……"

話沒說話,被一聲尖銳的女聲打斷.

"秦少……秦少……"

秦天熠擰眉,因人擾了和湛藍的清靜很是不開心.

抬眸,年柏堯閃了進來,彎腰道,"趙小姐出事了,是他."

秦天熠身體一震,倏地站起身.

若不是腰間被一只手緊緊扣著,湛藍只怕狼狽跌倒.

"今晚你在帝豪待著,哪兒也別去."

丟下命令,秦天熠倉皇而走.

女人深深看了眼湛藍,跑步跟上秦天熠的腳步.

趙小姐?

是趙馨恬嗎?

是他,又是哪個他?

太多的疑問堆積在心頭,湛藍得不到解答.

只清楚知道,當趙馨恬出事時,他是那麼在乎,那麼緊張.

呵--

這還不是愛趙馨恬的表現?

湛藍昏昏沉沉返回後台,換了衣服.

她沒有聽秦天熠的話留在帝豪,毅然回了逸都國際.

洗完澡後,湛藍躺在床上,渾渾噩噩的神識怎麼也睡不著.

腦海里不停想象著秦天熠可能遇到的危險.

不知怎的,昨晚看的新聞赫然躍入神識,毒榀犯罪集團,爆炸場面……

湛藍!

停止!

你都在想些什麼?

怎麼可能會是那些?

說不定只是因為趙馨恬平時接觸的人太多,無意間得罪了誰?

或者秦天熠平時野蠻慣了,有人不敢對他如何,所以拿趙馨恬撒氣?

嗯,一定是這樣,不會是其他.

睡吧.

他們的事,與你無關.

湛藍自我催眠,漸漸的陷入夢鄉.

"轟隆隆--"

大雨傾盆.

一道響天雷劃破天際,詭譎的閃電肆意落下,雨水沖刷著陰沉的空氣.

深秋,是個多雨的季節,也是個傷感的季節.

轟!

又一道比方才更大聲的雷鳴打下來.

"啊……不要!"

湛藍驀地睜眼.

腦海里還停在一張滿臉鮮血,看不清五官的驚悚畫面,思緒仿佛凝住了.

湛藍渾身發抖,揮之不去的恐懼.

上一次做噩夢是什麼時候?

好像父親被人打得半死,難道這次是秦天熠……

不再多想,湛藍條件反射摸向床頭櫃,拿過手機撥打秦天熠的號碼.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請稍後再撥……"

電話里傳來移動公司冰冷的自助應答,涼了她的心.

"不在服務區,怎麼會不在服務區呢?"湛藍喃喃自語,腦海里一片空白.

"秦天熠,你到底在哪里?"她急的哭了,眼淚就那麼自然滑落.

怎麼才能找到秦天熠?……

年柏堯,對年柏堯.

可是她沒有年柏堯的電話,怎麼辦?

努力思索著聯系年柏堯的方法,湛藍靈光一閃,想到陳志豪應該有.

給陳志豪打去電話,對方睡意惺忪的接起.

聽說她要找年柏堯,也沒有多問,將電話發了過來.

湛藍迫不及待撥過去,聽著里面傳來接通的聲音,心里的石頭恍然落下.

電話響了兩聲後接起.

"喂,年柏堯,我是湛藍,請問你知道秦天熠在哪里嗎?"

湛藍急切的聲音通過無線波傳入對方耳里,但他卻沒有吱聲.

"年柏堯?"湛藍疑惑,心突然變沉.

"嗯?"對方輕咦,嗓音里透著滄桑,"藍,我在醫院."

秦天熠?

是他接的電話?

"你……"湛藍心跳到了嗓門口,不自覺屏住呼吸,"怎麼了?"

"過來."

丟下簡簡單單兩個字,秦天熠掛了電話.

無數個念頭閃過,湛藍身體一顫.

秦天熠又受重傷了?

湛藍慌忙下床,不假思索的穿衣.

風塵仆仆開車來到醫院,走上手術室.

秦天熠萎靡的坐在凳子上,雙手撐著額頭,閉著眼睛,無助中透著隱隱的害怕.

他沒事?

湛藍心底稍稍穩定了些.

走進,駐足在他跟前.

秦天熠伸手拉她入懷,抱坐在腿上,將臉埋在她的頸間.

"怎麼了?"湛藍抬手,搭在他的肩上.

秦天熠搖頭,雙手收緊,死死抱著湛藍.

"抱我."

他低沉著嗓音.

湛藍聽話的環著秦天熠的頸項,眼底卻閃過一抹自嘲.

唉--

世界上最悲哀的事,莫過于為了別的女人去安慰一個男人.

湛藍,你真的是越來越卑微了.

直到此刻,她才驚覺,自己有多擔心他會出事.

"放心,趙馨恬不會有事.附一院的醫生是全國最好的醫生,他們一定能救活趙馨恬."

他沒事,出事的應該就是趙馨恬吧?

看秦天熠如此難過,湛藍心底五味雜陳,更堅定了遠離他的信念.

秦天熠身行一震.

上篇:第49章多麼恥辱的身份    下篇:第51章一定是太想你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