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54章女人的齒印   
  
第54章女人的齒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54章 女人的齒印

"走吧,這邊請."

老板一走,蘇遠航立即單手背腰,紳士的做出請勢.

湛藍淡淡一笑,逛著琳琅滿目的畫材.

一邊查看,一邊稱贊,"遠航,我發現你人緣很好."

"怎麼說?"

蘇遠航跟在她身側,始終保持一步的距離.

"你有善心,熱衷公益……每個人都對你很友善."

不像她,長這麼大除了魏晨曦可以稱得上是朋友,幾乎孤家寡人過著,日子很是單調.

她也沒有朋友,清靜了二十幾年.

"是嗎?我倒沒注意."蘇遠航不以為意笑道.

扭頭,看見湛藍有些悶悶不樂,不由張口即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把我的圈子介紹給你認識,他們也會對你好."

"呵呵."湛藍尷尬笑著.

蘇遠航的話,信息量太大,她受寵若驚.

湛藍大跨一步,走在了蘇遠航前面.

不一會兒,老板拿來打包好的東西,放在後備箱.

兩人繼續往學校駛去.

和蘇遠航待在一起的日子,湛藍總是身心愉悅.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話不多,又很體貼的緣故?

還是因為他身上散發的陽光氣質?

感染著周圍的人樂觀,開朗.

對,樂觀.

跟蘇遠航待在一起,似乎再煩悶的苦惱也煙消云散,悄然治愈……

學校里孩子們很純真,一掃湛藍最近的陰霾心情.最新最快更新

不知不覺到了晚上,蘇遠航送湛藍返回逸都國際.

臨下車時,囑咐道:"阿藍,記得下個星期三請假,我們早上走."

"好的."湛藍下車,關門時深深看了眼蘇遠航,誠摯道,"遠航,謝謝你."

如果說秦天熠是她的劫難,蘇遠航就是那一池靜水.

安撫著她的心靈.

"去吧,"蘇遠航輕笑,比了個打電話的手勢,"若是有什麼不開心,記得給我打電話?"

"嗯."湛藍重重點頭,"拜拜,開車小心些."

"拜拜."

湛藍關門轉身,進了逸都國際.

直到看不見那抹嬌小的身影,蘇遠航才啟動車子離去.

上了25樓,湛藍掏出鑰匙打開門.

換了拖鞋進屋,疲憊的一p股倒向沙發.

今天和孩子們玩耍,有些累呢.

也知道了,蘇遠航手勢的意思.

--你在我眼中是最美.

最美?

湛藍自嘲一笑.

她不配.

她早已經是殘花敗柳,不配擁有那兩個詞.

躺了一會兒,湛藍起身,去臥室拿了睡衣就進了浴室.

溫熱的流水沖刷在身體上,松弛著她的神經,迷亂著思緒.

真舒服……

湛藍清清爽爽洗了個澡,穿好衣服,踏著濕噠噠的涼鞋,開門.

"啊--"

一開門就看見一堵人形肉牆,差點沒把她嚇得魂飛魄散.

湛藍拍著巨顫的胸口,彎腰斜睨,"秦天熠,你干什麼不聲不響站在門口?"

他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嗎?

秦天熠沒有說話,陰沉著臉,徑直走進浴室.

脫衣,扭動花灑.

這……這人是准備洗澡了嗎?

湛藍連忙跳出浴室,將門掩上.

總是無聲無息的出現,他有幽靈癖啊?

湛藍看了眼身上的浴袍,幸好他沒有獸興大發,要她陪洗澡.

還是趕緊換一身保守的衣服,以免被人想入非非.

湛藍換好衣服出來時,正巧秦天熠也洗完澡.

兩人面對面,他頭上濕漉漉的,滴著熱氣騰騰的水滴.

胸口位置,貼著防水紗布?

視線微微下移,秦天熠只裹了條浴巾,露出性感而誘惑的人魚線.

"呃……"湛藍心虛的低頭,兩條腿逃也似的朝客廳走去.

秦天熠如墨的瞳仁暗了暗,冷冷命令,"去把藥膏拿來."

藥膏?

他拿藥膏做什麼?

她嘴唇已經好了呀.

盡管有疑慮,湛藍還是調轉方向,拿出秦天熠要的那支藥膏.

"吶,給你."

她遞至他面前.

秦天熠半眯著眼,好整以暇的平躺在沙發上,性感慵懶的嗓音噙著疲憊,"你幫我."

"……"

湛藍翻了翻白眼,秦天熠真是個大爺.

不情願扭開蓋子,抹一點藥膏在指腹上,湛藍陰陽怪氣的詢問,"秦大爺,請問您傷在哪兒啊?"

秦天熠抬起胳膊,一排排牙齒印腥紅刺目,那力道像是要咬掉他的肌肉一樣狠.

誰這麼恨秦天熠?

"秦少,您這傷,是'狗’咬的還是人咬的?"

湛藍一邊塗抹一邊問.

"人."

秦天熠閉目養神,享受著湛藍的服務.

人?

女人?

湛藍指尖的力道驀地加重.

"嘶!"秦天熠輕齜,睨一眼半跪著的她,"湛藍,你又想惹我?"

"哦呵呵呵……"湛藍老鴇似的笑著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剛剛手抽筋,不是有意弄疼秦少."

秦天熠淡淡應了聲"嗯",也沒有拆穿,繼續閉目.

湛藍只好認認真真擦拭,擦完之後,禮貌問,"還有嗎?"

秦天熠又伸來另一只臂膀,全是血印子.

湛藍再也保持不了淡定,尖銳的聲音脫口而出,連噙了絲醋意也不自知.

"怎麼這麼多牙齒印?咬你的人還活著嗎?"

能近身咬他的人,一定是秦天熠允許的吧?

"活著."秦天熠言簡意賅道.

湛藍陰郁的心情一下子布滿陰霾,不假思索就道,"是誰啊?"

待她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時,恨不得咬掉舌頭,當做什麼也沒問.

明知是誰,她不是自取其辱嗎?

"趙馨恬."

意象中的答案來的淬不及防.

湛藍聽見了心撕碎的聲音……

眼底不受控制的就氤氳了一層水霧.

她心情低落的擦拭著秦天熠滿是咬痕的手臂,緊緊抿著下唇,不再言語.

擦完,起身.

手腕陡然傳來桎梏感.

湛藍像個木偶一樣呆愣原地.

秦天熠低沉的聲音傳來,"怎麼不問問我,她為什麼會咬?"

湛藍搖頭,沒興趣知道他們之間的惡趣味,"這麼私密的事,秦少可以不用告訴我."

秦天熠幽深的眼眸深深凝視一眼湛藍,隨即放開她的手,躺回沙發上.

她不想知道,他又何必給她添堵?

算了,她要怎麼誤會就誤會吧,他現在沒有心情.

湛藍得到自由,頭也不回的進了臥室.

她是不是應該慶幸,秦天熠沒有對她強制用s/m?

窩在床上,湛藍百無聊賴的拿出手機翻看文學小說.

時間不知不覺流逝,當她覺得眼睛疲憊時,已是凌晨十二點十分.

這麼晚了?

湛藍揉揉干澀的眼睛,突然感覺口好渴.

下床,往客廳走去.

秦天熠應該不在了吧?

上篇:第53章讓她們和平相處?    下篇:第55章他大意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