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60章故意整她   
  
第60章故意整她

g,更新快,無彈窗,!

第60章 故意整她

"想得美!"

秦天熠一句話,化解了湛藍心底無以複加的悲壯.最新最快更新

"抽屜里有遙控器,拿出來."

不用去聽會?

湛藍揪成麻花的臉瞬時笑開.

"哦,好好好."一邊應著,一邊尋找秦天熠說的抽屜.

那啥,剛好在他腰下面一點點的位置.

湛藍臉色又糾結了,"秦少,你能移開一點嗎?"

秦天熠沒應她,繼續執筆處理文件,唇角卻揚起一抹惡作劇的笑意.

唉,看來他是不打算讓了.

湛藍蹲下身,伸出白皙細長的手摸向抽屜.

打開,正好抵在秦天熠那啥上面.

湛藍不好意思的紅了臉頰,將注意力集中在手指上.

因為不能打太開,否則會壓著秦天熠,湛藍只好伸手一點一點摸.

好不容易摸到遙控器,由于太急切,猛地縮回來時不小心劃到手指.

"嘶--"

中指骨節上,劃破了一層皮膚.

"怎麼了?"

秦天熠終于放下筆,抬眸望向湛藍.

"沒事."

她搖頭,秀麗眉毛卻擰成一條線,抬起手指湊近唇邊,輕輕吸允起來.

秦天熠看著她的動作,粉嫩的唇舌刺激著神識,血液都沸騰了.

蹙眉,起身.

奪過她的手含在嘴里.

湛藍:"……"

一股異樣電流流竄全身,湛藍哆嗦了下.

年柏堯剛通知完所有人,踏進總裁辦,想來拿湛藍的文件.

誰知,會撞見總裁曖昧啃噬湛藍的手指?

天!

他都看到了什麼?!

這還是他認識的冷血boss嗎?

調情手段簡直一流.

年柏堯想掩門退出去,可是進來的時候力道過猛,門給全部打開了啊啊啊啊--

現在把自己當空氣是不是作死的節奏?

年柏堯窘迫的尷尬異常,只得埋頭站在原地,當做什麼也沒看見.

湛藍被秦天熠吻得腦袋當機,火熱的舌纏著她的指尖.

好……澀情--

好……麻酥--

她整個人凝固半響,眼睛下意識睜得溜圓.

"啊--"

驀地,一聲尖叫,湛藍抽離了手.

慌亂的背轉過去,臉蛋紅撲撲的透著羞澀.

流氓!

她暗自罵道.

秦天熠唇角露出邪魅的弧度,坐下身,同時一把撈過湛藍,坐在他腿上.

"喂,秦天熠,你要干嘛!"湛藍有些慌.

也不曉得是悸動還是其他……

總之,她很慌,心里"噗通噗通"直跳.

"乖乖坐好."秦天熠禁錮著湛藍,冷冷對門口那尊雕塑道,"進來."

年柏堯額頭津汗,一路低著頭來到辦公桌面前.

秦天熠執起文件一扔,年柏堯拿著就往外走,速度之快,堪稱瞬移.

臨到門口時,主動將門掩上,吩咐任何人不得進去打擾.

湛藍羞得一直埋在秦天熠胸前,不敢去看年柏堯.

關門聲傳來,她才稍稍抬頭,"秦,秦少,我可不可以坐沙發?"

坐在他腿上,她都能感覺到一點點膨脹的僵硬好嗎?

秦天熠嘶啞性感的嗓音自頭頂傳來,"放心,我這兩天不會對你怎樣."

湛藍臉色暗了暗,心里不斷告誡自己不要被秦天熠迷惑.

"呵呵,呵呵--"

湛藍不停干笑,掩飾劇烈跳動的心髒.

秦天熠按下遙控器的開關,旁邊一道牆立即發生反應,徐徐向上卷.

不過須臾,牆體變成透明玻璃,映出大會議室各部門高管一張張肅然起敬的臉.

湛藍嚇一跳,條件反射將頭埋進秦天熠胸膛,不敢出來.

"呵呵."她的投懷送抱愉悅了秦天熠,爽朗笑出聲,"傻丫頭,這是鍍膜玻璃,他們看不到你."

"真的?"湛藍死死埋頭,擔心秦天熠又整她.

"嗯,相信我."某人好言相哄.

"不要!"

在她心里,秦天熠的信譽度那就是個零.

不要?

秦天熠眉峰微擰,伸手往湛藍腰間探去.

毫無疑問,湛藍猛地豎直身體,左右扭動,被人戳中弱點.

"呵呵,好癢,好癢!"

"快看,開始了."秦天熠沒有再為難她,繼續手里的工作.

湛藍這才戰戰巍巍的將目光移向透明玻璃,再三確定對面的人不會看見自己才放心.

辦公室里每一個人的發言都通過音響傳了過來,湛藍聽得清清楚楚.

所有人圍繞基金會的事踴躍發言,因為某一項拿不定方案,一時間爭吵不休.

秦天熠冷峻的臉沉了一份,冷冷命令,"少廢話."

年柏堯立即一拍桌子,肅然呵斥,"安靜!再吵,都他媽給我滾出去."

湛藍在秦天熠懷里瞪大了眼,天,年柏堯平時是這麼威猛暴力的人?

果然,有什麼樣的老板就有什麼樣的下屬.

人群立即鴉雀無聲.

年柏堯又道,"有意見的提,沒意見的閉嘴."

于是,沒有人敢再吵吵,說出口的話反複推敲又推敲,就怕說得不好被年特助扔出去.

咦,秦天熠說話年柏堯是如何聽見的?

湛藍湊近他耳邊小聲問,"我說話,年特助能聽見嗎?"

"嗯."秦天熠平靜回應.

湛藍臉色瞬間僵住,那剛剛,她和秦天熠打鬧,年特助不也聽到了?

這男人,怎麼都不告訴她?

害她出丑?

湛藍埋怨的剮一眼秦天熠,又不敢真的對他動手動腳.

因為一旦宣戰,最後吃虧的肯定是自己.

唉,這種被壓榨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無語問蒼天.

半響,秦天熠處理完公務,抬眸正對上湛藍幽怨的表情,不曉得她又神游到哪里去了?

重重剮了下她的鼻尖,好笑道,"聽得如何了?"

"什麼如何?"湛藍迷茫.

不會要說聽後感吧?

她壓根兒就沒聽.

秦天熠瞄一眼會議室,湛藍心知自己猜對,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心念一動,提高了聲調指控,"你明明有那麼多人才可以想的更完善更全面,為什麼要故意折騰我?"

對,故意!

秦天熠把這事兒交給她,就是故意整她.

秦天熠眼底滑過一抹贊賞,湛藍還不算笨,知道他是故意的.

摸了摸她的頭,像安撫小貓咪一樣,秦天熠義正言辭,"我這不是為了鍛煉你?"

一出國就沒有歸期,不給湛藍找點事兒做,萬一被蘇遠航趁虛而入怎麼辦?

他得未雨綢繆.

這麼高大上的借口……

湛藍啞然,竟無言以對.

哼!

鼻腔重重一哼,湛藍雙手抱臂,扭頭不理秦天熠.

無法反駁,她生氣總可以吧!

上篇:第59章:向全世界昭告她的身份?    下篇:第61章以後,他還是不要笑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