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64章:你當我是什麼?   
  
第64章:你當我是什麼?

g,更新快,無彈窗,!

潑婦似的一通狂吼之後,湛藍把自己給愣住了.

她……以什麼身份去質問秦天熠?

趙馨恬和秦天熠是什麼關系,又關她什麼事?!

湛藍慌忙的將膏藥塞給秦天熠,憤然起身.

一顆心懸吊吊的,像是極力逃避什麼.

是的,就說她懦弱吧.

她不想去知道答案,也沒有勇氣去接受答案.

逞了口舌之快的湛藍恨不得把舌頭咬掉,當作什麼也沒問……

秦天熠哪兒肯放過她?

湛藍終于懂得質問他和別的女人的關系,他怎麼會允許她重新縮回保護殼里?

秦天熠鉗制住湛藍的手,猛的一拉,壓在了沙發上.

他上她下,透著曖昧的火熱氣息.

秦天熠幽深如浩瀚星辰般遼闊無垠的墨瞳掠過一道驚喜的光.

溫熱的鼻息吹拂在她臉上,嗓音沙啞而迷惑,"藍,三年前,趙馨恬差點被人強,我救過她一命."

那個時候的趙馨恬只是一個16歲的小姑娘,所以她對他很是依賴.

也因為趙馨恬跟湛藍長得相似,所以秦天熠才允許趙馨恬偶爾出現在身邊.

也是因為這樣,他才一直把趙馨恬當小妹妹一樣縱容.

"被人……"強?

似是戳中了心底最深的痛楚,湛藍眼底濕潤,哽咽的沒有說下去.

秦天熠溫柔的輕撫著她的發跡,對她眼眸中隱藏的痛楚深深不舍.

俯身,距離湛藍不足一公分的距離停了下來,富含磁性的嗓音透著性感,"記住,我要的女人,從來都只有你."

湛藍還來不及從震驚中恢複過來,瘋狂而纏綿的吻就落到了唇上.

一寸寸侵蝕著她的神經,她的靈魂.

口腔里,全是秦天熠占有的氣息.

這個男人,怎麼一言不合又吻上了?

意識到她的不專心,秦天熠靈巧的舌挑逗著她的,引得她全身一陣發麻.

本能的,繾綣回應.

湛藍沉迷在他嫻熟的吻技中,兩人的氣息也越來越粗重,無可自拔.

眼見快要擦槍走火,秦天熠放開了她.

湛藍軟塌塌趟在沙發上,第一次,對秦天熠的吻有了怦然心動的感覺.

"現在知道我要誰了?"

嘶啞而低沉的聲音喧囂著某人的浴望.

要不是身體沒恢複過來,他一定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全方位狠狠收拾湛藍.

湛藍不好意思的紅著臉,還沒有從剛剛令人麻醉的吻中清醒過來.

秦天熠等不到回答,以為自己表達得不夠明確,准備俯身再來一次.

湛藍看出了他的意圖,急忙捂住他的嘴,洋裝怒視,"喂,秦天熠,你說了吻我一次答應我一個要求!"

"……"他什麼時候說過這句話?

秦天熠劍眉斜飛,唇角溢出邪肆的弧度,"要不再來一次?"

"不要!"

湛藍驚叫.

猛地把秦天熠的頭死死頂著.

就怕他獸興大發真的再來一次.

萬一他忍不住要那啥呢?

不行,得潑他冷水.

湛藍怒眼一瞪,收斂了眼底意亂情迷的情愫,固執道,"秦天熠,我要去a市."

她答應了蘇遠航要去a市,不能不去.

秦天熠擰眉,邪痞似的臉上黯淡了下來.

湛藍忙不迭的又道,"我不能言而無信,不能失信于朋友."

"朋友?"秦天熠語調上揚,透著一絲喜悅,"你只當蘇遠航是朋友?"

"對啊,不然你以為是什麼?"

湛藍白了他一眼.

"那我呢?"秦天熠驀地壓低音色,又向她靠近幾分,"你當我是什麼?"

過于親密的距離叫湛藍心髒"撲通撲通"狂跳不已,一只手抵在秦天熠胸膛,阻止他再前進,"債,債主!"

"債主?"秦天熠眉峰微攏,"討債還是討情?"

喂,秦天熠,你過分了啊!

湛藍被他逼得心底一陣寒顫,猛地推開,怒吼道,"我不管,明天你同不同意我都要去!"

秦天熠寒眉,湛藍長膽兒了?

竟敢吼他?!

可是,看她故作凶狠的樣子,他卻舍不得扼殺.

至少,比怕他要強.

他不要她怕他!

秦天熠雙眼一眯,順勢躺平在沙發上,嘴角翹的老高,抬起另一只手,"這只手還沒抹."

湛藍愕然,他……這是默認了?

應該是吧.

湛藍高高興興拿著藥膏,朝秦天熠右手小心塗抹.

看著手臂上腥紅的牙齒印,一抹心痛悄然滑過眼底,快的來不及抓住.

"秦天熠……"

"嗯?"

秦天熠輕咦,閉眼享受著湛藍的服務.

"趙馨恬為什麼會咬你?"

而且咬那麼狠?

"她生病了."

秦天熠平靜無波應著,淡然中透著冷漠.

"什麼病啊?"

她要咬,你就讓她咬嗎?

不曉得躲開啊?!

其實,這才是湛藍想問的.

秦天熠輕笑,睜眼凝視她,"吃醋了?"

"……"湛藍眸光閃爍,不自然的道,"我才沒有!"

話一出,怎麼聽著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秦天熠抬手揉捏著她粉嫩俏紅的臉,深邃的墨瞳噙著自責,解釋道:

"還記得酒吧那晚嗎,何思琳找到我,說趙馨恬被人劫持.她就在那晚被人注射毒榀."

"毒,毒榀?"

湛藍渾身一震,驚愕得失了魂兒.

"嗯,一種新型毒榀,上了癮就很難戒掉."

甚至耗盡精力,生命枯竭而死.

秦天熠周身散發的低氣壓感染得湛藍也跟著難受,抬手握住臉頰上那只粗糙的大掌,澀然道,"趙馨恬會戒掉的."

秦天熠苦澀一笑,"那人是我的仇人,如果不是因為我,她不會受此罪."

頓了頓,幽深的眸光直視進湛藍善良的眼睛里,"我欠她的,懂嗎?"

趙馨恬無辜被牽扯進他的恩怨里,秦天熠不可能扔下她不管.

湛藍點頭,深知秦天熠是一個責任心很強的男人,她又豈會不懂?

握住秦天熠的手緊了幾分,湛藍清脆的嗓音含著堅定,"秦少,我願意幫趙馨恬."

如果要還債,她願意和他一起.

秦天熠眸光一滯,下午不是不願意嗎?

怎麼這會兒又同意了?

"等我從a市回來,我就幫趙馨恬完成她的心願,好嗎?"

湛藍說的無比誠懇,秦天熠傻愣半秒隨即笑了.

是了,這個女人在幫他一起贖罪呢.

懂事大度又熱腸心善,怎能叫他不愛?

秦天熠唇角的弧度越來越大,蔓延至如漩渦的眸底,一掃與日來的疲憊煩沉.

抬手,拉低她,溫柔而纏綿的吻著.

兩個彼此寂寞了數年的心,在這一刻契合在一起,不再飄零無依.

<span>我能不能告訴你們,我改這章改了兩個小時?

唉--

梧桐想說句話.

我愛秦天熠這樣的男人.

他是個很有責任心的人.

即使對別人的女人有責任心,有些寶寶看了不舒服.

可是轉念一想,他能這麼負責的對身邊每一個人,不僅僅是女人.

他對湛藍的愛又該又多深?……

想明白了,也許你們就不會覺得不舒服了.

試問一下,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有誰愛呢?

我說的責任,不僅僅是愛情方面,還有為人處事方面.

我想塑造的秦少就是一個責任心強大的人物.

他從不游戲人間,對身邊每一個人都是問心無愧.

他冷漠,但他會為了湛藍變得熱心.

他有他的一套處事原則.

像海面的燈塔一樣,照耀著湛藍脆弱敏感的心.

話就到這里了,如果還有人不喜歡我塑造的秦少,我只能說抱歉了.

上篇:第63章憑什麼要我去幫你的女人?    下篇:第65章:記得想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