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65章:記得想我   
  
第65章:記得想我

g,更新快,無彈窗,!

湛藍第二天是在秦天熠懷里醒來的,具體來說是身後那睹又硬又壯的胸膛刺激了她的神識,瞬間清醒.

以往不賴個十分鍾起不了床的人,史無前例的睜眼就醒.

"秦……秦天熠,你怎麼會在我床上?!"

湛藍眼睛瞪得溜圓,錯愕的望著秦天熠.

腦海里不停回想起昨晚發生了什麼,她記得秦天熠吻了自己,兩人渾然忘我.

然後……然後他就抱她進了臥室.

再然後,他就一直抱著她睡覺,說等身體好了再收拾她.

當時自己是怎麼回答的?

"藍,這是我的床."

秦天熠好笑的看著一臉窘迫羞澀的女子.

以往每天五點過生物鍾就會叫醒秦天熠,但今天,他躺在床上擁著懷里的女人,卻不想起床了.

秦天熠定定的看著湛藍安靜的睡姿,一看就是兩個小時,也不覺半分疲憊.

"你……你的?"

湛藍愕然,不敢相信自己被秦天熠抱上二樓.

啊喂,她昨晚一定是中邪了!

"嗯哼."

某男閃著笑意的眸光直射入她眼里.

湛藍羞得想鑽地!

秦天熠這不擺明了告訴她,她是自己投懷送抱的嗎?

一陣旋風拂過,湛藍跳下床,消失得無影無蹤,只余下身後爽朗而開懷的笑聲.

湛藍真想給耳朵塞上一層厚厚的棉花,當做什麼也沒有聽見.

返回樓下,湛藍拿出行李箱開始急急忙忙收拾衣服.

都怪秦天熠,昨晚等他什麼也沒有收拾.

待湛藍一襲黃色長裙外面披著風衣出現時,看呆了秦天熠的眼睛.

他一直知道湛藍很美,有時可以美得出塵脫俗,也可以美得妖冶嫵媚.

湛藍被他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有些難為情,埋頭低聲說道,"我走了."

她拖著行李箱越過秦天熠身旁,卻被他伸手拉著不放.

"還沒吃早飯呢."

秦天熠不由分說牽著湛藍來到餐桌前.

趁她收拾行李時,他做好了早餐.

不說還真有點兒餓,湛藍拿起筷子夾一小塊油條.

秦天熠微帶不悅的聲音適時響起,"不想讓你去了."

湛藍伸長的筷子一松,油條滑了下去.

抬眸,不解望向出爾反爾的男人,"秦大爺,你怎麼能這麼任性?"

好好的大男人,心情怎麼像倫敦的天氣,說變就變呢?

秦天熠吞咽了下,從喉嚨里不情不願擠出幾個字,"逗你呢,快吃吧,等會兒涼了."

湛藍這才夾起油條往嘴里送.

早飯還沒有吃完,蘇遠航的短信發了過來:阿藍,我在逸都國際樓下.

湛藍馬上回複:好,我現在下樓.

一口氣喝完碗里的豆漿,湛藍擦拭了下嘴就提著行李箱往外走.

秦天熠再一次阻止她出門,靠在玄關處死死抵著門,不讓開.

"秦少,秦大爺,我只是去為孩子們加油,您……讓讓?"

干什麼搞得像生死離別一樣,多傷感?

秦天熠沒有讓開,一把將湛藍摟進懷里.

"記得要想我."

他也會想她.

"嗯."

為了安撫好心靈突然變脆弱的男人,湛藍點頭.

"每天要給我打三個電話."

她要不打,他就打數十個!

"呃……好."

秦天熠當她小孩兒呢,還查崗?

要這麼婆媽不?

"藍……"

輕吟的嗓音回蕩在湛藍耳邊,激得她心底一顫.

秦天熠擁著湛藍的手雙雙收緊,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這個女人,是他的,是他秦天熠的!

可是,他不能!

不能光明正大的占有她,不能給她名分.

因為他怕高調了會給湛藍惹來殺身之禍……

"秦少,咱不這麼膩歪好麼?"

再膩歪下去,這男人當真不讓她走了怎麼辦?

"好,那你吻我."

秦天熠放開她,兩人面對面直視.

湛藍怔愣半秒,踮起腳尖在他唇邊蜻蜓點水的輕吻了下.

"不夠."

某人得寸進尺,眼底泛起異色.

男人耍起傲嬌起來都是這麼小孩子氣嗎?

湛藍一臉呆萌.

僵持片刻,他沒有退讓的意思,湛藍只好再次踮起腳尖,吻上秦天熠冷酷菲薄的唇.

當她的柔軟附上他的剛硬,秦天熠的眸光瞬間變成春天里的暖陽,和煦而溫暖.

也只有她,能化去他眼底無人觸及的傷痛和猙獰的傷疤.

湛藍主動探出巧舌撬開他的貝齒,學著他曾經的動作與之纏綿.

感覺到秦天熠身體一點一點變硬,氣息也越來越粗重不穩時,湛藍松開了他.

"我可以走了嗎?"

湛藍睜著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注視秦天熠,心里忐忑不安,生怕他大少爺又開始矯情.

唉--

怎麼出一趟遠門,搞得像訣別似的?

秦天熠抵著門的身子沒有挪動分毫,抬手端著她的下巴,一臉凝重,"記住,不能跟蘇遠航去人少的地方."

"好."她點頭應下.

"最好是不要單獨在一起."

蘇遠航的身份,秦天熠不得不防.

"知道啦."湛藍使勁兒點頭.

秦大爺,您就趕快挪開吧,她真怕這麼墨跡下去走不出這扇門.

秦天熠從兜兒拿出一條項鏈,也不問湛藍意願,直接掛在她脖子上,"任何時候,不許取下來."

"嗯嗯嗯."

湛藍快哭了,她覺得今天走出這扇門的幾率越來越小.

"遇到危險就按這顆紅寶石,沒事的時候不能按,知道嗎?"

秦天熠端著項鏈上鑲著的紅寶石,教給湛藍使用之法.

"嗯嗯嗯."

湛藍一臉懵逼,還是極其配合的點頭.

她不知這條項鏈有多貴重,也不知它會在日後救了自己無數次.

"有事沒事都記得要給我打電話."

秦天熠將項鏈放進湛藍里衫,做著最後的叮囑,閃身讓開一條道.

湛藍打開門,提著行李就開跑.

邊跑邊道,"知道啦知道啦."

望著那抹迫不及待消失的身影,秦天熠唇角露出苦澀的淺笑.

湛藍啊湛藍,若我能永遠保你這份燦爛,該多好?

但願吧.

誰敢讓她傷心,他必毀之滅之,傾其所有.

蘇遠航,你最好不要對湛藍不利,否則哪怕蘇氏是海市第一大家族,他也必讓蘇氏永遠沉溺在這個瞬息萬變的商界.

但願,你夠聰明.

秦天熠按下左手尾戒指上數個按鈕,傳遞著一串串命令.

片刻,海市的黑色影子風起云湧.

<span>我一邊改前面的文章,一邊寫後面.

都快把整的人格分裂了啊啊啊啊.

我得好好緩緩,不同時期的心理狀態.

唉--

上篇:第64章:你當我是什麼?    下篇:第66章:矯情的秦大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