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70章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第70章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g,更新快,無彈窗,!

第70章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說完這句話,湛藍羞得想遁地隱身.最新最快更新

天吶,她跟秦天熠在一起都變壞了.

怎麼可以這麼壞呢?!

秦天熠劍眉邪飛,身形頓了頓.

隨即抬高湛藍的下巴,眸光下移,薄唇溢出邪氣的壞笑,"你說該怎麼辦?"

呀--

她嚇得慌忙別開眼,整個人如被電擊,情不自禁抖了下.

"咳咳……"她努力讓自己保持平穩,不被秦天熠邪肆的目光羞得難為情,"要不,委屈一會兒?"

秦天熠高揚的唇角收斂了回來,笑得格外惡作劇,"不,你得……"

恰在此時,一陣電話鈴阻斷了湛藍的窘迫.

"電話,秦天熠,你電話,快接!"

湛藍大嚎,那股子興奮勁兒真是挫傷了某個男人的自尊心.

該死!

秦天熠暗自咒罵一聲,臉上黑沉沉的快成鍋底了.

不情願放開湛藍的手,滑開屏幕,將電話置于耳邊.

一出口即是欲求不滿的暴怒,"年柏堯,你他媽有話快說,沒事我弄死你!"

年柏堯:"……"

他是不是打斷了老板的好事?

不然老板干嘛想弄死他?

年柏堯哀怨之極,想要掛斷電話當做自己沒有出現過吧,肯定會死的更慘,只好硬著頭皮說道:

"何思琳打來電話,趙馨恬見不到你鬧自殺,她一個人攔不住,我已經吩咐逸都國際的人去看著了."

年柏堯以最快的速度說完,半口氣兒都沒喘.

自殺?

秦天熠俊逸的臉上陰沉密布.

年柏堯的聲音不算大,但湛藍趴在秦天熠身上,還是聽得真真切切.

趙馨恬自殺?

這一消息仿佛晴天霹靂,將兩人曖昧歡快的氛圍霎時搞得凝重而沉悶.

湛藍明亮的星眸閃爍著,手指戳了戳秦天熠的肩膀,語氣僵硬,"去吧,她……需要你."

秦天熠輕語了聲"嗯",俯身在湛藍唇邊淺啄了下,"記得要聽話."

"好."

她笑著應答,只那心底的苦澀怎麼也揮之不去.

目視秦天熠抱著一大堆文件,湛藍整理好凌亂的衣服,下床送他.

臨到門口時,秦天熠突然轉身,深情款款的看著她,嘴上又恢複那熟悉的命令式語氣:

"記得要想我,記得要給我打電話."

也許是剛剛兩人坦誠以對,湛藍竟然聽出一絲幽怨的成分,心里忍不住竊喜,"好好好,我會記得."

秦天熠這才不情不願轉身離開,身後跟著一臉小心翼翼的年柏堯,怕老板真的要收拾他.

湛藍目送那道偉岸的背影漸漸走遠,心,不知怎的,有些空落落的.

即使明知道秦天熠不愛趙馨恬,明知他只把她當妹妹,可是趙馨恬呢?

顯然是愛秦天熠愛的無可自拔了.

一邊是兄妹之情,愧疚之心,一邊是兄弟之托……

道不盡的憂傷,侵蝕了湛藍.

……

會展中心

小朋友們拿著畫稿出現在展館,按照指定位置,裝裱上框,懸掛在牆上供人欣賞評比.

此次比賽采取評委評分+游客投票決定最終名次.

因為來畫展的作品已事先做過挑選,所以不會太粗糙,也不會太難看.

待所有小朋友的畫了牆,裝訂好,已是接近傍晚.

忙碌的一天不知不覺眨眼過去.

湛藍站在小花妹妹名為"心願"的畫前,踟躇凝望.

這一幅畫太乾淨了,她想要.

待畫展結束,她會出一個合適的價格向小花購買.

蘇遠航越過人群徐步走來,停在她的身邊,若有所思道,"很美,對嗎?"

只有心靈純淨的人,才能看出畫里的美好,聖潔.

"嗯,美得人想據為己有."湛藍點頭.

她想擁有它,不是因為小花畫的是自己,而是想以此告誡自己,無論何時何地,都不要忘了最初的心境.

"看來大家趣味相投."蘇遠航莞爾一笑.

適時,一道尖銳的女高音打斷了兩人談笑風生的對話.

"遠航!"

女子身材高挑,尖尖的瓜子臉,看起來有幾分清瘦,踏著高跟鞋的步子精准的朝兩人走近.

蘇遠航優雅轉身,順勢牽著湛藍的手十指緊握,唇邊溢出和煦溫暖的笑意,"沈小姐,你好."

沈舒的眼睛一直盯著兩人緊握的手,那麼刺眼,紮得她心底泛起苦澀;

"遠航,她就是你女朋友?不介紹介紹嗎?"

沈舒收斂了眼底一閃而逝的悲傷,隨即表現出富家小姐的驕傲之態.

抬眸,挑釁的看著對面仿如溫室里沒有經過風霜洗禮的女子.

湛藍不懼她的審視,微笑著應對沈舒.

蘇遠航握著湛藍的手緊了一份,似在給她勇氣.

"藍,她是我商場上一個朋友,沈舒."

蘇遠航看向湛藍的目光溫柔而深情,但轉眼,面對沈舒時卻只剩下禮貌而帶著疏離的微笑.

"我女朋友,湛藍."

沈舒被蘇遠航刻意散發的距離感小小受傷了一下,故作輕松的笑道,"湛小姐,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湛藍看著眼前伸長的手,禮貌相握,"你好."

沈舒握著她的手遲遲沒有放開的打算,盯著她一字一句說著,像在下戰帖:

"遠航我是不會放手的,到底最後誰能站在他身邊,我們拭目以待."

蘇遠航濃眉微擰,對沈舒的不死心感到不悅,"沈小姐,我和我女朋友還有事,先行離開了."

說完,也不顧沈舒有什麼態度,牽著湛藍徑直隱匿在人群.

沈舒對著兩人的背影輕蔑一笑,一朵溫室里的小花,能勝得過她?

就是沈家拿錢也能把湛藍砸死!

當愛情牽扯上了利益,她不相信蘇遠航不妥協.

從第一眼見到蘇遠航開始,沈舒就決定了這輩子唯一要嫁的男人就是他!

任誰也不能阻擋.

誰阻,她滅誰!

蘇遠航不知道沈舒對自己有如此深的執念,如果知道,他肯定後悔因一步棋招惹了她.

出了沈舒的視線,蘇遠航自覺放開湛藍.

手里傳來她特有的柔軟,酥了冷冰冰的心底.

多想,一直牽著,永不放手.

可惜,時候未到.

蘇遠航收起眼底的繾綣眸光,笑視湛藍,"剛剛,謝謝你."

湛藍嫣然一笑,"我也沒說什麼,希望能幫到你."

"怎麼會呢,你可幫了我一個大忙."蘇遠航頓了頓,轉著錚亮的眼珠子,"我該如何感謝你呢?"

"感謝嘛……"湛藍負手而立,踏著閑庭信步游走在走廊旁,"不如請我吃大餐啊."

"好!"蘇遠航一口應承,眸光閃爍著莫測的光芒,"我做的."

"……"湛藍怔愣兩秒,她本意是隨便去哪個酒店吃晚餐就行.

剛想開口說不用了,蘇遠航又道,"這個周末吧,在我家,你喜歡吃什麼?"

"那個……"湛藍被蘇遠航的迫不及待凝住了,"會不會不好?會不會打擾到伯父伯母?"

蘇遠航搖頭淺笑,"不會,就在我自己的公寓.如果你覺得不方便的話,可以帶上朋友哦."

他將她的顧慮全部消除,她還有什麼理由拒絕?

本來也是她提議要吃大餐,湛藍只好硬著頭皮答應.

回到酒店已是晚上十點左右,毫無意外的,她前腳剛到,秦天熠的電話跟著就打了進來.

她對他如此精准掐著她的作息時間已經無力吐槽,只要不妨礙到她的正常交際,她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裝傻充愣.

交代完一天的行程之後(與蘇遠航演戲拒絕沈舒的事沒說),秦天熠突然壓低聲音問道,"藍,你明天什麼時候回來?"

這個男人干嘛用這麼迷惑的聲音說話?

好像很想念她似的?

湛藍甩了甩腦海里不該有的想法,模棱兩可道,"不知道,看孩子們的情況."

明天是正式接受游客投票的第一天,如果順利的話,會在晚上之前回海市,如果不順利的話有可能後天回.

"……"秦天熠沉默了.

湛藍抓了抓頭發,故作漫不經心的問,"趙馨恬怎麼樣了?"

"情況不是很樂觀."秦天熠皺眉,俊朗的眉型變得狠厲幾分,"到現在還沒有找到解決之法,不知道她能不能熬得過?"

如果趙馨恬因為他而死,秦天熠會自責一輩子,也會愧疚一輩子.

"放心吧,只要你陪著她,再難熬她也會挺過去."湛藍不是滋味的安慰著.

她知道那種絕望的感覺,知道被人推入深淵的無助.

幾年前,如果不是天曜,她也走不出人生最昏暗的時光.

湛藍深信,只要有愛,只要有所愛之人陪著自己,再痛苦的經曆也會挨過去.

只是……趙馨恬愛秦天熠越深,她又該何去何從呢?

"希望吧."

電話一頭響起秦天熠有些慵懶的聲音.

他沒有聽出湛藍言語中隱藏的憂傷.

彼此沉默.

"藍."過了一會兒,等不到她說話,他輕聲喚著.

像是在心里喚過千萬遍,那般順口.

"怎麼了?"

"說話,我想聽你說話."再難的困境,似乎有她的聲音作伴,也變得不那麼棘手.

湛藍沉浸在自我的悲傷中,無心應著他,"說什麼呢?"

秦天熠黯沉的眸光亮了亮,"講故事吧,你書桌上不是有故事書麼?"

"……"湛藍短暫當機,不說這事兒她還忘了,"秦天熠,你昨天什麼時候叫人拿了一遝書到我房間?"

上篇:第69章還要不要好好的那啥了?    下篇:第71章為他瘋狂?為他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