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71章為他瘋狂?為他瘋?   
  
第71章為他瘋狂?為他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71章 為他瘋狂?為他瘋?

秦天熠嘴角微揚,過一天才來質問,是不是反應忒慢了點?

"誰讓你沒話跟我說?"沒話說就讀書,也不用動腦子,要多少話都可以.

"不是,我是說你怎麼會有我房間的鑰匙?"

秦天熠的爪子伸得也未免太長了.

湛藍腹誹.

秦天熠雙腿疊交,翹著二郎腿,一副不可一世的狂妄樣兒,"藍,這個世界上沒有我去不了的地方."

湛藍沉默的翻了個白眼,不曉得是為他的大話還是他說話時那種欠抽的態度,遂嗆道,"白宮你能去麼?"

她就不信m國總統府他能去!

湛藍本想搓搓秦天熠的銳氣,誰知他冷哼一聲,口氣更加狂妄,"那種地方,小兒科."

"……"湛藍是徹底不想跟這個自大狂說話了,說多了氣壞身子.

秦天熠斜倚在沙發上,閉目與湛藍聊天,"藍,你男人的本事可多著呢,你連我一丁點能力都沒見著."

推了推堆積成山的文件,秦天熠心下決定,如果處理不完就交給湛藍處理,反正她有的是時間.

既然有時間跑別的地方去,為什麼就沒有時間幫他處理文件?

嗯,這麼想著,秦天熠微蹙的眉頭揚起一抹笑意.

湛藍被秦天熠一句"你男人"羞得面紅耳赤,之後的話完全沒有聽清楚.

這是第一次,她會為這三個字感到絲絲竊喜,以及抑制不住的心跳加快.

明明是一句流氓似的宣告,卻像強心劑一樣,穩定住湛藍搖擺不定的心.

也因為這三個字,驅散了湛藍兩日來的不安和退縮.

男人!

秦天熠是她的男人!

沒有什麼比他親口說出這三個字更讓湛藍勇氣倍增.

趙馨恬愛秦天熠又如何,他不愛她,一切都是枉然.

"藍,在聽嗎?怎麼又不說話?!快去,給我讀書!"秦天熠命令的口氣打斷湛藍的思緒.

這一次她沒有惱,心甘情願走到書桌旁,翻開書頁.

唇角不自覺揚高了幾分,道,"你想聽什麼?"

"隨便."他不管內容,只管說話的人.

"好,那我就從第一頁開始念."

"……"

逗逼二貨的戀愛模式正式開啟……

"從前有個灰太狼,因為抓不到一直羊給懷孕的老婆吃……"

話沒說完,被秦天熠打斷,"這不科學,狼怎麼可能抓不住羊?"

"……"湛藍無語,這不是故事呢嘛,至于這麼較勁不?

忽視那張欠抽的嘴,湛藍繼續,"灰太狼每次都被喜洋洋收拾得很慘,飛出了天際,回到家又被老婆一頓暴揍,但是他從來沒有放棄……"

湛藍的話,再一次被秦天熠打斷,"都說了狼不可能抓不住羊!這什麼故事?這麼弱智?!"

秦天熠濃眉微擰,給尾戒發去一段問候人的話.

湛藍被秦天熠嗆的想摔書,"噌"的從凳子上站起來,"秦天熠,你還要不要聽書了?"

聽個書意見都這麼大,真是難搞的人.

"換一個."秦天熠撇撇嘴,又給尾戒發去一道指令.

"你!……"

要聽書的人是他,怎麼又不高興了?

湛藍覺得秦大爺真難伺候,方才的悸動也被他可惡的語氣消弭得一丁點不剩.

這個男人,有本事把你寵上天,也有本事把你氣得下地獄.

湛藍沒好氣的瞪著電話.

"快點,換一個."等不到回答,秦天熠心急的催促.

湛藍努力穩定好暴躁的因子,幾個深呼吸,才沒有把電話給掛了.

她翻著書桌上幾本厚厚的書,"秦天熠,全是灰太狼系列,沒有其他書."

意思就是,要麼聽,要麼閉嘴.

"那你給我唱歌."秦天熠好整以暇的側躺在床上.

唱歌?

秦大爺要求也忒多了,湛藍想不理他,嘴上還是諂媚笑道,"秦大爺想聽什麼歌?"

"為我瘋狂."秦天熠想也沒想,脫口而出.

"噗--"

湛藍郁卒,"那首歌叫"為誰瘋狂"好嗎?"

怎麼變成"為他瘋狂"了?

"不管,就要為我瘋狂 ."他說是我,就是我.

她要敢為其他人瘋狂,他非擰碎他不可!

"……"面對秦大爺突然的傲嬌,湛藍無語,揶揄道,"那歌詞要不要改?"

"嗯,要改."秦天熠一本正經接道,"把誰改成你."

湛藍足足愣了三秒,三秒過後.

啪!

掛電話.

這人,怎麼這麼難伺候!

這麼赤果果的示愛,她接受不了.

為他瘋狂?

為他瘋還差不多.

秦天熠被掛了電話沒有再打過來,湛藍有些小忐忑,可是又不想撥過去.

不打就不打唄,正好可以圖個清靜.

湛藍拿了睡衣朝浴室走去,當她洗完澡出來時,聽見有人敲門.

這麼晚了,誰會來找她?

秦天熠肯定不是.

他在海市呢,十幾分鍾時間不可能會出現.

懷著疑惑的心情,湛藍來到門口,問道,"誰?"

"湛小姐,我替秦少拿東西過來."門口響起一個女人的聲音.

秦天熠?

"什麼東西?"湛藍沒有開門,警惕心沒減反增.

如果有人假冒秦天熠呢?

她開了門豈不上當?

"秦少要的書."門外女人的聲音依舊恭敬如初.

"……"書?

一聽是書湛藍再無遲疑,打開門.

女子帶著鴨舌帽,頭低得很低,看不清樣貌.

見湛藍開門,忙將手里的書交給她便消失無影.

不過眨眼功夫,走廊里又恢複平靜.

湛藍莫名感到一陣陰風吹過,禁不住打了個寒顫,碰的將門關上.

好詭異!

感覺像撞見鬼一樣.

湛藍將厚厚一疊書放在書桌上,打開一看,竟然是"水滸傳".

適時,秦天熠的電話再次響起.

湛藍嚇一跳,怔怔的盯著手機,半響,接起.

"喂,秦天熠,剛剛那個女人是誰?"

"下屬."秦天熠淡然說道,"書到了嗎?到了就開始念."

"……"湛藍無語望天.

誰來把這妖孽給收了?!!

……

會展中心

來看畫展的人絡繹不絕,湛藍和蘇遠航忙得不亦樂乎,人們駐足最多的當屬小花的"心願".

蘇遠航將"心願"改名"最初",懸掛在展廳最打眼的位置.

一忙,又是一整天.

群眾投票會持續一個星期,眾人決定下個禮拜再飛過來看結果.

傍晚七點,一行人開車前往機場,准備飛回海市.

川流不息的泊油路上,無數車輛疾馳而過.

湛藍正閉目養神,突然一輛貨車撞向他們乘坐的大巴車.

司機一個急刹,驚醒了車里所有人.

由于慣性,湛藍差點栽倒,幸好蘇遠航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怎麼了?"

湛藍往窗外看去,數輛車輛發生連環車禍,一輛碾壓一輛,場面慘不忍睹.

有些車子追尾得嚴重變形,甚至不知道車里的人是否安然?

"我下去看看,你不要出來."蘇遠航拍了拍湛藍的肩,邁著修長的步子走下大巴車.

大巴車內孩子們驚慌失措,湛藍連忙站起來安撫,"大家乖乖坐好,沒事的,不要害怕……"

安定好孩子們後,湛藍望向窗外,蘇遠航似乎在與人爭執?

劍拔弩張的樣子看起來有些不樂觀.

她不放心,囑咐孩子們安安靜靜坐著,也跟著下了車.

"遠航,什麼情況?"

湛藍來到蘇遠航身邊,不解看著他和貨車司機爭論.

蘇遠航一見湛藍下來,也不和司機爭論了,推著她就往車上走.

語氣強硬道,"你怎麼下來了,不是叫你在車里待著嗎?"

湛藍被蘇遠航大力推著,很奇怪他怎麼突然變霸道了?

"等等."

湛藍站立腳跟,不讓他推走.

卻在此時,蘇遠航驀地雙手環抱她,一個180度急轉……

"碰--"

有什麼東西刺穿了湛藍的耳膜.

"遠,遠航,你,你干什麼?"被蘇遠航死死抱著,湛藍受到不小驚訝.

"別,別動."

蘇遠航抱著湛藍的身子一沉,整個人的力道壓在她身上,聲音也變得虛弱無力,好似承受著什麼極刑.

湛藍腦袋懵圈,弱小的身子差點承受不住蘇遠航的身體.

直到一聲驚悚帶著懼怕的聲音響起,"啊!血,有血!"

蘇遠航癱了下去……

呼嘯的轎車,行駛在交通擁堵的馬路上,湛藍整個人瑟瑟發抖,兩只手沾滿鮮血,無盡的害怕吞噬了她.

"遠航,你千萬要堅持,馬上就到醫院了.別睡啊,你別睡啊……"

湛藍一邊哭,一邊用手捂住蘇遠航鮮血不斷湧流的背部.

害怕讓她腦袋一片空白,甚至忘了思考為什麼會發生槍擊?

那人的目的是她還是他?

更甚者,他們坐著的這輛轎車,從哪里來的?

她只知道,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讓蘇遠航活著.

蘇遠航越來越蒼白的臉色預示著他的生命氣息越來越弱,即便如此,他仍是努力保持微笑,想告訴她,其實他沒有那麼嚴重.

可惜事與願違,牽強的笑意被身體的劇痛折磨,只能微微上揚著唇角,展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弧度.

"別擔心,我不會有事."

蘇遠航伸手想觸摸她焦急的臉龐,卻是有心無力,手抬也抬不起來.

湛藍看出他的想法,連忙握住,滾燙的淚珠溢滿眼眶,哽咽著,"答應我,要堅持,我不要你死."

上篇:第70章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下篇:第72章你出事,我怎能不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