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72章你出事,我怎能不來?   
  
第72章你出事,我怎能不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72章 你出事,我怎能不來?

"好,我不死."

蘇遠航扯了扯唇角,她不要他死呢,他又怎舍得死?

"藍,陪我說會兒話."蘇遠航虛弱的要求.

"嗯,我講故事給你聽好不好?"湛藍難過的無語凝噎.

"好."

蘇遠航努力彙聚渙散的神識,直直盯著神色焦急的湛藍.

"從前有個灰太狼,因為抓不到一直羊給懷孕的老婆吃……"湛藍凝住了,望著蘇遠航慘白的臉色心情沉重.

"呵呵."蘇遠航輕笑道,"灰太狼一定很幸福,他抓不到羊,老婆都沒有離開他."

"……"淚,如細雨,滾落了眼簾.

為什麼蘇遠航和秦天熠說的不一樣?

為什麼懂她的會是蘇遠航?

"別哭啊,怎麼哭了呢?"蘇遠航心疼的用力握了握湛藍的手.

湛藍以袖抹淚,破涕而笑,"好,我不哭,我繼續講故事……"

沙啞的嗓音,不受控制的又凝住了.

"嗯,然後呢?"蘇遠航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好似粉碎人意志的槍傷不複存在.

湛藍吸了吸鼻子,繼續說道,"灰太狼每次都被喜洋洋收拾得很慘,飛出了天際,回到家又被老婆一頓暴揍,但是他從來沒有放棄過……"

湛藍再一次哽咽,淚眼婆娑的望著蘇遠航.

蘇遠航了然點頭, 吃力說道,"紅太狼一定是被灰太狼不屈服的毅力所感動,所以才沒離開他."

"……"湛藍整個人仿佛凝固了.

為什麼蘇遠航和秦天熠的話,差別這麼大?……

車水馬龍的柏油路上,轎車橫沖直撞,上演著一幕幕速度與激情,沒過多少分鍾,將蘇遠航送往最近的醫院.

醫生護士急急忙忙把他推往手術室,湛藍對著那張疾馳的推車大吼:"蘇遠航,我等你出來!"

手術室門恰恰闔上,蘇遠航輕聲應了聲"好",可惜門外的人已然聽不見.

湛藍整個人仿佛是被抽了脊椎骨的軟體動物,踉踉蹌蹌坐到一旁長椅上,全身癱軟.

直到此刻,那種害怕每一寸每一分的侵蝕了她.

蘇遠航不會出事,一定不會出事.

湛藍雙手合十,閉眼祈禱.

嘴里不住低喃,"別讓他出意外,別讓他出意外……"

和蘇遠航認識時間不長,但湛藍當他是要好的朋友.

甚至某些方面,蘇遠航跟她十分類似,兩人有著某種程度的默契.

好像心有靈犀的朋友,不知不覺蘇遠航已經在她心里烙下不一樣的印記.

即使,那無關于男女之情.

如今他為了救她生死一線,湛藍又怎能不擔心?

漫長的手術時間等得湛藍一點點失去耐心,心里的焦急也更加肆意擴散……

兩個小時過去,手術室的燈由紅變綠,走出來一個身穿白大褂的醫生.

湛藍箭步如飛沖上前,抓著醫生急急問道,"蘇遠航脫離危險了嗎?他沒事吧?"

醫生疲憊的神情露出一抹淺笑,"放心,他沒事,已經沒有生命危險."

"謝謝你,醫生,謝謝你."

湛藍緊繃的神經總算松懈下來,對著醫生直直彎腰道謝.

醫生搖搖頭說"應該的",適時,護工推著推車出來.

湛藍連忙跑過去握住蘇遠航的手,破涕而笑,"沒事了,遠航,你沒事了."

蘇遠航滿臉倦容,精神虛弱,連出口氣都顯得很吃力,仍是努力扯出一抹笑臉安慰她,"嗯,我遵守諾言了."

湛藍心頭的石頭在看見他平安出來時落了下來,推著推車和護士一起來到住院病房.

小心將蘇遠航放置在床上,不牽動他的傷口.

臨走前,護士特意囑咐湛藍,"蘇先生只打了局麻,他需要好好休息,你注意些.有什麼異常馬上通知我,我也會隨時來巡視病房."

"好的,我知道."

湛藍點頭,目送護士離開.

扭過頭來時,對上蘇遠航那雙幽深的眼眸.

"咳--"

一聲的咳嗽,蘇遠航虛弱的眨了下眼睛,掩蓋了眼底莫測的情緒.

湛藍沒有留意到,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有哪里不舒服嗎?"

蘇遠航搖頭,嘴唇有些發白,額頭滲出細小如密的津汗.

湛藍用袖口一點點輕柔的拂去,"你好好休息,我去給他們打個電話."

"好."

蘇遠航笑著應答,乖乖閉上眼睛.

湛藍走出病房,給董老師報了平安,又到小賣部買了些日用品.

回到病房時,看見秦天熠俊朗的身姿站在門口.

湛藍大步流星走上前,臉上說不出是詫異還是驚喜,"你怎麼來了?"

秦天熠跨前一步,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你出了事,我怎能不來?"

伸手將湛藍擁在懷里,秦天熠雙手緊緊環著她的雙肩.

"……"湛藍心底一顫,嘴唇翕張著,不知該說什麼?

秦天熠埋首在她頸間,嗓音沙啞而自責,噙著一絲絲不易察覺的後怕,"我會查出是誰."

秦天熠深邃的墨瞳閃過一道狠厲的光,讓人不寒而栗.

有人想置湛藍于死地?

那就得有能力承擔他秦天熠的怒氣!

"嗯,秦天熠,我知道你本事大,你一定要查出來是誰,不能讓蘇遠航白白受了苦."

湛藍感受到他不可遏制的怒意,奇怪的是心里一點也不覺害怕,甚至有一抹安全感悄然滑過心底.

秦天熠聽她這麼一說,暗沉的心忽然有種想敲她一記的沖動.

傻丫頭,你怎麼就不想想蘇遠航為什麼會在關鍵時刻抓准對方的狙擊方向,救你一命?

如果不是事先知情……

算了,這些打打殺殺她心思單純接受不了,還是不要告訴她真相.

"我餓了,陪我去吃飯吧."

秦天熠暗自歎口氣,放開湛藍,牽著她的手往電梯口走.

湛藍定定的站在原地,不肯跟他離開,"喂,等等,秦天熠,不要拽我."

秦天熠不解回望,湛藍牽強笑道,"我走了,誰照顧蘇遠航?他剛剛脫離危險期."

秦天熠沒好氣的白她一眼,"我請了護工,他沒有任何問題."

"可是……"

湛藍眼神閃爍,總覺得扔下蘇遠航跟秦天熠去吃飯心里過意不去.

秦天熠哪管她的小心思,打橫抱起就走.

"……喂,秦天熠,放我下來."湛藍擊打著他的肩膀.

這人,怎麼一言不合又蠻橫了?

野蠻人的世界,她好憂傷!

湛藍淚奔……

"我急急忙忙趕過來看你,餓得前胸貼後背,你不該陪我去吃飯?"秦天熠眉峰微挑,一副你敢有異議就就地正法的凶惡面相.

他的女人,怎麼能去伺候其他男人?

湛藍哪敢有半句怨言,還得表現出謝主隆恩的諂媚樣兒,"好好好,我去,可是你得先放我下來."

電梯里還有其他人呢,她多不好意思?

湛藍羞得俏臉通紅,埋在秦天熠胸前都不敢抬頭.

唉!

"抱著你走得快."秦天熠不羞不臊道.

"……"湛藍被他厚臉皮嗆得無語,頭埋得更低了.

來到餐廳,秦天熠吃飯很慢,動作很矜貴,吃法很優雅.

明明二十分鍾就可以吃完,他足足用了一個小時!

湛藍看著他慢悠悠咀嚼,都恨不得奪過碗筷幫他吃了.

怪了,秦天熠的時間不是很彌足珍貴的嗎,怎麼吃個飯能吃上這麼久?

終于,看著他吃完最後一口,湛藍大大松口氣,狗腿的遞上溫熱的濕帕子擦嘴.

秦天熠斜睨她一眼,很是滿意她主動伺候.

"好了嗎,好了我們可以回醫院了."湛藍眼眸里閃著迫切的光芒.

秦天熠眸光一凝,惡作劇道,"誰說我吃飽了?甜點還沒上呢."

"……"湛藍懵逼了.

悻悻然返回座位.

隨後秦大爺又用了半個小時吃甜點.

就在湛藍耐心快被磨光時,秦大爺終于肯移動他那矜貴的p股,結賬走人.

這會兒蘇遠航應該也恢複得差不多,該討論討論他怎麼會那麼湊巧替湛藍擋子彈的事.

蘇遠航……

想在他面前玩把戲,還嫩了點.

秦天熠和湛藍同時出現在病房,湛藍剛准備介紹,蘇遠航率先開口.

"沒想到鼎鼎大名的秦少會來醫院看我."

顯然,蘇遠航對秦天熠不陌生.

湛藍想著他們都是上流社會的人,彼此認識不足為奇,也就沒有多想.

秦天熠冷繃著臉,對蘇遠航的示好並不買賬.

或許,他除了在湛藍面前會情緒變化多一點之外,任何人看到的都是一副如撒旦般冷漠如霜的俊顏.

適時,護士拿著一張單子走進來,"還差一劑藥,你們誰去拿?"

秦天熠瞄一眼湛藍,湛藍連忙接過,"我去."

她看了眼周身彌散著敵意的兩個大男人,嘴唇張張合合.

最後深深凝視一眼秦天熠,叮囑道,"遠航有傷在身,你看著點,我一會兒就回來."

遠航?

叫這麼親密?

她都只管他叫秦少或者秦大爺,都沒叫過名字.

擦啦,一朵烏云蓋過.

秦天熠眉頭擰了擰,看著湛藍踏步離開,心里有那麼點不是滋味.

回頭得跟她討論討論稱呼問題!

秦天熠凜然的轉身,對上病床上那張故作輕松的臉.

蘇遠航率先道,"秦少,你特意支開湛藍,想跟我說什麼?"

秦天熠無事不登三寶殿,這一點他還是有自知之明.

秦天熠菲薄的唇微啟,一雙眼像是x光,將蘇遠航的如意算盤看得清晰透徹.

一抹嘲諷自唇角溢出,"蘇遠航,湛藍是我的女人,你最好不要惦記!"

蘇遠航依舊笑得風輕云淡,"秦少說這話是否言之過早?"

"哦?"秦天熠輕咦,語氣里毫不掩飾輕蔑之意,"難道就連繼承家族企業都需要借助我出手的人,有什麼資格跟我爭?"

上篇:第71章為他瘋狂?為他瘋?    下篇:第73章:一起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