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73章:一起洗?   
  
第73章:一起洗?

g,更新快,無彈窗,!

"你--"

"咳咳--"

蘇遠航氣急攻心,被嗆得失了風度,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他瞪眼,咬牙道,"秦天熠,盛大我可以自己想辦法得到!不需要你出手!"

"是嗎?"秦天熠不屑的弧度更深了,"莫非你今天導演的這出戲,不是為了激怒我幫你除掉蘇遠琛母子?"

秦天熠的話,赤果果刻在蘇遠航心底.

"噗--"

蘇遠航淤積成傷,不受控制的噴了一口血.

怒視那倨傲自大的男人,"我替湛藍擋子彈是因為我喜歡她,不想她出事!"

從一開始他接觸湛藍就是因為喜歡.

一個叮囑他不要曬傷皮膚的女子,是那麼美好,那麼心靈純淨.

或許中間生了借湛藍的手觸怒秦天熠,讓秦天熠動手收拾蘇遠琛母子的念頭.

可後來接觸湛藍越深,他便無可自拔的愛上了這個女子.

否則今天也不會義無反顧的擋下子彈.

是的,他愛湛藍!

不管她與秦天熠在一起是什麼原因.

也不管她是否,是否是秦天熠的情人!

他就是愛她,想要給她自由,想要撫平她眉宇間那道憂傷……

秦天熠眸光一凜,高大的身軀籠罩在冷冽的氣息之下,透著狂肆的挑釁,"英雄救美,是我的權利."

看在蘇遠航受了槍傷的份兒上,敢不怕死的惦記湛藍秦天熠決定暫時不找他單挑.

蘇遠航不屑的冷嗤一聲,收斂了眸光,又是那副淡然的貴公子模樣,"秦少話別說太滿,究竟誰最適合湛藍,你說了不算."

"……"

湛藍拿著藥品回來時,嗅到了病房里濃烈的火藥氣味.

她看看蘇遠航,又看看秦天熠,兩人都跟走的時候一樣,沒有半點變化.

該虛弱的虛弱,該傲慢的傲慢,沒有一絲不妥.

難道是她多心?

"藍,收拾一下,我們現在回海市."秦天熠接過藥,往醫生辦走去.

"……"湛藍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有點懵圈兒.

待她意會秦天熠話里意思時,對著走至門口的那抹身影鼓紅了腮幫,"喂,秦天熠!"

蘇遠航剛做完手術,怎麼承受得起飛機起起落落?

萬一空中出意外怎麼辦?

秦天熠沒有停止腳步,頭也不回的冷酷道,"這里不安全."

一句話,將湛藍所有的不滿堵了回去.

扭頭,擔憂的望向蘇遠航.

蘇遠航扯動唇角,勉強笑道,"我沒有打全麻,可以回去.放心吧,不會出問題."

……

匆匆忙忙回了海市,安排蘇遠航在複大附屬第一人民醫院vip套房繼續治療後,湛藍被秦天熠拽回了逸都國際.

此時已是凌晨四點過.

湛藍精神嚴重透支,鑽進床上倒頭就睡.

腳也沒洗,口也不漱.

秦天熠看著那道癱軟無力的倩影,濃眉擰成一團.

"湛藍,起來,去洗乾淨."

洗乾淨……

說的他好像要干什麼似的……

湛藍扭了扭頭,轉個方向不理他.

秦天熠眼角耷了下來,被子一掀,將人抱起來往浴室走去.

湛藍乏的連抬手的力氣也沒有,語氣軟綿綿的,"秦天熠,別鬧,讓我睡會兒."

要鬧也等她養足精神,成嗎?

秦天熠腳步絲毫沒有停止的打算,抱湛藍來到浴室.

開關一扭,溫熱的水流撲面而來.

"……"湛藍很想發火,很想罵人,可是又實在困得厲害.

只得挑了挑眉,嘟嘴抗議,"我真的好困啊,別鬧嘛.快放開我,我要出去睡覺."

秦天熠非但沒有放開湛藍,手開始去解她的衣服.

"沒關系,你眯著眼睛好好睡覺,我來幫你洗."

曖昧又沙啞的聲音回蕩在狹小的空間里,隨著氣息的升溫,仿佛滾燙了人的肌膚.

他可不許她帶著別的男人的氣息回到家里.

必須洗澡!

溫水浸濕了衣裳,直到一只滾燙的大手不懷好意的摸向領口,一路往下.

湛藍沉重倦怠的腦袋如被人澆一盆冰水,赫然清醒.

意識到秦天熠在做什麼之後,湛藍"猛地"推開他,雙手捂住胸前.

"流,流氓,我自己洗!"

真是,好好的瞌睡被他一下子嚇沒了.

可惡!

秦天熠哪肯放過她,大步一跨,又將湛藍禁錮在懷里,"剛剛不是挺享受的嗎?一起洗,反正我也濕了."

濕……濕你妹啊濕!

湛藍哭喪著臉,"別……我,我害羞!"

她還沒有習慣跟秦天熠袒露相逞.

"又不是沒見過."秦天熠輕笑,嘩啦一聲,撤掉湛藍的衣服.

"啊--"

湛藍尖叫,雙手合攏緊閉胸前,死死挨著秦天熠,不讓他看見自己的胴體.

秦天熠享受著美人的投懷送抱,大掌在她順滑的背脊上輕輕撫摸,"別人說一回生兩回熟,我們這都第幾回了?你怎麼還這麼羞澀?"

"閉嘴,秦天熠!"湛藍低吼,"喂,你別亂動啊--"

"藍,你再近,我可管不住自己了."

秦天熠說的邪氣十足,言語間的輕佻和意有所指逼得湛藍僵直原地,不敢再動.

"秦天熠,你快背轉過去!"

湛藍一邊遮住自己的重點部位,一邊推攘著秦天熠背過去.

秦天熠站在原地穩如泰山,一邊脫著自己的衣服,一邊哼著小曲兒,秒秒鍾將自己脫得精光.

"……"湛藍整個人如被雷劈,不敢看他脖子以下.

這人,怎麼可以如此厚臉皮?!

"藍,你要不洗,我可幫你咯."秦天熠邪痞邪痞的笑著.

湛藍忍不住一哆嗦,擠了沐浴乳往身上胡亂抹了抹,快速沖完澡裹了浴袍就沖了出去.

直到關上臥室門,背靠在門上呼呼喘氣,湛藍才相信秦天熠居然放了她一馬?!

秦天熠什麼時候這麼大發善心了?

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湛藍將門反鎖.

哼!

看你怎麼欺負我?!

湛藍滿心歡喜躺回床上,又因為被秦天熠這麼一調戲,沒了睡意.

秦天熠三兩下洗好自己,裹著浴巾來到門口.

抬手,敲門.

"藍,開門."

湛藍裝作沒聽見,朝著門口吐了吐舌,俏皮道,"不開不開就不開,有本事你把門砸了呀."

因為聲音小,秦天熠並沒有聽見.

等了幾秒鍾,發現屋里沒有動靜,秦天熠拿出手機,給湛藍發去短信:開門.

湛藍:不開,我要睡覺.

秦天熠:不開你會後悔!

"……"後悔?

湛藍盯著手機屏幕里秦天熠充滿威脅的短信嘴角上揚.

哼.

她還不信他能把門給撞開不成?

湛藍回道:後悔就後悔!

誰怕誰啊?

她撇撇嘴,想象秦天熠在門後氣急的樣子就好開心.

"嘻嘻--"

湛藍悶在被子里偷著樂.

門外,秦天熠沒有如湛藍的願表現出氣急敗壞,反而高興的不要不要.

湛藍居然敢挑釁他?

很好!

看來不讓她知道什麼叫後悔,豈不辜負她的期待?

拇指輕輕按在門把手上.

"卡茲"一聲,開了.

湛藍正洋洋自得,看著突然冒出來的男人,笑容瞬間定格.

"秦……秦天熠!你怎麼進來的?"

她明明反鎖了.

湛藍眼珠子瞪得溜圓,真恨自己手賤干嘛要發那幾個挑釁的話?

"你不是想要我收拾你麼?"

秦天熠大步朝床上走來,笑得分外打眼.

湛藍"噌"的跳起來,站在床上,"你,你別過來……我剛剛鬧著玩兒的."

"我可當真了."

秦天熠長腿一邁,站上了床.

彈性十足的席夢思當即震了震,湛藍得瑟的氣勢陡然碾壓成渣.

"那啥……"她有些口齒不靈,對著不斷放大的俊顏心生怯意,"秦天熠,你是怎麼進來的?"

"不要在意那些細節."

秦天熠撈過湛藍,俯身吻上她如櫻桃般滑嫩的唇.

他已經忍了好些天,今天該是犒賞自己的時候.

湛藍:"……"

這是個原則問題,怎麼能蒙混過去?

"秦天熠,你是不是有我房間的鑰匙?"

湛藍趁他使壞之際,努力保持腦袋清醒.

這麼說,前段時間做春夢也不是真的在做夢?

而是這個男人在對自己使壞?!

"!!!!"

湛藍整個人都不好了,臉色乍青乍白.

"秦天熠!"

她爆吼一聲,手伸向秦天熠腰間,毫不留情的狠捏下去.

"嘶--"秦天熠低吼,抬頭怒視湛藍,"你謀殺親夫啊!"

"你……你欺負我!"

湛藍越想越氣,莫大的委屈無處發,只得氤氳成水霧遮擋了眼底.

秦天熠原本怒氣沖沖的臉,在看到湛藍無語凝噎的樣子,心一下軟了下來.

"我哪兒有欺負你?你不也挺享受的?"

"……"湛藍再次被雷的凝固,她肯定沒說過這麼沒羞沒臊的話.

惡狠狠怒瞪,"我說你怎麼會有我房間的鑰匙,趁我睡著……這麼說,我也沒有夢游症了?!"

全是秦天熠騙她的.

當時去醫院,醫生說她沒什麼病,她還不相信.

"藍,不要去糾結不開心的事,來,我們做做開心的事."

秦天熠一臉無辜,企圖引誘湛藍分散注意力.

湛藍打掉摸向腰間的手,神色駭然,"出去!秦天熠,你給我滾出去!"

上篇:第72章你出事,我怎能不來?    下篇:第74章見不得你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