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74章見不得你哭   
  
第74章見不得你哭

g,更新快,無彈窗,!

第74章 見不得你哭

湛藍不僅生秦天熠的氣,更氣自己,竟然,竟然……

她到底跟秦天熠做了幾回啊?

秦天熠見湛藍氣得渾身發抖,所有興致瞬間消散得蕩然無存.最新最快更新

伸手將她摟進懷里,躺在床上好言安慰,"好了,別生氣了,大不了我今晚不動你."

唉--

早知道就不該沖動,秦天熠現在悔得腸子都青了.

不曉得這丫頭又得自責多久?

"哼!"

湛藍冷冷一哼,閉上眼睛不想理秦天熠.

真希望有神明賜她大力金剛掌,將這滿腦子汙濁的惡霸給轟出去.

室內一下子寂靜得恐怖,除了秦天熠粗啞的呼吸和強有力的心跳,透著臥室里曾有的激情畫面.

秦天熠一邊把玩著湛藍的秀發,一邊低聲道,"藍,你還沒叫過我的名字."

"哼!"

湛藍被秦天熠一折騰,瞌睡早嚇沒了,現在正生悶氣.

把她氣得心髒病都快發作了,他還有臉提要求?

"來,叫一聲聽聽."秦天熠忽視胸前那道悶哼,好言相哄.

"哼!"

"……"不叫麼?

秦天熠唇角露出邪肆的弧度,手指又戳向了湛藍的弱點處.

湛藍打掉那只不安分的手,語氣不佳道,"我還沒有消氣!"

"大家都愉快的事情有啥好氣的?你要忘了那種滋味,要不我再賣力點讓你想起來?"

"……"湛藍無語,秦天熠怎麼可以這麼不要臉?!

說好的冷酷總裁呢?

這麼沒有下限真的好嗎?

"秦天熠,你怎麼變得這麼齷齪?"湛藍沒好氣翻個白眼.

她印象中的天曜從來不會耍流氓,這個男人……

"不齷齪怎麼造小人?古人都知道食色,性也.有啥好難為情?"

秦天熠有一搭沒一搭的開始與湛藍聊天,只要她不生氣,不理他,什麼都好說.

"誰要跟你造小人?!"湛藍朝秦天熠的腰間用力一擰.

秦天熠疼的嘴角抽了抽,抓住湛藍的手不讓她使壞,語氣輕緩道,"也是,你現在還小,過幾年我們再要."

"……"湛藍憋得內出血,他是聽不懂她的話嗎?

唉--

發現跟秦天熠話不投機,索性閉嘴,閉眼,睡覺.

秦天熠如魔性的聲音再次從頭頂傳來,"快點,叫我的名字."

"……"湛藍始終閉口不語.

她還在生秦天熠的氣,還沒有原諒他.

居然趁她睡著……

"藍,你再不說話,我可要使出殺手锏咯?"秦天熠溫柔相哄,兩根手指輕觸在她的腰間.

意思很明確,若再不叫,他要開始撓癢癢了.

湛藍心里堵得慌,聽他這麼威脅,無盡的委屈化作兩行清淚,滾滾落下.

"秦天熠,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被他強是一回事,跟他心甘情願又是另一回事.

他趁她睡覺,引誘她配合,做出男女之間那事,她到底該氣他還是該氣自己?

湛藍悲傷的無語凝噎.

秦天熠本來是想哄哄她,沒有想到湛藍會哭,一時間有些無措.

歎口氣,抬手將她眼角的淚抹去,好言哄勸,"別傷心了,我就只有兩次."

"……"還只有兩次?!

湛藍狠狠打掉眼前那只可惡的大手,又聽他氣死人的道:"我是見你反應很強烈,也想要才沒控制住的……"

唉,他引以為傲的自控力,他的一世英名,全毀在湛藍手里.

"……"秦天熠不說還好,一說湛藍兩行淚掉得更猛.

這麼說是她自己不知羞了?

難怪醒來後會覺得舒服……

嗚嗚嗚,以後還要不要活了?

初經人事的湛藍,對性彷徨而害怕.

一直以來,"性"在她心中都是可憎又畏懼的一面,沒有想到會……

秦天熠深知她小腦袋瓜不知又胡思亂想到哪里去了,翻個身,將她壓在身下.

"藍,別哭了,我見不得你哭."

秦天熠深邃的墨瞳映出深情的光,直射入湛藍悲傷的眼底.

因為雙眼朦朧,她看的不真切,但秦天熠語氣里的妥協和不舍還是聽得出.

湛藍吸了吸鼻子,擦干淚光哽咽道,"那你以後……還會不會……不經過我同意碰我了?"

秦天熠搖頭,回答得無比認真,"不會,只要你不同意,我都不碰你好嗎?"

只求她別哭,他什麼都答應.

湛藍看著秦天熠難得的柔情,心"猛地"少跳一拍.

慌忙閉上眼,背轉過身,掩飾著眼底莫名的悸動.

"我要睡了."

盡管湛藍的小情緒只是轉瞬即逝,可秦天熠是何等精明的人?

光聽她故作生氣的嗓音就知道她氣消了.

秦天熠眼底綻放出一抹如煙花般絢麗的光芒,順勢側躺在她身邊,緊緊摟著.

一邊握著湛藍的玉手,一邊語氣輕緩道,"藍,你還沒叫我的名字."

"……"湛藍無語的翻個白眼,這人怎麼這麼執著?

"你再不睡就出去!"

湛藍硬梆梆道,可惜因為剛哭過,夾雜著淡淡的鼻音反而有一絲嬌嗔的成分.

"你不叫我的名字,我睡不著."某男開始耍橫.

湛藍直接忽視不理,她怎麼覺得秦天熠這次回來跟變了個人似的?

唯一不變的是依舊蠻橫,換著花樣兒讓她屈服.

她偏不!

秦天熠正想使用一陽指功夫,適時,手機鈴聲響起.

他神色一凜,放開湛藍,迅速接起電話.

"秦少,人抓到了."

彼端傳來年柏堯沉穩的聲音.

"嗯,我馬上過來."秦天熠低沉道.

收了電話,他俯身在湛藍耳邊輕語,"我出去會兒."

湛藍點頭應了聲"嗯",背對著他沒有動.

秦天熠起身下床,走至門口時,湛藍陡然坐起來,喚道,"天熠,你小心點."

她知道年柏堯的電話應該是告訴秦天熠開槍那人抓到了.

他還沒有休息呢,又要去哪里?

一抹不舍悄無聲息滑過湛藍心底,一閃而逝,快得她來不及去分辨那是什麼.

"嗯,等我回來."

秦天熠給了湛藍一個安心的笑臉,轉身,關門離去.

萬物沉寂的寅時,被白茫茫的大霧籠罩,透著神秘而玄幻的色彩.

秦天熠開著黑色寶馬一路狂飆,如離箭之弦,不多久出現在帝豪會所.

某昏暗的房間內,一個男子滿是血的躺在地上.

秦天熠收斂了面對湛藍時才特有的柔和,眸光又變得冰冷刺骨,如刀刻般的俊顏也一如既往的冷峻漠然.

睨一眼地上抽搐的男子,秦天熠如魔鬼般瘆人的音色透著森冷的無情,"你受誰指使?"

"咳咳--"

男子咳嗽兩聲,兩眼無懼,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有本事你殺了我."

反正打死他也不會說.

"殺你?"秦天熠輕咦,眼眸里迸射出諱莫如深的光,"我不喜歡殺人."

"呸!"

男子輕蔑的吐了一口血在地上.

秦天熠也沒惱,負手站在男子面前,語氣淡漠如風,說出的話卻足以叫人心生顫栗.

"我喜歡讓人生不如死."秦天熠眸光一凜,"讓你親眼看著自己最在乎的人,事,物,一一毀滅,墮入地獄."

"你!"男子驚悚的看著眼前如撒旦般的人,喉嚨顫抖,"你是誰?"

"我是誰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知道,若你堅持不說,待我查出幕後主謀時,你所在乎的也將受牽連."

男子深深凝視兩秒,隨即冷冷一"哼",狂佞嗤笑.

說大話的人,他見多了.

今日被抓,是他技不如人.

秦天熠也不再與男子周旋,轉身踏步走了出去.

剩下的交給年柏堯,相信年柏堯不會讓他失望.

心情有絲煩冗……

看來他的商業版圖該擴散了,不應該只局限于海市.

……

蘇宅

蘇遠航中午被蘇家人從醫院接了回去.

碩大的臥室內,站著兩個女人.

一個叫李琴,一個叫羅珊.

李琴臉色不佳,陰毒的目光盯著蘇遠航,好似要將他大卸八塊.

"遠航,你為什麼要替那賤人擋子彈?!"

湛藍害得她兒子至今仍昏迷不醒,就是把她碎尸萬段也不足以卸除李琴心中的恨意.

蘇遠航神色一凝,眸光里閃過一絲狠厲,掩蓋在了虛弱的外表之下,無人察覺.

"大媽,我並不知道你安排的狙擊手在哪個方位,當時湛藍摔倒,我只是好心扶她一下."

潛意思是說,他不是有意救湛藍,只是倒黴催的歪打正著.

"是啊是啊,夫人,你不要怪遠航,遠航也不是有心破壞你的計劃,何況他也受了傷,差點命懸一線……"面容溫和的羅姍急急解釋.

想到兒子差點死于搶殺,羅珊以淚拂面,哽咽著.

"得了,別假惺惺裝柔弱."

李琴不耐煩揮手,轉身欲離開.

蘇遠航抵著頭的眸光鋒利,如流轉千年寒風而成的冰刀.

一抬眼,掩藏在那副儒雅的氣質之下,"大媽答應的事可不要忘了."

李琴停止腳步,不屑的諷刺道,"遠航,是你先破壞了規矩,我自然也不用遵守."

說完,李琴踏著高傲的背影絕然離去.

羅珊正暗自拂淚,聽兒子和李琴的對話就知道他們達成了某種協議.

柔弱的臉色一變,湊近蘇遠航床邊小聲道,"遠航,你答應了李琴什麼事?"

上篇:第73章:一起洗?    下篇:第75章為愛耍心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