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76章不准對我以外的男人好   
  
第76章不准對我以外的男人好

g,更新快,無彈窗,!

第76章 不准對我以外的男人好

就在湛藍窘迫的快找地兒鑽進去時,蘇遠航收斂了情緒,"我教你吧.

"呵呵……"湛藍尷尬笑笑,"那你就站在門口,負責指揮."

蘇遠航是個稱職的老師,在他耐心指導下,一鍋香噴噴的綠豆排骨湯新鮮出爐.

湛藍嘗著味美汁兒鮮的排骨湯,簡直不敢相信是自己做的.

她盛了一碗端給蘇遠航,"你嘗嘗,合格嗎?"

蘇遠航優雅的喝一口,放下勺子,正對上湛藍那雙閃閃發亮的眼睛,笑道,"很好喝."

"耶~~"湛藍高興歡呼,"原來排骨湯也不難嘛,一學就會."

蘇遠航眼睛放光的目視湛藍,看著她這麼開心,空寂了26年的心正一點點被填滿.

恰在此時,電話鈴響起.

湛藍撈起手機,看著熟悉的"0525"有些晃神.

秦天熠?

他怎麼想到給她電話?

湛藍滑開屏幕,置于耳邊.

"湛藍,你怎麼不在逸都國際?"彼端,傳來秦天熠有些氣憤的質問.

湛藍愉悅的心情當即被吼得不好了,自動忽視不中聽的話,沒好氣道,"有事嗎?"

秦天熠眸底浮出一絲寒冰,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點點擴大,"你在蘇遠航那里?"

"嗯,怎麼了?"

聽著秦天熠陰森森的語氣,湛藍莫名有想掐斷信號的沖動.

"立刻,馬上,回來!"

秦天熠劍眉擰了擰,渾身散發著不悅的氣息.

"……"湛藍被他命令式的語氣噎住,幾個深呼吸才穩定情緒,沒有失控掛電話,"秦天熠,你能不能不要那麼蠻橫?"

"那好,你不回來,我過來."

秦天熠說完,驀地掛斷電話.

湛藍聽著"嘟嘟嘟"的聲音,一抹煩躁滑過心底,惡狠狠道,"隨你."

氣氛一下子變得尷尬,蘇遠航輕咳嗽了聲,"阿藍,很為難嗎?要不你先回去吧?"

湛藍深吸一口氣,扭頭走進廚房,"沒事,不管他."

一邊拿刀切菜一邊道,"遠航,你去客廳坐著吧,炒個素菜我沒有問題."

蘇遠航深知湛藍心情不好,哪肯任由她一個人在廚房胡思亂想?

"沒關系,我在這里陪你說說話,時間一會兒就過去了."

湛藍專注切菜,沒有回應他.

蘇遠航眼睛一轉,薄唇微啟,"跟你說說我小時候吧."

蘇遠航目光深遠,回憶起那個枯燥乏味的童年,語氣不自覺噙了絲孤獨,"我不喜歡說話,他們一度以為我是聾啞人."

不喜歡說話?

她有一段時間也不言不語.

湛藍被蘇遠航勾起了傷心往事,不禁問道,"為什麼不想說話?"

"那段時間家里不太平,不說話也就不會犯錯,也不會有人受到牽連."

湛藍在腦海里自動腦補了豪門之間的各種陰謀詭計,爾虞我詐,忽然有些同情起蘇遠航.

年紀那麼小,卻要承受那個年齡不該有的勾心斗角,甚至成為權謀下的受害者.

唉!……

聊著聊著,湛藍也炒完一盤素菜.

端上餐桌.

蘇遠航湊近鼻子嗅了嗅,一臉誇贊,"好香."

"你不嫌棄不好吃就行."湛藍擺放好碗筷,小身板又往廚房去.

蘇遠航斜倚在門邊愛莫能助,眼神透著幾分享受的看著湛藍為他忙碌的身影.

"本來說好我做大餐給你吃的,現在反倒你來照顧我."

湛藍收拾好台面,笑道,"做飯又不累人."

蘇遠航為了她差點丟掉性命,她不過是照顧一下他的飲食生活.

說起來她還欠他一份救命恩情.

話席間,敲門聲傳來.

蘇遠航移步轉身,"我去開門."

湛藍愣了半秒,如風一般沖在蘇遠航前面.

如果來人是秦天熠,看見蘇遠航會不會打起來?

那個暴躁的男人,一言不合就動武什麼的,她深有領教.

開門,果不其然是秦天熠那張陰沉又臭的要命的臉.

湛藍臉色瞬間耷了下來,戒備的看著他,"你怎麼找到這里的?"

她明明沒有說地址,就這麼一會兒功夫,秦天熠也太能耐了吧?

湛藍很懷疑他是不是在自己身上安裝了追蹤器什麼的?

秦天熠看著湛藍身穿一襲不適宜的罩衣,眉頭緊擰.

那麼大碼,一定是蘇遠航的.

語氣不禁有些不是滋味道,"要查蘇遠航有幾處房產不是什麼難事."

"是嗎?"這麼隱私的事,他說查就查?

湛藍睨一眼秦天熠,轉身朝屋內走去.

秦天熠冰冷著臉也踏了進來,正想伸手去解罩衣,湛藍先脫了下來.

他臉上的寒霜才緩和一些,抬眸,迎上蘇遠航略微虛弱的模樣.

看見就來氣!

秦天熠拋去一個剮人的眼神,揶揄著,"你不好好在醫院待著,出院干什麼?"

"這就不勞秦少費心了."蘇遠航與秦天熠直視,眼里不再是溫和的眸光,反而多了一絲挑釁.

湛藍從廚房里添加一副碗筷出來,見兩人有些劍拔弩張的氣氛,不由招呼道,"我們正准備吃晚飯,既然你來了,就一起吧."

秦天熠冷冷哼一聲,一p股坐下來.

湛藍拿著湯勺舀了一碗排骨湯,剛准備端給蘇遠航,被秦天熠"猛地"搶過.

湛藍警告的看他一眼,又舀第二碗.

湯碗還沒有放在蘇遠航面前,再一次被秦天熠搶過,擺在她的桌前.

湛藍瞪眼扭頭,卻聽秦天熠惡人先告狀,"蘇遠航是背部受傷,又不是手殘,不會自己舀嗎?"

他的女人,只能伺候他.

除此之外,誰也不可以!

"你--"

湛藍氣急,都不知道該如何反駁這混蛋.

蘇遠航眼底閃過一絲凶狠,眨眼即逝,對峙的湛藍和秦天熠誰也沒有察覺.

他唇角微揚,風輕云淡的語氣看似無心,"哦?這麼說,秦少是手殘了麼?"

四目相對,蘇遠航依舊笑得和煦,像春天里的暖陽,滋生著萬物複蘇.

秦天熠卻陰獰著臉,一副想將蘇遠航揍暈的沖動.

暗自思忖蘇遠航這弱不禁風的樣子能不能受的過他一拳?

"湛藍是我的女人,伺候我是她的義務."秦天熠說的理所當然.

"……"湛藍臉上黑壓壓一片.

伺候?

他真是大爺!

狠狠掃視一眼唯恐天下不亂的秦大爺,湛藍出聲呵斥,"秦天熠,你能不能少說兩句?"

秦天熠火氣濃烈的對視湛藍,明明是蘇遠航挑釁他,怎麼反而怪到他頭上來了?

一抹惱怒吞噬了秦天熠的理智,寒著臉出口就道,"湛藍,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她是他的女人,怎麼能幫著其他男人?

"……"身份?!

秦天熠想讓她記著什麼身份?

買來的情人?

湛藍眼底掠過一抹惱怒,自卑,甚至是譏諷……

一時間壓得她呼吸變深.

看來今天是不要想好好吃個飯了,有秦天熠這個暴躁狂在,指不定一會兒變成命案現場.

湛藍眸光一凝,手一軟,湯勺滑進鍋里,發出"茲"一聲.

聲音不大,因為氣氛一下子靜謐得恐怖,聽得人有些刺耳.

湛藍輕抿嘴唇,翕張著,"遠航,對不起,不能陪你吃晚飯了.碗筷你先放著,我明天過來收拾."

一口氣說完後,也不等蘇遠航回應,湛藍抓起挎包就走了出去.

秦天熠跟著站起身,可憐的看了眼臉色僵硬的蘇遠航,以勝利者之態警告:

"蘇遠航,如果你夠聰明,就不該招惹湛藍."

"秦少,我還是那句話,誰最適合湛藍,不是你說了算."

蘇遠航收斂了眼底的情緒,雙手抱臂,姿態悠然.

對湛藍,他絕不放棄.

秦天熠丟給他一道不自量力的眼神,低沉的嗓音噙著絲輕蔑,"你注定會輸得很慘."

撂下一句狂妄的不可一世的話,秦天熠轉身,去追湛藍.

只余蘇遠航一人雙眼似火的注視門口.

望著前一秒還有說有笑的屋子,須臾間變得冷冷清清,蘇遠航眼睛里閃過諱莫複雜的情緒.

"啪",一拳強有力的拳頭狠狠砸在餐桌上.

關節卡茲作響.

疼進了骨髓.

擰得心髒陣陣抽搐.

蘇遠航閉上眼皮,掩飾眼底所有的悲哀和不舍.

剛剛,他是故意激怒秦天熠,只要秦天熠對湛藍不好,湛藍就會死心離開.

局時還怕沒有機會贏得湛藍的心嗎?

從第一次去逸都國際接湛藍,他就知道她和秦天熠關系不一般.

湛藍是那麼美好的女子,不能走母親的後塵.

蘇遠航下定決心一定要幫她脫離秦天熠的掌控.

只是,他的力量還不夠強大……

出了門,湛藍走進電梯,兩側門准備合上時,秦天熠踏了進來.

湛藍後退幾步,靠近最里面的角落,直到抵著牆壁.

她始終埋頭盯著腳尖,心口堵得慌,連呼吸都成了刺割的痛.

秦天熠上前兩步,靠近她身邊命令道,"湛藍,不准伺候我以外的男人!"

她到底懂不懂她已經是他的女人,只能對他一個人好?

湛藍埋頭嗤笑,秦天熠以為她要跟蘇遠航做什麼苟且之事?

這個混蛋,腦袋里一天除了那啥就是那啥!

秦天熠等不到回答,抬起湛藍的下巴,逼她直視.

一切的憤怒在看見她委屈的眼睛時,好像失了所有理直氣壯.

秦天熠心里"咯噔"一下,語氣軟了下來,"聽見沒有,不准對我以外的男人好."

上篇:第75章為愛耍心機    下篇:第77章:第一次冷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