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77章:第一次冷戰   
  
第77章:第一次冷戰

g,更新快,無彈窗,!

湛藍明亮的星眸里閃過一絲羞愧,不答反問,"秦少,我在你心里是什麼身份?"

秦天熠挑眉,想也沒想脫口而出,"你是我女人!"

"是嗎?"湛藍尾調上揚,帶著嘲諷的口氣問,"不是情人?"

秦天熠郁卒,湛藍的小腦袋瓜在想什麼?

一天到晚盡胡思亂想.

他忍不住敲了她腦袋一下,微眯著眼噙著絲威脅,"上次不是說清了嗎?"

湛藍抱頭,抗議的瞪他一眼,扯開嗓子吼道,"可是每次你說我身份的時候,我就忍不住往那方面想."

說到底,是她自己不夠自信,是他給的勇氣不夠她面對兩人身份懸殊的巨大差距.

秦天熠好氣又好笑,撈過她摟進懷里,"要不然我向全世界宣布你是我唯一的女人?"

面對秦天熠突然的"告白",湛藍先呆愣兩秒,隨後不好意思的紅了臉,忙低下頭嬌嗔道,"不行!"

她什麼准備都沒有做好,公布了身份,豈不是不能做個小透明?

以後還能不能好好的上班,好好的逛街了?

再說,她和秦天熠萬一性格不合分手呢?

豈不被人笑話?

一切都是未知數,她只是想好好的談場戀愛,其他的不敢多想.

聽著湛藍一口回絕,秦天熠松口氣的同時又有絲失落.

如果不是情況不允許,他倒是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湛藍是他的女人,不允許誰染指.

"藍,離蘇遠航遠點."

秦天熠撫摸著她的秀發,無比溫柔.

湛藍抬頭,不明所以的問道,"為什麼?"

秦天熠在她臉上輕輕捏了一把,對她迷糊的程度沒轍,"因為他對你有企圖."

他不允許一個有企圖的男人接近湛藍.

"是嗎?我怎麼沒看出來?"湛藍不認同的反駁,"我和蘇遠航只是普通朋友,你是不是想多了?"

其實不怪湛藍會這麼篤定,蘇遠航從來沒有在她面前表現過喜歡她的舉動.

如果她誤以為蘇遠航喜歡自己,豈不是太不要臉?

湛藍向來不是個往自己臉上貼金的人.

"反正不管,我說不行就是不行."秦天熠知道她執拗起來的時候很頭疼,索性蠻橫道.

"……"湛藍郁卒,秦天熠不講理的時候真像個小孩.

"叮",電梯門打開.

湛藍掙開秦天熠,率先踏出去.

秦天熠大步追上,語氣里噙著命令,"湛藍,你還沒答應我."

湛藍嘴角翹得老高,心情一沉,"我不答應!"

蘇遠航為了救她差點丟掉性命,她卻不管不顧還是人嗎?

秦天熠暗沉的臉色又深了幾分,抓住湛藍的雙肩,厲道,"你又要不聽話?"

湛藍氣急,瞪眼反問,"秦少能任趙馨恬自生自滅嗎?"

秦天熠一愣,竟無以反駁.

湛藍借機掙開他的鉗制,轉身離去,"既然你做不到,就不要要求我去做到."

何況她和蘇遠航並沒有什麼,她只是把他當朋友,僅此而已.

秦天熠怔愣兩秒,跨步追上,"那不一樣!"

他知道自己愛的是誰,此生都不會改變.

可湛藍呢?

他根本不確定她的心.

"有什麼不一樣?趙馨恬同樣對你有企圖."

秦天熠:"……"

身後沒有了聲音.

直到回到逸都國際,秦天熠也沒有說一個字.

湛藍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這才意識到她和秦天熠,第一次發生了冷戰.

不然怎麼辦呢?

妥協?

她好不容易交一個談得來的朋友,難道就這樣無疾而終?

……

一大早起床,湛藍睡眼惺忪.

下意識摸向身旁,以為秦天熠又會趁她睡著溜進被子里.

可惜沒有,冷冰冰的床單一如既往的冰冷,沒有人駐留過.

一抹失落掠過心底,湛藍煩躁的下床穿衣.

門,也是反鎖的.

看來秦天熠真的生氣了.

唉--

簡單吃了早飯,百無聊賴的湛藍心里越發瘆得慌,不停在客廳里走來走去,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游蕩了一會兒,她買了束花來到墓園.

湛藍斜靠在石碑上,靜靜的陪著秦天曜,目視遠方.

就這樣靜悄悄的坐著,什麼話也不說.

良久,微風拂過,一陣寒意擊打在湛藍臉上,她緊了緊身上的衣服,幽幽開口,"天曜,我和秦天熠在冷戰,唉……"

"……"

"謝謝你把他帶到我身邊,我會努力愛上他,也會讓他愛上我."

"……"

"但愛情不是委曲求全,對嗎?"

湛藍抬眸望向蔚藍的天空,不知道秦天曜是否也在注視著自己?

老天待她不薄,奪走了一個人,又帶來一個人.

她應該要珍惜才對,怎麼能冷戰呢?

思及此,湛藍拿出手機,給秦天熠打去電話.

"你在哪里?我想見你."

秦天熠緊蹙的眉頭恢複一絲平整,唇角溢出一抹好看的弧度,"你去帝豪等我."

"……"去帝豪?

他不在帝豪嗎?

又去了哪里?

湛藍輕聲回答,"好."

秦天熠掛斷電話,唇角的笑意不斷往上蔓延,直達深邃的眼底,給冷峻的五官暈染了絲柔和.

年柏堯從後視鏡看著老板剛才還陰寒著臉,接了電話就變得燦爛起來,不由詫異萬分.

看來湛小姐對秦少的重要性,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甚至已然成為秦少的死穴.

這可如何是好?

如果被秦少的敵人知道……

年柏堯渾身一凜,不敢往下想.

期望吧,期望秦少能將湛小姐藏一輩子.

轎車徑直駛入警局,年柏堯跟在秦天熠身後,站在局長辦公室門口.

戴局長沒有想到秦天熠會突然造訪,有些意外.

"秦老弟,你今天怎麼有空來警局坐坐?"

戴局長笑臉相迎,當初他坐上警察局局長的位置,秦天熠可幫了不少忙.

"戴局,好久不見,我今天來是想向你討個情."秦天熠開門見山,也不拐彎抹角,直說.

"哦?什麼事需要勞煩秦老弟親自走一趟?"戴局表面笑嘻嘻應著,心里卻是詫異了下.

"我想向你討個人."

秦天熠直視戴局,從他那張老謀深算的臉上看出了端倪.

年柏堯已經從狙擊手嘴里套出誰是幕後主謀,他今天來不過是給戴局一分薄面,知會他一聲.

"什麼樣的人情需要秦老弟親自來?"戴局皮笑肉不笑道,心里甚是不以為意.

秦天熠如鷹隼般的雙眸直視戴局,仿佛被這一雙眼睛盯上,誰也逃不過被吞噬的下場,那般駭人攝魄.

"令侄,劉複生."

淡淡的五個字,透著秦天熠冷漠面具下的狠戾,完全不像是談笑風生間就決定了一個人的生死.

他一直以為想置湛藍于死地的人會是蘇氏家族的人,沒想到劉複生會橫插一腳.

看來他們都太健忘,忘了兩年前的事.

戴局臉上再也掛不住微笑,僵持了會兒,語氣生硬道,"我侄兒是如何得罪秦老弟呢?"

"這個,你可以去問他."

秦天熠沒有正面回答,將問題拋了回去.

戴局臉色一沉,試探性問道,"複生年輕氣盛,若真做了惹怒秦少的事,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予計較?"

"……"年輕氣盛?

都他媽快四十的人還年輕氣盛?

秦天熠眉峰一挑,唇角溢出玩味的弧度,"若我不給呢?"

劉複生敢買通殺手殺湛藍,秦天熠即使不要他的命也會讓其身敗名裂.

戴局面部肌肉有些僵硬,臉色當即跨了下來,"秦少,劉複生再怎麼說也是我侄兒."

輪不到你來教訓!

最後一句,戴局沒有說出口,但他的眼神中已經傳遞了挑釁的信息.

秦天熠淡淡睨一眼,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轉身,走人.

狂妄的樣子已是撕破臉的無言.

直到秦天熠走遠,戴局憤然將辦公桌上的紙筆一摔,罵咧道,"什麼東西?!給他幾分薄面,還以為自己上天了?!"

不就是當初坐上局長的時候受過秦天熠一些恩惠嗎?

還給臉不要臉了?

"一個小小商人還敢跟我叫板?"戴局不屑冷哼.

他如今已坐穩局長位置,還會看秦天熠臉色?

笑話!……

秦天熠和年柏堯出了警察局,坐上轎車返回帝豪會所.

路上,秦天熠如刀刻般的俊朗五官浮出一絲嗜血的笑.

深知老板微妙表情的年柏堯知道,秦少要打開殺戒了.

果不其然,只聽秦天熠冷冷道,"查戴局的上線."

"是."年柏堯恭敬領命,又覺得疑惑不解,問道,"秦少,蘇氏真的沒有嫌疑嗎?"

從秦天熠派人盯著蘇氏開始,蘇氏似乎並沒有任何不妥,也找不到他們參與此次事件的證據.

最後冒出個什麼劉複生,著實令年柏堯費解.

難道是因為上次在仁和春天打了劉複生,他心生報複?

就算要報複也該找秦少,怎麼會找上湛小姐?

秦天熠眸光深了深,睨一眼滿是繭痕的手掌,低沉著嗓音道,"我要證據."

這一雙手,沾染了太多人的鮮血,所以沒有百分之百的肯定,他從不動手.

"明白."年柏堯點頭應承.

頓了頓,又道,"需不需要派'影’去跟著蘇氏?"

秦天熠搖頭,"不用,你只要把盛大調查清楚即可."

一旦確定李琴跟這次事件有關,他會毫不猶豫馬上收購蘇氏.

"是."

轎車緩緩駛入帝豪會所,秦天熠迫不及待上了23樓,不知湛藍找他有何事?

上篇:第76章不准對我以外的男人好    下篇:第78章:允許你吃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