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78章:允許你吃醋   
  
第78章:允許你吃醋

g,更新快,無彈窗,!

"我想見你"這四個字一直回旋在秦天熠腦海,似乎昨天的不歡而散早已抹去.

打開門,湛藍正坐在吧台上喝著紅酒.

秦天熠不假思索大步走進,從後面摟著她.

一股淡淡的香草味道夾著男人特有的荷爾蒙撲鼻而來,淹沒了湛藍的神識.

秦天熠一把奪過她手里的高腳杯,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怎麼喝酒了?"

溫熱的氣息吹拂在湛藍耳邊,顫了她的心尖.

湛藍回身,紅撲撲的臉蛋兒,雙眼迷離,微醺的樣子看起來喝了好一會兒.

她抬手捧著他的臉,半眯著眼道,"我剛剛去看天曜了."

"嗯."秦天熠輕咦,眉峰微蹙,"然後呢?"

湛藍笑顏如花,捋順著他的眉宇,"我告訴他,我想好好愛你,不要跟你冷戰."

愛?

湛藍說愛他嗎?

秦天熠高興得想抱著她跳起來.

努力壓制著心里奔騰的激動,秦天熠似笑非笑道,"你要怎麼愛我?"

湛藍不合時宜的打了個酒嗝,一本正經的大聲宣告,"秦天熠,我告訴你,愛不是委曲求全,不是失去自我."

必須建立在平等的基礎上,雙方才能得到該有的尊重.

"嗯,我認同."

秦天熠點頭,看著她的眼神越發癡迷.

湛藍深吸一口氣,注視著他的表情,"所以,你不該阻止我跟蘇遠航正常交朋友."

秦天熠臉色立馬沉了下來,卻也沒有出言反駁.

這事兒,以後可以慢慢商討.

湛藍見秦天熠不說話,又道,"退一萬步說,你身邊也有很多優秀女人,我看了也會吃醋啊."

難道秦天熠就可以不理她們嗎?

秦天熠輕笑,用食指刮了一下湛藍的鼻尖,寵溺道,"你這張嘴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能說了?"

湛藍嘟嘴,一臉無辜,"我說錯了嗎?"

秦天熠唇角上揚,俊顏不斷放大.

緊挨著她的唇邊,露出一抹邪肆的弧度,"藍,我允許你吃醋."

話落,吻上她豐盈的豔唇.

拋開芥蒂的兩人,敞開心接納彼此.

忍了好些天的秦大爺,火速抱著湛藍返回臥室,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全方位將湛藍吃干抹淨.

轉眼,已是傍晚.

湛藍看著全身青青紫紫的烙印,氣不打一處來,"秦天熠,我等會兒還要唱歌!"

這男人是野獸嗎,一做就是個沒完.

嗚嗚,她全身快散架了.

"不唱了."

秦天熠揉著她的腰,任性道.

湛藍狠狠瞪他一眼,"不行,我得還你錢."

還錢?

秦天熠一臉賊兮兮的笑容,"我的錢都是你的,不需要還."

手指順著腰往上,停在湛藍胸口位置,秦天熠雙眼放光,"你只要把它交給我就好."

說完,俯身.

啊喂,這男人怎麼又想要了?

"秦天熠,你給我起開!"

可惜化作豺狼虎豹的男人一個挺進,床上風光旖旎.

湛藍淚流滿面,秦天熠到底是忍了多久的狼啊?

敢情以前那幾次,給他塞牙縫都不夠?

嗚嗚嗚,她現在能不能收回想愛他的話?

這個喂不飽的饕餮神獸!

唉喲喂!

于是,有了秦天熠無節制的索取,湛藍可恥的翹班了.

直到第二天去新熠公司,她走路都有點不自然.

魏晨曦火眼金睛,一眼看出了湛藍的別扭走姿.

湊近她耳邊小聲道,"阿藍,你昨晚是不是跟蘇少……"

魏晨曦一臉"我懂的",叫湛藍羞得想隱身.

她明明已經很努力正常走路,還是被看出不自然嗎?

跟蘇少?

湛藍當即臉黑,耷拉著腦袋,嚴肅糾正,"晨曦,我跟蘇遠航只是朋友,你不要誤會."

"那是誰?"魏晨曦刨根問底,一臉求知欲.

湛藍不好意思紅了臉,埋頭找東西,假裝不明白晨曦所指的意思,"什麼是誰?"

魏晨曦看著湛藍故意遮掩的羞澀模樣,轉著眼珠子道,"不會是年特助吧?"

雖然她只在面試的時候見過年特助一眼,不過對年特助的印象還是很深,是個不錯的男人.

有能力,有體魄,有膽識.

整個新熠公司,除了秦少,年特助最受單身女士歡迎.

"噗--"

湛藍忍不住噴了一嘴口水,天,晨曦的想象力未免也太好了.

湛藍板著臉,義正言辭道,"晨曦,能不能不要討論這個問題?"

魏晨曦以為湛藍難為情,搖搖頭,"好啦,不說就不說,知道你們喜歡玩地下情."

想想也是,湛藍只是公關部一個小小員工,如果被全公司知道跟年特助在一起,豈不成了全民公敵?

指不定給她帶來什麼不好遭遇?

要知道女人的嫉妒心發作起來可是非常恐怖的.

還是安安靜靜做個小透明,平平凡凡談個戀愛,舒舒服服過著彼此的二人世界舒坦些.

誰也不打擾.

享受著戀愛該有的你儂我儂.

湛藍但笑不語,沒有接話.

魏晨曦看了眼四周的人,又小聲道,"我跟你說,前幾天你休假,公司基金會的事正式發布下來了."

"嗯,什麼情況?"

其實高管開會她就在隔壁,將會議內容聽得一清二楚.

但為了不讓魏晨曦起疑,她還是配合的問.

"我們提出來的觀點一個也沒刪,其他補充了一些,以後每個員工每月繳納0.5%的工資為啟動資金."

0.5%?

不是1%?

"那很好啊."湛藍微笑道.

"嗯,秦少還說了,若基金會的錢一直囤著沒用,就拿出來請員工出國旅游."

湛藍的笑容不斷放大,看的人炫麗奪目,"這樣豈不更好?"

似乎昨天秦天熠對自己的惡行,身體也沒那麼酸了.

魏晨曦雙手合十,笑得那叫一個諂媚,"對啊,我們秦少威武."

像是想起什麼,她臉上的笑容瞬間定格,"可惜便宜了趙馨恬."

不知為何,魏晨曦就是不待見趙馨恬,總覺得她作的很.

也許是屬于女人的直覺.

一聽晨曦提趙馨恬的名字,湛藍收斂了分笑意,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接話?

她對趙馨恬無感,但趙馨恬纏著秦天熠,她也是不喜歡.

唉.

"我想秦少一定是對趙馨恬玩玩,指不定哪天就分手了."魏晨曦期盼道.

"呃--,呵呵……"湛藍干笑.

秦天熠又沒有和趙馨恬在一起,何來分手一詞?

"晨曦,該做事了."

湛藍推攘著魏晨曦,讓她再繼續說下去,真懷疑自己一不小心說了不該說的.

"好啦好啦."

魏晨曦笑笑的返回辦公桌.

恰在此時,一條短消息發來.

湛藍滑開屏幕一看,是蘇遠航的:阿藍,昨天打你電話沒接,你還好嗎?

蘇遠航什麼時候給自己打過電話?

湛藍疑慮萬分,翻開通話記錄,沒有一個未接來電啊.

難道秦天熠動過她的手機,把蘇遠航的電話刪了?

都怪秦天熠,害她昨天下午到晚上就沒有下過床,累的什麼都忘了……

湛藍連忙回過去:我沒事.不好意思,本來說昨天來你家的,結果讓事給耽誤了.

蘇遠航回道:沒關系,我也回公司上班了.

湛藍手指繼續觸擊鍵盤回複,卻在此時秦天熠的電話撥了進來.

不小心就按下接聽鍵.

"藍,上來."

電話里響起秦天熠慣有的命令.

湛藍一邊整理辦公桌,一邊道,"有事嗎?"

今天剛從人事部把東西搬回公關部,桌上亂糟糟的.

"嗯,帶你去見一個人."

"哦."

掛斷電話,湛藍乘坐電梯來到總裁辦.

順道給蘇遠航發去短信:我先上班,你照顧好自己.

蘇遠航回了個"好"字,湛藍將手機放進兜里,推開總裁室的門.

秦天熠正在批閱文件,一見她來頭也沒抬道,"等我一分鍾."

審批完就走.

湛藍站在原地,注視著埋頭認真工作,一臉嚴謹的男人.

從來沒有發現他衣冠楚楚的樣子也是這麼迷人.

只不過脫了衣服就……嗯,秦獸不如.

秦天熠簽完最後一筆,抬頭,正撞見湛藍兩眼異光的看著自己,不由邪邪笑道,"在想什麼?"

湛藍連忙別開眼,閃爍其詞,"沒什麼啊."

秦天熠輕笑,三兩步來到她面前,伸手攬她入懷,輕咬著湛藍的耳朵,"臉羞得這麼紅,是在想昨晚麼?"

湛藍渾身哆嗦,一掌拍在秦天熠胸前,語氣不自覺的嬌嗔,"誰想啊!"

"不想麼?"秦天熠輕咦,手指摩挲著她的臉龐,痞子似的宣告,"可是我想."

這男人!

昨天還不夠啊?!

湛藍瞪他一眼,再來,她還要不要走路了?

打掉秦天熠不安分的手,湛藍眯著眼,透著危險,"昨天你是不是刪過我手機?"

"嗯."秦天熠點頭,大大方方承認,"我不喜歡別的男人騷擾你."

真是!

湛藍氣不打一處來,嚴肅警告,"秦天熠,說好了你不干涉我的交友自由."

秦天熠完全不在意她這副母獅子凶狠的樣子,淺啄了下她的唇,揚眉道,"反正我看見就不行."

"……"湛藍被他霸王似的語氣嗆得無言以對.

既然他看見不行,那沒看見的時候是不是就可以?

對于秦天熠毫不講理的蠻橫,湛藍也只能如此自我安慰.

不跟他對著干,專找漏洞鑽.

反正他有他的政策,她有她的下策.

想通問題後,湛藍也不再糾結秦天熠的專制,轉移話題道,"你不是要帶我去見誰?"

<span>湛藍開始了馭夫之路,撒花……

看我們呆萌可愛的湛藍如何收服野蠻霸氣的秦少?

想想就好激動呢……

上篇:第77章:第一次冷戰    下篇:第79章既然是病就得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