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79章既然是病就得治   
  
第79章既然是病就得治

g,更新快,無彈窗,!

第79章 既然是病就得治

"嗯,你記得承諾我幫趙馨恬拍電影的事嗎?"

湛藍點頭,"去見星導?"

秦天熠誇贊的又親了她一下,"聰明.

"……"她敢說秦天熠是想親她,而不是真的覺得她聰明.

"那走吧."

湛藍轉身想走,秦天熠抱著她的手卻絲毫沒有松動.

秦天熠墨瞳一黯,輕輕摩挲著湛藍的秀發,有些悻悻然,"唉,不想讓你去演什麼電影."

面對某男突然的戀戀不舍,湛藍好笑的拍了拍秦天熠肩膀,"乖,別鬧."

乖?!

秦天熠臉色僵了下,怎麼感覺像在安撫小孩?

哼,他就不乖.

秦天熠雀躍的打橫抱起湛藍,往休息室走去.

湛藍莫名有點發憱,"喂,秦天熠,你要干嘛?"

秦天熠一臉浴念,笑的那叫一個別有企圖,"要不咱不去了."

湛藍無語問天,她是不是又逃不過這頭餓狼的魔爪?

啊喲喂,她現在走路都還不是很方便欸.

湛藍急急告饒,雙眸哀求,"秦天熠,不要嘛,我們不能讓星導等太久."

"不行,你去劇組我好些天見不到你,必須撈夠本."

秦天熠一個拋物線,將湛藍扔在軟塌塌的米白色大床上.

隨即以餓狼撲食的姿勢,把她圍在身下.

湛藍雙手死死抵在秦天熠胸前,望著身上這頭喂不飽的大餓狼,慘烈尖叫,"我不要!"

秦天熠俯身.

湛藍雙腿死死夾緊,苦苦求饒,"秦天熠,你說了我答應才碰我.我,我,我現在不答應!"

秦天熠一邊撩她的衣服,一邊邪笑道,"放心,我會等你答應."

"……"湛藍淚奔.

昨晚他已經牛氓的讓她"被迫"答應了好幾次……

啊喂,秦天熠,把手拿開……

秦天熠意識到湛藍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下,傾身上前,吻住她的唇.

湛藍死死咬著貝齒,就怕自己經不起挑逗,答應他的要求.

……秦天熠也不催促,兩人就這麼曖昧的靠著.

直到,"咕"一聲.

秦天熠大喜,橫跨在她身上,挑眉道,"藍,要嗎,要嗎?"

如魔咒一般的聲音回蕩在耳邊,湛藍緊閉下唇,卻還是忍不住溢出一個"嗯"字.

秦天熠眉角飛揚,笑得眉飛色舞,"遵命."

低頭,那腥紅的血液刺激著他的感官.

秦天熠整個人就那麼僵直不動,足足三秒.

"……"

三秒過後,秦天熠咽氣似的倒向一旁,摟著她噯聲歎氣,"藍,你大姨媽怎麼來的這麼不是時候?"

"噗--"湛藍忍不住笑出聲,扭頭,樂呵呵對一旁欲求不滿的男人道,"誰讓你這麼猛,它是被你嚇來的,好嗎?"

秦天熠一臉囧態,好好的高興事,怎麼這麼掃興呢?

湛藍用腳踢了踢身旁的男人,"喂,秦天熠,你這里有沒有衛生巾?"

秦天熠哀怨的瞄她一眼,滿是失落,"這間屋子除了你沒有其他女人來過."

又哪里來女人那玩意兒?

唉!

"那現在怎麼辦?"湛藍看一眼被鮮血洗禮的床單,埋首在秦天熠胸膛,俏紅了臉.

"等著,我去買."秦天熠在她額頭親了一下,起身穿衣.

湛藍看著那抹偉岸的背影消失眼前,心里激起不一樣的情愫.

很難想象秦天熠一個大男人,為了她去女生用品專區淘貨.

光想就覺得畫面感挺違和.

可是他卻絲毫不猶豫的答應去買,怎能不叫她感動?

沒有吩咐別人去買,而是他親自去.

也許,愛上這個男人,是件挺幸福的事?

絲絲悸動悄無聲息住進湛藍心底,那一顆為秦天熠跳動的心髒.

沒過一會兒,秦天熠拿著湛藍要的牌子走進來.

湛藍接過,往衛生間而去.

再出來時,她的臉色有些不好看.

"怎麼了?"秦天熠上前摟著她,擔憂詢問.

"沒事,每次都這樣."湛藍將全身重量交給秦天熠,倚靠在他身上.

月經第一天,第二天,肚子痛很正常,她已經習慣了.

可顯然秦天熠不清楚,以為她難受的厲害,眉頭跟著皺了起來,"你好好休息,我去把人推了."

湛藍擰眉,因為肚子不舒服臉色有些蒼白,卻還是倔強道,"那怎麼行?一而再的拒絕人不好吧?"

想起星導脾氣暴躁的對何思琳說"三天不見趙馨恬就換人"的話,湛藍怎敢耽擱?

如今已是六天過去,星導怕是不耐煩的很吧?

就算秦天熠平時權勢再大,也不能一再的出爾反爾啊.

有損他的信譽.

"沒關系,你更重要."秦天熠護犢的宣告.

湛藍聽了心里暖暖的,可是好女人,不應該拖自己男人的後退.

她搖頭,抬眸凝視他,目光里傳遞著堅定,"秦天熠,別把我想太脆弱,見個人而已,又不是去喝酒."

秦天熠溫柔的揉了揉她的秀發,愛憐道,"我不放心."

看湛藍痛苦的樣子,他心里就舍不得.

"天熠,我沒有問題,我保證."湛藍舉手發誓,雙眼發光的樣子看起來萌翻了.

秦天熠一愣,點點頭,"我抱你."

說著,打橫抱起湛藍,往電梯口走去.

下了地下室,秦天熠沒有讓年柏堯開車.

放湛藍在副駕駛系好安全帶,他繞過車頭,坐上駕駛位.

油門一轟,朝帝豪駛去.

十幾分鍾時間,兩人出現在帝豪會所地下停車場.

湛藍抬腳下車,秦天熠如風一般出現在她面前,執意抱她上樓.

"秦天熠,怎麼搞得我好像生了重病似的?"她笑罵.

秦天熠可舍不得她受一點委屈,寵溺道,"就要把你寵上天."

他的女人,他不寵,讓別人寵?

誰敢!

"……"寵上天?

湛藍搖頭,手指把玩著秦天熠襯衣的紐扣,壞笑道,"被寵上天的女人都有公主病呢,喜歡頤指氣使,你確定你受得了?"

"……"秦天熠默.

湛藍故作凶狠,手指指著空氣,裝出母夜叉的模樣,"秦天熠,快,去幫我把這個做好,吶吶吶,把那個也做好."

"……"秦天熠看著湛藍自導自演,笑的好不開懷,心情也跟著歡騰起來.

湛藍抬眸,望進他那雙星光璀璨的墨色眼瞳中,"這樣的我,你受得了嗎?"

秦天熠挑眉,唇角抽了抽,"既然是病,那就把它治好!"

"……"

啊喂,說好的寵上天呢?

這樣打臉真的好麼?

"藍,別做一些不切實際的夢."

秦天熠一句話,將湛藍有關"寵上天"的定義徹底擊碎.

讓她這麼伺候他還差不多吧?

湛藍拿手指戳著秦天熠胸膛,嘟嘴抗議,"不開心."

連yy的機會都不給,還說寵她.

"乖,等你姨媽走了,我會讓你開心的."秦天熠沒個正經的說道.

"……"

湛藍被嗆得無言以對.

這男人,三句話不離那啥,簡直墮落的無可救藥.

說好的高冷總裁呢?

怎麼在她面前這麼沒皮沒臉無下限?

打鬧間,兩人來到20樓.

湛藍央求著秦天熠放下自己,被他抱著進去見星導成何體統?

秦天熠想想,放下了她.

湛藍如釋重負,腳剛一落地,腰部就湧起了酸脹感.

不得不說秦天熠抱著她走,緩解了不少酸痛.

湛藍理了理衣服,不敢表現分毫,怕秦天熠又霸王似的非抱她進去不可.

開門,秦天熠走在前面,湛藍自覺跟在他身旁.

看見兩人出現,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起身迎接,笑的和藹可親.

"秦少."

湛藍看著笑臉盈盈的星導,沒有面對何思琳那種咄咄逼人,看向秦天熠時多了幾分敬畏.

是啊,秦天熠這樣的人,不笑的時候特別讓人害怕.

她曾一度怕他怕得要命,看見他就忍不住想逃.

秦天熠早已收起嬉皮笑臉,冷峻的臉龐淡漠如斯,握住星導遞過來的手,沒有一絲情緒道,"多謝星導肯給我這個面子."

扭頭,介紹身邊的湛藍,"她就是我跟你說的頂替趙馨恬的人,湛藍."

"這……"星導有些懵圈,不明白秦天熠話里意思.

秦天熠伸手示意先坐下再談.

湛藍本想單獨坐一張沙發,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卻被秦天熠拽到身邊.

"……"他這不是赤果果的向星導宣示她就是他的女人麼?

湛藍難為情的低下頭.

星導自然看出了秦天熠的占有欲,望向湛藍時多了一份審視.

"秦少意思是讓湛小姐以趙馨恬的名義出演電影?"

"嗯,包括在片場,也不能叫她湛藍,只能叫趙馨恬."

"這……"星導又為難了,"湛小姐雖然跟趙馨恬有幾分相似,但畢竟不是同一個人,如何瞞得了大眾?"

秦天熠削薄的唇微啟,散發著迷之自信,"化妝術加上h國的整容術,似乎不難解釋?"

"……"星導和湛藍同時被秦天熠雷的張大嘴巴.

好像這麼解釋也說得過去?

妝容化濃一點,再來個微整形什麼的,湛藍,趙馨恬,群眾傻傻分不清.

好半響,星導木訥的點頭,應"是".

誰讓秦天熠是投資方?

是大老板?

老板說什麼都是對的!

上篇:第78章:允許你吃醋    下篇:第80章誰說要好好愛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