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夜帝你女人又闖禍了第81章小情調,填滿遺憾   
  
第81章小情調,填滿遺憾

g,更新快,無彈窗,!

第81章 小情調,填滿遺憾

話沒說話,湛藍拿著抱枕給秦天熠扔過去.最新最快更新

真是,這人會不會說話?

好不容易緩解的仔宮,又讓他說得一陣痙攣.

"秦天熠,你閉嘴!"湛藍怒吼.

看見他莫名就來氣!

秦天熠准確無誤的接住拋過來的凶器,笑得一臉得瑟,"別氣了,氣多傷身."

湛藍撇撇嘴,對這罪魁禍首無語,視線又重新落回劇本上.

秦天熠沒有再說話,與湛藍一同看著劇本.

相偎相依的樣子,如同人間仙侶.

有那麼一句話形容來著,只羨鴛鴦不羨仙.

驀地,湛藍眸光黯然,憂慮道,"我不是專業演員,不知道能不能演好?"

秦天熠揉著她的頭,安慰著,"放心,星導是個好導演,他知道怎麼去激發演員的潛質."

換句話說星導知道自己要的角色是什麼性格,從而要求演員去演繹.

湛藍並沒有因為秦天熠的安慰而減低憂傷.

唉,她當時也是腦門一熱,才答應替趙馨恬出演電影.

真到了這一步,心里不慌是騙人的.

她這算後知後覺嗎?

秦天熠看出湛藍的擔憂,握住她的手,語態隨性道,"要不,不演了?"

湛藍沒好氣的白他一眼,"怎麼能這麼兒戲?"

秦天熠做事都這麼孩子氣嗎?

那他龐大的帝國集團是如何經營的?

還是對她無條件縱容?

湛藍郁卒,"秦天熠,你不能把我慣壞."

秦天熠扯開一抹淺笑,握住她的手緊了一分,"那你也別杞人憂天好嗎?"

"好."

湛藍點頭,綻放一抹放松的笑意.

真是的,這個男人變著戲法把她的不自信扼殺在搖籃,她哪兒還敢憂傷?

萬一秦天熠強勢起來,不顧她意願直接扛走,她可是真的叫臨陣脫逃了.

適時,有人敲門進來,打破兩人情意綿綿的氣氛.

"恬恬,把紅糖水喝了吧,肚子會沒那麼難受."

湛藍害羞的把手從秦天熠手里抽開,望向來人.

咦,何思琳呢?

怎麼進來的是唐悠?

唐悠像是看出湛藍的疑問,開口解釋,"何姐有事去化妝組那邊了,我就自告奮勇過來."

"哦."湛藍點頭,手剛抬起准備去接湯碗,被秦天熠快一步搶過.

秦天熠睨也沒睨唐悠,語氣沒有一絲溫度道,"這里沒你事了,下去吧."

說著舀一勺滾燙的糖水,"呼呼"吹冷.

唐悠看著秦天熠如此無微不至的照顧"趙馨恬",心里不禁疑惑重重.

怪了,以前也沒見秦少對趙馨恬這麼好.

唐悠不認識湛藍,兩人在帝豪時,湛藍作為舞女,自然無法落入她的眼里.

"秦少……"唐悠站在原地,欲言又止.

秦天熠有些不耐煩,挑了跳眉峰,"有什麼事,一會兒再說."

"……是."唐悠點頭,恭恭敬敬退了出去.

湛藍看著秦天熠對別的女人板著臉,心里別提有多開心.

他會永遠只對她一個人好嗎?

秦天熠吹著滾燙的紅糖水,確定不那麼燙了,才遞至湛藍嘴邊,"張嘴."

湛藍張開唇瓣,因為喝的有點急,嗆了一下.

"咳咳--"

秦天熠輕拍著她的背脊,皺著眉頭道,"怎麼這麼不小心?"

喝個水也能嗆到?

湛藍猛地咳了幾聲,緩和了肺部的不舒服,才道,"還是我自己來吧."

被秦天熠伺候,總感覺膽戰心驚.

她受不起!

秦天熠沒有理她,把湯碗放在一旁凳子上,撈過湛藍坐在勁腿間.

"秦天熠,你又要做什麼?"

湛藍肚子一陣陣陰痛,連反抗他的力氣也沒有.

秦天熠固定好湛藍,壞笑道,"喂你."

喂?

湛藍正試圖理解他話里意思,卻見秦天熠端起碗自己喝了一口.

然後……然後……

手鉗制著她的後腦勺,逼近她的嘴里,將溫熱的紅糖水過渡到她口中.

意識到秦天熠在做什麼後,湛藍兩只眼睛瞪得溜圓.

想說話,舌尖剛剛一卷,就被秦天熠霸道又纏綿至極的輾轉吸允.

"唔--"

剩下的,湛藍也只能溢出這麼一個情不自禁的聲音.

一記天雷勾地火的火熱濕吻後,秦天熠才滿意的放開了她.

湛藍捂著被侵奪的唇,狠狠瞪著秦天熠,嗓音從指縫里擠出來,"秦天熠,你,你……牛氓!"

秦天熠笑得五官都在飛舞,一副"我是為你好"的高尚樣,"這樣就不會嗆著,對不對?"

"……"湛藍默.

好想淚流滿面.

吃豆腐都吃得這麼大義凜然,世上怕只有秦天熠一人了吧?

明明吃虧的是她好麼?

干什麼搞得他很委屈似的?

"秦天熠,我可以自己喝."湛藍奪過秦天熠手里的碗,迫不及待就喝了起來.

可是她忘了,這一碗糖水剛剛燒開,滾燙得很.

于是悲劇發生了.

"噗--"

湛藍將喝進去的紅糖水噴了出來,打濕了兩人的衣衫.

秦天熠一臉囧色,順著她的背脊,"燙到沒有?"

湛藍猛拍胸脯,她只將沒吞進去的吐出來,那些吞進去的從喉管一直火辣辣的燒到胃部.

痛,燒得她眼淚花兒直冒.

"呼……"

過了好一會兒,湛藍才舒緩下來.

秦天熠眉頭深擰,語氣溫柔道,"好些了嗎?"

湛藍點頭,"好多了,我沒事."

秦天熠揉了揉她的臉,將湛藍放在藤椅上,"我去給你拿換洗衣裳."

湛藍看著秦天熠在衣櫃里找來找去,那背影,倒向個居家男人.

唉,她何德何能,能讓這麼一個高高在上的男人,為了自己做盡一切平凡人之事?

感動,溢滿心房.

如果說8年的等待,換來這樣一個男人,她心底的遺憾也算被他填滿,不是嗎?

……

劇組某處,一個女子梨花帶淚,哭得好不可憐.

"何姐……怎麼辦,你說了由我頂替趙馨恬,怎麼會冒出來另一個人?"

何思琳左右望一眼,確定附近沒人才小聲呵斥,"婷婷,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你也不要再抱有不該有的想法."

"可是,我弟弟妹妹……"陳婷不依不饒,哭得傷心悲慘,讓人看了心生惻隱.

何思琳想心軟,卻也知道有些事情已脫離掌控,根本由不得她.

她厲聲阻斷陳婷的哭訴,"不是我不幫你,秦少原意是推掉電影."

如果不是看見湛藍跟趙馨恬長相有幾分相似,何思琳急中生智求湛藍代替趙馨恬,不僅陳婷連當替身的機會都沒有,她也會跟著喝西北風.

何思琳意味深長道,"如今有人代替趙馨恬,你好歹保住了替身工作,別要求太多."

秦少對湛藍緊張的態度,讓何思琳現在一點歪腦筋都不敢有.

伺候好湛藍,她的前程也會一片坦蕩.

"可是,何姐……"

陳婷話沒說話,再一次被何思琳不耐煩的打斷,"別再可是了!你的情況我了解,有合適的機會我會推薦你."

陳婷再也不敢多話,砸吧了下嘴,將所有的情緒掩蓋在柔弱的表皮之下.

她知道話太多,不僅得不到演出機會,還會讓何思琳厭惡自己,那可就得不償失.

于是乖巧道,"我知道了,謝謝何姐,以後還望何姐多多提攜."

"嗯,懂分寸知進退才討人喜."何思琳贊賞的看了眼陳婷,"快去吧,有機會我會力薦你去試鏡."

"謝謝何姐."陳婷恭敬道謝,大大方方轉身離開.

徒留何思琳站在原地看著那道消瘦的背影直歎氣.

唉,可惜了.

陳婷比湛藍更像趙馨恬,化了妝後,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看不出半點不同.

且陳婷比湛藍的演技要出色,絕對能勝任女主角.

可惜……

演藝圈何時缺美女呢?

搖搖頭,何思琳朝湛藍房間走去.

老遠就聽到秦少和湛藍嬉戲打鬧的聲音.

何思琳駐足門口,也不敢敲門.

待里面沒有聲音傳出時,她才清了清嗓子,舉手.

手掌揚在半空遲遲沒有敲下.

萬一秦少和湛藍正在那啥……她是不是打擾了什麼?

何思琳又將手收了回來,轉身離去.

她可不想做電燈泡,觸怒秦少.

其實何思琳猜的沒錯,秦天熠看湛藍換衣服忍不住就狼姓大發,抱著湛藍又啃又吻.

雖然不能那啥,親親吻吻抱抱啃啃還是可以的.

好一會兒,才放開她.

湛藍被秦天熠磨得一點脾氣都沒有了,倒在他胸前,嬌嗔,"秦天熠,你就是匹喂不飽的狼."

秦天熠替她拉好拉鏈,目光癡迷,嗓音低沉而沙啞,"嗯,你知道你欠我多少麼?"

如果按照隔天一次來計算,他就是天天要,一年也不夠還.

"你說什麼?"

湛藍被吻得意亂情迷,沒有聽清秦天熠說的什麼.

"沒什麼."秦天熠淡淡一笑,揉了揉她的秀發,將眼底濃烈的愛戀掩蓋在深邃的眸光里.

岔開話題,道,"你以前不舒服的時候都是怎麼過的?"

"還能怎麼過?照樣讀書,吃飯咯."

她一個沒有人記掛的孩子,除了自強不息,還能倚靠誰麼?

秦天熠聽著她輕松的語氣,深邃的眸光暗了暗,忍不住收緊抱著湛藍的手,低聲道,"以後每個月,我都在."

"嗯?"湛藍抬頭,臉"噌"的俏紅,"秦,秦天熠,你不要對我這麼好."

上篇:第80章誰說要好好愛我?    下篇:第82章對理萬機不敢興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